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世界樹的遊戲 愛下-第719章 你們兩個也有今天!相伴

世界樹的遊戲
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世界树的游戏
魔神迷宫,核心宫殿。
第七魔神阿撒兹勒愁眉苦脸地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一边享用着美味的食物,一边唉声叹气地看着眼前硕大的水晶球。
自从几个月前开始,不知怎么的闯入迷宫的精灵就越来越多了,人数几乎是爆发式增长。
而他们的实力,与之前相比也翻天覆地。
在精灵们高强度的攻打下,原本能优哉游哉防守的迷宫,维持平衡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
祂所召唤恶魔的速度,甚至隐隐有点跟不上精灵们消灭恶魔的速度了。
倒不是神力不够用了,而是哪怕是身为神话,在被封印的状态下,精力也是有限的。
如果这样持续下去,恐怕过不了多久,之前那种优哉游哉的日子就将再次彻底不复返。
祂阿撒兹勒,虽然不至于沦落为之前那样天天被刷的“副本大BOSS”,却也会变成一个不停召唤恶魔,其他事什么也干不了的“工具人”。
唔,这些词也是祂从那些精灵那里学的。
不过,好在的是还有一些恶魔下属能够分担BOSS战的压力,不至于让祂本尊经常亲自下场。
但即使如此,随着精灵的数量越来越多,也有几名恶魔领主彻底崩溃,最终疯掉了。
对于这些倒霉的恶魔君主,阿撒兹勒倒是不怎么在乎。
一些恶魔下属而已,疯了也就疯了,在地狱位面的时候也是天天想着怎么样背叛自己。
但随着情况的渐渐恶化,阿撒兹勒终于有点坐不住了……
就在前几天,有一个实力达到传奇的恶魔领主,在一次次战斗之后,终于不堪重负,直接累死了……
阿撒兹勒倒是早就预见会有恶魔君主在精灵们的打杀下累死。
毕竟这些家伙又是被限制了实力,又是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哪怕是传奇,体力也是有极限的。
但在祂原本的计划里,就算是累死,估计也要先撑个十几年。
一个恶魔君主撑个十几年,祂就完全有机会不断通过召唤补上新的恶魔君主。
而若是恶魔君主们死得这么快,那……以后可就不太好办了。
第三层地狱中的恶魔君主是不少,但也不是这么消耗的。
“哎……要是有耐性更强的家伙来替换祂们就好了。”
阿撒兹勒叹了口气。
一想到若是有一天恶魔君主彻底不够用了,自己又被尤克特拉希尔指为唯一迷宫BOSS,阿撒兹勒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样恐怖的日子,祂再也不想过了。
吃了一口精灵之森产的瓜,阿撒兹勒越发觉得嘴里的瓜不甜了。
“哼,这些精灵就不能多带点肉食吗?每天进迷宫就知道带这些没滋味的东西。”
阿撒兹勒不满地将瓜皮扔到地上。
而后,立刻就又有几个恶魔仆从,屁颠屁颠将瓜皮收了起来。
当然,阿撒兹勒自然不知道,正是因为祂一发现那些随身携带肉食的玩家,就会哗啦啦派一大群恶魔去抢吃的,所以渐渐地玩家们都警惕起来了。
不要带好吃的进入魔神迷宫,不然会被恶魔们集火!
这都被玩家们写进攻略里了……
不过,就在阿撒兹勒拿起一块新的甜瓜,准备慢悠悠地送入口中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在了宫殿里:
“小日子过得不错,阿撒兹勒。”
听到那空灵动听,又带着些许玩味的声音,阿撒兹勒猛一打了个哆嗦,手中的瓜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祂僵硬地回过头,头皮发麻:
“尤……尤克特拉希尔,我……我都老老实实按你的要求去做了,你……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伊芙笑吟吟地看着一下子警惕起来,连那狰狞的恶魔尾巴都缩到了身后的第七魔神,说:
“没什么,看你最近辛苦,给你找几个下手。”
“下手?”
阿撒兹勒皱了皱眉,神情有些疑惑。
伊芙并没有多说什么,祂打了个响指,金色的凯旋石门出现在宫殿之中。
而后,三个被神之锁绑成粽子的身影被丢了进来。
“祂们是你的下属了,我给你了部分魔神迷宫的权限,好好让祂们在这里发挥自己的价值。”
“神力用完的时候,记得帮祂们补给一下。”
伊芙说道。
说完,祂也没有过多解释,直接散去了化身和逆转之门,离开了迷宫。
只留下阿撒兹勒好奇地打量起突然出现在宫殿里的三个身影。
一脸茫然的独角公爵安度利亚。
衣衫凌乱但却面带微笑的堕落天使路利亚。
以及身材妖娆一脸幽怨的痛苦女王阿丽莎。
此时此刻,三位邪神的实力已经被彻底封印了起来。
不,哪怕是没有被封印,身处于一次又一次被伊芙强化过的魔神迷宫之中,祂们也彻底失去了自由。
而突然出现在一座庄严华丽,且风格极度符合恶魔的审美,甚至可以说完全是恶魔梦寐以求的宫殿之中,三位邪神神色各异。
起源之时
安度利亚有些发愣,目光灼灼地看着宫殿中的装潢,一脸羡慕。
但另外两位邪神和坐在王座上的阿撒兹勒对上视线之后,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
一时间,整个宫殿陷入了沉默,气氛诡异。
阿撒兹勒眯着眼睛看着表情僵硬的路利亚和阿丽莎,忽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瞧瞧这是谁?这不是伟大的堕落天使,和迷人的痛苦女王吗?”
而后,他的表情骤然狰狞,狞笑道:
“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你们这两个家伙,竟然也有今天!”
“额……阿撒兹勒冕下,那个……好久不见,您的气色看起来似乎不错……”
路利亚干笑道。
“不错你个二大爷!”
听了路利亚的话,阿撒兹勒怒骂道,五官都变得扭曲。
说着,祂忍不住伸出手,一脸的悲愤:
“你们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熬过的吗?知道吗?!昂?!”
“你们不知道!”
“你们的心里,只有你们自己!”
感受着对方身上那被封印之后比自己还要强大的力量,路利亚与阿丽莎表情微变:
“这个……阿撒兹勒冕下,您听我们说,那一天真的只是个美丽的意外……其实我们……”
“意外个屁!你们这两个满嘴谎言和阴谋诡计的家伙!我他娘当初真是瞎了狗眼,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会相信你们这两个混蛋的说辞!”
阿撒兹勒怒骂道,蓝星词汇信手拈来。
而后,祂的脸上忽然又浮起了阴恻恻的笑容:
“你们不是喜欢逃跑吗?好啊,接下来的日子,我一定会满足你们的喜好,让你们好好跑个够……”
看着阿撒兹勒那毫无温度的笑容,路利亚和阿丽莎的表情顿时一僵。
祂们心里,隐隐有了些许不好的预感。
而这个时候,安度利亚才一脸兴奋地抬起头,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宫殿中的恶魔雕像,一脸憨憨地问:
“这是哪?”
阿撒兹勒:……
路利亚:……
阿丽莎:……
第七魔神大人眯着眼看了看这位独角公爵,嘿嘿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
“别急,这里将是你梦开始的地方。”
“嘿嘿嘿嘿嘿,欢迎各位……来到魔神迷宫!”
说着,他啃了一口仆从递过来的瓜。
真甜。
……
将三位深渊神话扔给了阿撒兹勒,伊芙就不再多过问了。
已经好几年了,阿撒兹勒已经彻底成为了副本BOSS+狗策划的形状,只要伊芙还掌控着魔神迷宫的最终控制权和封印能力,祂就无法离开这里,只能老老实实打工。
最近随着玩家的涌入,魔神迷宫的捉襟见肘伊芙也都看在眼里,这个时候三个邪神的“加入”也正是时候。
或许祂们三个在面对玩家时候的持久力不如阿撒兹勒,但终究是邪神,有阿撒兹勒源源不断提供深渊力量,也能间接变成个半永动机。
娱乐玩家是一方面,源源不断地提供神力也是一方面。
重新回到神国里,这一次,伊芙并没有进入神殿。
祂来到了神国中央的世界树投影之外。
夺目的光芒闪烁,伟岸的身影降临,伊芙以降临化身的模样出现在了这里。
而在祂出现之后,地面之上,茂密的森林间,立刻有一道有一道虚幻的身影缓缓走出。
玄妖物语
他们身上带着淡淡的光晕,身穿各式各样的衣着,出众的容貌和尖尖的耳朵则证明着他们的身份。
他们越聚越多,密密麻麻,来到伊芙化身的脚下,对着祂顶礼膜拜。
远远看去,恐怕有十多万人。
他们是精灵祈并者。
看着这些虚幻的身影,伊芙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
生前虔诚的优秀信徒在死后会回到各自的神之国度获得重生,并在神之国度获得永恒。
这就是祈并者。
他们在神国中日夜祈祷,为真神提供信仰,而神战的时候,也会作为真神的军队出战。
可以说,祈并者是信仰真神神战的最终底牌之一,也是神国神战的主力。
也正是大量祈并者的存在,加上神国内存储的神力,让一些弱小甚至微弱神力的信仰真神,在面对中等甚至强大神力的敌人的时候,也能勉勉强强支撑很久很久。
自从伊芙复苏以来,祂的神国里就零零星星地多了一些祈并者,但数量也一直都没有超过千人。
而面前的这些,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岩沙部族的亡灵,以及在哀伤之崖上战死的那些冰霜精灵。
这一刻,伊芙又想起了那位牺牲自己的身影。
大地之子乌瑞亚……
祂与奥罗斯一样,最终都选择了献祭生命,成全了族人。
回想着在哀伤之崖上,祂机械地呼唤自己的身影,伊芙的心情也越发复杂了起来。
继承了世界树传承的祂,也继承了对方的部分情感,虽然残缺的记忆里对这位半神了解不多,但伊芙的心情却同样有些伤感。
然而可惜的是,与奥罗斯一样,乌瑞亚一点神魂也没有留下,已经彻底化为了虚无。
祂的一切,已经完全与这些祈并者融为了一体。
看着这些对自己膜拜的祈并者们,伊芙思绪万千。
如果按照正常的处理,祂们将会生活在自己的神国里,世俗的记忆渐渐遗忘,直到漫长的时光之后与自己融合。
同时,他们也将在自己未来与其他神话神战,甚至接下来神魔战争之中,成为自己的参战军团。
不过,伊芙的脑海中总会闪过从赛博的视野里看到的,那些战死在黎明前一刻的冰霜精灵目光中对故乡的渴望和遗憾。
对于世俗生命来说,神国的确如同天堂。
瑾皇妃 漪落
然而,终究不是家乡。
视线在祈并者们的身上缓缓扫过,伊芙陷入了沉默。
身为生命女神,祂的选择其实不止有一条。
想到这里,祂叹息道:
“虔诚的孩子们。”
“我能在你们不少人的目光中看到对故乡和亲人的向往……”
“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一个是作为我的祈并者,在这里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并作为我的战士对抗敌人。”
“一个是消除在神国中的记忆,并在赛格斯世界复生。”
“不过,我需要提醒一点的是,你们的灵魂孱弱无比,复生之后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
“为了减少复生对灵魂的伤害,你们复苏后拥有的将是与原身一模一样的身体,剩余的寿命也不会有大的变化。”
“而当再度死亡并成为祈并者后,你们存在的时间,也将会短于其他祈并者……”
“现在,想要继续留在神国里的孩子,原地不动,想要回归赛格斯世界的,向前一步……”
听了伊芙的话,祈并者们陷入了骚动。
片刻后,他们对伊芙虔诚地拜了拜,大约有八分之一的祈并者向前了一步。
大多数都是战死的冰霜精灵,极少数是岩沙精灵。
其实想想也能明白。
岩沙精灵们已经离世两千多年,早已没有了太多的牵挂。
但冰霜精灵不一样。
修真帝国
虽然在哀伤之崖上近乎有三万人战死,但大多数最终还是回到了赛格斯世界里。
他们,心中还有着很多的遗憾。
看着做出选择的祈并者们,伊芙温和一笑:
“我知道了。”
说完,祂轻轻挥了挥手,那些选择复生的祈并者就消失在了神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