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 ptt-第九章 援軍鑒賞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咔嚓。
重击之下,牧擎苍的背部骨骼接连碎裂,
他的瞳孔陡然放大,看向天空的视线莫名一黑,浑身上下都被剧烈疼痛所贯穿。
李昂的手掌似慢实快地朝他脑袋抓握而来,
军婚宠入骨:长官,吻上瘾
那只盘旋于半空的金雕急唳一声,向下俯冲,
猛地展开双翼,扇出罡气狂风。
罡气刀刃击打在李昂左肩,穿透蜃龙红鬣外衣,制造出道道深邃血痕。
但,也仅此而已。
全力运转的生物模板将肩膀伤口急速治愈,李昂悬在半空中的右手小指,悄无声息射出一道绿色解离光束,命中金雕,令其双翼腐蚀,悲鸣坠地。
周遭机动特遣队队员如同疯了一般齐齐围攻,但却连红鬣防御都无法穿透,
眼看李昂即将抓住牧擎苍的脑袋,天空中蓦然传来两声破空尖啸。
嗡——
两根金属长枪自高空中朝着李昂坠落而来,且疾且快,无可阻挡。
李昂稍侧过身,庞大身躯以不可思议地灵活程度,险而又险避开了金属长枪的穿刺轨迹。
城姬三国 绅士东

但抓握着牧擎苍的左手,却莫名一轻——一道黑影从视线余光中悄然急速接近,在千钧一发的关头掠走了牧擎苍。
而那两根金属长枪,也在完成阻碍使命后,凭空飞起,后撤到机动特遣队阵营。
援军。
李昂心绪如古井无波,慢慢站直身躯,看向突然出现的两人。
一人为短发青年,穿着笔挺的特事局制式黑色西装,戴着方框眼睛,面无表情,身后悬浮着两根堪称华贵绮丽的金色骑士长枪——
长枪长达五米,枪刃呈圆锥形,上尖下细,底端有向外扩展的护托,整体枪身上布满了绚丽花纹与珠宝坠饰。
另一人,则为褐色蜷曲短发的少年,穿着狼头T恤,腰间随意系着特事局配发的制式西装,双手各套着一具臂甲——从样式来看,正是之前特事局准备大规模推广的【狴犴铠】,
可以通过插入不同属性的卡片,释放出种类繁多的特殊力量。
钟离灭明,
与,
王不留行。
李昂面无表情地舒展了一下手掌,这二人之前也在失落世界的门扉争夺战中遇见过,
前者曾在个人战力排行榜上位列第九,后者则为第二十六位。
“牧队长,”
操控着悬浮骑士长枪的钟离灭明望着前方的李昂,头也不回地问旁边刚被救下的牧擎苍道:“没事吧。”
“还死不了。”
牧擎苍咬着牙站了起来,自虚空中取出一瓶魔药灌下,勉强治愈伤势。
“我们刚接到消息,从前线赶回来。”
看上去和李昂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王不留行,有些吊儿郎当地咂了咂嘴巴,“牧队,你们这殷市分局行不行啊,不是说李日升和我们关系很好么?就差给介绍对象、分配工作房车了。
咋一下子转友为敌了啊?”
“我怎么知道。”
牧擎苍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他之前在蜀地据点任职过一段时间,曾是这二人的上司,私交不错,相处起来倒是没有上下级或者实力不同所导致的隔阂。
牧擎苍调理了一下呼吸,将魔药空瓶收入背包栏,沉声问道:“就你们两个?”
“要不然呢?”
王不留行撇嘴道:“这又不是演《西游记》,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打了老的还能跳出来更老的。
前线吃紧,能派过来两个人就不错了。
何况…”
他望向李昂,脸上的轻浮表情慢慢收敛,取而代之地则是凝重神色,“面对这种等级的对手,普通人来的再多,也是送菜。
反而还会让我们束手束脚。”
“…”
牧擎苍沉默以对,没有心思去在意王不留行话语中的怪味儿。
“有人来了。”
钟离灭明眉头微皱,转头看向侧方,却见十数道人影从高楼大厦的阴影中联袂而至,
正是其他势力在殷市所设立的据点的代表团。
“弗朗西斯·罗德尼。”
钟离灭明开口叫出了那名隶属于欧洲重工集团的白人中年男子的名字,冷漠道:“你们来这干什么。”
“当然是,保卫公民自己的个人财产咯。”
被称为弗朗西斯的欧洲重工集团代表,指了指不远处的某幢高楼,笑呵呵地搓了搓自己的手掌,“这应该不违规吧,长官。”
“哼。”
钟离灭明冷哼一声,不在说话。
由于有全世界共同对抗灾变的大义存在,
各地区的官方超凡机构,都会在其他地区开设带有外交性质的据点,
互换情报信息,组织文化交流活动,进行谈判、会谈,甚至是相互派遣人员学习知识等等。
为了方便管理,也为了利于监控,
厅长奋斗史 世纪文学
殷市特事局把联邦调查局所属特异事故处等外界机构的据点大楼,全部安放在靠近殷市总部的地方。
平时对他们进行限制,不让他们到处乱跑,这个时候倒让他们找到机会,跳了出来。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李日升李先生了吧?”
弗朗西斯转过视线,看向解除了身躯限制,如恶魔一般沉默站立的李昂,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惊叹仰望。
他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目光,笑呵呵地说道:“久仰大名,百闻不如一见啊。
李日升先生,我们欧洲重工集团非常欣赏您这样的青年才俊,
特别是在您为杀场游戏地球方面势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之后。
如果特事局亏待了您,或者恩将仇报,让您遭遇到了不公待遇,我们绝对会在国际上对此进行强烈谴责。
欧洲重工集团的大门,始终向您敞开。”
“我们也一样。”
胸口挂着联邦调查局标志的鹰钩鼻白人男子,和善开口道:“我们联邦调查局非常关注人权问题,特别是超凡者的人权问题。
李先生,我们刚刚了解到,现在您与特事局的冲突,是源于在成为玩家之前所犯下的案底。
特事局为了几个微不足道、死不足惜的犯罪分子,就恩将仇报,对您进行残酷迫害,
这种行径,是无法接受的,
只要您愿意,我们可以伸出援手,保护您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并在事后,对特事局进行抗议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