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詭三國 起點-第2020章土之基業,人之市場分享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关中。
长安。
『将军!诸葛孔明来了……』
斐潜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说道:『有请。』
不多时,小萝卜头进来了。
『孔明,汝之策论,某看了……』斐潜淡淡的说道,『倒也中肯,只不过……还是略有不足……』
前几天斐潜让诸葛亮写一下关于西域黄金的运用,诸葛亮上交了一份,只不过斐潜看了之后仍然觉得有些不好的地方。不叫萝卜头改个十几二十遍,从萝卜头改成萝卜丝,还能叫做甲方巴巴么……
诸葛亮微微皱眉。
虽然斐潜的话说得也不重,但是被否决精心写出来的策论,终究还是有些心中不舒服,再加上少年也有些气傲,便说道:『敢问骠骑,不知有何处不妥?』
斐潜哈哈一笑。起身打了一声招呼,便让诸葛亮跟着一同到了黄氏的一处工房,挂着泥土坊的牌子。黄氏工房在长安有好几处,这一次虽然不大,但是研究的项目很特殊,不是研究什么危险物品,而是似乎在普通人眼中都是很平常,附加价值也没有多少的泥土。
在院中搭建起来的简易棚子之下,斐潜带着诸葛亮,在看土。
伤过爱落尘 芊羽陌然
一筐筐泥土。
一格一格的各种泥土。
『道,国之重也。』
斐潜说的道,可以理解为道义,也可以说是道路。
『道,通东西,行南北,若是断绝,便失联系,日久必然生变……』
『知其然,当知所以然,亦需知何以然……』
斐潜示意诸葛亮自己上前,去查看各式各样的泥土。
小萝卜头诸葛亮倒是很听话,没有像是一些士族子弟一样对于泥土表示什么排斥感,上前去查看,甚至动手去抓起一把,捏了捏,然后又闻了闻。
斐潜站在一旁,指点着,说道:『华夏之土,大体可为三类,一则称粘土,一则为砂石,其余便是多为两者之间……』
『此乃粗略,若是细分,则更为繁多,例如砂石,有粗,细,水,山,齑等……』
『若是修道,必定其基。欲定基础,先定其土。』斐潜缓缓的说道,『若择不当,晴日扬尘,遮天蔽日,雨天泥泞,坑洼遍布……』
斐潜也走上前,伸手抓起其中一个木格当中的泥土,然后在手心当中用力捏了一下,然后张开手掌,『此土,源于渭水岸边,泥沙混杂……干时松散,难以成型,潮湿之时也难塑形,若以此土铺设,晴日之中便易成辙,雨天便会积水,反复多次之后,路基便是损毁……』
風 弄 小說
『若以砂石筑道,怕是不妥……』诸葛亮也学着斐潜的样子使劲捏了一下,然后看着松散而开的一团沙子,『如此说来,岂不是只能用黏土?』
斐潜呵呵笑笑,然后示意黄旭过来,从黄旭身上拿了水囊,倒了一些在了装满了关中黄土的木格之中,顿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然后肉眼可见的就显得泥泞了起来。
诸葛亮:『……』
斐潜将水囊还给黄旭,然后走到了另外一旁,拿起了一块青黑色的砖,示意道,『此乃混杂矿渣,河沙,黏土,先施以夯,入炉而煅,成平直者,用于路面,杂碎崎者,用于路基。』
『此乃关中建筑道路之法,同于北地也,然不易用于川蜀,何也?』
『先秦之时,为护北地,秦皇建直道,以米浆、黏土间杂,夯而实之,锥之不入者方可。如今三百苍茫春秋,依可由关中直驰北地……』斐潜说道,『如今用此法,非秦之策不善也,乃今有良策,何不用之?而这良法,又是从何而来?』
斐潜指了指眼前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筐子和木格,『若不见其小,则无以大,若不察其弱,则无以强。昔日曾有言,治大国者若烹小鲜,便是如此。』
『嗯?』诸葛亮微微皱眉,『韩非有言,「事大众而数摇之,则少成功;藏大器而数徙之,则多败伤;烹小鲜而数挠之,则贼其泽;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民苦之。是以有道之君贵静,不重变法」……此等之事,若以烹小鲜而论……』
『昔日某求学于鹿山之下,庞德公问某「道」之如何?某不能答,苦思甚久,方有小得。如今么……亦以此道问汝道,道为何物?』斐潜哈哈笑了笑,也不多解释,说道,『烹小鲜,不得扰,此乃其意之一也……孔明不妨多思之……哈哈,天光不早,今日之事便暂且如此……孔明不妨自便……某便先回府了,若是孔明想好了,再来寻某就是……』
诸葛亮皱着眉,手中还捏着土。
斐潜笑着,就这样丢下了诸葛亮,就像是将萝卜头种在了一堆泥土里面,等着其发芽开花一样,施施然就走了。
这几天斐潜都在带着诸葛亮。
诸葛亮很聪明,但是还差了些火候,就像是嫩萝卜多汁,老萝卜才辛辣一样。斐潜想要让诸葛亮真正的成长为一个比较合格,甚至演变为一个优秀的执政者,当然要下些功夫,风吹日晒也好,添盐加醋也罢,总是要费一些功夫的。
反正诸葛亮现在是不可能像是在三国演义之中的那样,出场就是『如鱼得水』,抬手便烧得曹军溃不成军,转头就喷得东吴鸦雀无声……
多少算是养成类游戏么,《东汉养猪哥的日子》?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养。就像是熊孩子怎样养,多半结果还是熊,区别只有熊大或是熊二而已。
有时候,孩子会有孩子自己的思想,不是填鸭式的灌输就能解决问题的。斐潜还记得后世的一个梗,就是当一个图片出现西游记当中师徒四个的形象的时候,问小盆友说是几个人,小盆友回答是两个,因为另外两个是动物……
所以,直接将答案抛给诸葛亮,诸葛亮也未必能接受。毕竟诸葛亮也是一个人,和三国演义当中,出场之后便可以怼天怼地怼主公的那种不同。
不过说起来……
斐潜转头,忽然想起一事来。
今年秋末,司马懿就要回京述职了,到时候算是什么?火星撞地球?还是萝卜头对上腌白菜?
……( ̄ー ̄)人(^▽^)……
远在江东,也有一个白菜粗长,呃,初长。
一个青少年,身穿灰色长袍,坐于院中海棠树下,手中拿着一卷竹简,似乎正在看书。
诛仙之凡雪传奇
汉代书简,看着很大,但是实际上因为又厚又重,字数却并不多,所以实际上读书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若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亦或是静不下心来,真没办法读得进去。
青少年显然很专心,就连院门之外急急奔进来了一人也没有察觉,直至此人到了近前,气喘吁吁的将其光线遮住的时候,才似乎反应过来,转头看了过去,说道:『啊?瑁弟?何事如此?』
『兄长!』撸猫,呸,不对,陆瑁皱着眉头,说道,『我听闻那个恶徒……』
陆逊微微皱眉。
陆瑁改口说道:『……那个……那个将军派人来了?』
陆逊放下手中的书卷,点了点头。
『这,这所欲何事?莫非又要害我家不成?』陆瑁眼中隐隐有着怒火,咬牙问道。
陆逊示意陆瑁坐下,然后拉过了陆瑁的手,缓缓的说道:『将军之意,欲举我为孝廉……』
『什么?!』陆瑁顿时就将手一甩,瞪着陆逊,『你!莫非你答应了?!』
陆逊看着陆瑁,『我没有拒绝……』
陆瑁跳将起来,显然是又气又怒,用手指着陆逊,『我,我……你!我没想到你竟然是……是……』话还没有完全说完,眼眶都红了,又强忍着眼泪不让流下来,站在一旁呼吸急促。
第 一 神算
『瑁弟可是怨我?』陆逊没有计较陆瑁的无礼,温言问道。
陆瑁扭过头去,不看陆逊,显然还是气愤不已。
这也难怪陆瑁会恼怒,毕竟当年向陆瑁的父亲下毒手的,就是孙权,而现在孙权要举陆逊为孝廉,陆逊却答应了。
虽然说死去的陆俊只是陆逊的叔父,但是陆俊临走之前,也是将陆家上下都托付给了陆逊,从某个角度上来说,陆俊和陆逊二人虽然不算是父子,但也胜似父子了。那么叔父被孙权害死了,然后陆逊却接受了孙权递出的橄榄枝,这自然让陆瑁非常愤怒,认为陆逊是背叛了他,背叛了他的父亲,甚至背叛了陆家,眼下没有立刻拔刀相向,已经算是非常克制了……
就在这个时候,院外蹬蹬的又跑进了一名少年,陆绩,也是一脸的怒容,还未到了近前便是说道:『还未恭喜陆兄攀得高枝!啊,哈,哈哈!陆家能出如此孝廉,果真是家教有方啊!某身为长辈,真是与有荣光!』
陆逊连忙起身行礼。
陆绩岁数比陆逊小,但是备份比陆逊大。当年陆逊少年丧父,便投奔其从祖父庐江太守陆康,而陆绩便是陆康的幼子。
陆瑁也向陆绩行礼。
陆绩一把拉过陆瑁,然后瞪着陆逊,『今日看来,陆家真是池小,多有妨碍陆孝廉了!瑁儿,你是要跟着我,还是……』
『叔父!』陆逊站直了身躯,腰杆笔直,『容我一……算了,先随我去一处观之,若叔父与瑁弟还有他意,逊亦听从发落就是!』
虽然说江东连日的大雨终究是停了,但是并不代表这江东这一片就立刻恢复了元气,受灾严重的江东,很快的出现了一种新兴的市场。
人市。
当然,这种人市并非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人才招募市场』,而是买卖奴隶的场所,而且也不会在城中开设,一般都是选一块相对交通比较便利的荒废地,就那么用破布一圈,立上一些标识,就展开了交易。
陆家三人,一路行来,路上衣衫褴褛者,草标自首,面黄肌瘦或躺或跪于道旁,而衣冠楚楚者或是坐车,或是驾马,堂皇而过。
远处山头上,依稀看得见似乎有一座废弃的神祠,也不知道神祠之中有没有神灵,是不是有看见眼前的景象……
错三落五到处是搭起的窝铺,有些已经崩塌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饿殍就直接被掩盖其下。从附近汇集而来的难民,一个个行尸走肉一般,面容呆滞的或坐或躺,有的还能拄着要饭的棍子在慢慢的挪动,有的则是在着煮着不知道哪里要来的剩饭剩菜,发出一股泔水的馊臭味……
四处都是乌烟瘴气,触目都是各种惨状。陆绩和陆瑁都皱起了眉头。
空气之中似乎充斥着各种霉变,焦糊,汗臭,泥腥,血肉腐败的气息,萦绕四周,而前方人生鼎沸的地方,就像是一群苍蝇在狂欢,时不时发出阵阵哄笑声,还有各种讨价还价的声音……
再远一些,在那些灌木后面,有些破烂草席,露着一只只枯干皲裂的脚。那是成排成排的尸体,那些尸首或是青得发黑,或是白的发灰,又或是有的已经发黄流脓,但是无一例外,都是裸露着,除了那一卷破烂的一扯怕是就会断裂四散的草席之外,便是什么遮盖的都没有。
一些人麻木的将尸首搬上车,然后像是堆积木一样垒得高高的,骨瘦如柴的四肢从平板车上各个方向支棱出来,或是向下,或是向上,随着平板车的颠簸而晃动着,似乎是在向这个世间做最后的挥手告别。
而在另外一侧,围了布幔的,甚至在布幔外围还站了些强壮的民壮,手中柱着棍棒。不时有人进进出出,而且还都是如同陆家三人一般,衣冠齐整的,相互之间还会点头致意,就像是踏青游园一般,从容不迫。
刚刚点头哈腰送走一批的人贩子,抬眼见到了陆家兄弟三人,顿时堆上了一脸的笑,『怪不得今日喜鹊叫喳喳,原来有三位贵人亲临啊!小的王二郎,敢问贵人是来采买家仆的么?』
陆逊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说道:『先看看……』
『是是,看看,看看,若是贵人不弃,容小的引荐一二……小的不是吹嘘,此处的货色那是极好的!三位贵人看了便知……』
王二郎点头哈腰,虽然陆逊没有说要卖,但是也丝毫没有半点不耐烦,一边引着陆家三人往内走,一边眼珠子噜噜的转着,然后眼睛一亮,往一侧疾走了两步,一把拉过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双手及其熟练的将小姑娘的脸蛋朝着陆家三人摆正,『三位贵人,看看这个丫头如何?眉清目秀……』然后又捏住了小姑凉的下巴,『还有一口糯米细白嫩牙,若是……呵呵,呵呵……』
小姑凉麻木的任其摆布,小脸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神也是空洞无物。
为什么强调细白嫩牙呢?
因为汉代大部分贫困百姓是没有刷牙习惯的,吃都吃不饱了,还舍得将食物刷掉?每日饿着肚子也没心思搞什么个人卫生,所以但凡是有这样一口牙的,基本上都是有些条件的,至少算是小户人家……
而这样的小家碧玉,原本是备受呵护,但是在当下的天灾面前,却也成为了商品。
『还有这个……三位贵人请看,这姑娘的头发,啧啧,真是乌黑柔顺,滑腻无比……』
『还有这个,这个,别看这个年龄小,可是认得字!』
『还有……还有这个,嗯?怎么弄脏了?!快取些水来清洗一下!三位贵人,看看这皮色,白皙如玉,若是好好浆养一番……』
『这个,这个……』
『这几个都是新鲜才到的货,三位贵人来的可真是巧了……若是晚一些,怕是……呵呵,呵呵……』
只见王二郎口沫横飞的一个劲的把女孩子们往陆逊他们身边拽,又是拨弄头发,又是拉起胳膊给他们看皮肤。这些小到七八岁,大的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多数样貌都还端正,只是一个个要么略有些面黄肌瘦,要么就是麻木得任其摆布,抑或是被捏搓得要哭却又不敢哭,一副忍泪含悲的模样。
陆绩顿时不忍,正要张口,却被陆逊拦了下来。
『我们只要两个使唤丫鬟,一个就是那个识字的罢,另外一个……便是这个罢……』陆逊说道,『此外,可有识字男丁?』
『贵人好眼光!好眼光!黄婆子还不过来,将这两个丫头带去好好洗涮一二,好让贵人带走!』王二郎见有成交的,自然是笑得更加谄媚,『男丁到也有,但是这个识字男丁么,这个……较少,贵人要是想要,小的替贵人留意,若有合适的,一定立刻禀报贵人……』
陆逊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陆绩和陆瑁二人转出了人才市场,在道旁又赶走了王二郎,至于银钱数目么,自然由其手下和王二郎去交易不提。
日头渐渐西斜,如血一般挂在天边。
『都看过了?』沉默半响之后,陆逊忽然说道,『看明白了么?』
没等回答,陆逊看着陆绩,问道:『江东各家,为何偏偏只有我们陆家之人,与刺客有牵连?使得陆家受此难?』
陆绩看了陆逊一眼,沉默不答。
当年孙策攻打庐江,陆康为太守,后来庐江被克,陆康身亡,所以从根本上,陆家和孙家是有世仇的,自然也就有了和刺客合谋刺杀孙策的作案基础。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当年陆俊收留了陆绩和陆逊,也就成为了最后陆俊被『莫须有』的死因。
陆逊又转头问陆瑁,『为何此地明明多有小户人家之女,却不见小户之家男丁?』
陆瑁张嘴就要回答,话还没有说出口却愣住了,然后呆呆的看着陆逊。
『都明白了?』陆逊叹了口气,然后转头看着被婆子一边捏着一个,送过来的小丫头,低声说道,『如同此二女一般,平日之时,又有那家愿意沽售?然当下若不得售,便不得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