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 蕭舒-第1056章 挑釁(二更)閲讀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走吧,上去看看。”有人忍耐不住:“看看师父如何对小南王爷的。”
“就是就是,上去看看。”
“朱师兄?”
“好吧,小心点儿。”
“快点儿,别晚了。”
他们蹿出小亭,踩着石阶迅速往上,尽量不发出声音,想跟上赵茹与独孤弦。
两人正一边登石阶一边说话。
“都太客气了,赵姑娘,其实不必如此的。”
“他们是过份紧张了,谁让你是小南王爷呢!”赵茹似笑非笑。
她觉得独孤弦心智成熟而难得,就是因为他能坦然而洒脱的对小南王爷的身份。
换了一个人,一听别人提小南王爷,一定会很不自在甚至恼怒,觉得身上背一座大山。
一句小南王爷就否定了他的实力与努力,好像一切荣耀都来自于小南王爷这个身份,而不是他本身的修为。
可他并没有如此敏感,可能也敏感,却能坦然接受,而且反而好像挺享受这身份。
独孤弦摇头失笑:“凭小南王爷这身份,我便是不苦修,也能招摇过市了。”
“正是。”赵茹抿嘴笑道:“要是当初我知道你是小南王爷,根本不会戒备与抗拒,也没那么多麻烦,这便是小南王爷的名望。”
“我是沾了南王府的光,得了大便宜。”独孤弦笑道:“其实真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愧对这名望。”
“可能大家对你这位小王爷的期望不高,只盼着你别做个纨绔子弟就好了吧。”
独孤弦从小在镇南城的表现征服了人心,没有因为家世而盛气凌人而脱离百姓。
独孤弦道:“那我便混吃等死便好。”
两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往上走,不时碰到飞雪宗的弟子,有男有女。
碰这些弟子,赵茹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嫌他们多事,总要瞪上几眼。
独孤弦却和煦如春风,平易近人,谦虚有礼,赢得了飞雪宗弟子们的赞誉。
“给他们脸色看做什么。”看赵茹紧绷着脸,独孤弦笑道:“他们也是好奇。”
“跟看猴子似的,烦人!”赵茹哼道。
她的脾气一直压制,到了飞雪宗,不自觉的露出原形。
独孤弦捏着嗓子:“啊,小南王爷呀,终于见着活的了,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怎能不见一见,而且还是来到了宗内,大伙赶紧来看呐!”
赵茹扑哧笑了。
末世血皇
她轻拍下独孤弦肩膀。
独孤弦道:“人之常情嘛,换成我是飞雪宗弟子,也一定会过来看热闹的。”
“他们太不矜持了。”赵茹哼道:“飞雪宗的脸都让他们丢光了。”
独孤弦笑道:“赵姑娘,你好像也没那么在意飞雪宗的脸面吧?”
“我当然在意!”赵茹不在意的说道。
独孤弦笑容满面。
他很欣赏赵茹这般淡然洒脱,不注重脸面,活得自如潇洒,不像自己活得那么累。
周围装作无意经过、巧遇他们的弟子们看两人说说笑笑,又羡慕又好奇。
赵师姐不愧是赵师姐,手段高明,竟然让小南王爷如此亲近。
两人来到石阶的尽头,一座雄壮大殿巍然而立,仿佛一只白色巨兽雄踞俯视。
大殿通体雪白,宛如雪砌。
“师父?”赵茹扬声道。
大殿内门帘一挑,青影一闪,走出一位中年女子,风韵犹在,年轻时定是一位大美人儿。
赵茹顿时露出笑容,跨前两步到了近前,抱拳行礼:“师父,我回来啦!”
中年女子便是赵茹的师父祝碧湖。
她神情淡淡的,仿佛不高兴赵茹回来一般,轻颔首:“总算知道回来了。”
“师父别来无恙吧?”赵茹上下打量她,笑道:“风采更胜往昔,越活越年轻美貌啦。”
祝碧湖瞪一眼她,看向独孤弦。
独孤弦抱拳:“小子独孤弦见过祝宗主。”
他已经听赵茹说过祝碧湖的性情,外冷内热,天生一张冷面孔。
祝碧湖没有托大,抱拳道:“小南王爷大驾光临,飞雪宗上下蓬荜生辉了。”
“祝前辈不必客气,当然是寻常晚辈即可。”
“进来坐吧。”祝碧湖转身往里走。
赵茹挑帘进了大殿,看大殿空空荡荡,什么人也没,不由笑道:“师父,师叔师伯他们呐,怎没在?”
“没让他们来。”祝碧湖摇头:“免得吓到小王爷。”
“他们答应?”赵茹笑道。
她知道这些师叔师伯们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哪里有热闹往哪里凑的性子。
让他们不来凑这个热闹,跟杀了他们似的。
“允了一大堆条件。”祝碧湖道,挥挥手示意独孤弦坐下说话。
独孤弦一点儿没有感觉到疏离,反而觉得亲切,好像认识了很久一般。
盖因祝碧湖的气质很像周傲霜。
他没少跑去内陆游玩,常去周傲霜那里坐客,诉说一些内心的苦闷。
周傲霜神色淡淡的好像不怎么欢迎他似的,但他有敏锐的感应,知道周傲霜喜欢自己。
虽知是因为爱屋及乌,他也很受用,与周傲霜很亲近。
很快有两个少女轻盈进来,各端茶盏奉上,然后偷瞟一眼独孤弦,抿嘴笑着离开。
这惹来赵茹的瞪视。
独孤弦笑着接过茶盏,轻啜一口,赞叹一句好茶然后放下,恭敬的看向祝碧湖。
祝碧湖坐到主位上,叹一口气道:“我已经听茹儿在信里说了,没想到世事如此之巧,你竟然是小南王爷。”
独孤弦微笑点头。
“王妃真不反对?”祝碧湖道:“毕竟茹儿她是个野丫头,不是皇宗贵戚,与你的身份委实不合。”
独孤弦道:“前辈,父王说我的亲事只讲情投意合,不讲门当户对,若论门当户对,父王当初与母妃当初是最不登对的。”
“不愧是南王爷。”祝碧湖颔首:“虽说门不当户不对会有很多麻烦,但只要感情足够好,就可以破除。”
独孤弦深以为然。
李澄空与独孤漱溟便是极好的榜样,独孤弦从小到大几乎没见到父母吵过架。
祝碧湖道:“不妨在这里住些日子。”
“是。”独孤弦点头:“晚辈正有此意。”
飞雪宗虽小,但在他眼中却透着神秘,好像蒙了一层光辉,这是因为赵茹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处处都有她的气息,他很想探清每一处。
“师父,他也不能呆得太久,南王府那边还有事要他做。”
“嗯,教训教训你师弟师妹他们,尾巴又翘得老高,恨不得马上跑去闯荡武林。”
“哼,交给我吧。”赵茹冷笑。
“祝宗主,本座卢正辉拜见。”一道嘶哑声音忽然飘到了山上,进入大殿内。
“卢正辉……”赵茹皱眉:“师父,那家伙还纠缠不休?”
“这一阵子变本加厉挑衅,终究是看上了我们的地盘。”祝碧湖淡淡道:“据说他们宗内出一位奇才,所以底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