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七章 繼位大典鑒賞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神庙大殿之上,鼓乐齐鸣,南渊国九皇子的登基仪式正式宣告开始。
文武百官和无数侍从列队而来,望星阁的星官也一个个的列队走来,分成两排站在了神坛的两侧。
国师君离澈和九皇子一起站到了神坛前面,国师君离澈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锦盒。
从锦盒中拿出了先皇的圣旨,按照南渊国太子登基的步骤向着神像叩首,
并且将南渊国的玉玺递到了九皇子的手里。
九皇子恭敬的接过玉玺,并且向创世之神叩首。
然后,国师君离澈开始做最后的一个步骤,他在神像前合掌。
拿出手中的圣旨开始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九皇子文韬武略、秉性纯良、恭俭仁孝。
上敬天地宗亲,下爱护黎民百姓。
秉圣贤之能,忧思国计、振朔朝纲,朕为天下苍生福泽计。
特立九皇子为新帝,肇基帝胄,承天应人。普天同庆,大赦天下。”
听到国师君离澈念完了圣旨,九皇子从神像前站起了身,然后走到国师君离澈的面前接过了圣旨。
然后,国师君离澈从身旁侍从的面前接过王冠,为九皇子戴在了头上。
当一切完成后,大殿上的文武百官和侍从宫女齐齐的跪在了九皇子的面前,恭敬的齐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九皇子终于如愿以偿的当上了南渊国的皇上,那一刻,他的最近扬起了一抹复杂的笑容。
国师君离澈神色平静的朝着神像行了个礼,然后一言不发地抬手解开了头上的束发冠。
然后又脱掉了外面的祥云星辰金丝法袍,脱掉了脚上的金丝履,最后将所有国师所用的一切器物都呈放到了神坛前。
“即日起,我南渊国国师君离澈,愿意接受刀山火海雷击之刑,辞去国师之位,亲自向创世之神辞行!”
国师君离澈一袭白色的长袍,赤足踩在大殿冰凉的地板上,缓步从神庙之中走了出去。
他一头墨色长发被风吹散,遮住了他此刻脸上的表情。
那一刻,大殿之上骤然安静了下来,文武百官和大殿上所有的人一起抬起头凝望着国师君离澈。
他们无不震惊的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犹如神祗一般的国师,如今这幅狼狈的模样,众人的表情各异。
南渊国自建立起来上千年,君离澈还是第一个自愿辞去国师职位打算离开望星阁的人。
“什么?国师竟然要辞去国师之职?”
“天哪!我没听错吧?国师竟然要离开南渊国?”
“大概是因为继位的是九皇子吧!”
“可是,南渊国有规定,国师之位,一旦继承,除非死亡,否则不得离职。
若是活着想要离职的,可是要接受刀山火海,雷击之刑法的啊!”
众人听到国师君离澈的话,全部都震惊的看着他,完全不能理解他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做出这样的选择。
慕容将军皱眉看着刚刚继位的九皇子,九皇子此刻脸上正带着一抹复杂的表情看着国师君离澈。
他竟然能让国师大人自愿离职,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
他不由的站了出来行了个礼说道:“国师大人,离职一事,非同儿戏,还望您三思而行。”
“是啊!国师大人,南渊国不能没有您在啊!再说了新皇刚刚登基,还需要您的辅佐啊!”左丞相也站了出来说道。
飞升在妖界 燕歌行
“国师大人请您三思啊!”
文武百官齐刷刷的跪在了大殿之上,看着国师君离澈祈求道。
“我意已决,既是我自己甘愿离职,所有惩罚我愿一人承担,绝无怨言。”
国师君离澈一脸决绝的说道,语气坚定。
“父亲,不可以!”林清婉坐在神鸟凤凰的后背上,心急如焚的惊呼。
“婉儿,莫急!,万万不可自乱阵脚,先静观其变。”苍穹一把拽住林清婉说道。
“你没看到我父亲已经脱掉了国师法袍,摘了国师束发冠吗?
你应该知道他辞去国师之职,将会面对怎样可怕的惩罚。”
林清婉一把甩开苍穹的手,一脸恼怒的瞪着他。
游龙惜梦
“你现在冲出去,就可以让国师免除惩罚吗?”
苍穹一脸平静的看着她,语气淡然的说道。
“那我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父亲上刀山下火海,遭受雷击之刑法吧?”
林清婉焦急万分的看着苍穹问道。
“你先冷静下来,你好好想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国师对他言听计从。”
苍穹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提醒道。
“我父亲两袖清风,不在意权利富贵,仿佛对世俗的一切都不是特别在意。
唯一能让他在意的就是我和我母亲,他刚才走上神庙台阶时,看了我一眼,就说明他知道我安然无恙。
莫非——九皇子用跟我母亲有关的事情威胁了我父亲?
可是我母亲已经死了一年多了,还有什么事情能令我父亲如此在意,既然可以不顾生命危险也要去做?”
林清婉不解的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还能有什么事情让她的父亲可以如此在意。
“读心术。”苍穹站在林清婉旁边轻轻吐出三个字。
“读心术?你是说,让我对刚刚继位的九皇子用读心术吗?你说的太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
林清婉一脸兴奋的看着苍穹说道。
“以你的聪明才智其实不难想到,只不过,你如今是关心则乱,乱了分寸而已。”
苍穹拍了拍她的肩膀叹息了一声说道。
“好!我现在便去!”
林清婉说着,便朝着神庙飞奔而去。
“婉儿!”苍穹看着林清婉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不由摇头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然而国师君离澈在踏出望星阁神坛前,眼神依旧平静如水。
仿佛接下来即将面对的惩罚,对他来说都无足轻重一般。
南渊国新登基的皇上站在神坛前面,看着国师君离澈一步步地走出去,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他皱眉看着国师君离澈转身离开,振袖而起:“既然国师大人执意想要辞去国师一职,那么下一任国师之位,便有望星阁的幽瞳继承。”
“幽瞳,谢主隆恩!”
一直站在南渊国皇上身后的幽瞳在这个时候走了出来,恭敬的跪在地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