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諸天福運討論-第六百八十八章 一切安好展示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诸天福运
这世界,变化可真快!
端坐在飞狐径领谷口城城主府二楼窗台前,仔细感应天地灵气的浓度又有增加,陈英满心感慨。
从高武三国世界匆匆回来,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到现在才慢慢适应……
没办法,他在高武三国当人王那会,手下拥兵千万臣民上亿,动不动就动员百万以上的劳力修建道路建设水利工程,铺设符箓交通轨道。
可返回了主世界后,面对的却是地广人稀的领地。
领地面积不小,怕是堪比季汉时期的大郡,可人口连五万都不到。
也是适应了好几天,他才彻底恢复过来。
修为重新回到了神通境巅峰,不过在季汉时期的境界以及神魂力量都还在,想要恢复到地仙巅峰只是时间问题。
旁人,就算是领主府的贴身亲卫,也察觉不到他的不妥。
这次神魂穿越高武三国世界,总共待了差不多二十五六年,反应在主世界则是足足一个月的深度闭关。
等他从深度闭关状态恢复,身上有那么一丝半点的不同,也是可以理解的么。
之后的半个月,他什么都没有做。
不是宅在领主府重新适应,就是在谷口城的街面上溜达巡视,一副闲云野鹤的架势,没有处理任何事务。
领地一切如常,短短一个来月时间也不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随着神魂境界的提升,他敏锐察觉天地灵气的浓度,又有不小提升。
虽然比不得高武三国,却也达到了高武世界的程度。
主世界,怕是很快就要进入神通境强者成为主流的时代了。
对此,他心中平淡如水,没有掀起丝毫波澜。
说起来,之前将内家拳神之境,称之为天人境,人仙境称之为破碎境,感觉很有些羞耻。
天人境,其实已经囊括了人仙,地仙,天仙等等境界。
至于破碎境,预示着武者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地灵气,或者环境能够允许达到的巅峰层次。
放在此时的高武时代,显然也不仅仅只是人仙境这么简单。
还是以神通境,以及人仙境定位比较准确。
既然回到了主世界,他是不会转修高武三国学会的《化龙诀》和《真龙诀》的血脉进化之法。
他还是决定,主修已经达到了神之境界巅峰,也就是神通境巅峰的内家拳。
内家拳讲究精气神同修,陈英感觉若是能够趟出后面的路子,前景肯定比单纯的血脉进化之法更有益处。
血脉进化之法,就算修炼到了巅峰层次,最多也就是全然返祖,这就是极限了。
也就是说,若是逮着身体内部的一道血脉基因片段不放,最多也就是成为血脉基因的原始主人罢了。
而血脉基因的原始主人实力,就是以后的修为天花板了。
说起来,血脉进化之道完全就是比拼原始主人的出身。
就算《化龙诀》和《真龙诀》修炼的是龙之血脉,陈英也并不是如何看重。
在高武三国,他的最强实力可是达到了地仙巅峰,自然知晓了《真龙诀》的一些弊端。
龙之血脉,那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祖龙和太始古龙,能和龙族兴盛时期,随便的一条真龙,甚至不如真龙的蛟龙比么?
就算身上真的有祖龙血脉,想要彻底返祖,尼玛需要多大的机缘和多少能量啊?
有这样的机缘和能量,就是寻常修士,怕是已经顺顺利利成就大罗金仙了吧,那还有化龙的必要么?
若是没有穿越高武三国前,或许陈英还会迟疑,毕竟内家拳的修炼前路不明,谁知道他能否创出后续功法?
只是眼下……
在高武三国达到地仙巅峰层次,他自然琢磨过内家拳更高层次的修炼之法,以及后续路途。
以高屋建瓴的眼光看待,加上对内家拳修炼之法的熟悉,自然而然领悟了后续的修炼提升之法。
武道之魂!
内家拳神之境界后,想要更进一步,达到人仙层次,那就要凝练武道之魂!
所谓武道之魂,其实就是武道意志更进一步的体现。
说白了,其实就是自身武道意志,和某种天地法则融合,形成特有的武道之魂,而后进军武道人仙之境。
举个简单例子,若是他常年观阅巨石有感,领悟了丝丝石之规则,融合自身武道意志凝聚武道之魂,自然而然便达到了武道人仙层次的境界。
从此之后,他的武道就带上了领悟的石之规则痕迹。
不管攻击还是防御,都有很明显的特点。以后想要进步,就是逐渐加深对于石之规则的领悟即可。
对于陈英而言,经历了好几个世界的历练,还有主世界的丰富知识储备,想要凝聚武道之魂相当简单。
而且,他能选择的规则也不少。什么金木水火土,还有什么气血能量之类,完全可以作为武道之魂的核心规则。
不过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已经有些门道的星空规则。
识海中观想成功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辰,可不能浪费了。
而且星空规则的成长路线相当简单,就是不断观想凝聚新的星辰,使得识海中的星空图更加宏大完美。
也就是说,以后只要继续观想凝练周天三百六十五星辰中的剩余星辰,他的星空规则就能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么说吧,只是将识海中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辰全部变成武道之魂的规则,陈英估摸着自身的武道境界,很可能达到地仙巅峰,甚至天仙层次。
不要忘了,他在高武三国当了人王,身上的紫微帝星星命已然开启,只是他一直没有观想凝聚罢了。
只要他愿意,想要观想出紫微帝星并不困难。
一旦紫微帝星观想成功,之后的周天星辰观想,还不得一帆风顺啊?
所以说,他选择的星空规则,绝对大有前有,并且修炼速度将快得不可思议。
怕是,到时候他的武道境界,将远远超过身体实力。
搞不好,身体素质会影响到自身的整体实力。
真要说起来,以他对内家拳的深刻理解,还有对内家拳前路的大力挖掘,此刻称一声内家拳绝世大宗师,甚至武道内家拳一脉祖师,一点都不为过。
若是把消息传扬出去,怕是飞狐径将再次成为整个北地关注的焦点。
陈英没有出风头的心思,也没有这个必要……
此时,包括北地和邻近的定州在内,都处于飞狐径强者的影响控制之下。
说句不好听的,飞狐径此时乃是北地和定州的太上皇,若是需要的话,随时都能将两州之地牢牢掌控在手。
冤家眷属
这就是武力强悍,带来的直接好处!
也就是陈英没有称雄天下的想法,不然以两州为依托,按照在高武三国世界的做法,随随便便都能拉起百万雄师,绝对能够将还处于鼎盛状态的大齐帝国,搅得不得安宁。
估摸着,此时的飞狐径,已经成为大齐帝国皇室和朝廷的眼中钉和肉中刺了,还是不要太过引人关注的好。
不是怕了谁,而是没有必要……
若是陈英能够恢复地仙巅峰修为,放眼整个大齐帝国,绝对是最强悍的存在之一。
之所以不确定最强,他是不太清楚,帝国境内一些修行圣地的具体情况,更不清楚他们的顶尖高手实力。
穿越之前的中武时代,因着塞外的一处修行门派遗址,他可是亲自和萨满教的神通境强者动过手,甚至感应到了人仙境强者存在。
此时的天地灵气浓度,已经达到了高武世界的标准。
谁知道那些修行圣地或者大势力,会不会猛然跳出几个地仙强者?
关键的是,陈英眼下并不缺少修炼功法和资源。
自家镇北公府的核心资源,足以让他作为借鉴,达到一个相当惊人的层次。
定州那边的情况,比北地还不如,没有镇北公这样可以镇压一州的强悍存在,显然传承资源也就那样。
陈英觉得,眼下安宁的状况挺好的。
他正好趁机琢磨人仙层次,以及地仙层次的内家拳功法,还有配套的攻伐手段。
这一切,都需要他自己琢磨创造,能够做到哪一步,他自己也没多少把握。
若是天天都陷于纷争之中,哪里来的精力和心思?
谷口城上下,谁也不知道领主陈英此时的心思。
此时的飞狐径百姓以及外来客,都在享受着这里安宁富足,却又激情澎湃的生活。
说起来,这样形容一个北地边塞领地着实有些古怪。
一般来说,边塞领地基本上都是荒凉,铁血以及让人难以忍受的肃杀氛围,除非朝廷大开边贸,不然和富足完全不沾边。
时不时还得接受塞外异族的袭扰,和安宁自然也没什么关联,能够保持局面稳定已经相当不错了。
可事实却是,飞狐径确实是这么一处神奇所在……
濒临塞外数万里区域,都被飞狐径强势横扫,这里的塞外部落一个个老实本分得很,根本就没胆子闹腾。
如此,就保证了飞狐径的安宁。
因着和塞外部落的交流频繁,飞狐径作为一个重要的通商口岸,自然而然获得了飞速发展,百姓生活富足不是说着玩的。
陈英这个领主,从飞狐径建立初期,就制定了‘以武为主’的基调,很快飞狐径就形成了鼎盛武风。
这里的擂台战精彩纷呈,这里的武风炽烈凶猛,这里的百姓向武之心极为强烈。
所以,别看飞狐径只是一个新建立不久的边塞领地,可领地百姓生活富足又拥有强横武力,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在这个天地灵气浓度不断增长,能够容纳的武者上限不停上升的时代,飞狐径甚至有成为修行圣地的可能。
只是,北地本就偏僻,更别说飞狐径在北地,也是最为偏僻的地域之一。
就算飞狐径的强者暗中控制了北地和定州两州之地,还培养出了数以十计的宗师和大宗师强者,放在偌大的大齐帝国依旧默默无名。
可能,只有打过交道的莲花宗和上清宫,还有飞马堂有所了解,可其余势力却是两眼一抹黑。
说句不好听的,怕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北地飞狐径。
对于飞狐径这样的状况,其实陈英还是相当满意的。
他在穿越的世界里,已经风光了好几世,甚至还当过人王,开启了符箓文明时代,哪里还看不破所谓的权力迷障?
原本,因为塞外遗址,引出的萨满教人仙强者,叫他十分忌惮,可现在却是波澜不兴。
不过就是一个人仙境强者罢了,就连那处遗址他都不想继续理会,哪里还会在乎其他?
有本事,让那人仙强者在不破坏遗址内部的情况下,直接将外头的封印解除啊。
陈英倒是想看看,萨满教强者的底蕴,能不能比得上镇北府的传承?
等他在外头闲逛够了,领主府的公务自然找上门来。
他倒是没有推举,花费了三天时间,将积累的公务全部处理妥当。
说起来好笑,明明是飞狐领的领主府,可处理的公务却大部分和领地无关,而是和北地以及定州两个大州有关。
谁叫飞狐径的强者,已经暗地里控制了两州呢?
洛 心
一些难以处置的事情,就算坐镇当地的武道强者也不好贸然决断,只能以符箓通讯的手段汇报给领主府,然后让陈英处理。
从这些比较重要的公务中,陈英看出了某些端倪。
北地这边的情况不需多言,随着武道中心向飞狐径靠拢,其他地方很难出现较人眼前一亮的超级高手。
不想,一直高手贫乏的定州,最近倒是露出了不少的高手苗子。
还用说么,肯定是环境变化引发的事态。
陈英的想法很简单,没必要控制任其发展,当然如果某些突然崛起的强者,觉得自身实力足够强横,也足够挑战当地秩序的话,那就没必要客气了。
他只是行事低调,又不是真的怕事。
倒是有一点引起了他的特别关注,好像深山密林中的变异凶禽猛兽,似乎有些过分活跃了,而且显露出的实力也是越来越强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