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愛下-第370章:我特麼嘴咋這欠相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听闻李承乾这句话后。
在场的七八个汉子,直接将目光都投向了他这一边。
被柴景打了一闷拳的沈望正满心不爽呢。
此时见这家伙竟给自己的敌人叫好。
他岂能受得了?
他直指着李承乾道;“把那小崽子给我抓住!”
我特么嘴咋就这么欠呢?
李承乾心里面那叫一个郁闷。
他本来不打算惹麻烦。
可这下倒好,直接把麻烦给带到自己身上来了。
眼看着那七八个汉子就朝自己逼压过来。
李承乾却还未想好是应该打上去,还是应该抓紧时间跑路。
谁知就在他纠结之时,李听雪忽而起身,推了下他的后背,将其给推了出去。
望着前面那几个有些愣神的汉子。
李承乾干笑一声道:“我说这是误会,你们信么?”
信?
中华苍穹 鹏之飞翔
信你娘个头!
下一刻,那八个人直挥舞着拳头朝着李承乾打上来。
见状,李承乾也是颇为无奈。
他本不想出手,奈何总有人逼他出手呀……
对方也是看他这年岁不大,觉得好欺负。
可他们哪里知道,眼前这家伙,可是面对数千铁骑都不虚的人物呢?
其中一人,直挥拳朝着李承乾的脑袋打来。
见到李承乾不闪不避,那家伙甚至都能想象得到,自己一拳头打在人身上所产生的那种快感了。
可也就在他的拳头,距离李承乾不足一尺之时,李承乾忽然动了。
他的速度,宛如闪电一般迅捷。
再将对方一拳头给避让开的同时,他的一巴掌也甩在了对方的脸上。
“我都说是误会了,你们听不懂吗?”
这一巴掌,直将那家伙打的原地转了一圈。
半晌后,双眼才终于恢复了聚焦。
他亦是恼羞成怒,直大吼一声,挥出了更加迅猛的一拳。
可这一拳依旧差不多少,甚至连李承乾的衣服边都没碰到。
而且下一刻,李承乾的一巴掌又甩在了他的另半边脸上。
狂帝 随风清
“都说是误会了,你还朝我挥拳头?”
“啪!”
“都说是误会了,你还朝我挥第二拳?”
“啪!”
“你还敢瞪我?你再瞪我一下试试?”
这一顿大巴掌下来,直将那汉子打的满脸懵逼。
这是个什么玩应这是个?
打自己还不算,还得给自己来一套嘴炮输出?
此刻的李承乾那叫一个狂,冲上去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抽大嘴巴。
转眼间,场内能听见的就只有这八个汉子不绝于耳的哀嚎声了。
等柴景与沈望这俩人被这边的声音吸引回头望过来时,皆被眼前情景惊呆。
只见那八个汉子齐整整的跪在李承乾的面前,捏着耳朵,满脸委屈的说着:“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特么还是帮会份子呢?
看见这场景的柴景,笑的是前仰后合的。
他直指着沈望道:“你们这些天马帮的人,怕不是来搞笑的。”
“八个人一起上,还被人家一个少年郎给打的跪地求饶,你们这群家伙,以后也别再市面上丢人了才好。”
沈望此时被嘲讽的老脸通红。
但他能说啥?
他朝着柴景咬牙道:“有种别跑,等我解决了那小杂种,回来在收拾你。”
说完这话,他也不管柴景是什么表情,直朝着李承乾便冲了过去。
李承乾依旧是老样子。
他直指沈望道:“你别过来奥,我说了,这都是误会!”
“误会?”
沈望冷笑一声,指着跪在地上那些个鼻青脸肿的家伙道:“你跟我说这是误会?”
“不然呢?”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道:“我真的只是单纯的叫个好而已,你也没必要对我动手吧?”
“况且,就算你动手了,你也打不过我,何必遭受这场无妄之灾呢?”
狂。
真狂。
真特么狂。
沈望也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飞起一脚朝着李承乾踹去。
但李承乾岂是吃素的?
此时见他踹来,李承乾不闪不避,抡起拳头就朝着对方的脚心砸去。
见此情景,沈望都觉得这家伙是疯了。
用拳头对脚?
这小子的脑袋是坏掉了?
甚至沈望都能想象得到,一会一脚踹在他身上,再将其踩在脚下的那种成就感了。
只不过当拳脚相撞后,沈望有些后悔了。
他太轻敌了,并且他也太低估对方的实力了。
李承乾一拳砸在他的脚底板上,直将他的整条腿都给震麻了。
人也不由自主的向后向后倒退了三五步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形。
他眯缝起双眸,直直的望着李承乾:“报上你的名号。”
“我懒得说。”
李承乾胡乱的挥了挥手。
他现在是真的被这群家伙给粘的不耐烦了。
他直指着沈望道:“现在,赶紧带着你的这些杂鱼小弟滚蛋,要不然我真要动杀招了。”
在这济州上,有几人敢跟他沈望这么说话的?
且不说天马帮乃是济州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帮派,而他沈望又是其中四大护法之一。
只说他沈望的这身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只可惜,他遇上了李承乾。
碍于李承乾的实力所在。
沈望也只能选择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直咬着牙,朝李承乾狠声威胁道:“你给我等着!”
话落,他便一瘸一拐的朝着酒馆大门走。
而本来跪在李承乾面前的那些个家伙也在此时纷纷起身,跟上自家护法的步伐,匆匆的涌出小酒馆。
待他们都走了之后,李承乾才满面委屈的回头看向李听雪。
“姐,你这是干嘛呀,我不想打架……”
“不想打架,你不也是打了?”
李听雪轻笑一声道:“行了行了,赶紧过来吃饭,一会菜都凉了。”
说罢,她也不管李承乾,率先开始大快朵颐。
见状,李承乾也不甘示弱,宛如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过去吃饭。
可酒馆内的那些个伙计掌柜可不能当做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啊。
那中年掌柜直接走到李承乾近前,满面苦涩的说道:“这位少侠,您还是快走吧,用不了多久,那沈望就会带着更多的人回来报复您呀……”
他这番话,也并非是在关心李承乾。
只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小酒馆被砸而已。
掌柜看了看李承乾,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柴景,道:“我这可是小本买卖,经不起那天马帮的人祸害呀……”
“几位客官,你们的酒资饭钱,我都不要了,只求你们赶快走,行吗……”
闻言,柴景只笑了下道:“现在想走,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