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五十四章 血肉之海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被猎网般的白色蛛丝罩住的巨大触手,绷断了接近四成左右的蛛丝后,被切裂成了一段又一段的碎块。
一股充满的鲜活感、充满了动感的碎块。
每一条蛛丝都仿佛一条钩子,将那些被切裂出的碎块扯起,向着裂缝的方向拖拽而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
令亚戈骇然的光景,浮现了。
一张巨口。
如果说刚才碾碎巨龙的、遮蔽一切的触手用天空来描述,那么…..
这一张充满獠牙的巨口,就仿佛大地。
猩红的巨口突兀地浮现——
从地面之下。
又或者说,从“海”中?
血肉之海。
亚戈的视野中,大片大片的区域,几乎是他视野所能观察到的范围内,都被猩红笼罩。
水?不,海洋,一望无际的血色海洋。
这片猩红,瞬间取代了大地。
而这片猩红的正体,着血色的海洋中,那些“水”,尽数为软烂的、近似流体的事物。
粘稠的血液。
这片一望无际的猩红,其正体,赫然是一片血肉构成的海洋。
那张巨口,就是从这血色的海洋之下探出的。
一颗没有稳定轮廓,软烂流质,仅仅能够大概看出是某种兽类,与刚才的几只巨龙有着些许近似点的头颅。
但是,其大小远超前面出现的三只巨龙。
无论是那有着遮蔽天空般壮阔景象的巨大触手,还是在天上扯开一道裂缝,探出蛛足的诡怖巨蛛,与之相比,都要小上一些。
“……世界?”
那远超亚戈想象的庞大头颅,用“大陆”来形容都不足以称呼。
世界。
物质界。
亚戈唯一能够想到的、贴近的比较事物,就只有这个。
从血肉之海中探出的巨大头颅,一口咬向了天空的裂缝。
不知道为什么,亚戈想到了“诱饵”这个词。
直觉?
只是亚戈并没有心思细想,从血肉之海中探出的巨大头颅,猛然撕开了一个正常生物不会出现的夸张角度。
接近平直的巨大开口,涌动的血色,在巨口之中密集地形成了一排又一排,数以万千计的密集獠牙,然后,随着咬合的动作,猛烈地刺下。
天空中的巨大裂缝中,诡怖的白色巨蛛面对着这一切,却是做出了一个让亚戈没想到的动作。
后退、收缩。
四条蛛足以比起巨口更快的动作,快速收回了裂缝之中。
巨大的裂缝,瞬间愈合关闭。
而那些切裂了触手而形成的血肉碎块,被或黏在或挂在蛛网上的“血肉”,掉落下来。
从血肉之海中探出的巨大头颅,那巨大的龙首,猛地一口将掉落的血肉尽数吞了下去。
契约霸爱 炫静uilen
让亚戈有种它仿佛一开始并不是朝着攻击那诡怖巨蛛去的感觉。
这不只是那些血肉,还有…..巨龙。
除却最开始的那只岩浆巨龙外,被拍碎的腐骸巨龙,还有那只在冲击中几近支离破碎,仿佛瓷器一般带着无数裂痕躺在一旁的无漏巨龙….
一口。
血肉之海中探出的巨口,在亚戈的惊愕中,直接将两者都吞入了腹中。
因为污染耗尽,在那“命运编织者”出现后,悖论迷锁的构筑过程更是直接被破坏中止的亚戈,此时并没有动作。
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能动的能力。
不然,他也不会有那种死到临头般的放弃。
亚戈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血肉之海中钻出的巨龙之首,吞下了之前出现的两只巨龙。
因为污染耗尽,还处于死到临头无力抵抗的颓状中的亚戈,就这样看着。
这只不明正体的巨大怪物,会把他也吞掉吗?
而在亚戈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一股惊惧感袭来。
有着仿佛龙首般头颅的巨大怪物,那流质血肉组成的头颅上,似乎是眼睛的部位,向着亚戈聚焦而来。
鼓动感,冲突感。
自己的银之血,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以亚戈都无法控制的频率,闪烁起了星光般的美丽幻象。
亚戈的“身体”,是完全由银之血构成的。
在这个时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
他也能够观察到,银之血以飞一般的速度快速黑化的景象。
但是,无能为力。
亚戈无能为力,无法抵抗。
纵使是戏命师之牌,在这一刻,也没有浮现出任何能够解决事况的“答案”,处于少见又常见的静默状态之中。
不过…..
浑天斗地 姬无雪
出乎亚戈预料,亚戈完全没想到的是,那诡怖的生物,在“看”了他一眼之后,就沉入了鼓荡蠕动的血肉之海中。
自己……被无视了?
在幻影界的大地逐渐在视野中恢复的时候,亚戈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活着?
这个问题在亚戈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不够格?
还有利用的价值?
没有理会的价值?
不好消化?
吃下去没好处?
有毒?
一个又一个的,亚戈能够想到的,自己被注意到却没有被杀死的理由在脑海里接连浮现。
是自己的“特殊”,还是那怪物自身的问题?
亚戈从来没有那么纠结过。
即使是面对死亡,在刚才,在失去了近乎一切逃脱的手段和方法,他自己都已经要放弃所有抵抗等死的情况下,他反而很从容。
而现在,在“安全”了之后,在侥幸生还后,他反而纠结了起来。
带着女儿嫁豪门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在体内的污染缓缓恢复,亚戈逐渐恢复力量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亚戈耳畔响起:
“法斯特,对吧?”
亚戈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位…..骑士。
抱着复杂的情绪,亚戈看向了声音的源头。
骑着一只类似战马的奇异坐骑的覆甲骑士。
覆甲骑士身上的盔甲,是灰白色的,带着一股朦胧感,仅仅是在那里,就仿佛与周围的雾气融为了一体般。
除此之外,都非常普通、仿佛随处可见的骑士。
然而,这股感觉…..
亚戈第一时间就对这种感觉产生了抵触。
不过,就在这时,对方的声音再次响起:
“果然是法斯特家的血脉呢。”
“有没有兴趣带着法斯特的名号,回到‘十骑士’中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