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我讓世界變異了笔趣-第八百八十一章 生死鍾熱推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朱平一滞,“穆兄所说的这些……暂时未知,我会尽快做调查,搞清楚太沧为什么会杀芮薇阵法师。”
嗖嗖嗖!
遁术的声音突然响起,五色遁光由远及近突然大亮,到了附近时停下。
余慶 年
“什么人?站住!”
院外传来护村队护卫的声音,有人站出来制止来者。
“我们是联盟元老,前来调查死者的情况,请让开吧!”
院外突然传来的老者声音让肖沐面带笑容,是黄渊,刚才说话的那人他一听就知道是黄渊。
“三位元老,请进!”护村队护卫恭谨的声音再次从院外传来,显然已经清楚了来者的身份。
朱平不安眼望肖沐,联盟元老地位非同小可,既然亲身到来,他这个护村队成员理应亲自迎接。
肖沐了然朱平心思的冲其点头,“告诉联盟的元老,有故人在房间里等待,你就不用进来了,我有事情需要单独和这三位联盟元老商量。”
“是,穆兄!”
朱平恭谨答应,退出房间,去招呼黄渊等人。
接着,肖沐就听到朱平恭敬客气的声音和黄渊等人打招呼,“三位元老,房间里有一位故人正在等待,请进!”
“故人?谁?谁的故人?为什么不直接出来迎接?”黄渊直来直去的抱怨声传入房间,伴随着衣袂破风声响起,三个人先后进入了房间。
“黄元老,好久不见了!”
肖沐边说边现出本来面目,同时随手对房间打出一团五行之力,五行之力弥漫开去,将整个房间封锁起来,让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还有余兄,好久不见,一切安好?这位是朱浮沉朱组长吧,幸会!”
肖沐坦然的和三人打着招呼。
“肖沐,是你?”黄渊有些惊讶,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肖沐。
“肖兄,原来是你,好久不见了,我一切都好,肖兄看起来也不错!”余文恩冲肖沐拱了拱手。
“你就是肖沐吧?我是朱浮沉,久闻大名了,呵呵,今天是第一次见,果然不同一般!”联盟外事组组长朱浮沉对肖沐颇为好奇,第一次见面对肖沐细细打量了一番。
“肖小子,你怎么会在这儿?”
黄渊说话一如既往的不客气,并且直来直去,打过招呼之后,就直接询问肖沐来意。
肖沐道:“我的目的和三位一样,是为暮林村的杀人案有关。”
说着,肖沐回头望了芮薇阵法师的尸体一眼。
“来晚了,可惜,太沧那厮出手真是又快又狠,这人的实力也太低了一些,否则或许还可以牵缠片刻,为我们争取机会。”
黄渊边说边摇头,眼望芮薇的尸体,看起来极为惋惜。
肖沐奇道:“黄前辈,你们怎么知道这人是被太沧杀的?”
黄渊一瞪眼,“废话,我们一直都在追踪太沧,监视他的踪迹,当然知道人是他杀的。”
肖沐碰了一鼻子灰,有些尴尬,但知道黄渊就是这种性格,倒也不以为意,接着又问:“前辈知道太沧为什么要杀这位芮薇阵法师吗?”
“咳咳!”
朱浮沉在黄渊再次瞪眼打算再次开口之前将其打断,把话接走,“我来说吧,我们并不知道太沧要杀什么人,还有这位芮薇阵法师是什么身份,仅仅只是在追踪太沧而已。”
原来如此!
肖沐点点头,黄渊、朱浮沉、余文恩三人猎杀太沧一事,他早已从联盟信息事务宣告中知晓,眼下只不过更加确定了三人的动向罢了。
“我也正在猎杀太沧,三位若是有太沧的信息的话,还请通知我一声。”
“你?一个人?”黄渊难以置信的再次把话接走。
和太沧有过交锋经验的他很清楚此人有多难对付,忍不住怀疑肖沐的做法是否正确。
肖沐很清楚黄渊在想什么,看了对方一眼,若无其事的问:“我记得和上次见面相隔已经很久了,这么长的时间没见,黄前辈实力提升多少?”
“这……”
黄渊顿觉尴尬,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和上次与肖沐见面相比,他的实力的确有所提升,但之所以提升,是因为雷公轰和八劫银风冠两件宝物。
而这两件宝物,却都是肖沐贡献给联盟的,让他怎好意思在肖沐面前将此当做自己的实力提升?
肖沐一笑,趁机又问:“黄前辈觉得我的实力又提升了多少?”
黄渊尴尬欲死。
这小子会不会说话?
人比人该死,和肖沐相比,他的实力提升的确微不足道。
此时距离上次他和肖沐相见,也不过是短短半年时间而已。半年时间,肖沐的实力就提升到了神灵境巅峰,马上就能问鼎正神了。
一旦步入正神境,就是和他同一层次。如果再算上肖沐的各种神奇手段,两人的实力差距将不可以道理计。
肖沐暗中一笑,脸上却不动声色,以免黄渊挂不住,淡淡表示,“我已经做好了猎杀太沧的准备,只是因为这人隐藏的太好了,行踪隐秘不定,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这小子是来打击人的吧?
黄渊、朱浮沉、余文恩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了,三人费尽艰辛,一直想要猎杀的太沧城隍而不能,结果别人根本不放在眼下。
“咳咳!”
朱浮沉把手拢在嘴边,借干咳来掩饰尴尬,平静道:“肖沐,你要是能猎杀太沧,对整个联盟都是好事。”
“太沧此人,乃是天庭强者,属于真正的神灵,拥有完整的神灵威权。再加上此人在人间破入了正神境,他的实力,可以说已经十分接近正神层次了。”
“你要是能杀了他,不仅对天庭是个打击,还能大长我人间士气。”
“可是,太沧此人由于威权完整,遁速极快,一旦确定不敌,立刻就会利用遁术远遁,极为难杀,你真的有能力留下他吗?”
觉得我遁速慢?朱组长,你对我的了解太少了。
肖沐内心腹诽,转望向黄渊,“朱组长的担忧极有道理,但我的遁速如何,黄元老应该最有体会。”
朱浮沉脸上现出了一丝不自在,闻言眼望黄渊。
关我什么事?我可不想帮你小子吹牛!
黄渊瞪了肖沐一眼,面对朱浮沉质询的目光,极不情愿的开口解释,“老朱,这小子的遁速,嗯,这么说吧,当初他只有阴神境初期的时候,凭借土遁术,遁速虽然比我和老尊的五遁合一慢,却并没有慢太多。”
“现在,他的境界更高了,五遁合一之术也掌握了,所以,他的遁速怎么样,你自己想象吧。”
不会吧?
朱浮沉脸上顿时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神色。
肖沐的遁速居然有这么快?
自己对他的了解不太够啊,如果他的遁速真如老黄所说,太沧城隍还真没有能力从他手中逃脱。
“我没想到肖沐你的遁术这么厉害,如果真如黄渊说的那样,你猎杀太沧应该还是有把握的,我和老黄老余他们先在这里祝你马到成功。”
肖沐脸上不动声色,内心对朱浮沉的话却极度不以为然。
看来朱浮沉、黄渊他们对于太沧城隍的了解还是不够啊。
太沧此人的强大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遁速快,即使战不过还有能力逃跑那么简单,更在于他所修炼的《延寿》威权之术,可以让他在和敌人战斗的时候即使濒临死亡也能立刻恢复。
肖沐忍不住开始怀疑,太沧之所以在朱浮沉、黄渊他们的追杀下选择逃跑,未必是因为真的被三人打败,很有可能只是是不想给自己造成太大的消耗罢了。
但这话就没必要对朱浮沉、黄渊、余文恩三人说出来了,以免打击三人的积极性。
“肖沐,我看你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你对我们说这些,是想要我们帮你做什么呢?”
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朱浮沉突然开口询问。
不愧为能做组长的人,思维真是比一般人缜密的多。
肖沐心中暗赞,回应道:“三位遭遇太沧城隍或者有了太沧城隍信息的时候,请通知我一声便可。”
“通知你?肖小子,我承认你的实力提升惊人,但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吧?真以为离了你我们就杀不了太沧城隍?”
黄渊突然表现出不满,觉得肖沐小看了自己,“要不要比比看,看谁先杀了太沧城隍?”
在这种事情上面争强斗胜有何意义?你们真有能力击杀太沧城隍,还会让他逃跑?
肖沐内心鄙夷。
老黄被自己刚才的话刺激到了,自信心大受打击。
心知肚明的肖沐不动声色反问,“三位联手,或许可以击杀太沧城隍,但是你们有能力剥夺太沧身上的神宝吗?有能力剥夺太沧的位业吗?”
黄渊顿时无言,连朱浮沉、余文恩都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这家伙是故意炫耀的吧?联盟当中,谁不知道除了人皇印之外,就只有此人拥有剥夺他人位业和神宝的能力?
联盟的强者中,谁不知道此人窃取了一部分天帝威权、拥有天帝之宝?
话说这家伙有能力剥夺正神境的宝物和位业了,这也太吓人了吧?
天帝之宝强大的超出想象啊!
三人心中顿时涌起妒忌的念头,却无人敢打天帝之宝的主意。那是泰甲帝君的禁忌,掌管者就是天庭的主要目标。
“罢了!”
朱浮沉一挥衣袖,抢在黄渊前面开口,“遇到太沧的时候,我们就通知你。我们这么做不是打不过太沧请你的,而是希望人间能够多一些宝物。”
这话说得好,这位朱组长很有大局观啊!
肖沐暗赞,冲朱浮沉拱了拱手,“朱组长,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一旦你们有了太沧的消息,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朱浮沉答应,并再次做出承诺,而对于朱浮沉的决定,黄渊和余文恩都没有表示反对。
和朱浮沉、黄渊他们道别,肖沐离开了杀人现场。
回到住处,肖沐继续修炼,提升实力,同时等待朱浮沉、黄渊以及护村队那边搜集到的信息。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猎杀太沧城隍了。但在此之前,最重要的依然是想方设法提升实力。
三天后,正在修炼的肖沐被手机铃声惊醒。
“肖沐,我已经到了。”
尊的面容出现在手机屏幕里,言辞一如既往的温和。
肖沐殷勤道:“尊前辈到了暮林村,需不需要我去接你,打算在什么地方落脚?”
尊呵呵一笑,“我正在去见周大元老的路上,你若是方便的话,过来见一面也好。”
“大林渊的营地吗?尊前辈稍等,我马上就到。”
肖沐挂断电话,离开家门,赶往大林渊的驻地。
而在他赶到的时候,周玄门正在接待尊。
“小肖,你也来了,正好过来听听,尊带来了几个重要的信息,或许对你有帮助,坐吧。”看到肖沐到来,端坐在主位上的周玄门伸手请肖沐入座。
“肖沐拜见大元老,尊前辈好!”
肖沐冲两人问好之后,便不客气的选择入座。
这是一个平坦的小山头,山头上堆着不少人工做出来的石凳。
九王锲 云书凡
肖沐选择坐在了尊的身边。
尊冲肖沐点点头,含笑补充,“我正在向周大元老汇报我本人打听到的玄丁帝君和泰甲帝君之间的关系情况,肖沐你来的正好,就一起听一听吧。”
“我曾在极北之地参与一个聚会,所有的消息都是从该聚会中听来的。这些消息,根据我本人的证实,全部真实可靠。”
“泰甲帝君此人,根据传闻,在天帝陨落之后,试图通过以天庭四大天神威权合一的方式掌控天庭。”
“其中包括命运书,轮回印,生死钟,报应灯。”
“其中,生死钟掌握在玄丁帝君手中,玄丁帝君此人最为胆小谨慎,在得知泰甲密谋之后,立刻远离了天庭核心,利用异术躲藏起来。”
“此时,在天庭,泰甲帝君的首要任务,或者说天庭的首要任务,乃是寻找玄丁帝君的踪迹,夺取生死钟。”
说到这儿,尊面带笑容,突然扫了肖沐一眼。
松了口气吧?你在泰甲帝君眼里,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