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h0r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戰國大召喚》-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硬抗-zkw15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快!给他拖回来啊!快!”黑蛮龙受了王辅臣一命,自然对王吉贞格外关照,当即调转马头,挥舞这自己的双锤,猛然夹着自己的马腹,面色严峻的盯着前方。
“哎………!”猛如虎猛然拉着黑蛮龙的战马当即道:“这项羽如此神勇!你我两人上去也是送命啊!”
黑蛮龙当即反驳道:“今日你我二人能够活下来,全凭借王辅臣拼命为之!岂可让人绝后呼!快随我来!”
我的要塞 无聊了
猛如虎一听,也是这个理,当即不在犹豫,跟随在黑蛮龙身后,直奔着王吉贞的方向赶去,生怕这小子一不小心被项羽收了人头。
“小子!快回来!回来啊!”黑蛮龙大声呼喊,可奈何雨水越来越大,加之周围的喊杀声震天,已经被仇恨充满了头脑的王吉贞又如何回应两人,只能一往无前的向前冲锋。
战场上残骸遍地,血水早已染红了整个地面,四周不断响起刀叉盾音,死亡的士兵却是数不胜数,项羽眯着眼睛,盯着王辅臣的尸体,仰天长啸:“叔父我为你报仇了!”
風雪中的歪脖樹
项羽感受着雨水侵染着他的面颊,半响猛然拔出怀中的宝剑,正欲一剑斩下王辅臣的头颅,一到猿影却是猛然闪动。
在看时候,只见王吉贞披头散发,肩膀上还有一刀深刻的刀痕,鲜血正不断的从上面流淌而出,但王吉贞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双手死死的抓住王辅臣的尸体,拿着王辅臣的尸体,却是猛然往后拖,不在和项羽纠缠。
“哦………!”项羽就好似荒古的君王,寂寞的太久突然他的身侧突然出现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令得他感了几分的兴趣。
“你………等着……我会杀了你的!”王吉贞双目如虎,一个劲的推着王辅臣的尸体往后退走。
项羽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神色淡漠的盯着王吉贞冷哼道:“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王吉贞休慌,黑蛮龙也!”黑蛮龙双手手拿着银锤,面色沉重,猛然挥杀而上,手中的银锤仿佛有万斤之里。
“项羽猖狂!本将军在来会会你!”人群之中,猛如虎这个憨憨,骑着自己黑色的战马,弃了手中的虎刀,随意拿了一柄开山斧,光是看着就觉得威武不凡,身上的气势也比之之前强了不少,看向项羽勃然大喝:“在战!”
“找死!”项羽也是不怂,杀了王辅臣不过才活动活动筋骨,对他而言这还不算什么,当即冷哼,手中的兵刃正欲在战。
项羽的耳畔却是传来一声呼和,只听的“射箭!”
我和屍體有個約定
“嗖嗖嗖!”满天的箭雨,直奔着项羽射杀而来,项羽一双重瞳山峰闪现出满天的箭雨,令得项羽整个人为为止一惊。
“大王休慌!”只听的一声粗暴之喝,马山威淡定自若,手中拿着盾牌,将项羽里里外外保护的严严实实的,只听的:“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猎艳无双
虽然有不少人都死于流箭,但到底都是被马山威挡住了。
“小子快走!”黑蛮龙拉着王吉贞的手,将其放于马上,掉头就走,神色显得凝重。
下令放箭的正是荀林父,看着撤退下来的三人,荀林父面色严峻,如今这损了王辅臣这样一员猛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极其的不利啊。
王辅臣的死其实和他们有很大的联系,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王吉贞双目通红的盯着前方,他不会忘了今天的痛苦,他要时刻的记住,王吉贞回首看向项羽,神色凝重道:“项羽………我必杀汝!”
“叮,王辅臣战死,王吉贞被动吸收韩猛!高览!李从珂三人属性!”
“叮,吸收高览假力属性,武力值瞬间加10,每三个回合,武力值降低1点,因王辅臣之关系,高览负面效果消失,武力值瞬间加10,且不变!”
红楼之天下为棋 闭门造车
窃爱不伤婚 飞刀叶
“叮,吸收韩猛枪王属性发动,使用枪时候,武力值加3!”
“叮,吸收李从珂幼战属性发动,从小征战!武艺超群,武力值加7,洞熟他人枪法,降低敌方武力值3点!”
“叮,王吉贞父志属性发动,继承父亲的遗愿,基础武力值永久加1,当前王吉贞武力值100!”
“叮,王吉贞父志效果,每遇到强者个人武力值瞬间加5,如若基础武力值高于自身3点,每在其手下活着撤退,武力值永久1,小于三点则是无效,当前王吉贞武力值小于项羽9点,在其麾下活过一回合,王吉贞武力值加1!当前王吉贞武力值101!”
“啪嗒!”当最后一只箭雨落下,项羽周身却是倒了一大片,只有项羽和数十人傲立在这雨地中,周围都插满了箭雨。
世有成蹊 九令浮闲
至尊修仙系统
杨坚在战场上观看着局面的变化,眼中闪现出一丝冷淡,咬牙切齿道:“这项羽的命还真是硬啊!这都没有杀了他!”
“公子!眼下局面不利!咱们不易在战了!邱瑞老将军已经抵挡不了敌军的攻势了!”荀林父面色严峻道。
“哐当!“两柄重武器轰杀在一块,邱瑞只感觉自己手击巨石,双手颤抖,正欲还击,但荆嗣却是枪占了先机,手中的兵刃猛然劈头盖脸的砸下,速度!力道!精力都是比邱瑞强了不少,只是数个呼吸见,老将邱瑞却已经是遍体鳞伤了。
杀神王爷:毒宠嫡妃
“老家伙!去死吧!”荆嗣也是不耐烦了,手中的银枪上下翻腾,一连六朵银枪摔出,对着邱瑞的三处要害刺杀而出,邱瑞本就是遍体鳞伤,整个人更是精疲力尽,此刻的他见荆嗣如同猛虎扑食一般,却是在难反抗,只能仍由这一枪刺在自己身上。
邱瑞只感觉如雷轰顶,连惨叫都为发出,便是被荆夺了性命。
远处的荀林父一看,双眼一眯,神色不由自主的凝重了起来,观看着战局,却是处处溃败,难以又恢复之力,荀林父当即拱手道:“公子在这里稍歇,等萧摩柯突袭敌军,我且先挡住项羽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