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tww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詛咒之龍 txt-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身份的好處分享-uv091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对于深渊,被动退让始终都只是下策,用封锁结界堵住深渊入口,那还不是人类这边没办法了,才要那么做的?如果有好办法谁会用这种被动的方式?直接反攻到深渊里面了。
深渊生物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的人类好惹一样,以牙还牙,他们搞入侵就不允许人类这边反入侵?然而做不到反入侵,甚至正常打退入侵者都特别困难,这还怎么反入侵?
能勉强击退已经是胜利了。
本来就有人预言过,若是深渊生物卷土重来,大陆将毁于一旦,让深渊生物得到了地下世界的资源,那还了得?所以这方面真不能退让。
郑逸尘拥有的资格也就显现出来了,这条龙得到的那些东西中,并没有将所有的古代知识都垄断,别的方面也都在保证了自身的重要性之余,也都有所公开。
来自未来的生命体第一部
虽然人的本性在得到了那些之后想要得到更多,可不得不承认郑逸尘做的事情,对于整个大陆的整体力量层次提升,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
换成别人来,未必会像是这条龙一样,就算能也很难做到他这样干脆,再怎么说,有优势的时候,谁不想要无限的将自己的优势给放大?郑逸尘没有将所有的古代知识给捂住,就等于是放弃了一部分放大优势的机会。
紈絝到底 我是鍵盤傳說
现在看来,这条龙做的事情其实是很有远见的,别人得到了足够多的古代知识,自主的研究出来新的技术,的确是有可能对这条龙带来威胁。
相对的,大家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高端知识,各自都能进行属于他们的研究,然后这些研究被别人了解,相互交流提升,循环下来就是大陆整体力量的提升。
整体力量上来了,大陆对抗一些公敌一类的意外因素,自然就会变得轻松起来,抗压能力大大的增加,毕竟面对波及整个大陆的灾难时,所有人都要去承担那一切,只让少数人去承担?
信不信有些人发现腿毛太多了,拉不起来所有人,真的没有转机之后,干脆的闪人,不管那些事情了?
有能力的人,再一些灾难中想要明哲保身不要太容易。
“封锁结界的覆盖范围其实很大吧?不会是你们凑不齐元素之心吧?”
奥罗摇了摇头:“元素之心是一回事,真要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候,总能凑齐的,主要是那个薄弱点太大了。”
具体多大也是机密,郑逸尘只了解到比起边境长城都要大,更细节的部分奥罗没有详细的说明,但别的能说的他都已经说了,郑逸尘想要了解到那个薄弱点不是不行,但肯定要额外的付出点什么。
“对了,既然你都找过来了,那这个你先拿着吧,免得之后还要麻烦的给你送过去。”奥罗拿出来了一个徽章,黑白两片羽翼环绕着徽章,寓意方面大概是大陆兴亡,人人有责这样?
生活在大陆上的所有存在,无论是好是坏都要承认一旦,他们离开了大陆之后就没有别的正常容身之处了,遇到了波及整个大陆安稳的事情,不管是好是坏都要付出一份力。
“我觉得龙翼更好一点。”
“那有点难。”
道衍天譜
“黑色的羽翼换成骨翅呢?”
奥罗看着郑逸尘手里的会长,微微的撇了撇嘴角:“那样显得太怪异,不平衡。”
郑逸尘收起了这个没什么问题的徽章:“反正是你们弄出来的,就这样吧。”
这个徽章的材质很高级,虽然没有拆解,但是他好歹是经常接触各种高级材料的人,稍稍凭着手感鉴定一下就能鉴定个八九不离十,就这个徽章拿出去卖,单单是论起材料费的话,没有十个标准魔石币拿不下来。
如果人人都是这种徽章,那圣堂教会准备按也实在是太财大气粗了。
这显然不可能,所以他手里的这枚徽章多半还有着别的意思,比如说身份的高低之类的,别说什么人人平等,徽章也要一样啥的。
在这个有着特殊力量的世界里,实力强大和普通人存在平等?实力强大的一巴掌能干掉几百人,普通人拿一把菜刀也要考虑一下被人反杀的可能性。
他收下了这一枚徽章,就意味着彻底的承认了世界防护组织的存在,至于这玩意若是莫名其妙的代表着副会长的身份啥的,那时候他肯定要去圣堂教会那边砸场子,这不用说,绝对理由充分。
看着离开的郑逸尘,奥罗手掌一翻,手里也多出来了一枚类似的会长,不过这个徽章中心的颜色要黯淡一些,这东西在他手里翻了几圈之后之后重新被他收了起来。
圣堂教会这这一次的发现真的是……太大了,大的建立这个组织的主题都没有提及到魔灾,而是先拿着扭曲信息和异界诅咒为主,现在那边还不能让太多的人了解到。
毕竟无论是扭曲信息还是异界诅咒,根源都已经抑制住了,而魔灾却不行啊,超大的薄弱点很难做好全面的防护,一旦有想要搞事的人在那边整出来点事情。
不用太大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将一些异常的气息渗透过去,就像是深渊那边的深渊气息缓慢通过薄弱点渗透过来这样的操作,渗透过去的异常气息被深渊生物稍稍的捕捉到一点点。
我的帝國農場 螞蟻賢弟
那么大的一个薄弱点就会彻底的暴露,奥罗没有经历过深渊魔灾那个黑暗的时代,可他从教会的图书馆里,能够查到完全写实记录的信息,看完之后宛若是自己都在深渊魔灾的时代走一遭一样。
徽章的等级他没给郑逸尘说,那个等世界防护组织的后续工作完成之后,有着徽章的人自然就知道了,只是郑逸尘没有当这个副会长就挺可惜的,以他的能力,坐实了这个位置,并且愿意付出的话。
那么收获方面也会很大的,至少在和魔女想要过日子这一点,别人凭着他的身份,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心思,教会那边还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即使是那样,有些部分肯定也要说好。
比如说看管方面啥的,他身边的魔女若是整出来什么事情了,郑逸尘肯定要承担责任,如果没事那就继续过小日子呗。
别人愿不愿意承认?这个不是说啊,等魔灾趋势出现之后,或者是那个庞大到难以被封锁住的薄弱点被人了解到之后,谁还会在意这种事?即使当年经历过深渊魔灾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
可记录还存在呢,普通人不明所以,不会觉得有什么,而那些掌权者只要不是被权力挖空了大脑,也都会认真的考虑一下,不认真考虑的?
那会有人帮他们认真考虑一下,毕竟不怎么认真考虑这种威胁到整个大陆危机的掌权者,完全可以直接认定为对方是不是想好了出路,魔灾出现后第一时间当带路党啥的。
至于是脑子真的有问题的,那反倒是好处理一些,总之深渊魔灾时期,人奸带路党其实不少的,人类的那些高层都因此大清洗过好几次。
虽然很多中坚力量也是一些掌权者弄出来的,可有些掌权者就是因为掌握了太多的资源,当人奸的时候反倒是能够从深渊生物那边得到更多,当然之后没有利用价值后会如何,那就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了。
这样的人在什么时代都不会少,因此这件事上面总要有些能够镇得住场子的,这条龙呢再怎么说也能坐正位置,毕竟奥罗手里可是有一些会让那条龙相当在意的记录。
有关于被深渊生物抓住的魔女的相关记录。
可惜他没有直接应下那个副会长的位置,可能是现在对这个世界防护组织的了解不多,出于谨慎,也可能是没有想到这样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便利,就想着要承担那些责任了。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郑逸尘自己说的那样,他很忙。
“不过这件事既然能够影响到身边的魔女,没理由啊……他不会是早就有别的打算能更好的解决魔女存在性的问题了吧?”奥罗嘀咕着,打开了手里的档案袋。
美人謀歡
那条龙在大陆上做了很多铺垫了,灵魂宝石就是一种,那玩意虽然后来被力量专利契约给约束住,从脱缰的状态脱离了出来,可依旧让魔女力量的存在性受到了影响。
魔女力量不再是魔女独有的了,虽然质量和强度方面跟真正的魔女对比起来劣化太多了,但那也是魔女的力量不是?
那件事郑逸尘还利用了黑暗教会的魔女力量发展,圣堂教会很难在这方面做出来直接的干涉,冷处理之后就是有很多人对于那些劣化的魔女力量显得习以为常了。
不得不说那条龙做出来的这个铺垫非常棒,至于之后有什么后招,信息太少难以联想到,但是世界防护组织副会长这个身份,再怎么说也能配合一下那条龙做的一些铺垫了。
“恩??这么厉害吗?”稍稍的看了一下档案袋里的资料之后,奥罗睁大了双眼,收住了高速转动的思绪,拿着这份资料离开了跟郑逸尘交谈的房间。
地下世界的薄弱点是重大事件,扭曲信息的解决方式同样是重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