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愛下-1110、銀狐後手,鄭拓瘋了閲讀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九筒的王级天劫顺利度过。
当劫云散去,所有的一切重归正轨。
成功度过王级天劫,九筒看上去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
他已化为人形,气势上更加沉稳,给人的感觉,相似一位经历诸多沧桑的强者。
他站在那里,便是给你一种安心的感觉。
九筒抬手一招,炼妖壶飞回手中。
但是此刻的炼妖壶,看上去已经满是裂痕,失去往日灵性。
刚刚的最后一道天劫太过强大,单凭他自身,根本无法承受。
所以。
炼妖壶为了保护他,牺牲了自己。
只是他与炼妖壶之间的羁绊,修仙者与法宝本就是一体。
他们不分彼此,皆是彼此的一部分。
看着手中已经满是裂痕的炼妖壶,九筒内心之中是难受的
他能有今日成就,炼妖壶帮助自己很多。
可以说。
没有炼妖壶,他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无需难过!”
法宝之灵的声音传来。
随后。
有光自炼妖壶之中出现。
那光并不刺眼,但没有人能够看到那光之中有什么。
“生灵,终究有一天是要离开的。”
老者开口,安慰九筒。
九筒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明明已经踏足王级,他应该开心才是。
但是。
当他真正踏足王级之后,他才明白,王级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真正的习性才刚刚开始,这并不知的高兴。
更何况。
炼妖壶已经变成这个样子,恐怕在难以修复。
“九筒,你要相信,美好的事,下一刻就会发生。”
老者说着,似有一只手,拍了拍九筒肩膀。
下一秒。
那老者化为光将炼妖壶包裹。
仅仅片刻之后,炼妖壶上的裂痕全部修复。
“妖老!”
九筒见此,叫出老者名号。
“呵呵呵……小家伙,不用为我伤心,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在这世界之上,我所认识的人,所熟悉的人,都已经离开,活着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诅咒,在我离开之前,能够看到主人的力量被继承,能够帮助你踏足王级,已经是天道足够恩赐于我,而我用这化道之力,修复主人曾经的法宝,也算是我最后的愿望了吧。”
妖老是炼妖壶的灵,曾跟随过妖祖,乃是真正的活化石。
但就如其所言,他活的太久太久,久到已经忘记了许多。
如今。
趁着自己还清醒,便是做一些自己希望做,能给与自己安慰之事。
帮助九筒,便是他最后的愿望。
九筒沉默。
他望着化道,用化道的力量将炼妖壶修复好的妖老,内心之中只有尊敬。
这种尊敬,像是面对自己的爷爷一般。
沉默的九筒,看着已经修复完毕的炼妖壶。
他能够感觉到,炼妖壶中,有新的法宝之灵诞生。
他还很若现,但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成长着。
“人力终有穷尽之时,修仙者也一样,你我尽力便好,遗憾这种东西,留给你我死后,慢慢享受吧。”
郑拓出现在九筒身边,这般说道。
“嗯。”
九筒点头,话语不多,却是很有力量。
“很好。”
郑拓点头。
“既然已经踏足王级,趁热打铁,那群家伙,可是很好的磨刀石啊。”
郑拓指向那一群与十殿阎王战斗的小王境强者。
九筒收拾好心情,二话不说,手持炼妖壶,杀向那一群小王境强者。
郑拓见此,回归帝中园端坐帝位。
这也是他为何没有对妖皇殿这群王级出手的原因,只是给九筒留下联手所用磨刀石。
九筒刚刚突破到王级,需要这种战斗,然他的力量各家融汇贯通。
且九筒有炼妖壶,他并不担心九筒是因为刚刚踏足王级,所以被对方斩杀。
如果拥有炼妖壶的九筒还能被小王境斩杀,那郑拓只能说是九筒自己的问题,怪不得其他人。
九筒手持炼妖壶,杀入黑虚空之中。
强横的王级灵压之下,九筒的实力强横非常,当即与一位小王境激战起来。
双方对决,九筒看上去明显有些生疏。
且九筒没有使用炼妖壶,他要用自己的力量,看看这力量有多强。
如果上来就使用炼妖壶,怕是对方根本没有资格与自战斗,就会被自己镇压。
如果是这样,那他将无法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
战斗仍旧在继续之中。
九筒与那小王境搏杀,双方比拼,看上去打的难分难解,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
“王级!”
银狐望着那已经晋升为王级的九筒,脸上阴冷的模样,已经没有任何掩饰。
成功度过王级天劫的九筒,实力暴涨。
在这个传授不能出手的东域之中,其用有先天灵宝,怕是增加难以斩杀。
不管怎样。
这个九筒,今日必须被斩此地,绝对不能让他逃走。
如果让这九筒逃走,怕是后患无穷。
其拥有炼妖壶,拥有妖纹,相信这成为传说级强者,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毕竟。
那可是妖纹,妖族最强的手段没有之一。
如果这九筒成就传说,那他妖皇殿,怕是将会面临无法想象的大敌。
甚至凭借九筒这妖族正统的身份,一呼百应,会让整个妖族,全部倒向九筒。
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
干掉九筒,迫在眉睫。
在说。
王级强者而已,又不是不能斩杀,何况此刻九筒是本体。
银狐想着,已经开始计划,该如何干掉九筒。
而另一面的郑拓,见银狐如此面容,顿感不妙。
他欲要开口,叫众人撤退。
此地毕竟是妖族的地盘,这妖皇殿针对妖庭许久,定然有后手准备。
此刻看,或许真是如此。
此刻若是在多来几位天王境强者,恐怕后果会非常严重。
甚至。
那鲍黑仙如果爆发,让自己本体前来,他们所有人都要葬在这里。
当然。
前提是这鲍黑仙真的有胆量敢出本体前来。
出本体前来,其若是被斩杀,便是真的被斩杀。
相信鲍黑仙如此聪明,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傻事才对。
郑拓分析其中利弊,便是欲要开口,叫众人撤退。
“无用的,已经晚了,今天,你们谁都别想离开,都要给我葬在这里。”
银狐说着,催动秘法。
嗡!
这片天地,竟有大阵降临,将此地笼罩。
“不是吧!”
郑拓见此,表情十分古怪。
这种手段,明显是自己经常坑人的说话。
对手要跑,自己出手,催动阵法,将对手围困其中,然后一个个斩杀。
现在。
这银狐竟然偷师,从他身上学会了这个。
现在看,自己这一群人,怕是真的被围困在阵法之中。
细细感受,郑拓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阵法是七阶顶级阵法,没有达到八阶的程度。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啊。
七阶阵法对于他这个阵法师来说,并不是不能破除,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如果要是八阶阵法,那他自己真是一旦机会也没有,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无面,今日,我看你如何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
银狐是一位强大的阵法师。
他对阵法有着绝对的自信。
在小王境便能够布置出七阶顶级阵法,在这诺大修仙界,怕是只有那落仙宗的九黎儿能够与自己匹敌。
你以为刚刚三头蛇皇的传送是随机的。
不。
不实际上此地他提前布置好了阵法,怕的就是此刻这种局面的出现。
九筒踏足王级,让他不得不使用底牌,将所有人围困其中。
有七阶顶级阵法的加持,就算他们妖皇殿打不过无面这群家伙,但是只要将其围困,耗也能活活竟他们耗死。
因为在他的阵法之中,是没有任何灵气补给的。
黑虚空开始一点点关闭,因为七阶顶级阵法的力量,这片虚空变得格外坚固,已经无法被轻易撕碎。
如此之下,众人不得不回到修仙界,在这天空之下对战。
而无论在什么地方对决,战斗的激烈程度是不会改变的。
双方搏杀,不死不休。
特别是拥有道身的妖皇殿众王级大妖。
他们是道身,就算什么也没有什么。
但是如果能够干掉自己对面的王级,对他们来说,便是赚到,因为他们既然选择来东域,便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妖皇殿众多王级开始发力,一个个不要命的冲杀,凶悍非常。
反观郑拓一方的王级强者,实力丝毫不弱。
十殿阎王是王级傀儡,根本没有任何感情。
无论地方多凶悍,多暴躁,都无法影响他们。
他们没有任何感情,纯粹是郑拓手中的杀戮机器。
这种王级的杀戮机器,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自己面前的对手全部斩杀。
这是他们唯一的念头。
除此之外。
豺王,啸月狼王,云月狼王,九筒,都是不是等闲之辈。
战斗起来,丝毫不落下风。
战斗仍旧在疯狂之中。
“哼!”
银狐见此,当即催动将此地笼罩的七阶顶级阵法。
有阵法的加持,妖皇殿所有王级强者的实力都有巨大提升。
原本被压制的他们,此刻竟然能够反抗,与九筒等人正面厮杀,不落下风。
“在这里,你们没有灵气补给,而我妖皇殿的王级有源源不绝的力量填充,你们终究要失败,全部都要葬在这里。”
战斗相当激烈。
双方搏杀,不死不休。
战斗到了这种程度,郑拓仍旧没有参与其中。
他如今要做的不是战斗,而是破阵。
破除眼前的七阶顶级阵法,对他来说是重中之重。
眼前这七阶顶级阵法不破,他们真的都要死在这里。
郑拓对于此事非常清楚。
为什么清楚。
因为他经常性的用这种手段来坑人,对他来说,这种手段,自己简直不要太过熟悉。
既然熟悉,那便开始吧。
他离开帝中园,降临地面之上,开始丈量这座阵法。
郑拓的举动被银狐看在眼中。
“无面,你懂阵法?”
银狐询问,多有嘲讽之意。
这无面的实力很强不假,又示意为傀儡师天才,能够炼制王级傀儡。
但人的力量就是有有限度的,就算是修仙者,也是有极限的。
他不相信。
这无面实力强大,还能炼制傀儡师的同时,还是一位阵法大师。
他不相信这家伙能够破除自己的七阶顶级阵法。
自己可是用力一生的时间,才学会炼制这七阶顶级阵法。
这还是他的天赋远超一般人的情况下。
自己的年纪,比这无面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如果这无面能够破除自己的阵法,那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心中就是这样的想的。
自己都已经是这个年纪,竟然打不过一个小家伙,这会让他的道心崩溃。
心里这样想着,言语中满是对郑拓此刻举动的不屑。
“略懂略懂,我就随便看看,反正此刻也被你围困此地,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郑拓慢条斯理的说着,继续丈量这座阵法。
对于阵法,郑拓还真是多有研究。
他学过九黎阵法与阵道九卷,两种非常罕见的阵法类手段。
不仅如此。
他还会经常与九黎儿交流,互相交换对于阵法的意见。
最后。
他可是进入过人王壁垒之中,便那人王壁垒之中学习过阵法的存在。
他的阵法造诣,一直都要比他的傀儡之道强大。
也就是这三年时间,他的傀儡之道才能炼制王级傀儡。
但与阵法之道比较,明显还不够资格。
七阶低级阵法能够围困小王境。
七阶中级阵法能够围困大王境。
七阶顶级阵法能够围困天王境。
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掌控了七阶顶级阵法的布置。
一路行来,这帮助他很多,让他的阵法之道,更是有质的提升。
而他的傀儡之道,最近这三年,才能堪堪炼制出小王境的傀儡。
双方的差距的确很大。
可以说。
他的阵道之法,完全是除了修为外,他的最强手段。
就算有一天他失去自己全部的修为,但是仅凭阵法之道,他同样是一位绝顶妖孽,就是这般自信。
郑拓做人很低调,很谦虚,同时也很自信,二者并不冲突。
脚下迈步,看似普通,实际上他在丈量此地阵法。
阵法之道,迎合天道。
阵法之道,乃是以凡人手段,借助天道的力量,困敌,杀敌,等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
既然是接住天道,那自然便要遵循天道的规矩。
天道是什么规矩,那便是大衍之数四九,有遁去之一。
这便是天道的规矩。
如那天劫雷霆一样,天道会给你一线生机,至于能不能抓住,便看你自己如何。
而阵法也是。
任何正规的,好的,强大的阵法,都拥有生门。
找到生门,便是能够轻易离开。
郑拓深切的战斗其中道理,所以他并不着急,一步一步,迈着普通,但不平凡的步伐,一步一步,慢慢前行,丈量这片太低。
刚开始。
银狐对郑拓并不在意。
他不相信这个才修行了短短百年的小家伙,能够掌控七阶顶级阵法。
阵法与修行不一样,修行之中,努力或许更重要。
但是阵道之法,天赋大于一切。
没有那个天赋,一辈子也别想在阵道之法上有所突破。
而他的阵道之法,在这诺大修仙界之中,已经是独一档的存在。
他不相信有人能够与自己匹敌,就算是有,也应该是九黎一族之人。
那九黎一族之中的天才九黎儿,才配与自己匹敌。
银狐这般想着。
但是。
他望着那漫步在山里之中,好似游玩的无面,心中满是疑惑。
这个无面好生奇怪!
如此重要的时刻,以其实力,应该帮助九筒等人与他对决才是。
怎么这突然一步一步,在山林之中有玩起来。
在他眼中。
这个无面赤脚行走在山林之中,来到草地之上,观察小白兔戏耍。
良久之后,他又来到小溪旁,看着静静流淌的溪水出神。
然后在继续前行,看着周围的一切,一副很悠闲,好似来旅游的模样。
这让他很奇怪。
这种时刻,这种举动不让他怀疑都难。
这无面是一位传奇,在修仙界拥有自己的名号,这种存在,绝对不会轻易做出这般无趣之事。
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自己看不到的玄妙。
银狐算是对郑拓彻底认可,他相信郑拓绝对不凡。
而他的相信是没有错误的。
因为此刻的郑拓,就是在用自己独特的方法,寻找这阵法生门在何处。
他赤脚踩在大地之上。
脚下有天道印记存在。
天道印记像是一枚胎记,很不起眼,难以被察觉。
他就是凭借如此,感受着这阵法之中的变换。
刚刚有说。
阵道之法便是借助天道的力量,既然如此,其中有某种规则。
寻找到这种规则,然后顺着这种规则,便能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生门。
郑拓很少破阵,这种手段所以很少使用。
此刻使用倒是很有趣,觉得很好玩。
他放松心境。
九筒与十殿阎王他根本不需要担心,这群家伙打不过自己会进入帝中园将自己保护。
所以。
他放松心神,一步一步,好似游玩一般,丈量七阶顶级大阵。
“你在做什么?”
银狐不解,出现在郑拓身边,询问出声。
作为这七阶顶级大阵的掌控者,银狐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妙。
这种不妙源自于修仙者的知觉,源自于王级强者的知觉。
他的知觉告诉他,此刻他面前的这个无面不对劲儿。
但是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他难以察觉分毫。
“呵呵呵……”
郑拓看着身边的银狐笑出声来。
“你用替身靠近我,当然什么都感受不到,来来来,让你道身过来,相信你道身过来,便是能够知道我在做什么。”
郑拓笑呵呵说着,看向远处,不敢靠近自己的银狐。
这银狐很聪明,知道靠近自己,自己会出手将其干掉。
郑拓也是这个想法。
这银狐是妖皇殿的大脑,其被干掉,妖皇殿必然大乱,同时还能破除此地阵法。
但是这家伙显然警惕非常,不敢靠近自己。
对于这个不敢靠近自己的家伙,郑拓保持一种开放态度。
你过来我就灭杀你,一了百了,你不过来,我也不会过去。
此地毕竟是银狐的地盘,这家伙指不定也希望自己过去,然后有杀招,将自己斩杀。
榕意
或者说。
银狐想戏耍自己,拖延时间。
大跌九筒等人被击败,那这群王级,怕是不是都要来找自己麻烦。
所以。
他没有过去,继续丈量这七阶顶级阵法,寻找破解之处。
“你在寻找破阵之法,但我不知道究竟用的是何种手段。”
银狐替身在郑拓身边这般说道,试图影响郑拓的感受,不让其对自己的七阶阵法进行窥探。
他是真的对郑拓十分看重,并没有任何小瞧的意思。
在这如此大世之中,无面拥有如此地位与名声,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这种存在,不要小瞧才是最好的,因为你小瞧他,那倒霉的一定是你自己。
郑拓对于银狐的询问,什么都没有说,继续迈步前行,寻找着关于这片天地的规律。
“你究竟在做什么,我很好奇,无面,你究竟要的是什么,不如,你加入我妖皇殿如何。”
银狐口中磨磨唧唧,试图影响郑拓,甚至说出这种加入妖皇殿这般话语。
“我又不是妖族,加入你妖皇殿做什么,回头,我若是加入你妖皇殿,怕是会被你们歧视吧。”
郑拓笑呵呵的说着,与银狐好似老友一般交谈。
一心二中,对于郑拓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反正也是无聊,看看能不能从这银狐口中,多多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无妨,我妖皇殿海纳百川,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你无面乃是当世第一人,如果加入我妖皇殿,我要妖皇殿必然倾尽所有资源,帮助你提升实力,如何。”
银狐并不放心。
他心中也有自己的打算。
他也在观察,观察此刻郑拓,究竟在做些什么。
他要从其中看到自己想要看的东西,因为他感觉,这对自己的阵道之法,怕是有着难以想象的近乎。
这种进步对他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
“是吗?”
郑拓回应。
拖延时间而已,大家谁不是呢。
“加入你们妖皇殿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几个要求,第一,我要成为妖皇殿的主人,第二,你们妖皇殿给我准备九件先天灵宝,还有九枚九大灵果,各一种,如何。”
郑拓嘿嘿一笑,这般说道。
如此要求,简直就是要打架啊!
不过银狐看上去并未生气。
他望着郑拓继续寻找着自己想要寻找的。
“这个理由不是不可以,任何事都可以商量,我想,你应该明白才对。”
“呵呵呵……”
二者像是多年好友,肩并肩,行走在山林之中。
聊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一步一步慢慢前行。
郑拓走的很慢,带有某种节奏,这明显就是破阵的样子。
而银狐知道郑拓在寻找破阵的契机,但其用了何种手段,他真看不出来。
他所知道的破除阵法的手段之中,完全没有这个样子的破阵手段。
与自己一边聊天,一边破阵,这是这无面瞧不起自己的原因吗?
银狐心中不免这般想到。
实际上,郑拓根本没有这种想法。
他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寻找着这个世界的规律。
不得不说。
他的听到印记,果真非凡而强大。
慢慢的,他便是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是七阶顶级阵法的气息。
“不错不错。
郑拓心中这般想到。
这银狐的七阶顶级阵法,果然超乎相信的强大。
能够布置出七阶顶级阵法之人,实力当真不容小嘘。
阵道之法,讲究一个看天赋,老天爷赏饭吃。
看来。
这银狐,起码是个小康家庭。
当然。
自己在阵道方面的天赋,完完全全是富可敌国。
在他的眼中,慢慢的这山林树木,草地小溪,全部消失不见。
这里变成了某种精密的仪器之中,这便是阵道。
阵道是非常非常精密的手段,任何其中一点点出现错误,都会影响整个阵法的发挥。
郑拓看的真切,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自己想要看到的样子。
这便是规则,属于这座阵法的规则。
他来到这里最高的山顶之上,看着前方,各种规则的流动。
不多时。
他便是看到了生门的所在。
那里便是生门,只要过去,走出去,便能离开这个阵法。
不过。
那生门明显在移动之中。
这银狐生怕自己找不到一样,空着生门来回一动,这让郑拓感觉有些好笑。
银狐这家伙在阵道方面的确有些天赋,但也仅仅只是有些天赋罢了。
其心思应该不在阵道之法上,其心思在权谋之上。
如果这银狐一门心思钻研阵法之法,今日自己的自己,恐怕很难如此轻易便是找到这生门所在。
找到生门,郑拓并未表现出来。
他在思考某些事。
这些事很疯狂,如果成功,那必然能够改变整个占据。
他在思考之中。
远处的战斗,开始呈现出一种败绩。
九筒一方的战斗力很强不假,但是双无法都是王级强者,谁也无法第一时间奈何对方。
而九筒使用了炼妖壶。
这炼妖壶的强大自不用多说。
但是对方面相有备而来,有专门的法宝出现,试图克制炼妖壶。
虽然无法真正的克制,但是这让炼妖壶的力量,无法真正爆发出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九筒的战斗力被大幅度压制。
而其他人的战斗,却因为各自力量的不足,出现受伤的迹象。
“各位,若是力量不够,便去帝中园充电。”
郑拓的声音出现,听闻此话。
豺王等几人不解,什么是充电。
而有秦广王身形一动,脱离战场,回归帝中园之中。
秦广王亲自示范,回到帝中园后,其从体内取出一枚水晶般的东西,然后给自己换上一枚新的。
这东西跟电池一样,有备用的。
换上新的电池,秦广王的实力重回巅峰。
刷!
秦广王身形一动,在度杀入战场之中。
看到如此一幕,秦家众人,皆是眉毛乱跳。
这也可以吗?
傀儡还能这样玩啊?
众人皆是不解,想要询问其中缘由。
而接下来,十殿阎王,一个接着一个,回到帝中园内,开始更换自己体内的力量。
十殿阎王是郑拓专门用来杀戮的傀儡,他们不需要与十二神将一样知道太多。
他们会跟随在郑拓身边,听从郑拓的指挥。
所以。
他们只要有杀戮,便是一切都足够了。
所以。
何种傀儡郑拓在炼制的时候,选择了这种可以更换电池的方式。
十殿阎王更换完傀儡后,九筒身形一动,回到帝中园。
来不及与媳妇许久,他立刻催动自身法门,开始回复时。
而此刻的帝中园内,有某种特别的力量。
这种力量原本是没有属性的,但是在你吸收后,他就会变成你需要的力量。
就是在这种力量的加持下,九筒的实力很快回到巅峰。
如此这般。
九筒身形一动,在度杀入战场之中。
战斗在这一刻继续打响。
啸月狼王,云月狼王,豺王三者见此,多有疑惑。
九筒立刻简单解释一番。
这听上去很玄幻,但这确实存在。
三者如今不相信,怕是也要相信。
他们的力量亏空太过严重,如果不立刻补充,怕是分分钟会被干掉。
三者前后,开始对自己补充。
豺王降临帝中园,第一时间感受到此地的不凡。
何种感觉,让他心中一动,感受到这无面究竟为何是传奇。
没有耽搁时间,立刻恢复自身实力。
不得不说。
他很惊喜,因为这种特殊力量存在。
他体内那控亏的力量,刚进入很快恢复。
要知道。
他可是大王境强者,他所损失的力量这般快速的回复,这是他难以相信的。
只是有些可惜,这种力量只适合补充,不适合修行。
想象也是。
这种力量如果能够拿来修行,那简直太过逆天。
豺王离开帝中园,重新加入战斗之中。
补充好的众人,在度与妖神殿众人展开生死大战。
而妖神殿的众人,显然也有被银狐的七阶顶级阵法加持,并不缺少自己的力量。
双方的对碰仍旧持续之中。
“很特别的东西,无面,你这帝中园,倒是很有趣啊!”
银狐望着那帝中园,眼中满是绝对有趣。
这东西,简直就是移动的城邦,其中什么东西都有。
你想要什么,他就有什么。
“多谢夸奖,我也觉得这帝中园不错呢。”
郑拓露出笑容。
说完,他便是开始在这七阶阵法之中狂奔起来。
这……
银狐看着如此一幕,被彻底搞糊涂了!
这无面又在做什么。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又突然狂奔起来。
他是完全被郑拓的举动高蒙圈了。
刚刚这家伙还一步步前行,看上去一副在破阵的样子。
而此刻,这个家伙竟然跑了起来。
不仅如此,郑拓的奔跑看上去跟抽风了一样。
他跑着跑着,突然停下脚步,一个急刹车,看上去一副一副跑错方向的样子。
然后。
认准一个方向,继续奔跑。
刚开始,郑拓的奔跑并不是很快。
但是慢慢的,他的奔跑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这奔跑起来的速度,简直超乎想象。
这是在做什么?
不仅仅是银狐,其他人也都蒙圈了。
马王小乌不解,三头蛇皇也是不解,某些暗中观战的大佬,也是不解。
他们根本看不懂郑拓在做什么。
他们只能看到郑拓在狂奔,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就是这般状态些郑拓,属实让人那一理解。
“奇怪,奇怪,真是奇怪!”
有人开口,似乎看出来一些什么的,但是他不确定,难以相信。
银狐是真的难以理解,他试图利用阵法,看看这个无面究竟在做些什么。
但是效果就是没有效果。
他还是难以看懂,这个无面,究竟在做些什么。
他看不懂是正常的,因为就是郑拓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大胆的想法。
这种想法很疯狂,非常疯狂,但并不是不可能实现。
他是一名阵法师,一名能够布置七阶顶级阵法的阵法是。
他对于自己此时此刻的状态,表示完全认可,这便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没有人能够看懂郑拓究竟在做什么。
评级他们的对阵法的了解,能看懂才有鬼了呢。
看不懂郑拓在做什么,而远处王级强者的战斗,他们显然是能够看懂的。
王级强者的战斗,凸出一个强横。
双方对决,不死不休。
而且,双方都有充足的力量加持。
妖皇殿有银狐的七阶顶级阵法加持,所有妖皇殿的王级强者,并不缺少力量。
而郑拓一方,则是有帝中园加持。
帝中园简直就是一艘修仙版的航空母舰。
这上面什么都有,能够给予十殿阎王与傀儡等大幅度的力量补充。
双方对决,仍旧在继续之中。
而在这种对决内,九筒显得格外强势。
他刚刚突破,达到王级,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实力开始呈现出一种井喷形式的暴涨。
在这暴涨之中,九筒整个人越发拥有妖族之主的气质。
“杀!”
九筒催动炼妖壶,疯狂镇杀自己面前的小王境强者。
这小王境强者也是倒霉。
竟然遇到了此时此刻的九筒,二者同级别。
他修行的时间更长,那里说实力应该更强。
奈何九筒手中有外挂。
炼妖壶不仅仅是先天灵宝,其还能够克制天下所有妖族。
在在这种力量的克制之下,这小王境强者白打的接连倒退,完全难以匹敌。
九筒为郑拓的灵兽,其出手之下,必然是狂风暴雨,直到将对方彻底摧毁。
杀!
九筒爆发,以炼妖壶,当场将那小王境强者镇压。
“银狐大管家救我!”
那小王境强者不想死,就算是道身,他也不想死。
口中发出厉喝呼救银狐搭救自己。
银狐见此,当即催动阵法,将九筒阻隔,不让其对那小王境强者出手。
九筒见此,二话不说,放弃与那小王境对决,转身杀向银狐。
他杀向银狐,一方面是因为要与这银狐对决。
二来。
便是主人刚刚给他传音,让他攻击银狐,将其纠缠,不让这银狐有任何空闲的时间。
九筒有炼妖壶,不要银狐耍花招。
“九筒,你该死的。”
银狐心念一动,周设你有一尊巨大的银狐出现,将他吧保护其中。
银狐法相出手。
铿锵!
狠狠与那炼妖壶碰撞在一起。
双方互有胜负,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
因为这银狐法相是银狐借用此地七阶顶级阵法幻化,威力相当强横,此刻能够与炼妖壶正面硬碰硬,丝毫不落下风。
“我看,该死的人是你,若没有你,或许,妖皇殿与妖庭,已经组成这东域之中最强的实力,就是因为你的贪婪,才造成了如今这种局面,银狐,你是妖族的罪人。”
九筒难得说出这么多话来。
他急促催动炼妖壶,杀向银狐。
“就凭你一个刚刚晋升王级的小家伙,没有经历任何防御,也配给我定罪,可笑,真是可笑。”
银狐催动银狐法相与那炼妖壶正面碰撞。
“九筒,我所经历的东西,恐怕你难以想象,你的天真,不适合成为妖族之主,交出妖纹,我或许可以留你一命。”
银狐手段着实强横非常。
他催动银狐,大战九筒。
双方已经没有任何能够调和的空间,唯有不死不休,才是此刻唯一的定调。
激战仍旧在持续之中。
九筒手中有先天灵宝,实力强大非常。
而银狐有七阶顶级阵法加持,本身不弱于九筒。
二者对决,怕是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
但是就在此刻。
突然!
银狐感觉自己的银狐法相一阵抖动,然后他的银狐法相,竟然凭空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
银狐心中一动,感觉大事不妙。
“银狐怎么回事,力量补给呢,怎么不见了!”
妖皇殿群王此刻出声,他们惊愕的发现,那刚刚还存在的力量补给,突然消失不见。
好像……好像,好像突然被人凭空切断了一样。
银狐神色慌张,当即转头,看向帝中园所在。
此刻。
郑拓端坐帝位之上,正用一双冰冷的眸子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