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6h0超棒的都市言情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二百三十九章姐姐,你殺了我吧熱推-s5ysc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洗了澡出来,发现秦北穆已经睡了,他也确实是累了,又喝了酒,沉沉的睡着。
無敵學生俏校花 秋江獨釣
南意棠轻轻的爬上床,在秦北穆的唇上亲了一下,靠在他的怀里,和他一起睡着。
间谍似的在一块几天,南意棠跟秦北穆又觉得有些心酸,但莫名的有点刺激的有趣,虽然在别人的面前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手拉着手,有任何的亲密行为,但是却能够时时刻刻的看到对方,这在平时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明天得回去了。”
星際之我欲兵狂
碧海情天 如是嫣然
南意棠趴在秦北穆的肩膀上。
“舍不得了?”秦北穆揽着南意棠的腰说道。
“舍不得也得回去,咱俩在这里,宝宝一个人在家里会不高兴的。”南意棠离开家那么久了,也想念孩子了。
“有了娃是麻烦,都没有二人世界了。”
秦北穆轻声笑着说道。
“你又后悔了?”南意棠捏着秦北穆的脸,“现在后悔了可不成,娃已经生下来,可塞不回去了。”
“不后悔。你给我生的小宝贝我怎么会不喜欢?”秦北穆抓着南意棠的手亲了一下,“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回房间去,咱们吃完了饭,下午动身回去。”
“好。”
南意棠跟秦北穆刚下飞机,就接到了家里来的电话,是尚清秋打过来的。
“你在哪呢?回来了吗?”尚清秋的声音非常着急,南意棠立即严肃了起来,问道,“怎么了,我已经到北城了,马上就能回去,一会儿就能到家了。”
“你快点回来,孩子不见了。”
南意棠的手心一下子沁凉了,愕然的问道,“怎么会不见了呢?”
“我带着孩子出去玩的,明明一直在我身边的,可是转眼间人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哪去了,他一直想着找妈妈,可能跑去找你了。你,你赶紧回来。”
“我马上回去。”南意棠的脸色非常难看,几乎没有了血色。
秦北穆就站在旁边,刚准备上车,看到南意棠不太对劲,便停下了,问道:“怎么回事?”
“我的孩子不见了。”南意棠勉强维持着镇定,她的孩子才刚刚找回来没有多久,上一次的分别就是五年,如果再弄丢了。
“我跟你一起回去。”秦北穆看着南意棠颤抖的手,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抱着她。
“不,我自己回去。”南意棠摇了摇头,“你去做你的事情,我会把孩子找回来的。”
大明传奇
万一这是圈套,她不能让秦北穆被牵扯进来。
秦北穆看着南意棠坚定的眼神,心下明白她的意思,纵然不忍,却还是垂下了手。
“好。”
南意棠匆匆的赶回去,她的手一直在颤抖,她忍不住往坏处想,如果还是那些人带走了她的孩子,那该怎么办?
他们会不会伤害她的孩子?会不会把对她和秦北穆的仇恨发泄在孩子的身上,他们带走孩子,是想要威胁她什么?逼秦北穆现身吗?
“你别担心,孩子只是不见了,不一定是被那些人带走了。就算是他们动的手,孩子的生命安全也还是有保障的,他们要对付的是我们,如果孩子真的出了事,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
農女成鳳:撿個皇帝來種田
黑色武林
秦北穆发了信息过来,他不方便明着出面,但是暗地里却可以有动作,孩子的事情他是不可能不管的。
“我知道。我先回去了解一下情况,我到时候再跟你联系。”
南意棠的手心都是冷汗,因为急速的心跳,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住了。
五百四十七天说再见 篱洛
秦家的三个人都在,秦北烟也回来了。
“回来了?”秦北烟看了她一眼,脸色也有些不太好。
“有孩子的消息了吗?”南意棠问道。
“没有。商城周围一圈都找了,监控里就看到孩子自己跑到路边去了,然后就是监控的死角,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们以孩子失踪的商场作为中心,不断扩大了搜寻的范围,可是孩子还是没有找到。”
南意棠的脑袋一阵眩晕,“我,我去找。”
“你别着急,我们把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失憶總裁狠狠愛 相思淚
秦北烟拦住了她,说道。
“你跟秦北越一起回来的。”尚清秋抬头看她。
“是。”
“你先回楼上去收拾下东西吧。”尚清秋叹了一口气,“是我没看好孩子。”
南意棠哪有收拾东西的心思,孩子没有消息,她完全是心乱如麻的,她太担心了,随着时间,她越发的觉得自己的心在往下沉。
思索再三,南意棠还是给高煜铭打了电话过去。
大清雄起
“姐姐?”高煜铭的声音有些欣喜,“姐姐,你最近给我打电话好频繁啊,让我受宠若惊呢。”
“高煜铭!你还不肯放过我的孩子吗?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把我的孩子给带走了?”
南意棠的心里,基本上可以确定一定是他们的人,高煜铭绝对不是无辜的,黑狸现在闭市了,分明就是因为她上次的威胁,现在他提前做了准备,现在孩子被偷走了,她的手上却没有跟他们进行谈判的筹码。
“姐姐,我好无辜吧。孩子现在也不是在我的手上啊,你们自己弄丢了孩子,怎么能把这样的罪名放在我的头上呢?”
高煜铭有些委屈的说道,“姐姐。”
“把孩子还给我,孩子在哪?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冲我来,不要再伤害我的孩子!”
“姐姐,我没有伤害你的孩子。姐姐,你对我好凶啊。”
“高煜铭,你非要让我拿着武器抵着你的脑袋才肯说实话吗?”
“姐姐,你那么想杀了我吗?”高煜铭的声音有些低沉,那双眼睛隐在黑暗里,像是在地狱里的阎罗一样。
“你伤害我的孩子,我恨不得杀了你。”
“姐姐,你不相信我。”
“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怎么相信你!”
“姐姐,那你杀了我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呢。”高煜铭轻轻的笑了一声,而后把电话给挂断了。
“高煜铭!”南意棠捏着手机,目光阴沉,她拿了武器,带着怒意冲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