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千秋不死人 第九天命-第七百四十二章 鳥獸散讀書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事关人道运数的交易呢?”后土一双眼睛看着虞七。
虞七闻言沉默,然后过了半响道:“请赐教。”
半响过后,虞七看着神女,神女看着虞七,然后虞七转身离去,身形消失在了云外。
看着虞七远去的背影,神女轻轻一笑:“传我法令,大军开拨,前往西岐。如今我等顺应天命讨伐西岐逆党,也正好寻找英灵,执掌未来的阴曹地府。”
同一日
妖族与巫族同时奉旨出城,铺天盖地的大军浩浩荡荡,向着西岐奔了去。
剿灭西岐,乃是天下大势。
妖族战士也好,还是巫族战士也罢,所过之处拔山蹈海地崩山摧,西岐各路大军也是神器出世,各种当年太古时期的宝物纷纷施展而出,与妖族大军杀的难分难解。
可惜,神通不敌天数,更不敌天地大势。
虞七抬头看向远方天边,目光内流露出一抹异彩,眼神里有光彩流淌而过:“燧古之初谁人传道?上下之问,何由考之?”
“可惜!可悲!可叹!”虞七手指拿出地书,略做沉思:“日后当划分天地人三界,自此后天地三界定,神鬼人妖各不相扰。”
地书乃是大地胎膜,具有划分天地之能,其内有无穷伟力汇聚,当有开天辟地划分三界的威能。
“你觉得西岐胜负如何?”虞七看向了对面不远处的齐鲁侯。
齐鲁侯此时坐在虞七对面,相助其梳理奏折,此时听闻这话,不由得眼睛微微眯起:“我近日常常端坐在上京城中,俯瞰天下大势,脱离劫数之外,方才越加明了,天下大势尽数在你。你赢了!天下贵族输了。”
“为何?须知各大世家底蕴深厚,更有上古异宝,何以轻言胜负?”虞七诧异的道。
“法宝终究是人造出来的,西岐人神高手唯有武王姬发一位,而妖族、巫族人神高手加起来有多少?就连妖族与巫族尚且都要为之臣服,更何况是西岐?西岐比之那巫妖二族差的更远。最关键的是,西岐乃是一群心怀鬼胎之辈,只要大事不妙,众人必然一哄而散保存实力,散入九州各地蛰伏起来。”
听闻这话,虞七点点头:“有道理。西岐所依仗者,不过是武王姬发罢了,只要将武王姬发生擒了,西岐大势不攻自破,到时候各自作鸟兽散。”
“你叫天下各大总兵围困西岐,不给西岐各路大军出来的机会,依我看你是想要故意给西岐各大家族逃离的机会,那群总兵必定会放水。只是我猜不透你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齐鲁侯看着虞七。
“你应该没听过鲶鱼效应,这世上不能化作一团死水。各大世家携带宝物散入尘世,才能推动尘世的发展。即便是三三教义下,也该有百花争鸣。天下大势不可断绝,必须要留一线生机。”虞七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远方:“接下来,我将要做一件影响古今的大事情,我将要重新划定乾坤,分立天地阴阳。”
西岐
妖族大军与巫族大军势如破竹,各路人族强者虽然有宝物与妖族抗衡,但耐不住妖族与巫族的人神高手亲自出手。
武极神话 单纯宅男
就算各大世家有压箱底的宝物,但面对着在人神之境走了不知多远的长生天与妖族大军,各路大军俱都是节节败退,纵使有压箱底的宝物,也不过是勉强自保罢了,根本就无法抗衡。
岐山之上
各路权贵汇聚一堂,此时整个大堂陷入了死一般的宁静,所有人都在紧紧地盯着那屹立于堂中的人影,西岐的唯一支柱武王姬发。
姬发看着大堂中央的牌匾,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目光内露出些许飘忽,眼神思索不知在想什么。
“公子,妖族大军势如破竹,不知公子何以教我?”东伯侯站起身,对着姬发恭敬的行了一礼:“按照如今这般速度,不出七日,西岐必定沦丧,彻底成为妖族国度。”
姬发眉毛一挑,转过身扫过场中各路权贵,不由得微微一叹:“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你们虽然体内依旧流淌着太古时期的血液,但却已经没有了太古时期的精气神。找不回那股子精气神,纵使那些宝物在尔等手中,也发挥不出十成十的威能。”
话语说到这里,只见姬发转过身:“现如今唯一的办法,便是我亲自下山走一遭,一路杀入上京城。若能斩了虞七,妖族与巫族必定失控。到那时天下乱起,我等机会也就到了。”
奋力一搏,博出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只见姬发转过身,目光看向远处:“若是失败,那可就怪不得你我了,只能说天下大势如此。”
“我等拜谢公子大恩,愿公子马到功程,一路顺风。”南伯候躬身一礼。
“我等拜谢公子大恩,公子若有需要,但请吩咐无妨,我等毕竟拼尽全力满足。”东伯侯跟着道了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姬发摇了摇头,他有天眼在身,寻常宝物岂能看在眼中?
“诸位,西岐就交给诸位了,我这便亲自前往上京城走一遭。”话语落下姬发化作一道紫色虚影,身形重重叠叠虚幻着消失在了场中。
看着姬发远去的背影,各路诸侯面露期盼,沉默许久后才听一位侯爷道:“公子虽是天人转世,但朝歌城中的那位更是妖邪,成长速度邪门的很。”
此言落下,众人已经闻弦而知雅意,知道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要准备后路,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姬发的身上。
“通关镇守将是我熟人,我已经与通关镇说好,若事有不妙,我等可以直接自通关镇撤离,进入衮洲潜藏起来。到时候隐姓埋名个数十年上百年之后,谁还记得咱们?”一位诸侯王接过话语。
“那咱们就赶紧逃吧。”南伯候道了句。
西岐是守不住了,妖族大军与巫族大军太猛,根本就不是众人能抵挡的。就算有各种神通术法,也依旧抵挡不得。
所有希望都在姬发的身上,既然如此众人还不如先撤离。若是姬发赢了,众人自然而然便可以冲出来为姬发摇旗呐喊助威,相助姬发一统江山。
若姬发失败了,众人就各自藏起来,留待日后等候时机。
西岐三日内就被攻破,各大世家撤离,那群普通士兵怎么挡得住妖族的大军?
西岐所有的首脑人物皆在一日之间撤走,整个西岐群龙无首,短短三日的时间,便已经被尽数攻破。
虞七瞪大眼睛,抬起头看向远方,目光内充满了凝重之色:“有趣!很有趣!”
确实是很有趣。
朝歌
上京城内
姬发与虞七正盘坐在摘星楼内喝酒
在二人中央,酒壶烧的正热,浓浓的酒香自空气里飘散而出。
虞七深吸一口气,一双眼睛盯着远方,过了许久后才道:“不可思议。”
“是不可思议。你这地书的玄妙,更在生死薄之上。凡天下间诸般种种,只要落地之物,沾染了地气,皆要被这地书捕获,记录在案。”姬发吧嗒着嘴。
“我正要凭借地书,划定天地人三界,完成变法的最后一步。”虞七眼神里有光在流淌:“自此后百姓与修士在互不相扰,修士有修士的修炼法界,百姓有百姓生活的九州,此后天下太平。”
听闻这话,姬发摇头:“不可能。纵使你开辟出地界,那修士凭什么去地界?”
“蟠桃树如何?”虞七道了句。
姬发愕然:“你舍得?”
“蟠桃只是对修为不至长生妙境的人有用,对于你我来说,不过寻常口粮罢了。最关键的是,将先天灵根移植入地界内,地界内会有天地生机,加持修士寿数。”
虞七很笃定的道:“我只要利用地书,将天下洞天福地化合在一处,到时候在容纳天地胎膜,便可形成一方世界。一方脱离于俗事的世界,不染红尘因果。”
“若有人偷偷下界呢?”姬发又问了句。
“封神大劫即将完毕,只待西岐覆灭,大劫便可完成。到那时神州大地到处都是神祗,那个修士下界能瞒得过神祗的目光?”虞七又道了句。
听闻这话,姬发苦笑:“你已经想的足够周全,实施起来并不难。”
说到这里,只见姬发一双眼睛看向虞七:“说实话,我很想知道你的修为究竟有多强。为何在我眼中,你的修为竟然是犹若山川大海,堪称深不可测。”
“你想要与我动手?”虞七看向姬发,或者说是看向了姬发眉心中央的天眼,看向了姬发眉心中那一道很淡的金黄色纹路。
“试试?”姬发跃跃欲试。
“不急,封神大典即将开始,日后这方世界的封印破开,你我再出手比试一番也不迟。”虞七看向姬发:“这封印还能坚持多少年?”
“长则百年,短则几十年。”姬发说到这,忽然转身看向大殿外:“有人来了,你我日后有机会在比试一番。做戏做全,今日的戏还没有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