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四百八十章 世界紛擾(2)展示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今天的早餐格外丰盛。
不止多了许多鲜活的海鲜。
甚至还有着昂贵的野山参鸡汤。
灵平安要了一碗,喝了一口。
味道不咋地。
他瘪瘪嘴,有些搞不清楚,这种东西凭什么外面的人愿意拿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买。
但,考虑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他还是捏着鼻子,喝完了这碗汤。
将汤喝完,他的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
是皇室下属的‘功勋子女委员会’发来的。
“尊敬的受邀嘉宾:灵公子平安,今日您的日程安排如下:……”
“上午十点-十二点,参观大夏太祖纪念馆,重温开国英雄之峥嵘岁月……”
“中午十二点半,在帝都卿大夫议会周厅大礼堂用餐……”
“下午两点,参观百年战争纪念馆,瞻仰战斗英雄之遗物、武器、书稿………”
这些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也是他这样的功勋子弟应该去做的义务。
他将手机合起来。
微微的低下头:“今天估计要坐好几个小时的车了!”
只是想着坐车,灵平安就稍微有点头疼。
因为他能猜到,肯定是大巴。
去参观太祖纪念馆和百年战争纪念馆。
哪个二货敢开车去?
不怕被人直接喷的原地飞升?
须知,太祖在很多人心中,那就是圣人!
去参观他老人家的纪念馆,对老共和和老帝国们来说,基本上和朝拜神佛没有区别,不仅仅要沐浴焚香。
某些极端的家伙,还会提前斋戒好几天。
然后步行前往他老人家的纪念馆。
至于百年战争纪念馆?
那就更了不得了。
号称联邦帝国的逆鳞。
前两年有个不懂事的家伙,在网上发了个去参观的视频。
视频里,那家伙在纪念馆大声喧哗。
然后直接被南周和北周的网友,人肉到底。
最后,在舆论的声讨下,那人几乎被社会性死亡。
找工作没人要,打车没人载。
去菜市场买菜,都会被认出来的摊主直接拒卖。
极为凄惨!
所以,去参观这两个地方,懂事的人都知道,要敬肃。
不然,万一被人拍到,放到网上,舆论一发酵。
就算你爹是天王老子,也是抵不住汹汹民意的。
尤其是,南周和北周那些成天吃饱了没事干,动不动就带着枪跑野外射击,武德充沛到超乎想象的家伙。
这些家伙平时一般不吭声。
一吭声就嚷嚷‘清君侧’。
属于人见人怕的主。
…………………………
秦可卿带着工作人员,在城西的太祖纪念馆中视察。
“还有一个多小时,嘉宾们就要来了!”她看了看表,对着身旁的馆长王远景嘱咐道:“王馆长,展馆内外,务必要做好安保工作,不能有半点纰漏!”
“是!”王远景从前是帝国空军作战部的副部长,退休后捞到了太祖纪念馆馆长的美差,自然是花了许多心思的。
要知道,这太祖纪念馆的馆长们死后,皇室肯定是要追谥和加封的。
一般都会有一个伯爵的头衔,谥号里肯定有个‘忠’字。
这可了不得!
光宗耀祖啊。
甚至有可能进史书,单独得一个列传。
这就是名垂青史了!
对大多数退休官员来说,这就是余生的唯一追求!
更何况,他还听到风声了。
黑衣卫下面要增设一个阴司,专门对口管地府。
这意味着什么?
即使是凡人,死后魂魄也可能有归。
阳世的荣耀,在幽冥也可能通用。
这两天,帝都的有司大员们,可都在忙着翻各种传说典故。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工作积极性,顿时飙升了好几个等级。
自然,王远景也是一般。
他昨夜一宿没睡,就是忙着在检查展馆的安保。
上上下下,都被他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次。
真的是确保了,连一只鸟都不能飞进来。
秦可卿看着这位顶着两个黑眼圈,但依然精神矍铄的老人。
她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道:“王馆长,今天各国的外交官员,也会一起来……”
“馆长务必要注意,这些人中掺杂的不怀好意之人!”
“不可让这些人有惊扰了贵宾的可能!”
“要知道,哪怕是天子,也在关注着今日!”
“秦秘书放心好了!”王远景拍着胸脯保证着:“老夫就是舍了这条老命,也不会坏了国家大计!”
作为军人,他的纪律性素来很强。
只是……
王远景小声的问道:“秦秘书所说的那位贵客,是不是就是……?”
秦可卿抿了抿嘴唇。
这种事情,她就算想瞒也瞒不了。
因为早就人尽皆知了。
内阁、卿大夫议会、皇宫内务处……
都是些大嘴巴。
或者说奉旨大嘴巴。
X公子的传说满天飞。
昆仑山超凡化。
十字坡阴司。
更是连细节都传的沸沸扬扬了。
于是,天下各国,风云搅动。
而联邦帝国,则稳坐钓鱼台之上,坐看各国挠头搔首,左突右奔。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的局面,就是大夏联邦帝国故意的。
故意将事情闹大,叫其他人都知道。
而不是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
这是阳谋,堂堂正正!
乃是攻心之术。
就如数十年前,大夏核物理学家们,成功的在大漠中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后,立刻将核爆录像,通过外交部门,在全世界播放。
也如十五年前的天基武器测试。
也是公开直播,叫全世界看的清清楚楚。
通过这些手段,大夏联邦帝国,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全世界都遵循着大夏的礼法。
仁义孝悌,哪怕在昆仑州,也是要做个样子的,不然就会被人说成夷狄,视为未开化的野蛮人。
王远景看着秦可卿的模样,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除了那位之外,还有什么人值得这位长公主的私人秘书亲自来此督办?
他马上就毕恭毕敬的说道:“我明白了!请秦秘书转告长公主:臣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可卿点点头。
这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通过和王远景的谈话,将那位灵公子将会出现的消息,广而告之。
既是刺激各国情报部门,逼迫他们不得不全力运作。
从而使得那些过去不会被启动和唤醒的暗子激活。
如此,帝都的房子便可以来一次大扫除。
而在同时,也是狐假虎威。
因昆仑山星落之事。
黑衣卫开始了全面收缩自己的力量。
绝大部分将军,都回到了本土。
许多软肋都因此暴露出来。
所以,只能借那位灵公子虎皮一用。
……………………
布塔尼亚大使馆。
阿卡多慢慢的变作了一位使馆武官的模样。
他穿行在热闹的舞会大厅中。
慢慢走到了那位布塔尼亚大使身后。
“大使阁下……”他将一纸公文递了过去:“女王陛下训令!”
布塔尼亚的驻夏大使谢菲尔接过来那页公文,他瞄了一眼,如释重负:“天佑女王!”
这份训令,乃是女王亲笔,并附有首相签名。
其中内容,乃是命他与大夏当局接触,申请加入对昆仑山的科考队列。
毋庸置疑,这份训令的到来,意味着布塔尼亚正在寻求与东方世界的联合。
甚至……
是融合!
谢菲尔将训令收好,对阿卡多道:“阁下,此事就拜托您去与夏人商讨了!”
昆仑山科考,读作科考,写作联盟。
夏人放出联合科考的风声,实际上是在探寻着各国对昆仑山超凡资源开发合作的可能性。
超凡灵地的灵物,在超凡世界,便是工业的石油。
乃是所有超凡者,不可缺少的必需品!
所以,加入这个科考行动的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自己人的态度。
甚至是盟友的态度。
不是兄弟,谁会给别人随便看自家的大宝贝?
不是盟友,哪个会随随便便给别人好处?
阿卡多听着,点点头:“我马上就去夏国的外交部,找他们的负责人商谈!”
“只是……”他轻声的提醒着大使:“阁下,这些天请您务必注意个人安全!”
阿卡多对秦陆各国太了解了。
那些家伙,最擅长的事情,向来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将提出问题的人解决。
譬如反法兰联盟,便是因为那位皇帝提出了一个大家都不想解决的问题,所以只能解决皇帝。
故此,秦陆的刺客们,一旦知晓布塔尼亚在寻求与东方的大夏联合。
肯定会对谢菲尔动手。
谢菲尔轻轻点头,不过他颇为自信:“阁下不必担心我的安全!”
“我这几日会避免外出!”
“对了!”谢菲尔忽然道:“阁下,您在帝都这些日子,可与那位X公子见过面?”
阿卡多听着,露出苦笑:“我怎么敢随便接近祂?”
谢菲尔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须知,在七月份前,布塔尼亚还是将这东方视作大敌的。
当年,组建神圣同盟,布塔尼亚没有少出力。
毕竟,百年战争的血海深仇,布塔尼亚那肯轻易忘记?
然而,随着哪位的出现。
布塔尼亚立刻就明智的做出了选择。
就像他们在南周战场上,发现再打下去,就是白白的送死。
于是二话不说,立刻卖掉了法兰、佛郎机、联省、哈布斯堡等盟友,与大夏签订《新安条约》。
得以体面的结束百年战争,保存住了实力。
从而在得以继续保有自己的大国地位。
而不是和法兰人一样,国王都被送上断头台。
更不像在南周战场上,最后连内裤都送掉的佛郎机,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无法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大国。
甚至连左右秦陆局势的力量也没有了。
以至于最后,连王位都被那位法兰皇帝拿去送给了自己的弟弟。
如今,布塔尼亚再次跳反,合情合理。
没办法!
在阿卡多遇到了那位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仙灵
有着那位撑腰的东方,布塔尼亚人就算是死光了,他们也不会有半根毫毛的损伤。
既然如此,布塔尼亚就只能有一个选择了——投夏。
打不过就加入嘛。
这不丢脸!
如今,布塔尼亚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忐忑。
忐忑于自己的地位,忐忑于自己的文化,忐忑于自己的位置。
害怕不能被接纳或者说接纳后被当成蛮子。
所以,之后的一系列接触。
其实都是在试探。
譬如提议在江城联合组建实验室。
便是想要看看,在夏人眼中,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位置?
哪成想,对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更是连昆仑山这种本土超凡神山,也肯让布塔尼亚参与一下。
布塔尼亚自然不傻,马上反应了过来。
这就是东方所谓的‘千金市马骨’。
只是……
“阿卡多居然连去见祂的勇气也没有……”谢菲尔在心中想着:“那位X公子,到底是怎样的神圣?”
这样想着,谢菲尔便问道:“阁下,我听说,现在洛希亚的那位亡国公主在积极活动……似乎想要得到那位支持……”
“您看……有可能吗?”
阿卡多眉头一紧。
洛希亚人是白痴吗?
但他立刻反应过来。
伊维就是死在那位手里的事情,洛希亚人迄今都不知道。
于是,他立刻玩味的笑起来:“那就让他们试试吧!”
苦主跑到凶手面前求助?
这场面想想都滑稽。
谢菲尔看着阿卡多的神色,醒悟了过来。
他悄悄的将手上戴着的一个戒指摘下来。
洛希亚复国已经没有可能。
这枚洛希亚皇室赠送的戒指,自然不能再戴了。
…………
新罗大使馆内。
幻影情刀
大使文奉明刚刚结束了和国内的通话。
现任新罗首辅崔献在电话里把他骂一个狗血淋头。
原因很简单。
大夏官方否决了新罗方面提出的‘派遣科学家加入大夏科考队’的提议。
他们要求新罗人自己组建新罗科考队,然后再来递交申请。
首辅很生气!
因为,新罗的大选很快也要来了。
首辅的压力有些大,他害怕大选后自己会被搞下台。
新罗人对参与大夏的活动,热情非常高。
但期待也很高。
他们一直渴望被正视。
可惜,妾有意而郎无情。
大夏官方的态度,素来就是:新罗乃是独立主权国家,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
翻译一下就是:你已经长大了,断奶了,别来烦我!
可惜,新罗方面,却一直认为,自己没有断奶。
还想要爸爸再爱我一次。
尤其是民间!
这一情绪,无论是在普通人还是超凡者中都是高涨到疯狂的。
自然,在这样的敏感时刻。
新罗的提议被否决,带给首辅巨大的压力。
一个不小心,他就可能结束自己的正治生命了。
而,作为直接责任人。
文奉明只是挨骂已经很不错了。
他放下电话,唏嘘着:“辛苦,那位尹小姐给我挣了脸!”
他摸着手中紧紧攥着的一张卡片。
这是他的命根子!
那位公子签名后的卡片。
他看着卡片上的一个个优秀的评语,深深吁出一口气来。
这是他的资本!
有了它,国内各方都可以给一个交代。
甚至……
若是那位尹小姐未来真的可以在那位身边的话。
对他来说,这就是天大的政绩!
文家甚至可能借此跻身两班之中。
想到这里,文奉明就拿起电话,打给了鹿鸣山庄的新罗代表处。
然后,要求代表处接通尹明秀的电话。
嘟嘟嘟之后。
电话接通了。
“大使大人,我是尹明秀……”听着电话里那个巍颤颤的小心翼翼的少女的声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文奉明露出了无比亲和、灿烂的笑容,他和长辈一样,轻声细语的道:“尹小姐,我要代表新罗王室和新罗人民向你祝贺!”
“你的成功,也是我们整个国家的成功!”
“我、使馆上下以及王室、内阁、全体国民,都以你为荣!”
“请小姐为了天下,为了国民,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拜托了!”说着,哪怕是隔着电话,文奉明也是深深鞠躬!
这一礼,文奉明心甘情愿。
但电话中的小姑娘,却是手足无措起来。
“大使大人,您太言重了……”
“我当不起啊!”
文奉明嘴角微微翘起来。
新罗自古以事大为要。
到得如今,更是从经济、文化、民生、国防、超凡安全等所有方面,全面依赖这个古老的文化母国。
作为小国,新罗自然也是怕的。
怕什么?
倒不是侵略——新罗人巴不得王师开进平壤,很多人在梦里面都已经操演过无数次‘箪食壶浆’的戏码。
可惜,现实总是南望王师又一年。
所以新罗怕的是被抛弃。
一旦失去了大夏的市场和扶持政策。
新罗立刻就要经济崩溃,民生凋敝。
所以,新罗的首要大事,永远都是维系夏新关系。
最好并入大夏联邦帝国——反正不会亏,大夏联邦帝国的联邦体制下,独立王国,依旧可以保留自身的架构,只需要交出外交、国防以及立法和司法权。
而其他权力,都是留给独立王国的。
像南周和北周以及西宋,就可以截留下大部分的税款。
甚至还能得到中枢的财政转移支付。
真的是爽歪歪!
正是因此,新罗和扶桑,才打破了脑袋的想要加入联邦帝国大家庭。
从儿子和养子,变成兄弟姐妹。
至不济也要在维系现状的前提下,想方设法的更进一步。
想着这些,文奉明就继续轻声细语的道:“尹小姐,您当得起!”
“多亏了您,我新罗才没有在这次被扶桑人抛下!”
“我新罗的尊严,才得以保全!”
对新罗人来说,谁都可以输。
但对扶桑必须赢!
这是几百年的恩怨情仇交杂在一起的感情。
“我这里,先告诉小姐一个事情……”文奉明笑着道:“因为您的缘故……内阁已经决定,在您的家乡庆尚道的南安乡开建一条高速公路,以结束您家乡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
“此外,您的兄弟姐妹,将全部被安排进当地官府担任公务员……”
“您的父母,从今年开始,享受离退休人员待遇,比照国企的六品干部待遇!”
“此外,您曾就读的庆尚道中学与南安小学,将从今年开始获得为期四年的特别拨款……”
“所有孩子,都将得到王室资助,若他们可以顺利升学,则免除一切学杂费,并提供一个以您的名义建立的助学基金!保障他们之后的学习不受其他因素干扰!”
文奉明说着,电话那边已是泣不成声。
“谢谢……谢谢……谢谢!”
文奉明听着,笑眯眯的眯着眼睛:“尹小姐,不客气,这是您应得的,也是您的贡献应得的!”
他已经调查过了。
这位尹明秀出生于贫穷的庆尚道。
而且很念故土乡情。
所以,他对症下药,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资源,为她争取到了这些待遇。
如今,文奉明很确定,自己的投资是成功的。
………………………………
千叶美智子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
一个一直在窗口等候的侍女立刻问道:“小姐,您要什么?”
千叶美智子摇摇头。
老实说,她有些不适应现在的生活。
“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小狐女而已……”她想着:“此生能够做出好吃的美食,来安抚人们的内心,就已经很满足了……”
谁de青春不疼痛
“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夜之后,千叶美智子在扶桑大使馆和官方的地位就直线上升。
现在更是几乎被视作了公主一般看待。
这就让她有点难受了。
因为德不配位!
她只是个爱做美食的小狐妖。
不过是因为灵桑选中,侥幸的靠着粗劣的手艺,得到了认可。
偏偏,因为这份认可,她被扶桑上下都视作了希望。
“可是……”千叶美智子低下头去:“我连灵桑的恩德都没有回报呢!”
“哪里又能帮扶桑做什么?”
虽然,大使馆和礼宫义子内亲王殿下,一直都说‘千叶小姐不要有什么压力’、‘我们也不需要您做些什么’。
但,千叶美智子又不是傻子。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扶桑王国打的主意,她岂能不知?
“希望灵桑不会因此怪罪我……”她哀叹着。
这是她现在最担心的事情。
本是单纯的朋友,一个厨师和食客之间的纯粹关系。
被人掺杂上了不清不楚的关系。
这是很失礼的。
也是很没有道德的。
灵桑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不开心?
“我得找个机会,和灵桑说清楚!”千叶美智子握着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