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四百七十二章你永遠不會覺得自己錯了相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女人一直很冷静,她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下来,秦北穆的呼吸屏了一下,变得有些沉重。南秋怡没有死,他的亲妹妹,当初的那一把火,实际上是他利用让南秋怡脱身的方式,她一直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对于南意棠的事情,她也插手了不少。
因为她一直都是恨着南意棠的,她不想放过她,所以千方百计的想要伤害南意棠。
“要对付秦北穆,我们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南意扬自己都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有多么的没有底气,他现在已经被秦北穆逼的无路可退了。
“哥哥,别告诉我,你现在还要袒护她,南意扬都做了什么,你可不要忘了,当初我们的计划。现在秦北穆已经让我们无路可退了,南意棠是我们报复秦北穆最好的方式,你还要这样?”
“我知道。可是,南意棠她就不应该被牵扯进来的。秦北穆是秦北穆,她是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无敌修真系统 燕灵君副号
“可是,那是她自己的选择。既然她闯进了秦北穆的世界,那么,这些就是他躲不掉的命运。你喜欢南意棠,可她的眼里从来没有你,她是秦北穆的女人,你不会要为了她,放弃我们最后要翻身的计划吧。”
“没有了南意棠,那些事情,一样可以完成。”
“哥哥,别傻了。你想保护南意棠,用情再深,也没有什么用。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在南意棠的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谁?她的眼里,是看不到你的。而且,你想一想,不管你做多少次记忆更改,南意棠总会有清醒的一天,只要她知道了真相,知道你做过的事情,你接近她的目的。你猜,她的心情会是如何?嗯?”
南秋怡笑了,南意扬的心,却也在那么一瞬间沉入了谷底。
是的,他当然想过,有一天,记忆更改对她再没有了用,她知道了那一切之后,面对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恨,亦或者是厌恶,甚至,想杀了他,都是有可能的吧,毕竟,他做的那些事情,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更何况是她呢。
“哥哥,我想提醒你,早一点认清楚自己的立场。想清楚你要做的事情,想清楚你身上背负的东西,想清楚你现在所做的决定,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很多事情,一旦开始了,就没有办法回头。”
因你而爱 残润
南意扬,没有办法回头了。
挂掉电话,南意扬垂落而下,像是泄了气的脾气一样,顺着墙,慢慢的跌坐在墙角,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却怎么也无法将自己心里的一团乱麻给理清楚。
南意棠脱离了危险,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那一刻,南意扬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下,她的脸色是苍白的,额头上缠着一层层厚厚的纱布,伤痕累累的,手腕上的伤害没有好,头上又新添了伤。
他不愿意看到她受伤,可是,偏偏这些伤,却又是他造成的。
“棠棠,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的。但是……”
南意扬轻轻的抚摸着南意棠的脸,语气非常的沉重;“等一切结束了,我都补给你。”
南意棠沉睡了很久之后才总算是醒过来,当她的意识恢复的时候,她是不愿意睁开眼睛的,不愿意去面对,不愿意相信她还活着,然而,很残忍的是,她又一次的被救回来了,就算现在伤痕累累的她其实生不如死。
“棠棠,棠棠,你要醒了是不是?”
豆田篱下:糟糠不下堂 伊夏流年
是,秦北穆么?南意棠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北穆。”这个名字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南意棠却明显的感觉到抓着自己的那只手僵了一下。
从此山河不相逢 是梨落
“棠棠,是我,我不是秦北穆,我是哥哥。”
南意棠听清楚了他的声音,脑袋逐渐变得清晰,她终于认清,的确不是秦北穆。
校园网球争霸 馨爷
南意棠睁开了眼睛,看到南意扬在自己的床边坐着,这里,又是医院吧,短短的时间进了几次医院了,她几乎成了医院的常客。
“棠棠,你还好么?”
“我,怎么在这里?”南意棠的手扶着自己的脑袋,上面还缠着厚厚的纱布,一碰就觉得疼。
“棠棠,你不记得了吗?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南意扬?我怎么会忘记你呢?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忆犹新,我不会忘记,不管你把我关进医院多少次,让我做多少手术,我也一样不会忘记你做的那些丑事。你真是让我恶心。”
南意棠完全清醒了之后,目光又变得尤其的冷漠起来。
“棠棠。”
南意扬看着南意棠冷漠的样子,心里很难受,终于,她还是想起来这一切,对他的态度必然还是这样的。
“棠棠,你离开秦北穆吧。”南意扬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终于开口说了这么一句,“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以来,你遭受的所有的痛苦,都是因为南意扬,他从来都只会伤害你,不是么?你已经因为他受了太多的苦楚和伤害了,离开他吧,否则的话,你真的会被害死的。”
南意棠看着天花板,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棠棠,秦北穆,他没什么好的。是他配不上你,不要再留在他的身边了,就算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只想照顾你,不想再看到你受伤,所以,无论让我用什么样的方式守护你都可以。”
“你别说了,我不想再听你说话,我恶心,你一直在伤害我,却还要说保护我,我怎么相信你。”南意棠闭上了眼睛,睫毛颤抖着。
“棠棠,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留在我身边,我错了吗?你应该看看秦北穆都做了什么,他是怎么伤害我的。我的命都差点送在他的手上,你知不知道,上一次他对我的伏击让我昏迷了半个月,差点醒不过来,我浑身是伤,一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你可说过他半句吗?”
“你永远觉得是别人的错,我和你,早就已经无话可说了,你根本不会尊重我的想法,也不会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