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近身狂婿 肥茄子-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你死定了!展示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楚云出来了。
沈老却被抬进去了。
楚云出来的时候,好几辆车停在门口。
其中一辆,是段阿姨来接他的。
段阿姨亲自在单位外等候楚云。
或许也是怕出什么意外,好亲自干预进去。
上了车。段阿姨表情凝重地看了楚云一眼:“你没事了?”
“没事了。”楚云摇摇头。“我也不太可能会有什么事儿。”
这话,段阿姨信。
官世恒的死,尽管会有人怀疑楚云。
但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也没人敢动楚云。
但段阿姨此番前来,其一是接楚云。
其二,则是闻讯而动。
她收到了消息。并在刚才亲眼见证了那一幕。
“沈老被带进去了。”段阿姨红唇微张道。“你在里面,见到了吗?”
“打过招呼了。”楚云微微点头。
楚云不仅打过招呼,还说了些夹枪带棒的话。
说了些暗示性极强的话。
而这对沈老来说,或许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又或许,什么也不会影响。
“没想到,他们敢找沈老的麻烦。”段阿姨眯眼说道。“据我估计,这次事件,会闹的非常大。官世恒的死,甚至只是一个引线我。”
楚云当然明白。
在他最后一次见官世恒的时候,他就知道官世恒在密谋一场天大的阴谋。
而且,是拿自己的性命酝酿阴谋。
这个阴谋是什么?
楚云目前只看的出一个大概。
究竟会发生到什么地步,楚云不敢打包票。
但段阿姨,却在车内给他提供了一些思路。
“沈老,代表的是长老会。”段阿姨说道。“官世恒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的是各大豪门。”
“现在外面盛传,官世恒的死,是沈老的报复。就算不是他亲自动手,也有所关联。”段阿姨说道。“这会让新老势力之间的矛盾,扩张到极致。并一发不可收拾。”
楚云点头说道:“这大概也是官世恒死的价值所在。”
“沈老,是官世恒死前,见的最后一个人。他们之间,谈了很久。但具体谈了什么,又是否发生了一些冲突。没人知道。除非沈老开口,否则将永远成为一个谜题。”段阿姨说道。
“段阿姨觉得,沈老有没有可能开口?”楚云抿唇问道。
“理论上来说。沈老应该是干净的。”段阿姨说道。“至少不可能是真的凶手。”
“段阿姨也说了,只是理论上。有没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呢?”楚云问道。
“真实存在?”段阿姨眉头一皱,不可思议地问道。“为什么?沈老的动机,又是什么?”
“因为他们之间有恩怨。当初官世恒失去红墙竞争资格,也是沈老在背后操作。”楚云说道。
“即便如此。沈老也没有任何理由报复官世恒。哪怕他官世恒再不懂事,并屡屡侵犯沈老。”段阿姨摇头说道。“沈老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的格局,不可能这么小。”
“如果有人指挥他这么做呢?”楚云缓缓说道。“如果这一切,都是在作秀,在演戏呢?”
段阿姨闻言,反倒是陷入了沉默。
补天者
作秀?
演戏?
后宫的宠妃之渼妃传 萌小镁
听楚云这话的意思,沈老在作秀,在演戏。他官世恒,也是如此?
那这场拿性命的作秀演戏,图什么?
官世恒,又能因此获得什么?
段阿姨想不通。
也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人值得沈老这么做。
至尊囚徒 葡萄不酸
他已经是红墙内,最顶级的长老会成员。
哪怕是那群顶级豪门,也对他毕恭毕敬,十分的敬畏。
他何必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去演戏?
有这个必要吗?
段阿姨深深看了楚云一眼,目光凝重地说道:“你掌握了什么消息?”
“按照我个人的推算。这一切,都是李北牧的安排。”楚云说道。“包括当初宋世英的死。沈老出面,并逼死宋世英,都是李北牧在布局。在策划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
段阿姨闻言,不由得头皮发麻。内心一阵惊骇。
李北牧,竟在布如此大一个局?
他想干什么?
想让红墙彻底翻江倒海,大厦倾覆?
而且,这么做又对他有什么好处?
段阿姨想不通。
更是无法理解。
而这,也就是信息不对等所造成的困惑。
楚云了解更多有关李北牧的内幕。
而段阿姨,就没那么多渠道了。
毕竟,他和李北牧,是不共戴天的仇家。而段阿姨,却根本没有参与到那场恩怨之中。
“如果真如你所说。”段阿姨忽然有些不安。她偏头看了楚云一眼。迟疑道。“那你说,沈老这般的事儿,会如何进行下去?”
“段阿姨你不妨大胆地猜测结局走向。”楚云深吸一口冷气。
他在离开单位的时候,在刚刚踏出大门的时候,就已经喃喃自语,并唏嘘感慨过了。
此刻。
当他在内心深处确定此事的时候。他依旧感到无比的震撼。
也和段阿姨一样,对整件事的发展,难以置信。
他无法想象,李北牧的能量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而他若真的拥有如此庞大的势力。
那么这一次的红墙内斗,极有可能变成一场史诗级的灾难。
一场不能仅仅用洗牌来形容的灾难。
“难道沈老会——”段阿姨匪夷所思地看了楚云一眼。红唇微张,却不敢接着往下说。
但她的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段阿姨是极聪慧的女人。
她听出了楚云这番话的潜台词。
更加明白楚云所谓的大胆假设,究竟需要多么的大胆。
深吸一口冷气。段阿姨缓缓说道:“你的意思是——沈老的下场,和官世恒一样?”
“方式不一样。但大致的结局,应该会比较雷同。”楚云意味深长地说道。
南木不可思 山上峰
会不会死。
楚云不敢保证。
但既然沈老已经来了。
而当局,也敢把沈老抬进去。
那就意味着,从某种角度来说。新老势力的对抗,已经如火如荼了。
尽管还没有表露出来。但暗潮,已然汹涌澎湃。
车厢内,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良久之后。楚云微微一笑。说道:“现在只是我个人的猜测。究竟会怎么进展,谁也不知道。咱们拭目以待即可。”
“如果真是这样。”段阿姨迟疑地问道。“我们需要入场吗?”
“当然不用。”楚云摇摇头。“这不是最佳的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吗?”
“内斗,极有可能两败俱伤,也有可能出现全新的格局。如果缺席,或许能拿到好处。又或许——会被踢出局。”段阿姨非常理性地说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主。得看你的意思。”
“再等等。不着急。”楚云摇摇头。“至少在我看来,时机还不够成熟。而且,这红墙内的恩怨矛盾,也并没有井喷式爆发。”
“明白。”段阿姨微微点头。“那就再等等。”
把楚云送到小区门口后。
段阿姨亲自下车,若有所思地问了楚云一句话:“你说这大局,究竟会走向哪儿?”
“破而后立。”楚云斩钉截铁地说道。“这应该是唯一的走向。”
说罢,他神色轻松地说道:“段阿姨放心,这天塌不了。就算真塌下来了。自然有个高的顶着。轮不到咱们操心。”
段阿姨微微点头。
君临神座
她知道楚云又在暗示什么。
虽然无法揪出那些所谓个高的人。但段阿姨知道,这场大戏,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并没有到达精彩的部分。
……
天下乱了。
红墙也乱了。
沈老作为长老会元老。
他被带走,影响是巨大的。
而官世恒的死,也让本就落寞的官家更显潦倒。
仅仅在医院休息了一夜的官惊雷,便匆忙赶回家,料理官世恒的身后事。
急匆匆地处理完了官世恒的身后事。
官惊雷并没有停下脚步。
而是快马加鞭地,想要揪出仇人。
沈老,便是他的头号杀子仇人。
在单位关了两天的沈老一言不发。他不说,单位的人也不敢胡乱猜忌。
只是限制了沈老的人身自由。等待时机的成熟。
而这个时机,并没有等待太久。
在官惊雷亲自出现在单位时,这个时机,出现了。
此单位正是官惊雷统率的。
否则,也绝对不敢亲自拿下沈老。
当然,有这么个态度,和官惊雷是单位掌门人有一定的关系,却不是全部动机。
不论如何。
官惊雷来了。
并亲自来到了“审讯”沈老的房间里。
两位在红墙内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在这样的环境下碰面。
气氛很微妙。
却又充满了凌厉之色。
“为什么?”官惊雷死死盯着沈老。
“什么为什么?”沈老反问道。
“为什么要杀我儿子?”官惊雷咬牙说道。
“你儿子的死,与我无关。”沈老淡淡说道。
砰!
官惊雷拍案而起:“人证,我有!物证,我也有!”
“你还想狡辩!?”官惊雷掷地有声地说道。“这一次,没人保得住你!你必须为你犯下的恶行付出代价!”
沈老仍是面无表情道:“你如果真有证据。就依法办事。没有,也不必唬我。”
官惊雷沉声说道:“沈继光,你死定了!”
沈老闻言,却是不咸不淡地说道:“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