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劍宗旁門 起點-第六百七十五章 有趣的工具人鑒賞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正关注着唐楃那边的情况呢,结果没想到唐楃还真自己找了上来。
“吾主,我的人民需要更多的生存空间……但是只靠我一人之力,实在难以兼顾黎明城的防务与开拓。”
这人很有意思,要求提得很是诚恳,但是在祈祷的时候却是又透着一种浓浓的戒备心。
因为有魔种留在这人的身上,所以苏礼是对他的情绪波动分外清晰。
原本他还以为都这么长时间了,这人也应该被转变成他真正的‘工具人’了。
秒杀极品美男
却没想到这个唐楃竟然能够在对他虔诚祈祷的同时还具备着警惕心……真是一个神奇的现象。
魔种的存在的确可以轻易地抹杀一个人的思维,但苏礼却不是那种喜欢将信徒完全掌控的神灵。
他喜欢看到生命的多样性,喜欢各种不同的可能。
所以他对唐楃这样的矛盾存在真是感兴趣极了。
因此对于这样的要求,苏礼仔细琢磨了一下……于是就根据自己神位还有对信仰宝珠的部分了解,给那唐楃创造出了一种名为‘光明之种’的神术。
这向神术需要唐楃首先向苏礼进行祈祷,然后由苏礼赐下神力凝结成一个特殊的神力结晶。
这个神力结晶其实还是他参考天界流通货币‘神髓’的结构来制造的。
而后唐楃则是可以将这些‘光明之种’赐予被他看中的人。
那人则是对着‘光明之种’继续祈祷,如果足够虔诚让苏礼听到,那么就能够使这‘光明之种’和这被选中的人融合。
再然后,这只需要不断地继续祈祷,就能够将通过这‘光明之种’直接将自身愿力转化为神力,进而成为他所能掌握的力量。
也就是说,‘光明之种’其实就是一个留存在信徒自己身体里的信仰转换器,可以不必将信仰传递到苏礼这里再进行回馈,少了许多不必要的中间环节。
如此,满满的情怀感又来了啊。
他干脆将这‘光明之种’可以激发的能量与技能归拢成三个‘技能模板’,其一曰‘惩戒’;其二曰‘神圣’;其三曰‘守护’。
希望他们能够‘玩得愉快’。
唐楃得到了这个神术,虽然心中戒备重重,但却因为现实的需要而不得不开始以此来强化周围的手下。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身边一个个原本忠诚于他的战士们获得这‘光明之种’,然后与他一同成为‘魔鬼的仆人’……他的内心很是痛苦,真的很痛苦。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是在他送出这些‘光明之种’的时候,那些被他选中的人就已经表示愿意为了这黎明城献出一切……甚至不惜向着他进行宣誓。
已经被现实逼迫得不得不“出此下策”的唐楃最终还是做出了他最不愿意做的决定,并且将他心中对那‘邪神或者魔鬼’的信仰传递给了这些手下。
被他选出来的战士一共有十一人,其中除了一位女性选择了‘神圣’属性外,三人‘守护’另外七人‘惩戒’。
再算上他自己,便是有十二位接受了苏礼信仰的‘骑士’了……没错,他心中的那位‘恶魔主人’将他们命名为了‘黎明骑士团’。
真是浓浓的讽刺意味啊……
而对于苏礼来说,这真的是很讽刺……因为自己先前的玩笑,竟然使得自己的信徒一直以为自己是魔鬼一类的存在……虽然有些惆怅,但这真的很好玩。
甚至他还‘听’到了唐楃对自己手下的一番训导……
“我们所侍奉的,是一位不能被提及的存在。我们可以向祂祈求力量,但却不能向他祈求幸福。”
“可以向祂祈求食物,却无法获得安宁。”
“亦可向祂祈求光明,却将舍弃自由。”
“你们可曾做好为了黎明城奉献一切、失去一切乃至灵魂的准备?”
“……”
如此云云,简直就是以隐晦的语调将苏礼给描绘成了一个幕后大魔王的形象……这可是怎么弄才好哦。
他有些委屈地转头看了眼蹲在自己身边的深渊之子,看着那骨质面具下十分纯净单纯的大眼睛,觉得这世界真是对他充满了误解。
爱尔兰咖啡 刘馨晔
不过这样一来黎明城中的人类倒是终于可以走出如同囚笼一般的城墙,向外面的田野迈进了。
这唐楃很有意思,明明是用着苏礼赐予的力量和食物才能够在绝境中存活下来,但是在拥有了反击力量之后就立刻开辟城外的生存空间,然后让他城中的普通人尝试重新开始耕种作物。
他恐怕是觉得多肉花是‘恶魔赐予的食品’,绝对不能常常食用。
只是他就算再抵触,他的这些子民其实很多时候都会偷偷向苏礼祈祷……饥饿、干渴、疾病、寒冷,这些的一切都逼得他们必须寻求额外的帮助才行。
原本他们是都对神灵和神迹绝望了的,但是当唐楃带着苏礼赐予的力量出现在他们面前,并且以多肉花解决了黎明城中饥荒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重新开始尝试祈祷了。
天庭的力量在这个世界其实是被隔绝的。
因为浊气的比例太大,以至于这个世界的法则运行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干扰。
而那被写入世界基础信息内的信仰宝珠自然也受到了影响,无法再及时地专递天庭与这世界间的信息……所以在前一段时间中,这个罗刹界对天庭的信仰其实都算是崩塌了。
天庭的概念也只是存在于一些极少数有知识传承的家庭之中罢了……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个世界来了一位可以随时回应他们祈祷的正神!
他们并不知道那位存在于唐楃背后的神灵究竟是什么,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自己给这位神灵命名……因为他们是在黎明城,因为他们是在黎明到来之时得到了无数多肉花的救赎,所以他们自发地称呼这位神灵为‘黎明之主’!
小 喔
看,就是这么地有缘。
于是信仰汇入苏礼这边,那是一丁点都没有跑偏。
而他的回馈也会很及时。
受疾病折磨者,在祈祷后脚边会生长出带着翠绿生命光芒的多肉花,只要摘取食用,自然可以立刻摆脱病痛。
而寒冷者也只需要祈祷一下,就能获得一枚赤红的多肉花,吃掉就会全身发热,不再畏惧严冬。
唐楃不喜欢这种情况,他坚信他此时侍奉的主人并非是一个好东西,所以他对此时黎明城内的情况十分焦虑。
因此他想要尽快让他的城市正常化,让他的子民摆脱对那位存在的依赖,否则……
他的脑中就有一个不寒而栗的想象……他与恶魔做了交易,出卖自己的灵魂来为黎明城获得希望。
可若是这个恶魔通过他的作为,最终却是使得全城的人都一同堕落,那么他此时的所作所为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他是真的拼了命地在奋斗着。
在他臆想中的‘可怕现实’鞭策之下,他简直每时每刻都在拼命搏杀。
可是偏偏的,他这么努力地去做却又得不到他手下那些百姓的理解,总是认为他是企图‘独占神恩’,私底下甚至慢慢地离心离德了起来。
真的,人类就是这种生物。
当这群普通人只需要祈祷而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够获得饱腹与温暖,那他们又为什么还要去努力劳作来看天得收成呢?
其实唐楃的做法很合苏礼的心意,他是想要让自己的子民能够自力更生而不要过度依靠虚无缥缈的神恩。
但他错就错在因为对苏礼的忌惮而什么都不与子民明说,反而是利用自己的威望想要强行让他们从原本的舒适圈内走出来……怎么可能没有怨言?
这场面实在是让苏礼有些看不下去了,所以他忍不住以神念分化在唐楃的耳边低语了一句:“他们对你的不满正在积累,你很快就要压不住他们内心的意愿了。”
当时,唐楃正在指挥子民们重整田地,却被一些无论如何都不愿卖力的人气得三尸暴跳。
结果被苏礼这一句话,他瞬间就仿佛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这种情况令他意识到自己辛苦的付出似乎是被苏礼给‘利用’了!他正在亲手将自己的子民推向自己的对立面……
他心里那个苦啊,更是确信苏礼就是个玩弄人类灵魂,高高在上并且将普通人类当成玩物的恐怖恶魔。
但是他很快稳定情绪说道:“吾主说笑了,这些人如何想我并不在乎,我只是看不惯他们只会依靠吾主的神力如同寄生虫一般活着的姿态……对于吾主来说,他们不该活得如此丑陋。”
苏礼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啊,没想到这唐楃竟然还能够想出这么完美的解释来。
这是个人才。
他很是欣慰地说道:“既然如此,你可对那些凡人说:因为神不喜欢他们好吃懒做,所以从现在开始他们祈祷所得的食物将会减半,并且毫无滋味。”
唐楃第一次有了‘蛋疼’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要是真这么去和他的子民们这么说,他都能够想到那些人会怎么想……
你被我附身了
他们肯定会认为,是他这个城主蒙蔽了神灵要让他们受苦!
真是一群愚人……
唐楃胸口闷得厉害,于是他对苏礼的要求没有回应……他不想当这个恶人。
……但是苏礼也没有再出声,只是按照先前所说更改了祈祷回馈机制而已。
反正只要唐楃还在那要求那些普通人继续耕种,那么他无论如何都会替苏礼背负这些信徒的怨气。
这样的工具人,真是太好用太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