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討論-第四百二十五章 離別前夕看書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中秋之夜来临,月朗星稀,润州城内清河坊街内,有花灯热闹,才子佳人趋之若鹜。
苏宸没有去凑热闹,而是在家中设宴,以特色火锅,招待几位红颜知己和孟玄钰、韩云鹏等人。
神女驾到,冥王夫君请小心
因为中秋过后,他就要离开润州了。
此行西去,进入巴蜀,对抗宋军入侵,生死难料,所以,苏宸心中没底,情绪多少有点惆怅,高兴不起来。
柳墨浓已经知道苏宸要去蜀地的消息,所以,难免也心中担忧。
白素素、徐清婉、灵儿还不知具体情况,只听苏宸说,要外出游历几个月再回来,四处走走,增强自己对江南各地的了解。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是苏宸最近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至理名言。
白素素问道:“宸哥,你此行外出,是否需要白浪先生跟随身边保护?”
苏宸犹豫一下,觉得白浪跟去,很可能会知道一些事,以后多个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安全,所以摇头道:“不必了,这次会掩盖身份,不对外公布,没有人知道我去了哪里,微服私访,并不会招惹什么仇家追杀了。”
“那好吧!”白素素见他执意不肯,也就不多劝了。
苏宸只打算带彭箐箐和荆云前往蜀地,带二人在身边,既有个照应,也能带二人开开眼界。
诸天之从诛仙开始 枝上婵娟
异界之丹药宗师 最爱红尘
多外出走走,见识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江湖险恶,国之战争等等,对箐箐和荆云的成长都会有帮助的。
像彭箐箐这样,考虑问题少、一根筋的纯真少女,就是因为经历太少了。知府千金,衣食无忧,打小就生活在知府羽翼保护之下,所以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低,甚至经常自己不做思考。
可不像白素素那样,从小就接触商贾做生意之事,跟着她祖父白老爷子身边,学着打理家族生意,小小年纪,就精通商道的尔虞我诈,考虑事情就全面许多了。
或许这一次,能够带着彭箐箐多亲身经历,学习一番,让自己未婚妻也能有个思维上的提升,而不一直是个傻白甜的花瓶角色。
彭箐箐情绪倒是很开心,因为她很快就要出去闯荡了。
很小的时候,她开始习武,就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离开家里,出去行走江湖,仗剑天涯,快意恩仇。
当听了苏宸讲了射雕三部曲之后,她更是把自己想象成了黄蓉、赵敏,这等武艺高强,又机灵霸道的女子。
这次去往蜀地,帮助蜀军对抗宋军,惊险程度和感官刺激,都让彭箐箐觉得兴奋。
为此,她这两天已经快睡不好觉了,恨不得马上出发。
另一个原因,彭箐箐还能单独跟苏宸在一起,一路上卿卿我我,都只有她陪在身边,独自霸占,这也是令彭箐箐高兴的一个因素。
在家里实在没劲,还看着其他女子经常到府上,跟苏宸相处,彭箐箐还是嘴上不说,心里也不是滋味。
这下好了,她陪苏宸外出半年,历风险,共患难,绝对是一次精彩之旅。
小胖子韩云鹏,得知苏宸即将出门远,去各地游历,也想跟随,却被苏宸制止了,流露出失望和不舍。
“哥哥,可以尽早回来,没有你在身边,我都觉得一天,老没意思了。”
苏宸叮嘱道:“你在润州,把咱们的书局打理好,传奇故事,武侠小说,增加印刷量,发往其它州府,甚至其它邦国。”
韩云鹏点头道:“嗯,经过孟公子介绍,最近蜀国行商,倒是没少预定咱们书局的射雕三部曲,还有隋唐演义,你说蜀国都快被宋军给灭了,怎么蜀人还有闲心看小说啊!”
孟玄钰闻言,略有尴尬和惆怅。
苏宸解释道:“蜀人需要这种侠义小说,增加国民的斗志,反抗精神等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果各地都能流传开,就能抵挡住宋军的入侵了。”
“真这么管用吗?”韩云鹏有些将信将疑。
不过,他不关心蜀人能否增强反抗斗志,只关心销量和银子,也没再多问。
用过晚膳,在院子内的的座椅上赏月,桂花飘香,宁静温馨。
苏宸吩咐人做了月饼,让丫鬟摆放一些葡萄、鸭梨等水果盘,一边欣赏月色,一边喝茶吃月饼。
徐清婉待着无聊,文青的毛病又犯了。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前代诗人,把中秋明月写的极为经典了。”
众人听到徐清婉的声音,都觉得悦耳动听,而且内容充满文采,不愧为润州第一才女。
连孟玄钰有洁癖之人,面对徐清婉的时候,强迫症和抵触情绪,都会减弱许多,十分欣赏大才女。
苏宸微微点头,倒是没有接话,一旦搭上话茬子,这大才女又要跟他滔滔不绝讨论文学知识了。
仙陵传说 三星摘月
但徐清婉话一转,说道:“只是关于中秋的词还是不多,以轩,良辰美景,不如你作一首词如何?”
“这个提议不错!”孟玄钰第一个符合。
白素素轻轻颔首,她也算半个才女,虽然不如徐清婉那样的写作才情,但也是精通文墨,平时没少看书的,只不过,文学天赋远不如她经商天赋而已。
但是,若能够听到苏宸所作的新词,必然又是传世的好词,自然也希望多听到一些。
因为她们渐渐也都知晓苏宸的懒惰性格,如果不催他,他是绝对不会自己主动写诗作词的,只有别人催他,他才会勉为其难写一首,这种才子,她们从没有见过的。
柳墨浓、彭箐箐、灵儿也都拍手附和,加入了听词的队伍。
“好吧,那就写一首。”苏宸无法推却,只能答应下来。
小荷和小桐去书房拿来笔墨纸砚,在桌子上摊开,两边都是灯笼照亮,光线通明。
苏宸拿起笔,寻思片刻,然后提起笔,没有写苏轼的“明月几时有”,而是写下了辛弃疾的一首“太常引”词牌的词: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辛弃疾是宋代豪放派词作家的杰出代表;他的这首《太常引》,运用的事浪漫主义的艺术手法,通过引用古代的神话传说,强烈地表达了自己反对妥协投降、立志收复中原失土的政治理想。
不过此时写出来,能够读出深意的,还是不多。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光从表面意思来看,也是一首极高水准的佳作,不落俗套。
龙日一,你死定了3
徐清婉和孟玄钰、柳墨浓、白素素等人,都是眼神一亮,心中暗喜,终于从苏宸这里,又压榨出一首上等新词来,都是它第一波的听众,何其幸哉!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