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明尊 起點-第六十四章太上司命,三元斬道熱推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此贼才几个月,便修成了正神?”
夏师叔心中诸多杂念电闪而过,忧疑道:“是他原本就隐藏了修为,伪装成了散修,还是另有机缘造化,短短数月便更进一步?”
夏师叔操纵神识,暗暗掐了一个法诀,凝聚了一道无色的信符,传回了宗门。
尼坤周身笼罩流云,只见那金色的流云在他身周涌动翻滚,化为了一套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的九章冠冕。
神袍冠冕披在身上,非但威严无尽,更汇聚流云大阵的法力在身,举手投足之间,再非昔年那个邪道散修,法力隐隐还要胜于出身长明的夏师叔一头。
危险的念头 SHOWLUO
麻老道目瞪口呆,只能从那堂皇正大的神明面孔之上,找到一丝昔年那个尼坤的痕迹。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他的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拽紧了一般,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实难想象,那一珠一镜究竟是何机缘,才能叫尼坤有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时夏师叔祭起法器,一抬手便有六道玄光飞出,拉出数十丈长的炽烈光华,法器穿插之间,斩向尼坤。
长明派投靠龙宫果然是有相当的好处,仅仅是一个结丹中品,放在中土都称不上世家俊才的真人,便有一套品质不错的法器。
这六道玄光乃是一套飞索、飞钩,如飞剑一般自有斩杀的妙用,却又能六把飞钩成索,困住来敌。
高二班记事
六道玄光斩在尼坤身上,却见他不闪不避,身上的华服冠冕宛若流云一般,放出云光,抵住了这六道玄光,随即笼罩方圆数十里的流云大阵一个吞吐,便将六把飞钩吞入阵中。
阵法再一转,便镇压了起来。
尼坤将手一扬,那数百只金色蝙蝠便飞入突然手中化为一柄金色的如意,这如意乃是受了灵珠之中钱晨法身手中玄黄如意的感化,所化的一件福德之宝。
只是当头砸下,便有一股莫名的气运承载其上,令其下的一应禁制、法力、法器都失了灵效,夏师叔挡无可挡,面对这蕴含必中之力的如意,他一应手段都失了效果,只能被这金如意打在肩膀上,半边肩都塌了去!
好在如意乃是福德至宝,这一击避无可避,但也只伤不杀。
夏师叔忍着剧痛,一挥衣袖,袖中一道寒光闪过,一道没羽箭光射向尼坤的胸口,却被九章神袍再次轻易镇压。
夏师叔一脸不甘,无论是六道飞钩还是这道破法没羽箭,都是掺杂煞气,具有破罡破煞之能,专克护体法术真罡的法器。但在这流云大阵凝聚的九章神袍之前,却恍若无物,令他有百般手段都再难施展。
尼坤只凭这法衣,便落于不败之地。
“你这邪神,就不怕我长明长辈吗?”看清自己已经被逼到了绝境,夏师叔还想挣扎。
但尼坤只是漠然,连半句话说的功夫也不肯给,继续催运流云大阵的变化,无数金色蝙蝠一股脑的扑了上去,把夏师叔团团围住,随即一抖神袍长袖,却见金色的流云汇聚的无数光华如带,将夏师叔缠住,收入了袖中。
然后一震袖袍,内中流云大阵,数百福神一齐发力,当下就被流云、福神侵蚀了肉身,一身修为都被转化,肉身立时化作了飞灰,连同魂魄飞入流云大阵之中,转了几转,化为了一只半人高的金色蝙蝠飞了出来。
随着此人魂魄被炼化,一股强横愿力顿时加持在尼坤神躯之上,道行又增一层。
但他并无喜色,反而是长叹一声,看向了远方天边,那里一点遁光似隔着万里,尼坤神色释然,转头看了麻老道一眼。
他笑道:“你这老儿竟也未死!”
麻老道正经拱手道:“见过尼坤道友,不知道友要如何处置老儿!”
尼坤只是瞥了他一眼,便道:“你面相子女宫不好,卧蚕塌陷,断纹垂眉,显然独子已亡,但这般晦气之中却还有一线生机,显然是孙儿还在。再看你命宫气青,又有杂纹、伤痕,当是用了替身之术才得以逃命,失了气运,才会有此一劫。孙子被人挟持,不得不赌上一回……”
“我如今明了道途,知道自己前半生罪孽太多,虽然最终醒悟转修正道,但已是劫数领头,再难逃了!”
“长明派援兵未至,你还有机会!”麻老道叹息一声,劝慰道。
尼坤却只是摇摇头:“时也,命也!神道乃是守护,我在龙族之地立下道基,便已经无救了!除非我弃了所有信众,放弃重修的福神之道,再逃!可我辈修士,总要坚持一些什么?他们既奉我为神,我便不想弃了他们!”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道:“既已拿起了宝瓶,便身有了铐制,再不复那想逃就逃的原来摸样了!”
“道友,这又是何必?”麻老道感慨道。
“昔年种种龌龊,皆是因我没有选择。今日那留下灵珠的前辈给了我一个选择的机会,我愿为神而死,不愿再以昨日的面目偷生。”尼坤神色平淡,凝视着远方划破天际而来的遁光,淡淡道。
他最后轻轻一点,麻老道看着他手指点在自己的眉心,感觉一股暖流驱散了浑身的晦气,听他道:“既是老友,我便最后予你一点方便,使天官赐福与你,当脱劫解厄,遇难成祥。你没有我这么多因果纠缠,当可在此劫之中,保下一个平安!”
麻老道刚刚张口,就见远方一道流火之光转瞬即来到眼前。
一个浩大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一介邪神,敢杀我长明门人,今日便叫你魂飞魄散,神箓为我长明驱使!”
伴随着一声厉喝,狂暴的气息横压而来,让整个岛屿都在颤抖!
“阴神尊者!”
麻老道心中哀嚎一声,再不敢说尼坤能够逃生了!
那阴神尊者凝聚了一张真气大手,从云中探出,笼罩亩许,朝着尼坤抓来,那流云大阵的金色流云被大手一拍,便开始撕裂。
数百只金色蝙蝠环绕尼坤,朝着法力凝聚的大手涌去。
流云大阵极力周旋变化,却被五道圆光圈住,随即那阴神尊者打出一道神通,金光化虹,竟将流云大阵生生撕裂。
麻老道眼睁睁的看见,不过数个回合,尼坤便被破去了数道法门,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你这邪神倒是有些本事,奈何道行不济,将你炼化了,这一身神通,乃至你神道根基都归于老夫所有了!哈哈哈哈!”来人嚣张大笑道。
一桩神道根基,纵是对于阴神之尊,也是无量之宝,也是他一接到夏师叔的消息便立即赶赴到此的原因。
“长明派的阴神尊者,祖玄老怪!”
麻老道在这威势之下,只如蝼蚁一般,任意一道法术落下来,都能叫他性命了却,或许是尼坤的赐福真有超拔气运之妙,他躲在旁边,竟然真未收到波及。
随着那真气大手压着金色流云,越来越接近地面。
整个岛屿都颤抖起来,那些凡俗村民一个个抱头鼠窜,在阴神出手的天威之下战战兢兢,几乎随时会被毁于一旦。
这时候,流云大阵缩成一点的尼坤终于长叹一声。
“三官主三元,福禄寿消长!”
身披九章华服,笼罩在刺眼神光之中的身影,凌虚御空而起,遍体金色流云,百蝠环绕,凝在虚空中某处,恍若吟唱一般,似在喊着神通之名,又似在上应星辰岁月,低声浅唱道:“上元岁星消福神光!”
这一声还未落下,又有一个非男非女,非老非少,漠然无情恍若天道的声音,在这一声上重重叠叠,仿若同时而起,同时而落,却有落入众人耳中声声清晰道:
“中元列宿减禄神光!”
“下元南极斩寿神光!”
这三声低吟,甫一开口,竟是将三声话语凝在了一起,化作一声太上忘情,不辨男女老少的漠然声音。
其中不含一丝情感,就仿佛天道之至公,沧海星辰之变幻无情!
强宠契约妖仆
这声音,悠远而苍茫,似自九天星辰之上落下,又若虚空之中声声回荡而来,仿佛口含天宪,带着不可测度的威严。
灵珠之中,钱晨凝聚的那尊怀抱日月的神道法相,东华大明尊悠悠开口道:“太上三元司命斩道神光!”
明尊微微睁开一丝眼眸,便蒸发了尼坤的全部法力,至那犹如含日月光,明见造化的眼眸之中,一缕目光投在了被一股冥冥之中的巨大压力笼罩,凝滞在空中的祖玄老怪身上。
以阴神之尊,犹然不能脱身,这压力宛若天道显化,令他这尊阴神也犹如蝼蚁。
此刻天上的星辰垂落一丝光芒,贯彻天地,最终照耀在了祖玄身上,这星光与目光交感幻化,最终一点生死轮转的道蕴显化。
祖玄老怪赫然看见,自己两肩和头顶,三盏虚幻的明灯浮现!
祖玄老怪看到这三盏明灯,眼瞳收缩,额头之上冷汗淋漓,却只能犹自哀嚎道:“不!”
远处的麻老道却也是满头大汗,紧张的瞟了一眼自己的两肩,见到两肩处空空如也,才松了一口气,却连回头都不敢,生怕自己回头带起的风压住了这两盏灯火。
但也由不得他不紧张,在此界的传说之中,此灯乃是人精气神三把火点燃,象征生灵本身命数的福绿寿三盏灯火,亦是驻身命魂精气神所凝聚,天地二魂承载的命数显化。
虽然这三盏命灯和人身之上精神气的三把火可不一样,并不会因为回头带风而熄灭……
能熄灭、添油此灯的,都乃是神道之中的大神通威能。
“上元岁星消福神光!”
身披神辉的尼坤字字漠然,声音在周身虚空中回响道。
钱晨的目光凝视在夏师叔头顶的一盏灯上,却见头顶星空浮现一片星斗,七星并斗,斗柄直指福灯,一股点星光落下,并作飞刀一般,将那灯火斩去一半。
祖玄老怪只感觉自己浑身一寒,犹如被一种巨大的恐怖盯上了一般,他的神识犹如被撕裂了,眼前骤然被一片黑暗笼罩,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头顶的气运灵云骤然被斩去九成,只留下一点若有若无的赤气。
那消散的气运灵云,徐徐散去,祖玄老怪才从那凛然之威下脱身,便感觉无数污秽灾祸厄难之气朝着自己卷来,神识之中无数魔念丛生。
只是法力动一动,便不受控制,猛然在身体之中爆发,让他喷出一口血来,竟然就这么走火入魔了!
天上的一颗流星被这摇动星光的神通影响,偏离了轨道,朝着他当头砸下来,偏偏此人提不起一丝的法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陨石将祖老怪生生砸成了重伤,掼入了远方迷障之中的山峰洞府之中,也就是阴神老怪性命顽强,还能留着小半性命,挣扎飞起来。
“中元列宿减禄神光!”
灵珠之中,钱晨的明尊化身,目光又看向了他左肩的那盏灯火。
紫微星垂落一丝星光,再次削去其禄灯的一半灯火,祖玄老怪丹田内的阴神骤然退转,散化为丹,竟然退到了金丹境界。
中元减禄,削人道行的恐怖威力,让旁边看的分明的麻老道浑身战栗。
以祖玄老怪的寿元,退转金丹之后,便化为一个垂垂老矣,脸上的皱纹都快垂落胸口的模样。
他绝望的看着自己苍老的双手,摸着自己开始掉落的枯白头发,绝望道:“不,这不可能,区区一个小神,如何能施展这般大神通?这是幻术,绝不可能!”
尼坤眼中的人性已经消磨至只剩一丝微光了,他缓缓回头看了一眼麻老道,却让麻老道知道了这门大神通的代价!
削去福缘气运、天禄道行,便要以自己相等的福、寿为代价,所以尼坤不先发动最后的杀着,便是担心自己的寿数,削不尽祖玄老怪的阴神寿元。
古法修士,本就比元婴寿元绵长一些,但如今祖玄老怪福运尽去,境界退转,他便可……同归于尽了!
“下元南极斩寿神光!”
天上南斗星辰显化,垂落最后一缕星光,落在了祖玄老怪的右肩,令他发出一声不似出自人口的哀嚎。
垂垂老矣的祖老怪整个身体开始老缩,他的皮囊彻底松弛,头发根根飘散,丈高的身躯,缩小到了六尺,一股衰老之气彻底笼罩了他。
老怪忽然狂笑出声,笑声中满是凄厉,满是不甘,让人听了头皮发麻。
“代价,杀了老夫又如何,你付出的代价已是倾尽全部,老夫终是把你拖下了水!”
狂笑声中,祖玄被斩去所有寿元,化为了一滩枯骨。
灵珠之中,钱晨身后的神道法身幽幽的闭上了眼睛,尼坤倾尽所有,施展的三大神光的声音在他身后回荡,最终合为一声,钱晨也幽幽开口道:“太上三元司命斩道神光!”
三大金丹之中,迟迟未孕育大神通的太上道尊丹终于孕化功成。
作为太上大道的凝练之丹,此丹之所以迟迟不孕化神通,便是因为这神通并非单纯的仙道,而是涉及神道。
所以直到钱晨开始修炼神道法身,才见功成,就在先前福德凝聚之际,钱晨的真身便领悟了这道大神通,并借神道化身之手,以尼坤为载体施展而出。
此神通,可消福减禄斩寿,可以添油注命、气运加身、超拔道行……
是为——太上司命!
尼坤所化的神祇躯体开始消散,性命道化,归入星辰,他的目光已经无情无欲,恍若大道的一部分一般,最后看向下方朝着他叩拜的凡人信徒,看着旧相识麻老道,露出了最后一个僵硬的笑容,随即便道化而去,魂魄渺渺归于虚冥。
唯有最后一点真灵飞逝之时,被钱晨截下,送入了自己手中的白蝙蝠之中。
“你竟然有了这个觉悟,成全你又如何,这便助你一臂之力!”
银镜之中的风闲子,这才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