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逢春討論-第342章 線索分享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芳儿走到一处,比划着:“当时迎面来了一个卖糖葫芦的,姑娘打发婢子买糖葫芦,婢子就走到这里把卖糖葫芦的喊住了。姑娘——”
她扭头看了看,往回走了两丈余,停在一个半旧的竹筐旁:“姑娘站在这儿。”
“确定?”林啸问。
因他语气温和,芳儿少了些紧张:“确定。婢子去买糖葫芦时姑娘喊了一声,叮嘱婢子其中一串糖葫芦要山药豆的,不要红果的,说赵二姑娘吃不了酸。婢子那时回了头,记得很清楚姑娘站在这个竹筐旁。”
冯桃与赵二姑娘皆红了眼圈,忍不住小声啜泣。
林啸面色没有变化,再问:“那卖糖葫芦的小贩,你可还记得长相?”
芳儿点头:“婢子记得,是个头发花白的老汉。”
“你买糖葫芦时,一直与那老汉对话?他有没有看到你家姑娘动静的可能?”
林啸问得细致,芳儿自然想起了更多细节:“婢子挑选糖葫芦,让他帮我拿下来包好,他没有往姑娘这边看过。”
“这样,叫将军府的几人陪你去找那位老伯,确认一下这个问题。”尽管林啸认可芳儿的说法,还是不能大意。
芳儿带着将军府的人去寻卖糖葫芦的老汉,林啸的视线顺着摆在地上的破竹筐,移到路边的铺子上。
那是一间杂货铺,铺面不大,从敞开的门能看到一名穿蓝布衣裳的妇人拉了个马扎坐在门口,正探着头好奇往这边瞧。
撞上林啸目光,妇人忙收回视线,边骂边起身往里走:“二丫,你又玩泥巴,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林啸走过去,站在门口喊了声大嫂。
杂货铺如大多数铺子一样,临街是铺面,后边是住人的院子。
妇人进了后边,只能看到青布帘子微微晃动。
林啸牵了牵唇角。
这大嫂,骗人的手法挺粗糙的。
通往后边的门挂着布帘,看帘子晃动便知先前不是挑起来的,妇人坐在铺子中不可能看到院中玩泥巴的孩子。
妇人寻了个借口避开林啸,反而让他有了些期待。
謝謝 你 離開 我
这位大嫂或许知道些什么。
“大嫂——”听着院中呵斥孩子的声音,林啸扬声又喊了一声。
院中动静一停,帘子掀起,蓝衣妇人走了出来。
毕竟是生意人,蓝衣妇人面上挂着笑,半点看不出不情愿的模样。
“您叫我啊,是买东西吗?”
“不是。”林啸掏出腰牌亮明身份,“想找大嫂了解一些事。”
蓝衣妇人明显紧张起来,忙道:“怠慢大人了,我家死丫头太皮,刚刚收拾她去了。”
她说着拎过马扎:“大人快坐。”
林啸目光落在通往院子的门口处。
一个六七岁的女童正掀开帘子一角,好奇探头看。
剑气腾空 东方玉
蓝衣妇人顺着望过去,立刻瞪了眼:“死丫头!”
女童慌忙放下了帘子。
蓝衣妇人转过头来,对林啸不好意思笑笑:“死丫头不懂事,让大人笑话了。”
“令爱活泼可爱,大嫂有福气。”
“有什么福气啊,一个丫头比小子还皮,没一天让我省心的。”听林啸说起家常,妇人一时忘了紧张。
女童又掀起帘子悄悄往这边看了。
林啸笑笑,冲女童招手:“来叔叔这里。”
悄悄走进来的冯桃嘴角微抽,拉了拉冯橙。
大姐没有找错人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啸是专哄小孩子的拐子呢。
“来。”林啸语气更温柔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女童迟疑看向蓝衣妇人。
蓝衣妇人眼一瞪:“傻站着干什么,大人叫你来,你赶紧过来。”
女童哒哒跑了过来。
林啸从荷包中摸出个银花生,笑吟吟道:“拿着玩吧。”
女童茫然看向母亲。
蓝衣妇人恨不得替女儿收起来,嘴上道:“这怎么好意思,二丫可不能要。”
女童忙道:“我不要。”
妇人嘴角狠狠一抽,心疼得说话都不利落了:“是,是不能要……”
这是银子啊,杀千刀的死丫头!
“本就是哄孩子的小玩意儿,二丫听叔叔的,拿着玩吧。”
妇人再不敢说不能要。
女童见那银花生精巧可爱,又没母亲拦着,高高兴兴收下了。
普通人家这个年纪的孩子惯常见的是铜板,根本不知这是银子做的,女童收下礼物丝毫不觉负担,看向林啸的眼神分外亲近。
至于妇人,眼底的戒备不觉少了许多。
开杂货铺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她是看出来了,这位大人是想找她打听事,应该不会有意为难人。
林啸见时机差不多了,问道:“今日上午,大嫂可有看到一主一仆两个小娘子在你家铺子外不远处停下来买糖葫芦?”
未来之符文镂刻师
妇人犹豫了一下,看在银花生的份上照实说了:“是瞧见一对主仆买糖葫芦,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大人要问的人。”
“大嫂还记得她们穿的衣裳颜色吗?”
妇人想了想,道:“那个姑娘穿了一身绯红骑装,挺利落的打扮,至于丫鬟——好像穿着水红色的比甲。”
“是她们!”冯桃脱口而出,难掩激动。
芳儿穿的衣裳她亲眼瞧见了,虽然没与朱五碰面,为了找人也问过芳儿朱五今日出门的穿戴。
“那大嫂可曾留意丫鬟买糖葫芦时,她家姑娘在做什么?”
问到关键处,冯橙等人皆提起了心。
妇人不好意思摇头:“真是对不住,小妇人没留意。”
“大嫂再想想。”冯桃不甘心。
“那时候正好进来个人买酱油,小妇人就招呼生意了,真的没留意。”
“来打酱油的是谁?”林啸只好试试从买酱油的人这里能不能有收获。
对寻常百姓来说,穿着气质出众的贵女无疑是吸引视线的。如果运气好,那个时候走进杂货铺的人很可能会留意到朱五姑娘。
妇人正犹豫要不要说,就听女童小声道:“我,我看到了。”
几道视线立刻落到女童身上。
妇人伸手拧了女童胳膊一把:“死丫头,官老爷面前可不许乱说话。”
“大嫂有话好好说,不要打孩子。”林啸皱眉,语气颇不赞同。
许是林啸的和善给了女童胆量,她捂着胳膊反驳:“我没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