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權寵天下-第1549章 我能不能在這裡過夜推薦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宇文皓傍晚回啸月宫的时候,见老元坐在桌子一边写日记一边垂泪,吓了一跳,他知道今天老元出宫去给老四治伤,以为老四让她受委屈了,疾步过去抱着她,大怒,“他又造什么幺蛾子了?是不是说难听的话让你伤心了?”
元卿凌摇头,转身过去回抱着他,“别着急,不是,他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老五替她擦拭了眼泪,瞧她哭得眼睛都红了,心疼地问道:“那是怎么回事?你许久都没掉过眼泪了,怎么忽然就坐在宫里头哭?”
元卿凌拉着他坐了下来,把今天瓜瓜说的话,一个字不漏地转述给他听,说罢,又忍不住眼泪,“老五,她真的太懂事了,还知道为我弥补遗憾。”
老五心疼得不得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对她说过最重的话,就是肃王府的那场火,我以为是她放的,斥过她,其实她送过去之后,我每每想起她,总后悔那时候的语气这么重,我怎么舍得……唉,竟是冤枉了她的。”
想了想,心头更是酸楚,“她那时候这么小,就知道孝顺老人家了,老元,你生的孩子,太懂事了,她那会儿还说知错了,都没辩解过。”
夫贵逼人 苏芸
元卿凌道:“因为她那时候想跟哥哥们一块去了,这孩子,有主见得很。”
老五眉目蹙起,沉思着,却又缓缓地松开了眉头,握住了元卿凌的手,道:“老元,我一直都在为他们担心,担心他们是否开心,是否健康,担心他们日后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但细细想了一番,觉得多余了,不管是包子还是小瓜,他们都不需要我们担心,他们以后要走的路,估计早就有数了。”
老夫老妻拥抱在一起,心里头想着孩子们,既是欢喜,也是心酸。
皇室宗府把瓜瓜的封号写在玉牒上,重新置办了一个公主令牌,把原先的朝凤令牌送回去给无上皇。
这一次封瓜瓜为镇国公主,元卿凌听说封号是安丰亲王的意思,也解释了一通,原先封朝凤,是瓜瓜还要小凤凰的辅助引导,如今她已经独当一面,改封号为朝阳,潜在的意思是初升的太阳,终究是藏不住那熊熊火焰。
元卿凌私下问了无上皇是否有意见,无上皇不置可否。
但是私下逍遥公告诉元卿凌,说安丰亲王为公主封号的事情说过无上皇的,什么朝凤?听差了就是嘲讽,说学渣就不配起封号。
元卿凌失笑,能想象到无上皇听了安丰亲王的讽刺,那努力想争辩却绞尽脑汁,没法子说出强有力的辩词来的样子。
老五也跟元卿凌抱怨过,说朝阳和朝凤有什么分别?都是土掉渣。
只是这些话,却是没敢当着老人家的面说。
拿了新的令牌之后,孩子们回去了,又把老父母给扔在了北唐。
只是这一次离开,他们心里都很欢喜,因为,不用多久,孩子们都可以回来了。
静和郡主家的孩子如今好几个都在书院里上学,魏王这一次回来,带孩子们出去玩了两三天,孩子们很喜欢他,往日没爹在身边,娘便再强悍,终究有自卑感,如今魏王回来,他们腰杆子也挺得很直,到处说他们爹回来了。
之前魏王把名下所有的东西都过给了静和,连同魏王府在内,但是静和一直都没住进去。
这天带孩子们玩儿回来,孩子们怎么都不让他走,说是要留他吃饭。
魏王站在院子里头,往里瞧了一眼,“这个啊……可能不是很方便,但我确实也饿了,要不你们去问母亲,能不能留我在这里用膳?”
孩子们就急忙跑去问静和郡主,非得要留爹爹在家里用饭,说别人家的孩子父亲都是在家里头用膳的。
静和被缠得没法子,只得答应下来。
看着孩子们欢天喜地地走开,静和笑着摇头,往日一个个苦大仇深的,成熟得很,如今见他回来,像是变了人似的,又活泼又得瑟。
魏王得以在静和家中用膳,以前,他想都不敢想。
静和吩咐做了好几道菜,都是大荤,只做了一个素菜,正好合了魏王的胃口,他像饿死鬼投胎似的狼吞虎咽。
就连静和都看不下去了,道:“你吃慢点啊?”
魏王一边吃一边含糊地说:“得吃快一些,怕吃着吃着你就撵我走。”
静和淡淡地道:“不至于!”
魏王笑了,嘴里的饭喷了出来,他连忙用手摁住,咽下去后道:“谢谢!”
一顿饭,风卷残云似地结束,光盘。
静和惊异得很,虽然她一直提倡爱惜粮食,但是家里的饭菜从没试过有一顿是光盘的。
收拾好了东西,静和给魏王上了一盏茶。
魏王瞧着那一杯清澈的茶汤,却是久久没喝。
“你刚才吃太多了,喝杯茶去去油腻!”静和说。
魏王端起茶,笑了笑,“许久不曾喝过茶了,已然不知茶滋味。”
“哦?你以前喜欢喝茶的。”
地場 衛
魏王喝了一口,只觉得茶味甘香,滚滚直下胃部,说不出的舒适,道:“是啊,以前在府中,日子安宁,喝茶陶冶性情,只是在边城的日子,每日奔波,闲暇下来喝茶的时候几乎没有。”
他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静和,静和的眸子过于清澈,他总是不敢直视。
只是能这般说说话,也很好的。
静和道:“茶还是要喝,人这一辈子喜欢的事没几样,能坚持一样是一样。”
“好,我听你的!”魏王把茶喝完,这才抬起头看着她,道:“我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的。”
“你说!”静和给他续了一杯,又坐了回去,看着他。
魏王道:“你和孩子们住在这里,上书院比较远,很早就出门了,晚上回来也天黑了,不如你们搬回魏王府去住,那边离书院近,不消一盏茶的路程。”
静和不语。
魏王见状,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回去住的,便我回京,也可以在老五以前的府邸住几天,我如今也是住在那边。”
静和摇头,“我倒不是因为这个,魏王府是你的府邸,你回去住也是正常的,我原先没搬回去,主要是这里清净,习惯了,但是其实你说得对,孩子们这么奔波也不方便,来来回回,一天有一个多时辰在路上,着实辛苦,你的建议我会考虑考虑的。”
魏王眸子浸了欢喜,“真的?你真愿意搬回去?”
静和看着他,唇角噙笑,“嗯!”
魏王直傻笑着喝茶,好想唱歌啊!
两人接下来还闲聊了几句,她问起了边城的事,问起了老四夫妇,气氛十分融洽,前所未有。
静和再给他续杯,他看着静和,觉得她大不一样了,这样的态度,给了他太多太多的幻想,他心头顿时生出了一股勇气,抬起头看着静和,希冀在眼底渐渐地升起,冲口而出,“我今晚能不能留在这里过夜?”
静和放下茶壶,唇微启,似笑非笑,“滚!”
半晌,魏王耷拉着脑袋走出大门,直捶胸口,草率了,草率了,太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