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第九特區 txt-第一八九三章 北風口小隊歸來鑒賞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办公室内,秦禹拿着电话,轻声问道:“谈的怎么样?”
“大的方向已经定了,参战应该只是时间问题。”顾言底气很足地说道:“目前还剩下一些细节需要沟通。”
“那还行哈。”秦禹松了口气。
“嗯,等这边消息公布,你再往边线走。”顾言语速很快地回道:“我这边也会抓紧时间把事情敲定,不给五区过多的准备时间。”
“好,那就这样,你先忙。”
“好!”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秦禹将手机揣进兜里,心满意足地抻了个懒腰,准备去找齐麟,大牙,荀成伟等人商谈,西南以及老三角地区的部队调动问题。
“咣当!”
就在这时,办公室房门被推开,小丧走进来说道:“师长,北风口的人回来了。”
秦禹一怔:“到哪儿了?”
“蒋处长受了重伤,他们都在医院。”小丧如实回道。
透视之瞳
“你给齐麟,大牙,荀成伟分别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因为七区是否参战的问题,之前制订的计划暂缓,让他们命令部队在边境线等待命令。”秦禹拿起外套:“我先去一趟医院。”
“好。”小丧点头。
……
佯装成工人,去北风口调查的队伍,原本是有五十三人的,但他们在参加暴动,从109基地向外冲击时,绝大部分人都……没了。
五十多号人,最终跑出来的就不到十个。而这些人之所以能活下来,也是因为吴天胤那边反应很快,率先派人在西伯无人区展开活动,并且注意到了109号基地内发生的爆炸,这才能在接到消息后及时接应,不然这些人也肯定得没。
元之武 河边石
蒋学,何大川,孟玺,都是受了重伤的,他们在北风口的吴氏佣兵集团得到第一次救治后,才被重新送往川府。
秦禹坐着师部军车,很快赶到了医院,率先去见了蒋学。
病房外,小丧关上了房门,屋内就只剩下了蒋学和秦禹。
“唉!”
秦禹看着身体暴瘦,整只左小臂都没了的蒋学,眉头紧皱,叹息一声说道:“……去之前,是我们把事情想简单了。”
“呵呵。”蒋学脸色苍白的一笑,轻声回道:“没去过那个鬼地方,谁也想象不到那里面的情况……我觉得,我准备的已经够充足了,但进去后发现,那里比他妈的伊市57号还严……这次能跑出来,真的是万幸。”
秦禹沉默半晌,主动说道:“老蒋啊,你别回八区了,留我这儿吧,以后川府的军情部门,就交给你和老二了。”
秦禹和蒋学虽然级别有所不同,但二人私下里接触的时间却不短。再加上蒋学在数次大事儿上,都给予了川府,甚至是八区司令部一定的关键性帮助,所以秦禹是既有些欣赏他,又和他有一定的私交,这才会说出这种留下他的话。
蒋学看着天花板,苦笑着说道:“这胳膊没了,以后肯定不能在第一线干活了。师长,你要真愿意留我,那我也不推辞了,以后就在川府靠你照顾了。”
“行,就这么定了。”秦禹直接拍板回道:“我会跟八区军情部门要人的,手续有人替你办,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
“哎。”蒋学重重点头。
“但可有一点,咱得事先说好。”秦禹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道:“我这儿呢,家底可没有八区那么厚,工资可以给你多开点,但你可不能像在八区的时候那么贪。以后虎符啥的,尽量少给我送。”
蒋学一怔,与秦禹对视。
“哈哈!”
二人相视着大笑,蒋学连连点头回道:“好,好,我在川府争取当个清官。”
俩人在屋内扯了一会闲话,冲淡了莫名有些悲恸的情绪,才谈起了何大川和孟玺等人。
“这帮人你想好怎么安排了吗?”蒋学问。
秦禹听到这话,也有一些纠结:“去了一趟北风口,这些人也算功过相抵了。不行,就放他们走吧。”
如果是以前的话,蒋学听到秦禹这个回复,那肯定不会再多说话,但这次去北风口,他和孟玺、何大川等人也算是并肩作战过,一块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战友”,所以他才硬着头皮提醒了一句:“领导,这些人都是在109号基地内露过脸,组织过暴动的……五区,自由党,甚至是欧盟区那边的军情系统,肯定会把他们挂上号的,归为特殊军情人员的类别里……这时候放他们走,以后可能会出事儿。”
秦禹并不是军情系统出身,他在这方面的敏感程度肯定不如蒋学,所以听到这话后,才反应了过来:“是啊,我还没考虑到这一点。”
“被军情盯上,身上就有标签了,说不定什么时候麻烦就会来。”蒋学轻声劝说道:“况且,这次回来的人,算我在内才总共不到十个,他们都是有家有业的……以后要是东躲西藏的过日子,可能也难活。”
秦禹看向蒋学:“你对他们很同情啊。”
“呵呵。”蒋学一笑:“一块经历过太多次生死了,很难不对他们产生同情。”
秦禹理解他的意思,缓缓点了点头。
“领导,我说句实话,这次要没有何大川跟孟玺,单凭我们军情系统,可能很难完成这次任务。”蒋学客观地评价道:“不管是在路上,还是在里面的时候,他俩都没有带头搞事儿,而且很多跟工人之间的联系,都是他俩办的。”
“你的意思是……?”秦禹问了半句。
“如果能留下,就留下吧。”蒋学替大家伙求情:“兴山的土匪死了那么多,家里的老婆孩子都没人管……如果真撵走了,他们咋活啊?”
“唉!”
秦禹长叹一声:“我考虑一下吧。”
“嗯。”蒋学点头,继续补充道:“其实,孟玺和何大川这俩人,都是挺有能力的,留下培养培养,说不定还能挖掘出几个人才。”
“孟玺有点故事,这我知道。”秦禹反问:“但何大川……有啥才能?”
“不。”蒋学立即摆手:“师长,你可千万别小看这个人……。”
……
另外一间病房内。
何大川冲着艾坦克,大舅哥等人说道:“当时,我TM一看蒋处长被人拿枪放倒了,工人那边也没有人愿意领头了……这时候要没人站出来,那就完了,所有人都得被堵死……所以,我立马领着二十名咱兴山上的老兄弟,玩命向那个大平台立冲击……两回合,我们二十人打穿了一百多号人啊,其他人一看见有机会,那全TM被激活了……。”
要么爱情,要么流浪 顾言希
“二十个人打穿了一百多正规军?”虽然气氛有些许悲壮,但是大舅哥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那对面要是这个质量的话,那还搞鸡毛暴动啊?你们五十个人,就可以直接把109号基地平了啊?!”
“不是,你这人咋这么能抬杠呢,修辞手法不懂啊……!”
“行了,别吹牛B了。”艾坦克拿着药盒子起身:“来,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