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在洪荒搞事情 愛下-第二百七十九章 敗相伴

我在洪荒搞事情
小說推薦我在洪荒搞事情我在洪荒搞事情
“不必了,”周山想也不想地回道:“洪荒世界乃我家园,绝不容外人侵犯,你们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洪荒世界的归属乃原则性问题,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绝对不能妥协。
周山也并非一定要执掌洪荒,主宰沉浮,但不可能让洪荒落在魔族的手里,那是弃洪荒亿万生灵于不顾,是不仁不义的行为。
“你说什么?”登时,擎天魔主的声音低沉了下来,脸色很不好看,“周山,你可知,没有人能违背本魔主。”
“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胆敢违逆者,下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形神俱灭!”
“呵呵,”周山冷笑一声,嗤之以鼻,不以为意,这一路走来,他不知历经多少风雨,可不是被吓大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擎天魔主,吾意已决,无需多言。你要战,那便战吧!”
地产大亨
咔嚓!
清脆的骨节作响之声传出,言语间,周山攥紧双拳,眼眸中的战火重新点燃了起来,直欲烧上宇宙星河。
看这般形势,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好逃避的。
“井底之蛙而已,也敢与本魔主言战。莫说你还不曾彻底蜕变,晋升域主境,即便完全踏入域主,在本魔主面前,也不过一只蝼蚁罢了。”
“也罢,既然你想死,那本魔主便成全你!”
擎天魔主勃然大怒,神情骤变,话语冷森至极,像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地一般,让人胆寒。
“你以力证道,从而实现超脱,跳出大千世界,正好,本魔主号称擎天,也最是擅长力量。”
“今日,本魔主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轰隆!
话音落下,无尽苍穹之上,骤然一道轰鸣巨响传出,擎天魔主悍然出手了。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似乎只是意念一动,在其身前,一尊巨拳便霎时凝聚成形。
那一尊巨拳浩如烟海,遮天蔽日,庞大无边,其阴影把整个洪荒世界都笼罩在其中,连太阳星的光芒都被遮掩了。
其气势更是强横无匹,似一片宇宙星河碾压而来,浩浩荡荡,气冲斗牛。
周山心脏一阵狂跳,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犹如遭受了灭顶之灾。
擎天魔主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但却仿佛蕴含着天地至理,有无尽道蕴蕴含其间,玄妙莫测,即便是周山也无法捉摸。
这是超出他认知与理解范畴的东西!
此时,周山已跳出洪荒世界,屹立在冰冷枯寂的宇宙当中。
也多亏战场是在域外,否则,这一击下去,整个洪荒世界只怕都将分崩离析,乃至爆碎开来。
噗噗噗……
饶是如此,擎天魔主那一尊巨拳轰砸而来,所过之处,宇宙当中的诸多位面世界纷纷爆碎开来。
其余波浩荡亿亿万里开外,碾碎无穷大世界,横扫无敌,不可阻挡。
周山不敢有丝毫小觑,当即全力以赴,催动起全部的力量。
他虽未蜕变完全,但力量却也是跃升了一个层次。
斩了天道之后,他即是洪荒世界之主,即是洪荒天道。
于是,周山凝练万法归一诀,催动洪荒世界之力,包括洪荒天道,地道,人道之力,乃至洪荒亿万生灵一点一滴所凝聚起来的全部力量。
此外,还有三千大道法则之力,混沌珠界的力量,世界树的力量,以及他刚刚诞生的大道法力。
这种种的力量,通过万法归一诀凝练为一,拧成一股绳,最终发生升华,形成混元之力。
刷刷刷……
与此同时,周山双手结印,似穿花蝴蝶般在身前半空划过道道玄妙的轨迹。
他催动了蛮荒劫指,也就在下一瞬,一根通天光柱成形。
其光芒照耀诸天万界,璀璨至极,在这一刹化作永恒。
即便是在苍茫无边的宇宙当中,也极度显眼,好似成为了唯一,令万事万物黯然失色。
这是迄今为止周山的最强一击。
轰轰轰……
很快,双方便交击在一起,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穿金裂石。
随便些许气浪扩散开去,都足以破灭诸多陨石星球,没有任何悬念。
洪荒世界,伏羲大神,女娲娘娘,通天教主等亿万生灵皆在紧张地注视着,内心忐忑不安。
这是关乎整个洪荒世界安危的一战。
家园遭到了外族侵略,胜则躲过一劫,而若是败了,也许整个洪荒世界的生灵都将被奴役,被圈养,被肆意侵犯,生杀予夺。
那种日子,简直似地狱一般,令人想都不敢想。
随着时间的推移,头顶上空,光亮逐渐消散,似代表着希望逐渐破灭。
渐渐地,洪荒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无穷魔气缭绕在头顶,挥之不去,且越来越浓烈,越来越强盛。
似有一张血盆大口在逐渐吞噬洪荒,可怕至极。
很快,天地间有鲜血飘洒而出,抬眼望去,有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坠落了下来。
“夫君……”
女娲娘娘哀呼一声,赶忙迎接了上去。
那道身影的气息,她再熟悉不过了。
当碰触到后,女娲娘娘的芳心都快要碎了。
怀里,正是她在这世上最为心爱的男人,只是此刻却满身鲜血,身躯似瓷器般破碎,裂痕道道,不是周山又是谁。
败了,周山彻底败了。
在擎天魔主面前,他根本无力抗衡。
双方的力量差距过大,即便他倾尽全力,也无法抵挡。
对方只是随随便便的一拳,便令他肉身破碎,连元神都遭受了重创,性命垂危。
“夫君……”
“师尊……”
“父王……”
“周山道友……”
羲和,嫦曦,孙悟空,孔宣,金翅大鹏,通天教主等赶忙围拢了过来。
当看到周山那般惨状后,他们的心皆是沉到了谷底,似坠入了无底深渊,不见天日。
连周山都败了,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这就是挑战魔主大人的下场!”魔祖罗睺居高临下,嘴角边满是笑意。
他等这一天太久了,虽然并非他亲手击败的周山,但已经不重要了。
“咦!本魔主一拳居然未轰杀你……”擎天魔主却是惊咦一声,充满讶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