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笔趣-第五百四十八章 讓我去愛情的身邊吧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秦重山和石野忍不住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一丝尴尬。
他们三人,正是因为小师妹的事情,而道心受损,至今修为不仅得不到进步,反而在逐渐的流逝。
“田玉师弟,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石野摇了摇头,轻叹道:“至少小师妹还留下了两个孩子,虽然不是你的,但你怎么能下得了这般毒手?!”
“田玉师弟,只要你愿意,云儿和初月就是我们三个共同的孩子!”
秦重山开口了,语气复杂道:“我可以让他们叫你们爹。”
石野的舔狗本性爆发,当即道:“这简直太完美了,只要是小师妹生的,又何必在乎是谁的孩子呢?我一直视若己出。”
秦初月和秦云两个人正津津有味的听着老一辈的八卦,顿时一头的问号。
“哈哈哈,哈哈哈——喜当爹?我拒绝!”
田玉放声大笑。
“自古多情空余恨,多情总被无情恼!我要做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田玉的眼眸冷冽,想起了往事,依旧脸皮抖动,气得不行,“情道的终点便是忘情!也只有忘情的人,才最为强大!”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说话间,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毛毛虫,已然是筋疲力尽了,趴在手心上,只剩偶尔一抽一抽的,仅剩不多的气运,一小丝一小丝的滴落而下。
怎么还吸呢?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这也太残忍了!
他心中的怒火更是无处发泄,周身的气势都变得狂躁起来,“今天我有要事,不想跟你们打,给我滚开!”
大长老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戏份,当即迈步上前,冰冷道:“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给我去死吧!”
田玉厉喝一声,丝毫不拖泥带水,抬手就是一指点出。
这看似随意的一指,却引动了天地法则,无形无质,同样无法避开,有如生老病死,代表着天地意志,只能以法则之力对抗。
如果说大罗金仙是感悟和运用天地法则,那混元大罗金仙便是创造法则,抬手之间,就可以碾死无数个大罗金仙!
更何况,田玉还是老牌的混元大罗金仙,一身修为之强,骇人听闻。
“我们许久没有交手了,就让我试一试你的斤两吧!”
秦重山上前一步,同样是一指点出。
两道攻击瞬间交织在一起,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而是在相互抵消,相互湮灭,这是属于道的比拼!
下一刻,他们同时迈步而出,转眼就消失在了夏朝境内,去往了别处打斗。
同时,大长老和叶霜寒也战在了一起。
最強 動漫
叶霜寒手持着大刀,每一刀斩出,都足以斩灭万千法则,将整片苍穹割裂,形成一处毁灭一切的刀芒!
这一刀,超脱了法则,已经夹杂了道,忘情之道!
法则通俗来讲,不过是世界的规则,而法则之上,则为道!也便是世界的本源。
正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只要完全掌握了一种道,那便可以超脱,成为天道境界。
大长老面色凝重,他能感受到这些刀芒的威力,抬手一招,顿时召出一面乌黑色的方石,法诀一引,石头迎风涨大成一面黑色盾牌,护住周身。
同时,他再度抬手一翻,手中拿出一把黑羽扇,抬手一挥,顿时有着一道七情神火向着叶霜寒席卷而去!
不过,叶霜寒手中大刀一斩,居然生生将这火焰劈斩开来,刀芒重重的落在那黑色盾牌之上,使得盾牌颤抖不。
他的气势实在是太过惊人,咄咄逼人,势不可挡,似乎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他的脚步。
他没有心绪波动,嘴里唯一念叨的便是: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叶霜寒!”
我是仙凡
秦初月在一旁大喊着,将电视机给拿了出来,心念一动,便开始放映,“你醒一醒!你还记得我们的曾经吗?你还记得我们许下的誓言吗?”
田玉悚然一惊,惊呼出声,“混沌至宝?!”
不过很快,他就放下心来。
“居然只是放映类的宝物?”
田玉感觉有些难以置信,接着笑道:“简直天真,实在可笑,你当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呐,放这些无聊的画面,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果然,叶霜寒根本不为所动,反而出刀更为的凶残。
这一刻,天空中顿时形成了一个非常古怪的一幕。
四位混元大罗金仙境界的大佬正在生死搏杀,法则之力浩荡,爆裂四起,天花乱坠,战斗相当的激烈。
旁边,则是在放映着言情节目,一男一女游山玩水,谈情说爱,游湖、放风筝、看星星、进小树林……
还是循环播放的那种。
并且……居然还加戏了,冒出了一堆肉麻的情话,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
“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
……
“好深的心机!”
田玉面色难看,低沉道:“原来你们根本不是为了唤醒叶霜寒的记忆,而是为了恶心我,影响我的道心!”
秦重山反驳道:“你放屁,她这个分明就是无差别攻击,恶心大家!”
恋上你的床
场上唯一不受影响的,便是叶霜寒。
甚至越战越猛,并且还在复读。
“不妙了。”一旁的石野眉头皱起,眼眸中有着深深的忧虑,“宗主和大长老修道之路断绝,修为不进反退,而田玉和叶霜寒走上邪路,修为大涨,宗主和大长老已经快撑不住了。”
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叶霜寒面无表情的斩出了第十一刀!
这一刀,空前的霸道,将斩情之道发挥到了极点,使得天地都为之一暗,刀芒更是好似穿梭了空间,原本还在高空之中,下一瞬来到了大长老的头顶!
“轰!”
黑色盾牌应声被轰飞出去,大长老身形狂退,喉咙一甜,嘴角溢出鲜血。
他深吸一口气,沙哑道:“初月,你赶紧把声音关掉,否则我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怎么会这样?”秦初月双目无神,备受打击。
叶霜寒那个渣男,怎么能够一丝都不为所动?
“高人那等人物,既然把电视机送给我们,没理由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秦云想了想,提议道:“姐,会不会是放的内容不够刺激,要不你把小树林里的内容放出来看看?”
“砰!”
秦初月一拳轰在了秦云的脑袋上,一头的黑线,“这个时候,你还敢调侃你姐?”
秦云抱着脑袋,“起包了。”
“臭弟弟,谢谢你。”
秦初月突然开口,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认真,“姐姐这条命是你的救的,我不该用它去赌的,不过……我想你一定不会怪姐姐吧?”
秦云面色一变,“姐,你别做傻事,打不过还是可以跑的。”
旺 家 小農 女
“我当初还向苦海许愿,不知钱能不能买到爱情,现在,我想试一试。”
秦初月突然往前迈出一步。
开口道:“用我的全部家当,让我去爱情的身边吧。”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当即有着道韵流转而下,法则形成,带着她的身子消失在了原地。
转而出现在了叶霜寒的面前。
叶霜寒依旧不为所动,长刀抬起,“噗嗤”一声,刺入这位不速之客的胸膛!
然而,一根棒棒糖,由秦初月缓缓的送入了他的嘴巴里。
这一刻,叶霜寒毫无情感的眼眸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丝波动,持刀一动不动。
这一刻,画面好似定格。
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秦云站在原地,抿了抿嘴,轻声道:“姐,你怎么这么傻?”
明明可以走的。
但是他知道,秦初月是不忍心丢下叶霜寒,才会如此选择。
秦初月如同滴血的玫瑰,在风中飘摇,低声道:“叶霜寒,若是你恢复了记忆,我只想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有没有爱过我?”
“呵呵,多么的愚蠢。”
田玉不由得嗤笑,眼眸中露出戏谑,“果然如我所说,情爱是最大的弱点,它只会使人弱小。”
“叶霜寒,我心爱的弟子,杀了她!”
叶霜寒手握着刀柄,面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秦重山等人目眦欲裂。
他们有心想要救援,却根本不可能办到。
秦初月和叶霜寒的距离实在是太近太近,此时根本没办法轻举妄动。
战斗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也只有那个电视机,依旧在循环播放着言情节目,成为了这一对年轻男女的背景墙。
“快啊,杀了她!”
“嗤——”
天地再度失色,黑色的刀芒使得众人都有一瞬间的失神,同样使得所有人的心剧烈的跳动。
只不过,这刀芒所斩的方向,却是田玉!
苍穹之下,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