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大唐孽子-第971章 換一個賽道(求月票)閲讀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楚王府中,王富贵忧心忡忡的来到了李宽面前。
“王爷,我打听过了,那个王氏棉布作坊的棉布,全部都是从朔州运过来的,据说四文钱一尺的售价,他们还能挣钱。虽然按照四文钱一尺来售卖的话,我们也基本上不会怎么亏钱,但是再降价却是非常的困难。”
虽然李宽没有太把王氏棉布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是王富贵却是感觉压力很大。
特别是坊间现在都传闻楚王府的棉布铺子就是在王氏棉布的压迫下,才关闭的。
还说什么这是楚王府第一次在商业上被人堂堂正正的打败。
作为楚王府商业的对外负责人,王富贵的压力可想而知会有多大。
“我知道,太原王氏在朔州修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的棉布作坊,还创新性的将水车运用到了纺织之中,大大的提高了生产效率。再加上制作成棉布之后再运输,成本也会比我们低一些,所以他们的棉布卖四文钱一尺都还能挣钱,我是相信的。”
李宽已经从楚王府情报调查局以及褚遂良那边都收到了相关的情报,自然知道太原王氏最近的大动作的的底气来自哪里。
“将水车运用到纺织棉布之中吗?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大唐皇家钱庄的造币作坊已经将水车运用到金币和银币的制作之中,说明这条路子是可行的。我等会就去找观狮山书院机械作坊的人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也尽快的将水车跟我们的棉布作坊里的设备关联起来。”
对于李宽的消息比自己还要灵通这件事,王富贵是一点都没有怀疑,直接就相信了太原王氏的棉布能够卖的那么便宜的原因。
“我们的棉布作坊并不是修建在渭水旁边,哪怕是机械作坊立马就能制作出利用了水车的纺织设备,也是没有办法在棉布作坊运用的。”
李宽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多的惋惜。
因为利用水力来提高纺织业的效率,很显然只是一个过渡性的措施。
如今蒸汽机研究所已经成立了三年,李宽相信很快就会有成果出来了。
“王爷,我们可以重新修建一个棉布作坊呀。让南山建工全力以赴的话,在贞观十七年的第一场雪下来之前,估计都有可能可以完工,到时候我们就能很快的迎接王氏棉布的挑战,重新进入棉布市场,不至于被逼的关闭棉布铺子。”
“富贵啊,你觉得本王让你把各地的棉布铺子关闭了,是因为受到了王氏棉布的压力了吗?”
王富贵:……
这不是明显的事情吗?
王爷你这么问,让我怎么回答呢?
我想说实话,但是怕被踢屁股,可是要是说谎的话,王爷你又会觉得我王富贵是一个满口谎言的人。
做人好难啊。
“今年的棉花大丰收,脱籽后的棉花也已经陆陆续续的运输到了长安城,开始纺织成棉布,所以我才让你关闭棉布铺子;这件事情跟王氏棉布的开业并没有什么关系。”
听着李宽有点前后矛盾的话,王富贵再一次觉得自己好难。
是自己太蠢了,听不懂楚王殿下说的话了吗?
“如今长安城中,在各个作坊中干活的匠人、帮工数量,已经超过了十万人,其中有大量的女工活跃在棉布作坊和羊毛线作坊等各种作坊之中;再加上长安城一直都面临用工紧张的局面,只要是有手有脚,不管是男女都能够比较容易的找到一份活干。
相应的,大家口袋里的钱自然就变多了,而时间却是变少了。最关键的就是自己花费时间去缝制衣服,不仅款式没有外面售卖的好看,还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去哪个地方帮工挣点钱。所以我才开始让棉布作坊的重心转移到了成衣制作上面。今年新修建的作坊,就是用来制作成衣的。”
王富贵虽然不是那么聪明,但是怎么说也是自己选定的商业代言人。
李宽还是很愿意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跟他进行说明的。
免得他搞错了方向。
人啊,要是搞错了方向,越努力,越麻烦。
“最近机械作坊一口气给我们提供了五百架的缝纫机,就是为了王爷您这个战略转型考虑的吗?”
李宽这么一说,王富贵就想到了棉布作坊旁边修建的成衣作坊,里面新招募了几百名女工,还从棉布作坊调派了许多工头过去协助管理。
刚开始后,王富贵还没有把这事跟关停棉布铺子联系在一起,现在看来,一切都在自家王爷的规划之中啊。
“没错!大唐的棉布产业,是非常有前途的;虽然继续制作棉布也不是没法挣钱,但是至少在长安城里,直接售卖棉布的生意,会变得越来越难做。但是在海外贸易方面,却还是大有可为的。
道回生 三笑三木
但是对于海外贸易来说,你四文钱一尺的成本跟五文钱一尺的成本,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因为最终在海外售卖的棉布,一尺的售价随随便便都去到了十几文钱,甚至更高。这一文钱的差异,就显得无关紧要了。”
对于楚王府来说,鼓励棉花种植,是为了解决百姓们的穿衣问题,同时也会稳固边疆提供一个新的思路。
但是,李宽并没有想要垄断棉布生意的想法。
因为这根本就不现实,也没有必要。
在朔州北部的草原上种植棉花也好,还是在陇右道或者西域种植棉花,这都不是楚王府一家可以搞定的事情。
只有让更多的勋贵从棉花种植之中获得好处,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去边疆种植棉花。
至于关中等地,已经处于朝廷的稳固统治之中,那么就不好意思了,这里的土地不允许种植棉田。
“那我们把各地的棉布铺子都关闭了,以后是在国内走成衣铺子的道路,然后只在海贸的时候出售棉布吗?”
王富贵觉得这个方案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是!”
王富贵:???
“海外出口方面,我们虽然不是完全不做,但是可以把重点集中在玻璃镜子、自行车、化妆品、药品等产品上面,棉布的话,可以让程家、房家和尉迟家多努力一把。至于王氏棉布和郑氏棉布等其他家的棉布,他们要是能够将棉布卖到海外去,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最关键的是,棉布的门槛比较低,我觉得是一个比较适合普通商人出海闯荡的产品。只需要投入一个几十贯钱,携带一批棉布乘坐扬州到蒲罗中等地的定期海船出海,随随便便就能获得一倍以上的回报,这可以有力的刺激更多的人走向海洋。”
钱这个东西,对于李宽来说真的就是一个数字问题了。
不说其他的,单单作坊城的那些房子,他就不知道收割了大唐勋贵商家多少财富。
这些财富如果太过于集中在楚王府,也没有太大的意义,甚至都不是太好的事情。
相反的,扶持更多的商人崛起,特别是观狮山书院毕业的学员去经商,李宽是大力支持的。
这些有文化,有头脑的商人,将会让大唐萌发出一个新的特殊阶层,那就是资产阶级。
这对李宽未来的规划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
“王爷,这么说来,以后我们就主要制作成衣咯?”
“在维持现有棉布作坊的规模情况下,基本上不用考虑继续扩大作坊面积了,能够制作多少棉布,就算多少。然后这些棉布全部用来制作成衣服进行售卖。当然,棉布作坊的规模是不扩大,但是棉布的产能如果可以不断的增加,我也是支持的。”
对于技术创新,李宽一直都是本着支持的态度的。
作坊不扩大规模的情况下,要不断的扩大产量,基本上就只有提高生产效率一条路可以走了。
而这又是涉及到作坊的管理,机械设备的更新等一些列的变化。
“好的,属下明白了!”
……
“郎君,有一个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跟您汇报一下。”
崔祥坤是崔家在长安城的大掌柜,除了负责崔家木炭铺子、崔家脂粉铺子和七里香铺子之外,去年开设的崔家棉布铺子,也算是他在间接负责。
这几天,受到王氏棉布的冲击,崔家棉布铺子的生意明显变差了很多。
虽然崔祥坤也及时的搞了一些促销活动,但是销量的下跌却还是一直在持续。
“什么事情?又是棉布铺子销量下跌的事情吗?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并且也跟王杰一起吃过饭了,短时间内并没有什么好办法。”
崔庆的心情也有点憋屈。
崔家在长安城的各个生意,发展的都不算很顺利。
眼下刚刚有些起色的棉布铺子,又遭到了王氏棉布的低价冲击,想要挣钱变得更加困难了,甚至连崔家今年自己种植的棉田的棉花都要消耗不掉了。
“不是棉布铺子的事情,但是跟棉布铺子也有关系。”
崔祥坤自然知道崔庆的心情为啥不好,但是该汇报的东西,还是得接着汇报。
“那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观狮山书院机械作坊的伙计,昨天过来推销一种设备,说是可以将缝制衣服的速度提高十几倍;如今长安城中,棉布铺子的生意虽然变得难做了,可是成衣铺子的生意,却是一天比一天好。”
崔祥坤觉得自己运气实在是有点不好,每次明明很努力了,却是总取不到好成绩。
“成衣铺子?似乎长安城今年确实开始多了起来。但是百姓们习惯了买布回去自己做衣服吧?”
“以前确实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有点变化了。昨天观狮山书院书院机械作坊的伙计过来推销一种设备,叫做缝纫机,说是可以快速的缝制衣服,特别是大批量制作同一个款式的衣服的时候,速度非常的快。
据说楚王府自己的成衣作坊就大量的使用了这种缝纫机,还有新开业的紫霞成衣铺子里的衣服,也都是使用缝纫机制作而成的。”
“缝纫机?”
很显然,崔庆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名词。
“没错,就叫做缝纫机!据说这是观狮山书院机械作坊联合了水均制作所、长安精工等好几家作坊联合推出来的最新产品,他给我看了他们的图片,说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样品。机械作坊就在西市开设了一家铺子,里面有缝纫机售卖!”
崔氏棉布铺子现在的销量不是很理想,偏偏现在的成衣很好卖,如果能够将自家的棉布进一步加工之后进行售卖的话,崔祥坤觉得那一尺一文钱的差价就不是那么要命了。
不同款式的衣服,不同作坊出品的衣服,售价有点差异很正常。
如果只是一味的比谁的价格低,到时候很容易给人留下一个质量不好的印象。
“那个缝纫机卖的贵不贵?楚王府的人有那么好心,把这个缝纫机拿出来售卖?”
崔庆吃过不少楚王府的亏,眼下听崔祥坤说这个缝纫机这么好,那楚王府居然不知道把这个好东西捂在手中自己用,实在是有点不对劲啊。
他生怕这里面又有什么坑!
“楚王府已经把棉布铺子给关闭了,与此同时却是新开了好几家成衣铺子。我觉得他是想让大家一起去卖成衣,从而带动百姓们购买成衣的习惯。作为长安城最早开始售卖成衣的铺子,楚王府的成衣铺子给人的印象是最好的,最终他们家的成衣卖的肯定是最好的。
如果我们也把棉布哪来制作成衣,虽然是楚王府乐意见到的事情,但是对我们家来说,其实也不算是坏事。总好过棉布存放在仓库里卖不出去好吧?”
崔祥坤显然是有点心动了。
而崔庆听了他的话,也重新思考这件事对自家的利弊。
那个王杰想要借着廉价的棉布坐上大唐最大棉布铺子的位置,虽然吃饭的时候他说自己的目的是针对楚王府,但是楚王府还没有什么事情,自己家的铺子却是快要活不下去。
这可不行啊!
别老大和老二打架,把后面的老三、老四什么的全部都给灭了!
“行,那我们就先小规模的试一试吧!如果形势好,那就迅速扩大规模!”
想到王杰那副风光模样,崔庆莫名的觉得心里面有点不爽。
所以想了想之后,就同意了崔祥坤的建议。
你王家是厉害,你想要跟楚王府掰一掰手腕,我们都没有意见。
但是你别没把楚王府弄痛,先把我们给搞得难受死了啊。
既然你这么不客气,那我们也不客气了。
你卖你的棉布去,我卖我的成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