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八五節:細數吧(一)分享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言出法随,这个中年人也许有万般不愿,但是他听到了马林的问题,于是在羞愧的不由自主下,他最终来到了马林的面前,乞求来自马林的审判与恩赐。
因此在他吞枪自尽时,并没有谁能够理解这里发生了什么,哪怕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子,也只是以为这位伯爵是被马林的名望所击碎了心智,最终自取了死路。
年轻人在疑惑,因为这件事情说到底怪不到马林阁下的头上——你说他鼓动军队,但是他有元帅衔;你说他逼迫贵族自尽,但在场的所有人可都看着那是死者甘愿受死。
而马林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他走向坍塌的城墙顶部。
混沌们没有给马林以机会,他们已经撞到了一起,马林并没有如他的士兵们那样带着他们冲向那些该死的混沌,而是转身看向了下方。
年轻的士兵们在让开一条道,在马林的眼中,满身尘埃,臭的不似一位太子的年轻人带着他的部下们走向自己。
“丹尼尔,你没能完成与我的约定。”马林以平静欢迎了这个年轻人。
哪怕后者被剃掉头发的脑袋上还绑着绷带,上面还有血渍。
面对马林的问题,这个年轻人一脸惭愧地低下了头:“对不起,阁下,我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现在我有几个问题,想要王太子你来给我一个解答。”马林走下了废墟,他来到这个年轻人的面前,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答案。
“您没有资格质问我们的太子。”有老贵族站了出来。
这让马林摇了摇头:“老康斯坦丁呢,还有谢尔盖元帅,我怎么没看到我们的两位元帅阁下。”
“康斯坦丁元帅战死在斯武普斯克,谢尔盖元帅在撤退向梅尔诺的时候带着他家乡的第十三团挡住了追击的混沌……我们神射手队去那片战场上找过,没能找到谢尔盖元帅的尸体……只找到了他的徽章。”
丹尼尔与他的参谋们没有人敢回答,只有苏德尔站了出来,他将一枚破损的徽章递到了马林面前。
马林沉默,这两个老家伙虽然各有缺点,但是在军事方面,他们和马林的观点是一样的,那就是强大的军队才能够直面混沌入侵,为此他们在马林训练军队时给马林开了不少绿灯。
他们就这样死了,不明不白的,默默无闻的死了。
马林长叹,他扭头看向苏德尔:“两位元帅阁下还有什么话说过吗。”
“康斯坦丁元帅说很抱歉,他没能完成与您的约定。”来自外围的声音让马林扭头,他看到了林克,这个年轻人左臂断了,伤口刚刚包扎过,身后还跟着两个有着医官臂章的士兵。
“你哥哥呢。”马林皱着眉头。
“……战死了,我的哥哥在一周前与我们的团死在了防线上。”说到这里,这个年轻人的脸上再也没有倔强,他低下了头,大颗的泪水顺着他的脸落下。
“……谢尔盖元帅呢,他有向谁交代过什么吗。”马林看向全场。
这一次,那位丹尼尔王太子开了口:“谢尔盖元帅让我告诉您……他想将过错都揽到他自己身上,他想让我告诉您,这一切是他和康斯坦丁元帅没能照顾好我们这些废物年轻人。”
说到最后,这个年轻人也流下了泪水:“对不起,阁下,我没能完成谢尔盖元帅最后的命令。”
“……你有罪吗。”马林开口。
“有罪,阁下,我优柔寡断,我听信妄言,我没能认真考虑诸团团长与联席参谋士官团给我的建议,如果我能够选择不在斯武普斯克与混沌展开决战,而是边打边退,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大的损失,我……我错得太多了,阁下。”这位王太子竭力控制着他自己,而马林也没有给他压力——一个王太子,能够在失败后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说话也有条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他并没有说出是哪一些狐朋狗友给他出的那些馊主意。
这一点非常重要,作为一个领袖,他没有将他的错误归结到他的参谋身上,没有推诿责任,是他的求生之道,正因为如此,马林最终没有给他定罪——年轻人有权犯一次错,没有人天生就是军神,丹尼尔清楚了解到他的错误,所以这一次他罪不致死。
但是他不死,总要有人为这么多战士的死而负责,所以马林扭头看向那个老贵族。
“你呢,你有罪吗。”
这个老贵族跪了下来:“我,我在战斗最艰苦的时候还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我有罪,马林阁下……”说到最后,这个老人抬起头:“我,我愿意进入赎罪营,我用混沌的血与我自己的命来洗我身上的罪。”
“没问题。”马林点头同意了。
这个老头说的罪行在马林看来足够用枪崩了他,但是考虑到赎罪营更适合一个有罪的生命,而他自己又在大庭广众下自己提了出来,那为什么不让这个有罪的灵魂像他说的那样,让他用混沌的血与他的命来洗他身上的罪呢?
这一次,四周有窃窃私语声响起,这一次,很多超凡者都在场,他们当然能够看出马林身上的异状——哪怕再心有愧疚,马林阁下也不可能只用一句话,就能够让这些贵族回头是岸。
当然,也没有人往神明的方面想,毕竟马林阁下身为传奇法师,会点箴言系术式并不奇怪,而他的肉体强度令传奇野蛮人都能够心怀羞愧,因此,很快就有士兵们连片的单膝跪下,他们向着一个能够为他们讨还公道的传奇阁下行礼。
“是谁说,炮弹能够解决的事情,士兵也可以解决。”马林看向那些参谋。
有一个年轻的参谋当场就跪了下来。
“你有罪吗。”马林看着这个年轻人,后者在痛哭流涕,他拼命摇头,同时又在拼命地用嘴否认。
千里姻缘两相牵
真的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小混蛋啊。
想到这里,马林伸手一个虚握,这个年轻人立即就将他的脖子递到了马林的手里。
“我记得你,卡米兰家的小子,我还租过你家的船团,让他们从卡特堡运炮弹与子弹过来,炮弹去哪儿了。”
“我,我们飘没了三成!多余的炮弹卖,卖给了东部王国!”这个小子一边哭,一边继续着他的口是心非。
马林笑了起来,他看向身边的苏德尔,苏德尔也笑了,他还非常难得地配合着马林说了一句冷笑话:“说真的,阁下,卖给东部王国至少比卖给混沌来得强。”
“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完,一把推开这个年轻人,马林接过苏德尔递过来的水壶,用水洗了手,然后将手递向了走过来的哈尔桑,这个年轻人脸上还有伤口,但是他看起来精神非常好。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对吧。”马林笑着问道。
幸好有你回忆不被没收 我是星星丫i
“当然了,阁下。”哈尔桑说完,从腰间的枪套里掏出了转轮枪,然后将它倒转并递到了马林手里。
马林转身,将枪指向这个年轻人,后者一边号啕大哭,一边挣扎着想要离开马林的身边,但是他的手和他的脚并没有统一思想,因此,最后他离马林越来越近,双手失去控制的他一半的脸满是悔恨和痛苦,另一半的脸上却是最虔诚的模样。
“我有罪,阁下,我的罪需要以死相抵。”说完,他一手抓着地上的石板与他的双足继续对抗,一手伸展着五指递向了马林。
马林倒转枪口,将枪递到了这个年轻人的手里。
“记住你说的话,卡米兰家的小子。”马林在这一刻垂下眼帘。
后者举起了枪,将枪口顶在了他的右侧太阳穴上,哭着求生的他以毫无留恋的姿态扣动扳机,下一秒,一具失去了生命的尸体倒在了他自己制造的血泊中。
至尊 醫 仙
然后马林继续看向这些参谋:“谁还有罪。”
这些年轻人全跪了下来。
绝大数人人是被吓的,只有六号人是真的——马林能够感觉到,很多无罪的年轻人真的是被马林吓到了,真有罪的,还要过个意志鉴定,他们这些被吓破胆的小子没有鉴定,以至于他们跪得比真有罪的还要快。
马林不得不将那六个真有罪的家伙给一个个名字的点了出来。
黑帮冷少的霸宠娇妻 柯可
第一个是康斯坦丁元帅的侄子,马林是真的不想让这一家人在今天再死人,但是这一切总是要看他有什么罪,所以马林这一边一开口,这家伙就把他的罪过全说了出来。
罪名倒是挺多的,比如说一开始偷喝别人的啤酒,将补给里的鱼罐头偷出来喂猫,看医护部队的小姑娘可爱就想入非非(当然他也就这个胆子,甚至连强行牵手的勇气都没有)然后一路小奸小恶着到了斯武普斯克,康斯坦丁元帅战死之前让他逃跑,他说他真的跑了。
“我,我竟然看着我的伯父战死我还能苟且偷生……阁下!我罪该死!我,我还有罪!”
看着眼前这个在侦测阵营里一身灰色的小子还想浪费彼此的时间,马林抬起一脚将他踢翻,然后看向宪兵们:“你们把他拖走,关七天禁闭。”
宪兵之中走出两个膀大腰圆的矮人壮妇,一左一右抓住这小子就往城里走——想来禁闭室也应该会在那里。
兰顿少尉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是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真正有罪的家伙。
偷喝啤酒,偷罐头喂猫,看到姑娘就站不稳这些要是都算罪行,马林只怕能把在场的所有倒霉蛋都投入禁闭室。
唯一让马林将这小子投入禁闭室的原因很简单——他话太多了。
至于康斯坦丁元帅让这小子走,那肯定是不希望家族中的晚辈和他死在一起,所以他的逃跑行为哪怕是因为胆小,也不能算罪。
当然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的侦测阵营,只是灰色,中立中带一点小小的混乱,要是这小子有一丁点儿的紫色,马林都不会饶过他。
然后是第二位,这位一听到马林点了他的名字,立即爬了过来:“阁下!我有罪!我对我的同僚打了黑枪!”
好家伙!打黑枪!
马林来了精神:“你为什么这么做。”
于是这个小子声泪俱下的表示在斯武普斯克大撤退的时候,他所在的团被谢尔盖元帅选中,他为了逃跑,打死了他同战壕的战友,一路跑了回来。
马林伸手,这一次丹尼尔将他的枪拔了出来并交给了马林:“阁下,这样的人渣不配成为我的朋友。”
马林点了点头,然后将枪交给了这个小子,后者拿到了枪,然后开始疯狂的大笑:“你们这些废物!连这样的谎言都相信!去死吧!真神万岁!”
说完,他在他自己满是诧异地表情下举起枪——将枪口指向了他自己的脑袋然后扣动了扳机。
马林掏出烟盒,给王太子分了一支压惊烟。
魔族侦探
“您怎么就知道他是混沌的探子呢。”接过烟,点燃之后用力抽了两口,丹尼尔这才在后知后觉中想到了这一点。
马林笑了笑:“我有特殊的技巧。”
他总不能告诉这些年轻人,他一眼就看到了这家伙身上的混沌基佬紫都发黑了。
让宪兵拖走这具尸体烧掉,马林看向了第三位。
这个戴着眼镜,脸上满是泥土与血的年轻人面露死志:“我有罪,阁下,是我向王太子建言,让大军在斯武普斯克与混沌军决战的。”
马林啧了啧嘴,他看了一眼满脸诧异的丹尼尔,又看了一眼年轻人身后的同伴,后者脸上满是悲痛,但是马林看到了他眼中的窃喜。
“但是我听说,是你的上级领主之子出的这个馊主意。”说完,马林一伸手,那位窃喜先生就像是一只无助的鸡一样飞了过来,并将他的脖子精确地扣在了马林的虎口上。
“宪兵,请这位先生去禁闭室休息十天,罪名是企图欺骗传奇阁下与元帅阁下,两罪并罚。”
这一次宪兵队派了两个混血巨人,他们分别抓住这个年轻人的两条腿,在他的惨叫与不舍中拖着他离开了现场。
马林松开了手,然后托起了这个年轻人低垂的脑袋。
“来,亲爱的蒙多公爵之子,接下来,请当着大家的面,和我细数你的罪恶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马林脸上满是期待。
因为接下来,会是马林最喜欢的听故事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