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狩獵好萊塢笔趣-第1229章 沒有懸念分享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当阳光再次转回亚洲,10月30日,万众聚焦的香港,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最激烈的一次金融攻防战正式展开。
香港中环。
国际金融中心大厦内的德意志银行香港总部,汉斯·埃德尔昨晚一整夜都没有休息,自然也没有返回他在君悦酒店内的豪华套房。
自从昨天收盘,连续十多个小时时间,汉斯·埃德尔都在不停地打电话,联络德意志银行总部,寻求支持;联络一起看空香港的资本,商量对策;甚至是联系美国方面的一些人脉,打探消息,寻求可能的出路。
53亿美元资本,压了45亿美元在香港金融市场,汉斯·埃德尔可以想见,如果接下来两天挺不过去,他的个人事业也将就此终结。
哪怕这根本不是他的操作失误,而是一次谁也预料不到的黑天鹅事件。
然而,汉斯·埃德尔非常清楚,这从来不是一个对与错的世界,这是一个成与败的世界。
如果你是失败者,无论什么原因,你都只是一个失败者。
汉斯·埃德尔一度都想要直接放弃,因为,他很清楚自己面对着什么。
西蒙·维斯特洛,乔治·索罗斯,都只是站在台面上而已,他面对的是整个华尔街,以及,为了守护自己的金融市场不打算再遵从游戏规则而直接下场干预的香港当局。
三方的任何一个,都不是一般资本能够抵挡的。
背靠德意志银行,汉斯·埃德尔不算一般资本,但,同样无法抵挡。因为德国总部那边,经过漫长的电话会议,几乎已经放弃,因此,他没有得到任何额外的支援,总部方面的指示,只是让他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然而,即使他能最大程度降低损失,他还是失败者。
1997年的香港股市还是上午10点钟开盘。
9点30分,盘前交易开始。
满眼血丝直接守在操盘团队办公室的汉斯·埃德尔没有任何期待奇迹发生的心思,直接要求交易员们开始寻求平仓手中的各类空头合约。
反馈也很快传来,系统抛单积压,根本无法成交。
这也在预料之内。
华尔街方面处心积虑地做了这样一个圈套,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逃离?
半个小时之后,10点钟,香港股市正式开盘,瞬间就从昨日的10537点跳升至10624点,操盘办公室墙壁上挂着一块投影出来的大银幕,汉斯·埃德尔只是冷冷盯着指数和曲线的波动,无视一些交易员下意识望过来等待命令的目光。
香港期货市场的最低保证金比例是10%,也就是10倍杠杆。
这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最后两天时间,针对香港的空头资本,必须尽可能将恒生指数压在11000点以内,这样才能够确保很多满杠杆又无法补充保证金的空头爆仓。
现在局面下,也没有人会傻到去填补更多保证金。
补充多少,估计都会赔进去多少。
汉斯·埃德尔很清楚,昨天超过10500的收盘,其实就已经让少数押注9500点以内空头标的又进行了满杠杆操作的做空资本直接爆仓,包括他自己这边,一些合约同样也已经被强行平仓。
目前的问题就是,明天正式结算之后,还能剩下多少?
至于以往期货到期之前直接延长的转仓操作,这次也显然不在可能。还是因为零和博弈,已经大获全胜的情况下,多头可不会陪你一起转。
再说自己这边。
除了各方面的期货空头,汉斯·埃德尔手中还掌握着价值大约5亿美元的港股股票。
这些本来是用于做空砸盘的筹码,以便在市场下行时让自己赚更多。
现在,却成了让自己赔更少的工具。
汉斯·埃德尔其实也想过,把这批股票握在手里,等待升值,大概也就相当于弥补亏损。
这想法终究只是一闪而过。
5亿美元的筹码,本就是在最近几个月的港股高位区间上买进,定位就根本不是投资。而且,现在的局面也明显,香港当局,还有华尔街资本,也不可能无限托高恒生指数,汉斯·埃德尔判断,月底的这次攻防战之后,接下来,香港方面守护的恒指区间,大概就是10000点左右。
相比曾经的买进价格,恒指10000点,依旧是亏损的。
因此,这两天,由于香港当局和华尔街资本要尽可能托高恒生指数,反而是他出手这些股票的最好时机。当然,除非恒指再次出现超级黑天鹅,两天时间回到16000点,这当然是做梦,因此,这批股票,结算之后账面肯定还是亏损。
办公室内显示着恒指曲线走势的大银幕上。
开盘的短暂跳涨之后,空头资本显然开始发力,恒生指数又迅速回落,随后,再次上涨。
涨涨跌跌。
跌跌涨涨。
如此一直到正午12点,两个小时的上午交易时段,恒指一直在昨天的10500点上下波动。
这也在汉斯·埃德尔的预料之中。
因为关键还是下午。
不同于明天的结算日恒指期货合约将会按照全天的平均基准进行结算,今天,结算点数还是即时的。因此,只要多头在今天最后一分钟将恒指拉上11000点,将会有大批空头再次爆仓,事后被强制清算。
中午休息,一向很节制的汉斯·埃德尔因为想事情,意外地把自己吃到有些撑,自嘲一番,剩余的时间又花在了打电话和与团队商量对策上面。
整个上午,操盘团队仅仅只平掉了很少的一部分仓位,收回资金不到两亿美元。
下午一点钟,股市再次开盘。
最初的一个小时,局面依旧在10500点附近温吞,待时间过了两点钟,恒指再次开始急速拉升。
操盘办公室内的大银幕投影也在汉斯·埃德尔交代下,从宏观的恒指曲线换成了具体的恒指成分股股价。
两点十五分,汉斯·埃德尔终于发出了今天的第一份卖出命令,一次性砸出价值2000万美元的一只恒指成分股,那位收到命令的交易员完成操作,瞥了眼面前另外一台电脑屏幕,发现恒指果然出现了一次下行波动。
随后,所有信息都记在脑海里的埃德尔大概以每10分钟一次的命令频率,不断指挥交易员卖出股票。
偶尔还会再打出几个电话。
然而,恒生指数终究还是在震荡中持续上行。
煎熬般的两个小时,再加上香港股市相比其他市场还多出的8到10分钟浮动交易时间,最终,恒生指数以10711点收盘,单日涨幅2.5%。
更多统计数据随即传来。
10月30日的整个交易日,香港股市的单日成交量,相比昨天再次翻了一倍多,达到796亿港币,相比以往正常交易日平均百亿港币左右的交易规模,更是足足提升了7倍,足见这一天多空博弈的激烈。
德意志银行香港总部的交易员办公室内,当大部分交易员都有些庆幸守住了9800点标的空头没有被爆仓时,在角落里几乎站了一天的汉斯·埃德尔缓缓沿着墙壁下滑,坐到了地上。
5亿美元的筹码,已经只剩下1.7亿美元。
这已经是他一再节省之后能够结余的极致。
再稍微盘算一下相熟其他空头的大致状况,汉斯·埃德尔明白,那些人手中的筹码,只会更少。
至于华尔街和港府两方?
汉斯·埃德尔大概能够猜测,今天多头的主力,肯定是香港方面,而华尔街,甚至都可能没怎么动手!
这种情况下,明天根本就不用抱什么侥幸。
爆仓几乎是必然的。
想通这些,汉斯·埃德尔缓缓起身,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电话拨通德国总部方面,声音干涩地汇报了下自己的判断,便随意拎着自己昂贵的阿玛尼西服,有些落拓地离开金融中心大厦,返回君悦酒店。
打算好好睡一觉。
或许,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容易住那么好的酒店了。
至于明天的事情,让他去吧。
刚刚步行着一路返回并不算远的君悦酒店,汉斯·埃德尔很有些感慨地抬头,想要最后打量一番这栋位于香港黄金位置的高级酒店。
然后,一个黑点,忽然从大楼顶部落下。
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最后在汉斯·埃德尔十几米处砰的一声落下,埃德尔感觉,有点像一个破碎的西瓜坠地。
各方面都很像。
这是一个穿灰色西装的男人。
汉斯·埃德尔在周围恰好路过一个女人的惊叫声中微微歪头打量片刻,脑海中只是有些好奇,这家伙,是怎么跑去天台的?
至于对方为何跳下,埃德尔倒是没有多想。
还能怎样。
炒期货,赔光了呗。
只是何必要跳呢,活着,哪怕是一个失败者,其实也挺好的。
再一次,很多人一夜无眠。
冷漠的阳光第二天再次巡到亚洲这片天空,发现恼人的云城遮住了香港这座城市,好像有什么秘密不想让外人知道一般。
有些可恼。
好在,云彩在太阳面前也是弱小的,还有其他很多区域可以照耀。
确实没有任何悬念。
10月31日,10月的最后一天,也是香港金融市场各类期货头寸的最后结算日。
不同于以往日期按照恒生指数的即时数据进行成交,结算日这天,恒生指数期货最终的结算点数,将会按照全天交易时段的一个平均值进行结算,也就是说,哪怕最后一分钟恒指暴涨到16000点,如果全天平均值只有10000点,还是要按照10000点进行结算。
因为这番规则,当一些还看不清形势的空头以为今天的博弈会比较轻松时,上午10点钟,香港股市正式开盘,恒生指数从昨天收盘时的10711点,再次跳涨,直接达到11032点,如果不是因为结算日,更多的恒指空头都要因此爆仓。
空头资本随即展开反击。
然而,这一次,空头的抛压好像遇到了铜墙铁壁,不仅没有将恒指再次打入11000点以内,指数曲线反而在稳稳地持续上行,犹如一辆坦克闯入了冷兵器战场,完全无视周围的弓箭矛戈或骑兵冲锋,只是轻松自若地碾压上前,一路从11000点碾压到11500点。
直到下午最终收盘,恒生指数最终定格在11507点高位,单日涨幅达到7.4%。
七界剑神录 子非狗
10月份恒生指数期货的结算点数,也最终定格在11265点,恒指期货9000点区间的空头,无一幸存,不仅如此,因为其中一些空头的账户金额根本不足以支付亏损,香港期货交易所还不得不临时垫付一部分,事后还要向相关的会员进行追讨。
恒生指数期货之外,直接针对香港股市各类股票的卖空操作,乃至其他一些空头模式,全部都以巨亏收场。
这场全球关注的香港金融保卫战,以香港当局和华尔街多头的大获全胜而告终。
没有人知晓其中空头资本总体损失了多少,媒体事后只能根据各种公开数据大致进行了一番模糊统计,普遍认可的一个数字是300亿美元左右。
这个年代,世界一线的最顶级公司,年盈利规模也才50亿美元左右,典型的就是丹妮莉丝娱乐集团。
而大部分金融巨头,在普通人而言或许动辄几百上千亿,实际上,年盈利规模基本上都在10亿美元左右,比如高盛。
300亿美元,按照这个年代的盈利水准计算,相当于高盛30年时间的盈利。
洪荒之石 山中野
哪怕是这次做局的华尔街诸多金融巨头一起分享,300亿美元,也绝对是一块再丰厚不过的肥肉,而落入圈套的诸多资本,比如事后披露亏损严重的德意志银行,不仅将前期在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地区的做空盈利全部吐出,还再次贴入了超过20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衍生品交易部门副总裁汉斯·埃德尔事后选择了主动辞职。
激荡的一周之后,时间来到周末。
这是11月1日,万圣节。
北美的万圣节档期昨天开启,丹妮莉丝娱乐集团招魂电影宇宙的又一部重磅《招魂3》在北美和全球各个主要市场同期开画,却基本算是自己和自己竞争,对垒犹有余力的现象级超低成本伪纪录片电影《鬼影实录》。
香港的万圣节气氛并不算浓郁。
太平山。
施勋道上的豪宅内。
周三的发布会之后,陈晴并没有离开,一直待在香港这边看热闹,以及,同样盘点收获。
因为从自家老板那里得到了内幕消息,陈晴拉着林素悄悄建立了数亿美元的多头,也算是两只小鳄鱼,昨天经过结算,盈利超过5000万美元,足够在香港这边购置一栋最顶级的豪宅。
武神 血脉
当然,既然自家老板对香港不感兴趣,陈晴也就不感兴趣,当然不会花这份钱。
上午时分。
昨天落雨的香港,今天依旧阴郁,偶尔有雨丝飘下。
TFBOYS青春里有你们 秋桐悠悠
陈晴的心情却很好,她正在招待客人,来自韩国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