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踏星-第兩千六百三十五章 規矩讀書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很不适应,一个人,三个字,就让这么多强人改变态度,这该是多大的威望?
“晚辈不明白”,陆隐不解。
仇报看向虚无极,“玄七加入天鉴府,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虚无极嗤笑,“用你说?”。
仇报再次看向陆隐,“我这里无功无过,想带走老癫,不用提这个,他既加入新客栈,新客栈帮他挡住仇家,就该与这些人一样留下,但他却坏了规矩,这种人,新客栈不容”。
“这里每一个人都有故事,也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但他们都留下了,规矩是为他们而定,一旦坏了规矩,这新客栈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你可懂?”。
陆隐点头,“晚辈明白,前辈能跟晚辈说这么多,晚辈很感激,但老癫之所以暴露是因为晚辈所逼,对于新客栈,他是坏了规矩的可恨之人,但在晚辈这里,却是下属,不知晚辈如何做才能让新客栈消除怨气,弥补规矩”。
仇报收回目光,“规矩就是规矩,任何人不得破坏,这里的人都不在乎命,却在乎这规矩,规矩,就是他们的命”。
“见一面都不行?”,虚无极大喝。
杏林 春 滿
新客栈气氛再度紧张,所有人瞪着虚无极,仿佛只要仇报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出手。
沉默片刻。
仇报道,“看在虚五味前辈的面子上,可以让玄七与老癫相见”,说完,挥了挥手,一个男子走出,对陆隐道,“跟我走吧”。
陆隐看向虚无极。
虚无极点点头。
陆隐跟随男子离开大堂,朝着新客栈顶部走去,随后,他们达到了顶部,也就是新客栈石头城外。
虚神之力旋涡横掠而过,宛如狂风席卷。
远处,老癫盘膝而坐。
在陆隐上来后,他睁开双眼,看到是陆隐,大惊,“代府主?你怎么来了?”。
陆隐上前,“没想到你有这段经历,居然从新客栈逃跑”。
老癫苦涩,“我就说有苦衷,所以一直不愿暴露修为,就怕被抓回来,诶”。
带陆隐上来的男子厌恶,“新客栈保你一命,你却坏了规矩,死不足惜”。
陆隐问道,“新客栈给你的惩罚就是待在这?”。
老癫道,“待到死为止”。
陆隐目光一变,这惩罚,够重。
这里是前线战场,随时可能出现强大的尸王,等于说老癫要时刻面临尸王的袭击,直到死亡。
“代府主,你说过会保我”,老癫祈求。
陆隐为难,他不是不想带他走,但如何带走?看仇报的态度,见一面已经到顶。
那个男子冷笑,“事到临头不知悔改,贪生怕死”。
老癫怒吼,“我不是贪生怕死,我有未完的事一定要做”。
“来这里的人谁没有未完的事?”,男子厉喝,他也是一位虚变境高手。
老癫整个人在颤抖,“恩师一家不是我杀的,逃离新客栈后,我耗费数十年寻找,终于寻到恩师家族血脉,一直在等候,等着那个屠灭恩师一家的凶手出来,我要为恩师报仇,他人怎么看我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死在其他人手里,只要能为恩师报仇”,说着,他看向陆隐,带着哀求与期盼,“代府主,求您救救我,我可以死,但一定要给恩师一家报仇后再死,我不能死在这,代府主,您答应保我的”。
“住口”,男子厉喝。
陆隐道,“能不能让我单独与老癫说话?”。
男子为难。
陆隐道,“仇报前辈答应让我见老癫,却没说前辈可以监视我”。
男子看着陆隐,“在新客栈范围,你不可能带走他,别做无谓的事”。
陆隐道,“放心”。
男子走了,这里只剩陆隐与老癫。
生包子之侯门纨绔 宁小哥
老癫期盼望着陆隐,“代府主,我知道想从新客栈把我带走很难,但求求您了,试试吧”。
陆隐沉吟了一下,“我会尝试,不是我你也不会暴露,既然答应你了我就会尽可能保你,但如果保不了,你的心愿我会尽量帮你达成”。
老癫目光一亮,“恩师应该死于三君主时空某个半君境强者手下”。
陆隐诧异,“三君主时空的半君境?”。
“类似于我虚神时空虚变境,是绝对的高手,恩师以虚变境修为竟难以逃脱,当时我到达恩师那里的时候,所有痕迹都被抹消,而且很多与恩师交好之人来的也太快,那就是一个局,为我而设的局,但临逃亡前,我看到了一种独属于三君主时空战技的痕迹,应该是君王箭,那是极高明的运用君王气以箭矢造成超强伤害的战技”。
“以恩师的修为,君王箭想要有效果,施展君王箭的人在君王气修炼上必然极为强悍,不过我也不确定恩师究竟是不是死于君王箭之下”。
陆隐奇怪,“你既然看出君王箭的痕迹,其他人看不出?”。
老癫咬牙,“问题就出在这,恩师并非死于君王箭,但现场确实有君王箭的痕迹,我说出来了,但当他们再寻找,君王箭的痕迹已经没了,追杀我的那群人中肯定有人抹消了痕迹,只要找到那个人就能找到杀死恩师的凶手”。
“我是散修,若非恩师,绝没有踏足虚变境的机会,恩师,师母,还有恩师一家人都待我极好,我绝不能让恩师白死,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找到凶手”。
陆隐沉声道,“也就是说,如果能找到拥有以君王箭杀死你恩师的人,那个人就很有可能是凶手?”。
老癫苦涩,“有可能,但更有可能只是幌子,出手之人学过君王箭,但并非三君主时空的人”。
“这就难找了”,陆隐头疼,六方道场出现之前,六方会文明并非完全没有融合过,哪些人学过哪些文明的力量谁也不知道,就像轮回时空的人也可以闯虚关,虚神时空的人可以购买到能量源一样。
君王气并不是什么太难学的力量。
“我找了几十年,好不容易找到恩师血脉后人,而且放出风去,杀害恩师的凶手如果知道,很有可能会出手”,老癫道。
陆隐目光一挑,“谁告诉仇报前辈你的行踪的?”。
老癫一愣,随后目光一缩,“你是说?”。
陆隐道,“不确定,看来要尽快回去了”,说完,转身就走。
“代府主,我这条命没关系,求您一定要帮恩师报仇”,老癫大喊。
陆隐背对着老癫离开,临走前留下一句,“在新客栈,谁没有未完之事?即便仇报前辈也一样,我答应过你的事会尽量做到,你如果能活下来,就尽量活着”,说完,他离开了。
老癫望着空荡荡的楼顶,目光复杂,他何尝不想活着?但恩师的仇,必须报。
陆隐返回大堂。
虚无极看向他。
“老癫在天台,惩罚就是待到死”,陆隐低声道。
虚无极皱眉,看向仇报,“太狠了吧,这样,你抓他回来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掌拍死”。
仇报冷漠,“坏了规矩的人,想死没那么容易”。
“你这家伙不会在针对我吧”,虚无极不满。
仇报淡淡道,“你不配”。
虚无极大怒。
凰 权
陆隐问道,“前辈,真的没有可能让我们带他走?”。
仇报看着陆隐,“虚五味前辈点化我,所以有了新客栈,看在前辈的面子上,我让你见了他,但也到此为止,请回吧”。
“一命换一命”,陆隐朗声道。
众人惊异望着他。
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惊叫,“你要换老癫的命?”。
“当然不是”,陆隐看着仇报,“新客栈存在的意义就是死得其所,为人类燃烧余热,既如此,我用永恒族虚变境强者的命换老癫一条命”。
仇报看陆隐目光带着奇异,“有自信说这种话,配得上太璇,看来你在对付永恒族这方面很有信心”。
虚无极得意,“玄七这段时间几乎肃清了虚神时空暗子”。
仇报不在意,“可在我这,无功无过,你杀再多暗子并不能打破新客栈的规矩,哪怕虚变境尸王也一样”。
“两个”,陆隐道。
“小兄弟,有点狂了,你才虚皓境”,有人提醒。
陆隐见仇报依然不为所动,“三个”。
庶 女 毒 妃
虚无极挑眉,“玄七”。
陆隐没听见一样,继续,“四个”。
仇报深深看向陆隐,“你想用四个虚变境尸王的命换老癫的命?”。
陆隐昂首,“不错”,四个半祖尸王,并非太多,当初在背面战场,他都杀过十二候,在虚神时空也灭过巫灵神半祖分身,那可是巫灵神半祖分身,不客气的说能挑战祖境,依然死在他手里。
只要没有祖境插手,他能驰骋战场,半祖尸王是看到一个灭一个,想跑都跑不了。
仇报点头,“四个虚变境尸王,可以换老癫一条命,新客栈的规矩,你有资格替他弥补一次”。
陆隐松口气。
“但不能带他走”,仇报继续道,目光冷冽。
“仇报,四个虚变境尸王都带不走一个老癫?心太黑了”,虚无极大喝,相当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