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四百零二章:夜談推薦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风吹开的窗帘外是黑黢黢的天,天外是黑黝黝的湖,路灯一盏接一盏,明晃晃地照着陷入沉睡的小镇。无边的沉寂,无边的荒凉,只是看着就让人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完全没有卧在舒适床榻上的安心感。
曼蒂双手枕着后脑勺,侧头盯着黑夜下小镇的轮廓,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沉思,可无论如何她的思绪肯定是不在这间屋子里的,躺在软塌上的只有一具空壳的躯体,牵绊着外面远游的灵魂,直到游荡到宇宙洪荒里撞见惊骇的恐怖才能收回神来。
然后恐怖就出现了。
林年没来由地从床上抬起头来,脑袋占据了曼蒂眼里大半个窗户的位置,盯住了床下地铺上她的眼睛,黑暗中四目相对一下子就把远游的灵魂惊得回神了,不知所措地抬了抬头瞪着林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的视线和思考声吵到我了。”林年顿了一下如实地说,“你在想什么?思考声那么吵?”
“我在想要不要起床去搞点面吃,有点饿了。”
“5美元,我起床去下面给你吃。”
“喂…别太过分好吗?”曼蒂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一时间分不清楚这家伙是认真地想要赚自己的5美元还是在搞黄色调情。
“这是我家。”林年低头瞅着她,“我过分点怎么了?”
你特么的…
“那要不你把那群人赶到你这边来睡觉,我一个人去我家睡。”曼蒂瞪着林年说。
“那不行。”林年说,“我怕吵到我姐。”
“那你就不怕委屈你师姐我?”
“我们谁跟谁啊。”
生活 系 男 神
“我们很熟吗…?”
“最主要是我担心那个凶手不讲武德,搞夜晚突然偷袭。”林年摇头说,“如果战斗发生在你家,这样被烧毁切烂的就是你家了,我家的房子是租的,不太好乱来。”
“你人看着不错,心思挺多的啊,简直蔫坏。”曼蒂不知道说这男孩是实诚还是缺心眼。
“你不想睡下铺?”林年支出半个身子看着打地铺的曼蒂,连被子都没盖一身薄薄的睡衣躺在被褥上双手枕着后脑勺看着他。
“我是第一次见到跟女生睡一个房间让女生睡下铺的,别的男生都是尽可能地把女生搞到床上去,到你这儿就恨不得把我赶去客厅睡沙发了。”曼蒂吐槽说。
“我怕你有不干净的想法,我姐说男孩子在外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尤其是我这种。”林年扒着床沿看着曼蒂。
“……”
曼蒂挑了挑眉盯着床沿边上那张脸细细观赏了一会儿,“你姐说的其实有那么点道理,但这不能成为你恃宠而骄的理由。”
“彼此彼此。”林年点了点头说,“你跟我姐比虽然差了一点,但你头发好看可以加点分。”
“哦?你喜欢我的头发?”曼蒂心里一动,枕住后脑勺的手轻轻捏了捏自己的金发大波浪。
“还行吧,金发挺好看的,尤其是你长得还不错,在我这儿可以得个7分到8分…不,7.5分到8.2分。”
“你这怎么还精确到小数点了。”曼蒂一边吐槽一边乐呵,毕竟被小帅哥夸赞长得漂亮是个女孩都会高兴,前提是对方别忽然来一句是百分制。
“只可惜你胸稍微平了那么一点点。”林年审视着曼蒂贴出曲线的单薄睡衣,用一种逛卢浮宫欣赏画展和雕塑的眼神扫过,“你平时应该垫东西了,要么就是努力挤了。”
曼蒂默默地抽出手把被子拉了上来,这破小孩屁事情不懂,怎么眼睛就这么毒辣呢?看来平时没少偷偷看她的胸部…
“那我是8.2,其他人呢?就比如隔壁我家里那个苏联女孩。”曼蒂好奇地问。
“哪个?”
“叫维乐娃,被你吐槽白金色头发不好看的那个女孩。”
“哦,她啊,7.5不能再多了。”
“这么低?人家长得不赖吧,要腿有腿,要胸有胸,气质还好,而且成绩看起来也不错,脸蛋也是一绝。”
“你都说了,白金色头发不好看,减分啊…”林年说,“我喜欢金色头发的。”
“你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会金发控?你不应该喜欢黑发吗?”
“如果评分存在一个数轴,那金发就在正方向,而黑发就在零,其他颜色的头发就在负方向。”林年解释说,“但其实还有其他加分项和减分项,比如你如果有小肚子在我这里就得减0.5到1.5分。”
“师弟你物化女性有一手的。”曼蒂被子里的手悄悄捏了捏自己的小腹,还好一片平坦甚至还有马甲线,心里暗暗吁了一口气。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女生也会给男生打分吗?”林年斜了她一眼,“这就跟寝室晚上必聊男女关系一样,别说什么两个男生处在一起一定聊女人和性爱,你们女生也是一样的!”
曼蒂想反驳,但委实找不到反驳的点…
“不过按照你的意思,你喜欢金发女孩,我也是金发,而且我在你那里打8.2分,你的意思是你以后可能追我咯?”
“嗯…”林年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曼蒂见他这反应眼皮一跳,寻思自己难道真的撩拨成功了?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窗外月明星稀,湖水涟漪,这种夜谈忽然谈到男亲女爱然后情投意合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这么久没有考虑过恋爱难道不正就是因为找不到上得了眼的人吗?
平时都是那些男生刻意引导自己的话题,但都被她敏锐地察觉然后避开了,可今晚居然是她自己主动导向了这个话题,莫不然自己的潜意识里真对这个只有一两天交识的小师弟动心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说实话小师弟也蛮帅的,打扮一下都能拍下来做成海报一起贴她房间墙壁上了,跟那一群rock天王在一起毫无违和感,而且能打,特别能打,面对那个浑身冒火的怪物的时候直接冲上去一刀简直A爆了好吧?哪个女生又不喜欢一个能打有颜的帅哥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呢(虽说现在是她跟在对方屁股后面)?
想想看好像挺带感的啊,之前也挺恺撒·加图索他们聊到了什么超能力,莫不然这个世界真是超级英雄的设定,而面前的师弟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Superhero们的后面不都有一个漂亮的女人,Tony·Stark有Pepper·Potts,Peter·Parker有Mary·Jane,Clark·Kent有Lois·Lane,那小师弟后面从今天起是不是也得有一个Mandy·Gonzalez?
你与暗夜筑成牢
越想越动心,越想越觉得有搞头。
曼蒂抬头看着林年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又问,“怎么,害羞了不敢回答师姐的话了?”
“你好油腻啊…”林年盯着曼蒂杵了一句让她瞬间熄火的话,“而且我不是见到金发就喜欢,不然的话我大概走不出关岛。”
“我怎么了?”曼蒂的女生骄傲瞬间就被激起来了,一掀被子,不再遮掩自己虽然胸小一些但也称得上是极品的好身材,在床上努力地摆出侧躺的动作来展现腰肢和臀线,感觉像是准备来一出现实版的世界名画《侧躺的**》。
然而床上的林年笑出了声音,不是刻意的那种,而是真的没忍住的鼻腔嗤出的笑音。
你特么的…
啪一下,一个枕头就被丢到了林年的脸上,但提前被他伸手抓住了,反手丢回去砸曼蒂连砸了个瓷实,她整个人也都失去了灵魂一般躺在床上,枕头盖住脸躺平了。
“你没怎么样,我只是觉得你不适合作为谈恋爱的对象。”林年瞅着这女孩说,“我也不是见一个金毛就爱一个,不然为什么我不养条金毛犬?”
“我不懂你这是在骂我是狗还是说我狗都不如。”曼蒂叹了口气,把枕头垫到了自己的脑袋后面赌气侧过头不看林年了,感觉自己矜持了一辈子的尊严在这男孩面前一晚上就丢光了,其他人要是知道她跟某个男孩共处一室还被这么杵,大概她的形象会在学校里一落千丈吧?
“不是这么个说法。”林年盯着曼蒂,“感觉你适合当朋友。”
“我悟了,别说了。”曼蒂悲伤地说。
“这在我这里已经是很好的评价了。”林年盯着曼蒂的后脑勺解释,“所有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我不喜欢没有关系基础的感情,想交往男女关系肯定要先做朋友,互相了解性格爱好和三观,差不多了再培养暧昧,然后再表白…现在总有蠢货把表白当作冲锋号角而不是凯旋的胜歌。”
“年纪不大,倒是挺变扭的,你这套在我们这里吃不开的。”曼蒂摆了摆手,“果然中国人就是保守…”
“保守也好迂腐也罢,我姐从小就是这么教我的。”林年翻回了床上躺平了,“要自爱啊师姐,18岁是完璧之身的美国女孩已经很少见了。”
这次换床下的曼蒂绷不住了,咳嗽了起来,“你在说什么东西…”
“经验。”林年说。
“经验你个毛线。”曼蒂忍不住爆粗了,“交往过了吗?还经验。”
“喜欢过一个女生,但感觉不合适又溜了,现在依旧还喜欢着,但能不能成看缘分吧。”床上传来了林年的声音。
曼蒂怔了一下,安静了一会儿,“我去,你有喜欢的人了啊?”
“算是吧。”
“你爱她吗?”
“爱?还谈不上吧,只是喜欢,毕竟喜欢这种东西又不奇怪,谁没喜欢过人,最重要的还是有没有机会互相喜欢,然后再谈爱情的事情,爱情这种东西,想挂在嘴边是要有资格的啊!”林年说,“想跟人在一起起码条件得一致吧,时间,空间,相互感情,以及其他强大外力的制约,这些搞不定就别去谈爱不爱了。”
“…话题怎么越来越奇怪了。”曼蒂躺平了,似是想到了什么让她不舒服的事情,眼里掠过一丝怅然,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身子,“我们明天还得去跟不知道是神是鬼的凶手打一架,现在聊这些真的不算竖旗吗?”
“什么?”
“就是电影里演的那种,打完这场仗我就要回家跟Marry结婚了那种台词,说完之后转眼啪一下,脑袋就开花了,然后镜头锁死在他胸前的怀表上,里面就是那个叫Marry女人的照片。”曼蒂说,“在角色死之前,先给他一段文戏,聊一些让人舒服的放松的话题,然后马上转场,咔一下,把他给宰了,骗观众眼泪!”
“师姐,你心里有什么放不下的人吗?”林年忽然问。
“…为什么这样问?”
“只是问一下,你可以不回答。”
儒仙
神武 天帝
曼蒂迟疑了一下说,“有。”
“这件事情结束后回归正常生活了你会去看他,或者说些什么一直不敢说的真心话吗?”
“…会。”
“有你帮我竖这个旗挡刀我就放心了。”林年翻了个身背对了床下的曼蒂,抬起手竖了个大拇指,“这样明天要死也是你先死,我抱着你的尸体痛哭了。”
我特么的…
床榻下,曼蒂吊着个死鱼眼盯着床上男孩的背影,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干是吧?
比如忽然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把冰锥刺死这混蛋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