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 起點-第一千零九章 來自泥濘裡的血淚的憤怒!推薦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不管大明出兵的理由如何,也不论大明有何等的强势,公平的站在上帝视觉来看,大明都是侵略者。
而大明在中南半岛投入的神机营有限。
区区五万人。
狗儿又把这五万人分用到三条战线上。
兵力分散之后,敌军守将面对神机营采用你打我退的战略,只有面对其他兵种才会一较雌雄,而神机营也不敢突进太深,所以神机营的优势就这么被抵消了。
这三线惨烈是惨烈,至少大明没有败相,但是——
真正惨烈的不是这三线,是雄霸那一线。
新鹿大将军雄霸,被朱棣一纸圣意送回中南半岛,和他一起投降的一万四千多人,在汇整之后,剔除失去战斗力的伤病,还有一万四千人。
狗儿原本已经准将这些人送去甘肃,准备投入到亦力把里。
结果陛下圣旨一来,狗儿懵逼。
陛下竟然让雄霸率领这一万四千人去打吴哥王朝。
开什么玩笑么。
放肆宝宝:总裁敢抢我女人 左儿浅
别说区区一万四千人,长途远征,隔了一个澜沧,就是十四万人,也不见得能打下吴哥王朝,何况这一万四千人本来就是吴哥子弟。
雄霸带领他们一旦回到吴哥,岂非纵虎归山。
但圣旨如此,狗儿不敢抗旨。
按照圣旨,从后勤之中准备了一万四千人一个月的粮草——全是方便面,大明雄师吃方便面都已经吃得发吐,哪可能把其他好吃的粮草给雄霸。
而且陛下的旨意也是给雄霸方便面。
雄霸很快抵达万象。
他的一万四千人都被解除武装后看押在这里,负责看押的是由交趾、八百大甸组织起来的杂牌军,战力不高。
因为前方战事焦灼,狗儿最近没在前线,提前几天回到万象等待雄霸接收粮草和士兵。
老实说,狗儿对这一万多降兵很头疼。
杀?
不敢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放?
也不可能。
可这一万四四千人消耗的粮草,也让狗儿肉疼得很。
而且大明军伍之中对这一万四千人极为尊敬,你要知道,就是这一万四前人,在雄霸的率领下,差点和两万神机营士卒来了个玉碎。
那可是战无不胜的神机营,而且是两万。
沙场舞血人,历来尊重强者。
万象城前,狗儿看着新鹿大将军雄霸,这位大将军如今穿大明的制式盔甲,腰间佩着他的一柄宽大的刀。
一个人从大明京畿来到了万象城。
狗儿笑了。
如果雄霸要跑,那么这一路他就跑了,虽然不知道陛下用什么方法,但狗儿相信陛下,他现在也相信雄霸是真心投诚于大明。
当然,事实上还需要雄霸继续给大明的投名状。
狗儿身边有负责翻译的人。
雄霸,这个长得很丑很凶的满脸麻子的男人看见狗儿的第一句话,不是什么沙场厮杀后将军见面的话,而是一句让狗儿摸不着头脑的话,“吴哥王宫里那种可让一个宫殿黑夜不见黑幕的光明神器,如今已经满京畿了,狗儿大帅可曾回去见过?”
狗儿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雄霸继续说道:“很美,我也希望,十年二十年后,我吴哥的辽阔江山之上,也有那么一两座城市,能如应天一般,成为这不夜之城。”
狗儿这才反应过来,震惊莫名,“黄昏真的做到了?”
雄霸没有说话。
他看着远方那些眼巴巴的望着他的心腹儿郎,沉默了一阵,才轻声道:“我这一万四千儿郎,全是从泥泞里活下来的狗,他们能活到今天,不是吴哥那些高层将领的施舍,是和我一样,在泥泞里找食才苟延残喘到今天,当然,当初我率领的两万人,也有富家子弟,不过在围困李谦的丛林沼泽里,已经逐一被我处理了。”
不管是好是坏,雄霸都没有恻隐。
他对吴哥的富贵世家,从骨子里充斥着仇恨,而在沙场之上,没有人有这个耐心去查证你一个富家子弟曾经的过往。
既然你是富家子弟,既然你暂时在我雄霸之下,那你就该死。
雄霸知道,在围困李谦的丛林沼泽中,那些成为食粮的富家子弟和他们的心腹之中,肯定也有好人,可也只能痛下杀手。
否则他达不成自己的目的。
够狠。
才是雄霸能走到今天的立身之本。
狗儿沉默了。
作为一个将领,他真的非常不认可雄霸的兵道,不过陛下既然用他,狗儿就选择相信,沉默了一阵,问道:“何日出兵?”
雄霸按住腰间长刀:“明日。”
生长于吴哥,该还给吴哥的,已经还了……围困李谦后,徐辉祖为了救援李谦,没有去追吴哥的兵马,这使得吴哥王朝几乎没有多少战损就撤回了国内。
雄霸自认现在已经不欠吴哥了。
狗儿颔首,“你们的兵刃今天晚上就会分发下来,明晨,你们一个月备用的方便面,也会全部送到营帐来。”
雄霸摇头,“不要一个月,只要十天。”
狗儿讶然,“十天?只够你穿过澜沧的国境进入吴哥地界,没有粮草,你们要如何和吴哥王朝的兵马厮杀?”
雄霸没有解释,说了个事实:“那里,是我和一万四千儿郎的故土。”
何愁无粮草。
狗儿见状也不勉强,甚至松了口气。
想了想,“陛下的旨意是让你独自帅军去吴哥境内,你可清楚了,澜沧这边战事正紧,一旦你进入吴哥,就不可能有后援了。”
一万四千人,去打一个王朝,怎么看都不可能。
雄霸没有回答。
他走向远处,走向他的儿郎。
战俘营里顿时沸腾如滚锅水。
雄霸两字的声音响彻云霄。
狗儿看着这一幕,眼睛微微刺痛,这样的人,在军中拥有这等军心和威望,难怪可以和神机营玉碎,就算不用谋略,选择正面和大明雄师厮杀,也会造成巨大的战损。
确实可怕。
雄霸在战俘营前站定,深呼吸一口气,按住腰间长刀,“和我之前与你们说的一样,我去过大明京畿了,见过了大明天子,也见过了大明京畿的繁华,我相信,只要我们用献血去拼搏,几十年后,我们的子孙后人,也能在吴哥看见大明京畿那样的繁华,我准备回去,你们呢,准备好了吗?”
没人回答。
但所有战俘在这一刻的安静和决然,绽放出让狗儿心惊胆战的战意。
战争之王 犇命牛
狗儿忍不住思索。
吴哥王朝究竟烂到了什么地步,才会出现这一群叛兵?
雄霸没有听到回答,但他已经知道答案。
点头,“很好。”
是时候用我腰间的长刀,让吴哥那群高高在上的人知道,让那个宁愿给狗吃排骨也不施舍百姓一碗粥的大将军知道,什么是来自泥泞里的那些血泪的愤怒!
腰间长刀,名字就叫“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