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6smo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血核 起點-第199節:正是他熱推-dy4y2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目送着枪蝎和蜥蜴群一起奔出绿洲,紫蒂转身赶回营地。
她没有想到的是,回到营地不久之后,就有胖球飞鱼来光顾营地。
很不幸的,紫蒂被鱼刺射中了。
“我要死了吗?”紫蒂躲在帐篷中,紧张和恐惧刺激得她浑身发汗。她知道谁也帮助不了她,最能帮助她的只有她自己!
被射中后呆愣了一下,旋即,她就立即拔出鱼刺,赶忙翻开自己的皮包。
她迅速倾倒一瓶瓶的药剂,很快,她发现一种淡蓝药液对剧毒有强烈的解缓作用。
“得救了!”这一刻,紫蒂无不庆幸平时准备充分,备足了各种解毒药剂。
脱离了险境,紫蒂又连忙掏出更多的淡蓝药剂,冒险爬出帐篷。
“都接住了,这种药剂能够缓解鱼刺剧毒!”紫蒂将淡蓝药剂分别抛给了其他人,就连蓝藻也得了一瓶。
不过,紫蒂刚刚抛给蓝藻后,就愣了一下。
她忽然意识到,这是她铲除蓝藻最好的机会。对于杀害亲弟弟的蓝藻,紫蒂毫无好感,心底十分戒备警惕。
但替身没有听从她铲除蓝藻的意见,一直保留了他的性命。
“只要我不去救他,他很可能就会丧命在鱼刺之下!”紫蒂钻入帐篷之后,便立即懊悔起来。她刚刚太紧张了,没有细想,就下意识地抛给了蓝藻药剂。
替身没有回来,但是来到营地的胖球飞鱼却明显越来越多。
紫蒂缩在帐篷中,越发感到恐惧。
她看不到飞鱼,但却能听到飞鱼发出呱呱的叫声,这种叫声明显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密集!
“再这样下去,飞鱼越来越多。一旦我被鱼刺射中过多,再多的药剂也解不了毒。”
就在情势越发险恶的时候,紫蒂忽然听到蓝藻发出的吼叫声。
随后,她又听到蓝藻的大吼大叫,以及他和胖球飞鱼交锋的响动。
紫蒂冒险掀开帐篷一角,便看到蓝藻疯癫了一般,从自己的帐篷里跑出来,来到营地中央,投掷石块,和胖球飞鱼交锋。
紫蒂惊奇地发现:蓝藻似乎能够分辨胖球飞鱼的位置!
看到这里,她连忙将护身的刀剑抛给蓝藻。而和她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另一边帐篷里的苍须。
蓝藻有了武器,立即稳住了阵脚,和胖球飞鱼激战,吸引了鱼群所有的注意力。
蓝藻的奋战为紫蒂、苍须等人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将战斗成功拖延到了替身回援。
紫蒂也在这个时候,再次被鱼刺射中。
她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胖球飞鱼自爆,鱼刺是四处乱射的。棕榈叶编织的帐篷并不能遮挡住全部的鱼刺。
紫蒂旋即镇定下来,刚想要掏出淡蓝药剂,忽然一个人闯进了她的帐篷!
紫蒂顿时紧张起来,然后她发现是替身。
她的心刚要放下,就听到替身关切的声音:“让我看看!”
然后下一刻,替身就一把抱住紫蒂,野蛮至极地将她的学徒斗篷撕开一道口子,让紫蒂贴近胸部的伤口彻底、完全地暴露在替身的眼前。
紫蒂:!!!
她懵了,整个人凝如石像,想要掏出淡蓝药剂的动作也止住了。
一耽搁,她娇嫩的皮肤上,漆黑的剧毒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
替身大为紧张,毫不犹豫地拔掉鱼刺,然后低头,用嘴唇紧紧贴住伤口猛吸!
一瞬间,紫蒂瞳孔猛缩,伤口传来的吸摄之力,是如此的强烈,好似魔法攻击,紫蒂在这一刻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摄出去。
来自少女的羞涩,以及被突袭的自然反抗意识,让她下意识地伸手推了替身的胸膛。
替身岿然不动。
她感到替身的胸膛是如此的坚硬,仿佛巨石。
他的手臂又像是钢铁浇筑,将少女死死地禁锢在他的怀中。
浓烈的雄性气息像是海浪一般,席卷紫蒂全部身心。
她从未被这样对待过!
她整个人都酥麻坚硬,头脑也是懵然一片,连思考都没有了。
她浑身都紧张至极。
脚趾头紧扣,小皮靴下意识地在帐篷里的地面上蹭着。
她平躺着,双眼望着帐篷,帐篷里的空间是如此的狭小,紫蒂感觉自己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困难。
像是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又像是只是几个呼吸。
替身终于停止了吸摄的动作,松开了少女。
他的努力颇有成果,紫蒂伤口的毒素基本被吸摄出来,并没有在少女的身体里扩散。
紫蒂顿时感到自己似乎又能呼吸了,她浑身都在发烫,脑袋嗡嗡的,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人,我有药的。可以、可以解这种毒。”
她从皮包中取出一个小巧的玻璃瓶,里面装着淡蓝药剂。
漆黑的剧毒遭遇淡蓝药液,立即消散,效果很好。
针金:……
少年骑士意识到自己的莽撞,神情有些尴尬,咳嗽一声:“这就好。我去看看其他人。”
替身走了。
紫蒂顿时感觉帐篷空空荡荡,随后复杂的情绪像是潮水般在她心底涌出。
“他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我的神呐!”
“我、我为什么没有反抗?”
“不,不,我反抗了!但阻止不了他……”
“他、他怎么能这样做?!”
“不,他不知道有淡蓝药剂,所以他不是存心来侵犯我的。他是为了救我……”
一时间,紫蒂思绪一片混乱,忘记了营地还在遭受着胖球飞鱼群的攻击。
替身回援,击杀了胖球飞鱼,顺利拯救了营地。
蓝藻却伤势沉重,中毒极深。
“大人,救救我……”弥留之际的蓝藻,抓住了替身的裤脚,发出一声声虚弱的哀求。
替身请紫蒂施以援手。
紫蒂虽然之前劝说替身除掉蓝藻,也为自己投掷药剂的举动感到后悔,但现在她却是诚心实意地去救援。
“没有蓝藻拖延,我们肯定坚持不到替身返回。”
“从这种角度来看,我们是被他救了一次。”
紫蒂全力出手,配置出药剂,再加上白芽冒险吸·毒,终究让蓝藻脱离险境。
在绿洲休整数天后,四人离开了绿洲,一路跋涉,进入森林。
因为替身冒然吸·毒的事情,让紫蒂和他之间多了一层尴尬。
两人之间交流明显减少,就算有眼神的对视,也很快转移开来。
然而,每一次和替身对视,紫蒂都会心跳加速。
替身在前面探路,紫蒂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凝注在他的背影上,往往在这种注视下,时间过得飞快。
原本煎熬的跋涉旅程,在紫蒂的感受之下,却显得无足轻重了。
尽管一天和替身说不了几句话,但是就在这种氛围中,紫蒂感受到了甜蜜!
“也许,就这样一路走下去,只要和他在一起,也很好。”
紫蒂心中这样感叹着。
然而,好景不长。
深入森林之中,替身敏锐地发现了鬃戈和兽群激战的战场。
顺着痕迹行走,他们很快发现了营地。
“这是?!”看到熟悉的营地,紫蒂瞳眸瞬间一缩。
就在这个营地中,她和之前的护卫们遭受到了蓝狗狐狼的又一次袭击,危难之际,她只有打开木箱,将沉眠的替身拖拽出来,紧急撤离。
营地应该是被传送过来的,并且正在遭受蝠猴群的围攻,处境很不妙。
谨慎的观察中,扮演黑卷的针金从营地中逃了出来。
看到他的一瞬间,紫蒂像是被晴天霹雳劈中。
她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在这个地方和她真正的未婚夫相遇!
她还没有准备好。
黑卷趁机手脚并爬,向营地外的森林中飞奔。
青铜蝠猴尖叫着,双翅猛扇,追上黑卷。
“他要死了?他要死了!”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就要被蝠猴杀死,紫蒂心头猛跳,口干舌燥,竟是心中生起一抹夹杂着恐惧的期待。
命运是如此无常。
她的母亲死了,她的父亲死了,战贩死了,而她爱上了一个替身。
现在,她的未婚夫也要死了。
“如果黑卷死了,那么他就是唯一的针金!”
“欺瞒帝国会很难,但那是将来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他要死了,不是我动手杀的他,他是被魔兽杀死的。”
紫蒂从来就没有想过联姻,没有想过嫁给针金。现在针金就要死在她的面前,她感到轻松,感到了一种解脱。
但下一刻!
劲风从她身后产生,飞镖尖锐地呼啸着,一击杀死蝠猴,将针金救下。
紫蒂满脸苍白,回望身后。
和她料想的一样,救下针金的人……
正是替身。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