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2qj精华都市小说 《煉氣九千年》-NO193. 天珠閲讀-kb6iw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他已经在门外了,仙君要不要见呢?”
心腹问道。
“虽然我与他交情不深,不过来者是客,请他进来。”
太华仙君想了想,她不知道和天河之主有什么想法,倒是想听听。
“太华仙君,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来的用意你应该了解。”
天河之主进来后直接说道,“那下界坟场偷度上界的蝼蚁,一上来就抢夺一切,要一统南仙域,把你苦心经营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太华门轻易成全他,你甘心吗?”
“弱肉强食而已,有什么甘心不甘心的。”
太华仙君蹙了蹙眉,“难道你有什么办法阻止他的大势?还是你有实力与他争锋?在永恒宗的时候,你的脸丢得还不够吗?”
“咳……”
天河之主被太华仙君揭了短,顿时老脸一红,不过也是愤怒所致。
“我的方法就是一个,拖。”
天河之主看着太华仙君说道,“他与巡天神将的约定为三天,你只要拖过这三天,到时候他就输了,就会跟巡天神将去天庭接受审判,再也回不来了。”
“拖?你以为他会给我机会拖吗?”
太华仙君嗤之以鼻地一笑,“现在江寒把身家性命都赌上了,别说三天了,我看他马上就会来我太华门了。”
“你好歹是天华仙人的掌上明珠,难道他还敢杀了你不成?”
天河之主说道,“大不了把他老人请下来,在此坐镇。”
“你若是没有实质性的办法,就请回吧,说的这些屁话完全解决不了问题。”
太华仙君摆了摆手,一脸的嫌弃。
“也罢,为了让你拖过三天,我愿意将定河天珠借给你。”
天河之主一咬牙,下了大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什么!?”
太华仙君都是一震,“你愿意把镇压天河的天珠借给我?此话当真?”
“当然,有天河之珠守护你太华门,就算那江寒的实力再强悍,也打不进来。”
天河之主冷冽道,“只要拖过三天,你的太华门没有纳入到永恒宗,他就输了。”
“好,这才是实质性的办法嘛,只要你愿意将天珠借给我,我就有信心与他拖过去了。”
太华仙君也是会心一笑,将手掌伸了过去。
“干什么?”
天河之主看到太华仙君伸过来的手掌,疑惑道。
“你不是说要把镇压天河的天珠借给我吗?”
太华仙君一副明知故问的神情看着他说道,“难道你仅仅是随口说说不成?若是真的愿意借,现在就给我吧。”
执事妻,惹不得
“别急,还有时间。”
天河之主嘿嘿笑道,“这几天我就在你的太华门内,亲自将天珠祭出来守护你的太华门,与你共进退。”
“你……”
太华仙君被他这席话差点噎住,还以为他是把天珠借给自己使用呢,谁知道他是这样借的。
“放心吧,天珠在你手上不如在我手上得心应手,能挥出最大的威力。”
天河之主认真道,“此珠是镇压天河的神物,能让天河风平浪静,用来守护你的太华门虽然大材小用,但是事到如今只有如此了。”
“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吧。”
太华仙君笑了起来,“他说大势不可挡,这一次我就要挡一挡了,看他能如何。”
“若这次咱们合作成功,我便助你一统这南仙域。”
天河之主一不做二不休,说出一句让太华仙君更震撼的话来。
“若你真能说到做到,你想让我干什么都成。”
太华仙君一激动也摞下狠话。
“真的?干什么都成?”
天河之主的神色瞬间就变得贪婪起来,色眯眯地看着太华仙君。
凡尘心世录 重易
看到天河之主的神色,太华仙君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不过太华仙君还是点了点头。
“当然,干什么都成。”
太华仙君也豁出去了,只要能一统南仙域,让她飞黄腾达,就算知道天河之主想让她干什么,她也愿意了。
“好,一言为定。”
天河之主舔了舔舌头,仿佛此事已成定局了一样。
而此时在永恒宗内,江寒也是正襟危坐,一副轻松自在的神情。
“大师兄,你与巡天神将的约定仅为三天,而太华仙君现在应该也知道了巡天神将来过的消息,她为何还不来投诚?”
陆离看着江寒说道,“要不,现在就去太华宗一趟,问问她的意思,若是她拒绝太华门纳入咱们永恒宗,也好及早武统。”
“不要急,第三天再说。”
江寒笑了笑,“一统南仙域我势在必得,任何阻挡都是螳臂当车,太华门纳不纳入咱们的永恒宗,可不是由她说了算。”
“可是,我还是怕夜长梦多。”
陆离担心道,“这件事关系太大了,不仅关系到永恒宗的生死存亡,更关系到你的生死啊。”
“师弟,放心吧,所谓好事多磨嘛,多给他点时间。”
江寒拍了拍陆离的肩膀,知道他担心什么。
这一天下来,玲珑门纳入永恒宗的事宜就全部完成了,玲珑门的旗帜全部放下,换上了永恒宗的旗帜。
这诺大的南仙域,此时永恒宗一家独大,吞并不灭宗和玲珑门,只要太华门纳入进来,整个南仙域就是永恒宗说了算了。
第二天,方儒匆忙走入殿中,马上将陆离,欧阳颜还有江寒叫了过来。
“方儒师弟,何时如此慌张?”
江寒不明所以,他知道方儒的个性,一直是遇事不慌的人,今天却如此慌张担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太华门真的生变了。”
方儒咬牙道,“自今早开始,一枚天珠笼罩了太华门,形成了天珠壁垒,那可是镇压天河的神物啊,如此看来太华仙君与天河之主串通一气,是要用防御的形式,拖过约定的三天。”
“我就说嘛,夜长梦多,这该死的太华仙君和天河之主狼狈为奸,连镇压天河的神物都使出来了。”
陆离拍了拍桌子,一副气愤填膺的神情。
“天珠是神物没错,镇压着天河潮涌,使天河风平浪静,其神力非常人所以破得啊。”
欧阳颜看向了江寒,“大师兄,你件事你看该怎么办?若是他们以天珠守护太华门,一直闭门不见,那拖过了与巡天神将约定的时间,你……”
“天珠,比仙器还强大吗?”
秦殇 李华忠
江寒淡淡道出一声,“自打来到上界之后,我就没见过入眼的神物,这天珠在你们口中如此神奇强大,我倒是有点心动了。”
“啥……”
陆离几人面面相觑,他们几人在这里担心的不得了,江寒却是如此漫不经心,不仅没有对天珠守护太华门的事担心,还想着要将镇压天河的神珠给收了。
这……
“放心吧,既然他们如此冥顽不灵,我就让他们悔不当初。”
江寒认真道,“尤其是那天河之主,此人三番两次与我过不去,现在竟然怂恿太华仙君与我对抗,就连镇压天河的神珠也拿了出来,这一次我不仅要收了他的天珠,还要将他镇压到江山殿内为奴为仆。”
“他的哥哥是天河神尊。”
陆离说道,“天河神尊在彼岸大帝名下做着奴仆,打扫着彼岸天桥,若是杀了他的弟子,恐怕……”
“什么?彼岸大帝?”
死城之城 雨幽荫
江寒眉头一挑,他可是记得在下界的时候,黄龙真君架设的彼岸祭坛,使得上界的彼岸天桥法则显化,最后他将那法则炼化,引得上界的彼岸天帝显现出了虚影,还威胁了他一句。
錢途 給您添蘑菇啦
现在到了这上界,听到有关彼岸大帝的消息,江寒怎么会不震撼呢。
“大师兄,你知道他吗?”
看到江寒的神色,陆离好奇道。
“知道,知道一点,而且还有点过节。”
江寒笑了,“我与彼岸大帝都有过节了,难道还担心给他当下人的天河神尊吗?”
“这……”
陆离几个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感觉这位大师兄是真的强,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若是听到江寒与彼岸大帝是好友关系还好,一听又是有过节,为什么江寒什么人都敢惹呢?
“好了,既然太华仙君和天河之主狼狈为奸,现在我就去会会他们。”
江寒站了起来,“我先试一试那天珠的力量,你们留在此地,我与青阳去就行。”
“我们一同去吧。”
陆离几人异口同声道。
“那就走吧。”
江寒率先出了这殿,旋即腾空而去,往太华门所在掠去。
还在天际之上,远远地江寒就看到了笼罩在太华门上空的光芒,像是一轮血红色的太阳悬浮在太华门上空。
“那就是原本镇压天河的天珠,现在守护着太华门。”
陆离指着那枚血红色像太阳的珠子说道。
“一枚破珠子而已,让我来试试。”
吴青阳不屑地呵笑一声,旋即率先踏步而去。
只见吴青阳在靠近太华门百步之时,本来不屑的神色也涌现出了凝重。
因为来自那枚天珠的压力,令他不得不凝重,他感觉自己是在接近太阳,那种恐怖的压力,不得不使他全力以赴。
“看来青阳拿不下这天珠。”
江寒停留在原地,淡淡呢喃出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