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g37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txt-第495章鑒賞-yvbzr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
《捉妖记》票房注水的新闻要比破二十亿来的更加猛烈,人民日报等媒体自点名批评《小时代》之后,再次对捉妖记开炮了。
人民日报发文称:从《捉妖记》公布的放映时间、场次、人数、票房等情况中,我们会有一些惊人的发现:
一是我国观众对电影的发烧程度,已到了深夜也不睡觉和愿意站着看电影的地步。
二是《捉妖记》果真有高超的时间延展妖术,能把10分时间拉长到118分钟,从而能放完这部影片。
三是制片方和电影院都是玩数字魔术的高手,能把各种统计数字随意玩大。
三个主要造假的点全都提到了,这也是摆在明面的肉眼可见的证据。
即便影院、院线、片方都站出来澄清,说是因为程序错误导致这种现象,也压根没有人相信。
对于媒体而言,自然不放过这种机会了,几乎是一边倒的批评《捉妖记》。
当然,江浙地区的媒体例外,这片子是江浙影视集团旗下一家公司投资的。
网上的观众们也开始质疑《捉妖记》票房的真实性了,其实但凡电影的口碑能配得上票房,就不会这样,票房虽高,可是口碑只能说还可以。
而且,面对片方的不断解释,有才的网友们还开始调侃了起来。
“《捉妖记》确实是场场爆满,我就和几十个朋友排了三个小时队,坐在过道看完的!”
“我和我朋友挤在电影院,那家伙,树上,墙头上都是人,塞的满满当当的,还有过道,我们这里过道票都炒到了一千多,散场后平均一个影厅光挤掉的鞋就扫了一卡车。
不说了,我到现在还没出萬达呢,人太多了,挤不出去,听说树叶都绿了,不过我不后悔,能看到这种电影,真的值得你用生命去珍惜。”
“我这《捉妖记》坐票站票蹲票趴票都卖光了,门口1300百多人急得哇哇哭,最后只好把他们安排挂在墙上看。”
—————
……
一个个都成了段子手,越说越夸张,越看越想笑。
總裁爹地,買壹送壹
从第二部二十亿,并且有希望超过《速度与激情7》,夺得今年票房冠军的现象级电影,一下子好像变成了笑话。
紧接着央视也报道了刷票房一事,更有新影联院线总经理接受采访谈起了只需要800万就可以买1亿票房的事。
院线专业人士站出来了,央视也报道了,差不多算是实锤了。
一番风波之后,《捉妖记》的票房走势稍微平稳了一点,最终以不到23亿收官。
轰轰烈烈的暑期档,两部二十亿级别的电影,两部十亿级别的片子,竟然以这么一个结局结束。
暑期档票房冠军钱转到了,最后名声有些瑕疵。
不过,谁在乎呢,投资方早就在庆祝了。
……
这么一个票房大爆发的暑期档,对行业的刺激也是相当大,影视股跟着大涨,上市公司坐着天上掉钱。
更关键的是,不管《捉妖记》还是《煎饼侠》,都是“新”的片子,新锐导演,新演员,新类型,也让其他行业看到乐更广阔的的前景。
而票房接近十亿的《大圣归来》,也让网上有了一些国漫复兴的声音,不少公司都考虑投资动画电影,毕竟这不需要给大牌导演、演员高片酬。
对于未来影业而言,暑期档不够完美,但是也算是大获成功了,毕竟作为系列的第一部,票房接近二十亿,唯一美中不足的恐怕就是没有拿下暑期档票房冠军了。
对公司的上市前景,是绝对利好的。
接下来的国庆档没什么重量级电影,都集中在贺岁档,李谦处理了一下公司重组的事宜,就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剧本的创作中。
舊愛燃情:總裁步步緊逼 桑榆未晚
慢工出细活,没有可以借鉴的片子,全都要自己动手,李谦这才发现,真没那么容易干的。
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李谦才把初版剧本精修了一遍,剧本大概110多分钟的戏份,实际成片可能还要剪掉二十分钟。
主要是改一下比较拖节奏的地方,这种剧情片比不上特效大片,哪怕剧情有点拖,也有特效画面可以看。
可是剧情片但凡有点点拖节奏,观众虽然说不出什么,可观影效果就会非常明显。
很多电影都会有什么导演剪辑版,也有很多影迷就要喜欢找加长版去看,其实没有什么必要。
作为专业的导演、剪辑师,他们能不要的片段,除非是不可抗力,比如光电和谐的片段,其实没有也不影响什么。
有时候专业影迷们看导演加长版,偶尔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其实对于整体来说并不重要。
主要是看加长版的心态和第一次看不一样,是带着考究的心态来看的,而不是单纯的看电影。
要是第一次就看加长版,估计某个时段会让你感觉无聊。
细节这玩意,多了也是坏事。
精修了一遍剧本,李谦在一家人之间关系、情感转变的几个关键点删掉了一些有些刻意的东西。
很多电影的关键节点,看起来就有种好像是导演按着你的脑袋让你看,还在耳朵边给你解释的感觉,多余又啰嗦。
其次就是配角方面,除了主角一家人之外,电影里也安排了飞机上其他人的出场,但是次数和频率也做了些删改。
比如要重新找工作的男主角,消失了五年和社会脱节,屡屡碰壁之后,茫然地站在马路上。
正好不远处有个人在街头卖唱,男主角认识他,那是飞机的乘客之一,出事之前是一个有点点名气乐队的主唱,可是现在乐队有了新的主唱,他五年前的人脉也消失殆尽,为了生活只能暂时在街头卖唱。
之所以不是明星,只是个小乐队主唱,还是因为合理性,毕竟哪怕是小明星,哪怕过气了,可是突然死而复生,也是大新闻,足够红一阵子了。
通常来说,电影追求的合理性要比电视剧严谨多了,90分钟的电影,不合理的东西越多,越出戏。
短短几天,一个在当地有些名气的乐队主唱,失去了所有的东西,连原先乐队的兄弟都不再接纳他,可依然能乐观地在街头拿着把吉他卖唱,声音里没有一丝怨天尤人,反而是充满了对明天的向往。
至于唱什么歌,李谦还没想好,不太懂音乐。
遼王獵心:專寵醫女 古剎
草根人生
这个配角,就是让找不到工作、意志消沉的男主角稍稍振奋了一点的角色。
电影的配角承担这种角色也是非常常见的,不过不能多了,隔一段时间就冒出这样一个配角,太刻意了。
修改剧本的时候,李谦就删掉了两个这种角色。
过犹不及,自作聪明,很多导演、编剧都会犯的错误,好像生怕观众不理解一样,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的安排多精妙绝伦一样。
把观众当笨蛋,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命运航班》的剧本算是完成了,不过也仅仅是剧本而已,接下来还要写分镜剧本,然后大概十分之一比较关键的镜头,还要画故事板。
9月份过了一半,正好面对接下来的国庆档。
国庆档没什么重要的片子,主要是安排一下未来电影APP的事宜。
刚刚过去的暑期档,七八家购票平台一共烧掉了五个亿,这个火爆的暑期档也有他们的功劳,五亿票补下去,大量低价票直接刺激了观众的消费热情。
这还只是平台自己贴的,几部电影发行方自己也投入了大量的票补。
就是拼财力了,没钱就融资,未来电影APP单独剥离出去,融了a轮,筹集资金面对接下来的贺岁档和春节档。
没多大技术含量,主要就是根据几部热门电影上映前的宣传、反馈,绝对每一部电影投入的票补数量,钱也不能白烧,烧要烧到刀刃上。
还有各种抽奖、签到、评价、转发的活动,这方面跟别人学就行了,哪家公司的制度好,就移植过来。
也就导致了几家平台都差不多,就是名字不同,只有格拉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们还在坚持提高用户体验,不过估计快撑不住了。
生活就是这么的枯燥,写写分镜剧本,忙忙公司的事,还有各种会议、活动要应付。
19号傍晚,李谦还来了趟吉琳市,参加新一年的金鸡奖。
作为电影家协会的一员,《返老还童》这种非娱乐向,寓意比较深刻的电影,还是主旋律,又肯定是要拿奖的,不来不太好。
仙途歸真 大喇叭張
更何况公司旗下还有其他的电影提名了,就抽空来了趟。
时空之殇之唯愿你心安
今年的金鸡奖在吉琳省的吉琳市举办,说实话要是金鸡奖,李谦都不知道还有个吉琳市,毕竟省市同名还是非常罕见的,国内好像就这么一例。
抵达全民健身中心的时候,现场已经很热闹了,东北人民一向是非常好客的。
这次来的大牌演员、导演们不少,内地的张一谋、马小刚来了,张一谋是拿了提名,马小刚是老婆提名了影后。
以《失孤》提名影帝的刘德桦大概是人气最高的了,也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的吴一凡的那些年轻女粉丝的声势勉强跟得上了。
年轻人精力十足,像其他人气比较高的,赵微出场的动静都不如吴一凡,毕竟她的粉丝年纪都不小了。
走过红毯,进入采访区,记者们关心的却不是拿不拿奖,而是追着问新片的消息。
李谦依然是一问三不知。
入场之后就坐,左边正好是《归来》剧组,张一谋也来了。
“张导,您也有空来了,《长城》是拍完了吗?”李谦笑着打了个招呼。
正在沉思什么的张一谋闻言也笑了,看起来对于自己投资十亿的新片很是期待。
“快了,过几天就能收尾了,不过主要还是后期啊。”
“大片嘛,后期肯定麻烦,有个事不知道该不该问?”李谦又道。
“李导请说。”张一谋愣了愣,笑笑。
“这严格来说其实算好莱坞电影,不知道张导您有没有剪辑权。”
也没什么忌讳,这种话一般的导演不好问,可光从导演领域来说,李谦和张一谋是同一层次的,完全可以直接说。
张一谋也没有什么不快,只是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不全是。”
李谦点点头,明白了。
虽然问的是剪辑权,但是在好莱坞,其实相对应的,没有剪辑权的导演,在片场权利也不大,最起码不是说一不二的。
也就是说,怎么拍和怎么剪,张一谋都不能完全做主。
那《长城》的成片那么烂,也就说得过去了,李谦实在不愿意相信,这部片子是出自张一谋这个大师之手。
挽歌泣殇 妖娮惑众
正聊着,隔壁的《洋妞到我家》剧组也来了。
徐幡拿了影后提名,男主角陈建兵凭借《一个勺子》拿了影帝提名,而且马小刚也陪老婆老婆来了,安排在前排也够资格了。
马小刚远远地就看到李谦和张一谋聊的挺开心的,忍不住出声道,“哟,二位聊的挺好啊,是有什么好事啊?”
“马导来了。”张一谋招呼了一声,也没说什么,马小刚早年都喷过他,双方也没什么交情。
李谦却转头笑笑,“马导最近挺忙啊,还亲自参演了一部讲老流氓的片子,以您这演技和外形,正好合适,后年说不定能上台领个影帝奖杯回去呢。”
马小刚语气一滞,没想到李谦这么冲,脸上怒色渐起,又平复了下来,略带嘲讽地回应道,“李导这可就没见识了,那叫老炮,当年四九城排的上号的人物,你往京城打听打听,老北京人都知道。”
李倩恍然,“那就难怪了,我这个外地人还真不知道京城管老流氓叫老炮儿。”
“李导张口流氓,闭口流氓,可是有辱斯文啊。”马小刚反唇相讥。
“也对,都是文明人,指着别人鼻子骂人这是还是不合适,不文明,马导当初发布会指着记者骂槽尼玛,现在不也讲起文明来了。”李谦呵呵笑道。
“…..”
往事被挖出来,马小刚脸上的怒意有些压不住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也只能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李谦了。
极品狂妃魅天下
“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马小刚心里憋着火,现在大爆电影频频出现,连《捉妖记》这种片子都大卖二十多亿,迟早会有人把李谦给掀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