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k7x優秀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第七百五十章 我欲爲姚廣孝,你可敢做朱棣讀書-b2rhu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半夜。
黄昏忽然清醒,看着忽然亮起的电灯,又看着身旁也清醒过来然后又晕过去的权氏,再看着站在床边的女子,身上浮起一层冷汗,“你是谁?”
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黄昏,“有人想见你。”
旋即转身出门。
黄昏无语。
暗暗忧伤,还好不是办事的时候出现,要不然……老子要是留下后遗症,饶不了你!
起身,穿好衣服来到书房,看着里面坐着的人,大感意外,“你怎么来了?”
有些微怒。
你妹,这是老子的家,你如履平地?
关键是这里是漠北总府。
这边的防御形同虚设么!
明日得找丘福好生说道说道,让一个读书人如此悄无声息的来到漠北总府顾问、都督佥事的府邸里的床边上,万一被抹了脑袋,传出去大明还有面子可言?
书房里坐着一人。
读书人。
海贼之无限觉醒 花有重开月
在这读书人身边,还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女子,一身鞑靼人装扮,腰间挎了弯刀,一看就是个打架很厉害的草原泼辣女子。
长得也不错。
嗯,不错是相对于灯光下看而言,实际上很有些漂亮,就是脸蛋红扑扑的,显得肌肤不好。
误入之漫天飞舞 诺世辰荒
刚才就是她一个手刀把权氏给敲晕的。
怨恨的盯了她一眼。
女子没好气的乜了他一眼,嘀咕了三个字。
冒牌知县
黄昏听不懂。
吴笙游呵呵乐了,“阿如温查斯,你怎么能说咱们的漠北总府黄顾问是个老色胚呢,别人风华正茂,身边又有佳人如云,晚上翻云滚雨个把时辰,不是很正常嘛。”
黄昏:“……”
感情这俩人已经来了好久,自己和权氏之间的那点事儿那女子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最后见自己两人睡下了才出手的?
这特么什么癖好!
没好气的坐下,“不是说我通知你再来么,回关内的时间还早。”
看了看那鞑靼女子,“小姑娘家家的,也没个羞臊,去听别人的墙角,以后哪个男人敢要你,长得又丑就算了,还多做怪。”
阿如温查斯黑脸,“你才丑人多作怪!”
黄昏大感尴尬。
没想到这女子竟然会大明官话。
吴笙游哈哈一乐,“忘了介绍,这是我女儿,阿如温查斯,意为瑞雪,和名字一样,她确实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天气呱呱落地的。”
黄昏无语,“你这当爹的也是奇葩,让女儿去听墙角,就不怕被我带柺了,万一她一见我的雄风,就此沉沦,你可就要当老丈人了。”
吴笙游笑而不语,草原女儿什么没见过。
就你黄昏这种读书人,女儿阿如温查斯看得上你才有鬼了,女儿心目中的理想夫君,是那种一骑当千踏破云霄的大英雄。
阿如温查斯也撇嘴,一脸的不屑,“一条小泥鳅也在嘚瑟,也就是那些妖精会配合你,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黄昏:“……”
知道你泼辣,但你这么说可就是不对了啊,“明明是一条狂傲开天的大黑龙好不,还泥鳅,要不咱们去房间里,你再仔细看看?”
阿如温查斯脸色涨红,锵的一下就要弯刀出鞘。
黄昏动也不动,看向吴笙游。
吴笙游挥挥手,示意女儿别轻举妄动,
海賊王之最高懸賞金
咳嗽一声,“我可不是为了去关内找几个女子来找你,实际上我今日来,是有要事要和你商讨,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黄昏唔了声,“说说看。”
吴笙游道:“失捏干已经同意,让你派人去训练他那一万人的护卫,所以你最好是挑几个心腹,去顺平布政司那边,早日掌控这一万人。”
黄昏讶然,意外,惊喜,“失捏干会同意这种事情?”
这可完全把他架空了。
吴笙游笑道:“当然会同意,我说的话,别说失捏干,马儿哈咱也要听几分,所以接下来,我会去一趟延平布政司,帮你说服马儿哈咱。”
黄昏愣住,“你这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的我预想,所以我有点好奇,你如此主动地做这些事情,难道真就为了一个漠北总府事。”
有点不同寻常。
吴笙游有野心,但他的野心还不足以让他如此贴心贴肺的帮自己。
所以吴笙游图谋的更多。
末世之希望树 冬天的柳叶
但他到底在图谋什么?
吴笙游笑了笑,“聪明人不说暗话,黄昏,有句话,叫识英雄重英雄,你我都是读书人,我也知道你的野心,那么我们就不用藏着掖着了。”
黄昏笑了,“我的野心?说说看。”
吴笙游摇头,“你这就没意思了。”
黄昏紧了紧衣服,没甚耐心的道:“那就敞开天窗说亮话,说吧,你到底要什么,我能否给你,如果我不能给你,那这一趟延平布政司,你也不用去了。”
更重要的一点,现在发觉,这个吴笙游不好掌控。
黄昏有点想撤了这一步棋。
他要做的事情,现在还不能和朱棣翻脸,所以不敢承受一丁点的风险。
吴笙游沉默了一阵,“也许,你以为我要的是漠北总府府事,又或者是参与到你的时代商行中赚个十万八万雪花银,确实,这也是我的目的和诉求之一。”
萬界主神系統
黄昏点头,“那么之二呢。”
武皇仙尊 宇落楓潭昊為帝
吴笙游盯着黄昏,许久才道:“可知姚广孝学的什么?”
黄昏想都不想,“老和尚学的什么,天下人人尽皆知,屠龙术!”
吴笙游颔首,“我没学屠龙术,但也读书等身,自认才华不输姚广孝多少,所以黄昏,我今日来是问你一件事,你可敢真实回答。”
黄昏心头一颤,隐然猜到了吴笙游要说什么,缓缓的道:“你先说说看。”
吴笙游迟缓的道:“我欲做那姚广孝,你可敢做朱棣?”
黄昏啪的一下站了起来。
旋即又坐下,“你想怂恿我造反?”
胆子忒大了啊。
造反,还是造朱棣的反,你觉得我黄昏有几个脑袋,你觉得你吴笙游又有几个脑袋,敢造千古君王朱棣的反。
这不是找死么。
校園裏的青蘋果 紅顏為誰醉
我黄昏来到大明,拥有的可比你吴笙游强多了,造反朱棣这种事,我想都没敢想。
你倒好,竟然敢这么想。
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