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5ugb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愛下-第一八九章 公主給弄的分享-qys3r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
赵晓兵还是面无表情,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坚持着。
只见公主挥挥手,左右便退出了客厅。
待众人离开,他说:“请公主恕罪,小子乃乡野之粗人,说话行事难免有冲撞无礼之处。若觉得对便点头,不妥则摇头便是。”
见到公主点头,他继续说:“坊间已有传闻,蒙古大军袭击临安,朝廷音讯全无,的确是真的。请公主无虑,想官家吉人天相,洪福齐天,自然是能挺过去的。”
公主点点头。
他接着又说:“小子已和丁大人,曹大人共谋,引兵戒严川陕城池,保大宋天下秩序井然,公主尽可在成都放心游玩。”
赵晓兵见她又点头,继续往下说:“婚姻本是父母之约,媒妁之言,然小子以为公主亦可自行作主。小子貌丑,且已有众多女人,若公主觉着不妥,可自行选择,再做打算。”
赵晓兵见她没有反应,便以公事繁忙为由,施以拱手礼告辞。
出得门来,他拍拍胸脯、仰天长舒一口气,这种僵硬刻板的会面太机巴累了。
赵晓兵刚要上马车,府里跑出一个侍女来对他施礼后说:公主需要驸马爷的保护。
他看了看身边,就这么几个人,为难起来了。
赵晓兵再次跟着侍女进去面见公主,告诉她此次回成都,是曹大人临时拉他来的,没带兵,只有四名贴身警卫,先留三名给她使用,随后再安排人来保护她。
见公主点头,赵晓兵将院外柱子他们三个叫来客厅和公主见面,要他们留下来。
混元
三个兄弟不干了,说他们都留下了,谁来保护二哥?
他说不是还有登安嘛。
三个还是不干,一个是因为的确人手太少。
另外,估计是三个丫都不想伺候公主,让他有点两难了。
稍息,他将三个拉到一起,喊了几遍立正,稍息,等三个丫站直了,他大吼,说公主是他的老婆,保护公主就是保护嫂子,必须的,还能讲啥价钱?
三个丫才认了,他再说他都暂时不走,就在彩霞她爹那里住下,等罗城来人了再走动。
说好了之后,赵晓兵又过去对着小公主说道:“公,公主,那啥,都是我的好兄弟啦,可别随便呼来唤去的。”
奋斗吧,小三! 阿琪
老嬷嬷在边上哼哼,公主却是点头了,他这才又出门,叫登安快快回李府,一会儿又吩咐先去衙门。
丁辅见他一脸的汗,问他何事如此着急?天这么冷还跑出了汗来。
他说哪是跑的呀,是被公主给弄的。礼仪太多太复杂了。
丁辅秒懂,还笑了,问他到底何事?
他问,可有给公主安排护卫?
丁辅说全成都也才三百兵丁,哪来的护卫。
不过,赵晓兵倒是提醒了他,说马上安排一百兵丁去守着。银钱倒是已经送了十万贯过去作为用度。
赵晓兵说先去五十人算了,他马上从嘉州调一个连来再换下。只是提醒丁辅,这大成都里一百多万人,不设防也不是个事。
丁辅现在也是慌的,问他如何是好,他说要不从嘉定先调些联防队来用着。
丁辅马上同意,叫他快些调来。
黑首席的截获妻
赵晓兵这才出去安排,回到他老丈人家里马上叫登安让情报站来人,跟着又去老丈人书房写条子了。
等情报人员带走条子后再和他老丈人吃茶。
他老丈人说曹大人的兵马已经下嘉定了,骑兵、步军威武雄壮,浩浩荡荡的怕有几万人呢,制置司的兵船满河都是。
他老丈人不知道的,还有嘉陵江也在运兵呢。
他在利州已经和老曹说的很直白了,这次等于是他俩占领川蜀之地,老曹自然要倾巢出动了。
未来,若是朝廷真的没了,那将是他两人一东一西共治川陕。
三天后,穆桐引兵到了成都,交给丁辅作为卫戍部队,放一个连去警卫公主,赵晓兵紧跟着赶回罗城。
一见面易山就说:“乱了,乱了,全乱套了。”
原来,蒙军突进临安,在杭州湾堵住了朝廷的逃难船只,皇帝被掳走了,两浙一带全乱了。
他问:“我们的人安排下去没?”
“全部安排好了,不急的,等他们清醒过来都洗碗了。我要求必须抢到制钱的模子,对吧。”易山很自信地说道。
易山这个样子,赵晓兵很无语,看着他呵呵呵笑了。
易山说笑啥,孟巩那边的炮兵他也召回来了,连同后勤基地一起撤回。
霸道天子第壹妃 嵐嵐
这就是信息不对称的优势,要是当初没有建立起这套情报网络,办起事来别提有多麻烦。
就比如这孟巩处的人马,要是他有想法了,要扣留下来赵晓兵肯定没得办法。
不过,现在是等老孟醒来,他的兵可能都顺着大江回家门了。
重生之浴血女凰 莫子茄
“爹爹回来啦,妈妈说她好想你哦。”易昌云跑出来抱住他了,赵晓兵一阵激动,不理易山,弯腰抱起昌云说他没有带好吃的回来呢,昌云摇摇头说不要不要。
我与三个女生 廷议
两爷子一边说一边往里屋走。
他就是觉得昌云这孩子乖巧,懂事,祥云就比他顽皮、活跃的多了。
进入院子见子文幽怨地看着他,他问云朵呢?
子文说在给他暖被窝呢,一边说一边将昌云接下来带去易山那边。
次日醒来,子文就欢快地跑去做服务了。
云朵问他,这种跑上跑下的日子何时能结束了?
他说快了,快了,一边说一边伺候她起床,看到云朵欢心的笑脸,赵晓兵觉得轻松了许多。
程老师和卫老板的小日子
早饭后,易山对他说:“差不多就是和老曹一起瓜分了蜀地,我们的要肥实些。也不完全按照哪路,哪州来,赶近的弄了。”
他点点头,有点不适应他这种过于生意式的说法。也不存在瓜分不瓜分,岷江军人多,地盘大点好养兵嘛。
易山传令下去,若周边有敢起祸端者直接灭了进驻。
他知道,现在新军是巴不得周边哪个州县有人闹事,找到借口好出兵呢。
易山觉得很遗憾,若是直接靠着荆湖南路,北路的话,他可能都要去跑马圈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