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m1w優秀玄幻小說 火影之潛影之蛇-第820章 ,帶土的選擇熱推-0o3y5

火影之潛影之蛇
小說推薦火影之潛影之蛇
“为什么会这样……”
带土失魂落魄地跌倒在地上,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抽空了。
远处的雨幕中,晓组织的忍者穿着黑色的衣袍,如同黑夜中的死神一般注视着乱成一团的雨忍村,随时准备发动进攻。
在晓组织忍者的最前方,一个身披黑底红云,有着橘色头发的男子负手而立,眼中一圈圈紫色的波纹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叶龙在这里,一眼就会认出这个男人,正是已经死去的弥彦。
此时的弥彦已经是一具尸体,他的脸上和体内插入了无数的黑棒,庞大而阴冷的查克拉在他体内升腾,看上去和正常人无异。
三天的时间里,长门已然利用了地狱道的能力将这位晓组织曾经的领袖转化成了佩恩,拥有着恐怖的能力,足以匹敌任何影级强者。
这种时刻,半藏的党羽覆灭在即,雨忍村也即将属于晓,身为原首领的弥彦怎么能够不出现呢?
小南漂浮在天空当中,面色清冷,她望向已经成为了佩恩的弥彦,眼中有着难以言喻的哀伤。
“放心吧弥彦,我们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而你的意志也会永远指引着我们,通往真正的和平!”
长门出现在弥彦身后,暗红色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眼眸,身材看上去也更加单薄削瘦,似乎一阵风就可以将他刮倒。
然而他站在那里就好似一道天堑,天空中落下的雨水被无形的力量分开,那冰冷肃杀的气息连晓组织忍者都感到惶恐不安,似乎有无形的怒龙在仰天咆哮!
“雨忍村,山椒鱼一族,失去了半藏的你们还在做着最后的抵抗吗……”
长门遥望着远处的城墙,密密麻麻的雨忍们已经严阵以待,而他们望向长门等人的眼中却尽是恐惧。
只有直面过深渊的人才能体悟那种深深的绝望,长门眼中的波纹流转,他看到了雨忍们后方,木叶的一众忍者和一些一同撤离的火之国富商。
这些木叶忍者背负着大量的淄重和研究资料,有许多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显然就是传说中的木叶研究院之人,甚至还有根部的忍者冷冷注视着他们。
不过大多数忍者看向晓组织大军的目光中都带着轻松和挑衅,并不在意眼前的阵势,好似有恃无恐一般。
他们并不会和雨忍一起并肩作战,木叶终究放弃了雨忍村,在赚得盆满钵满后选择了撤离,彻底抛弃他们曾经“忠心耿耿”的盟友。
那大量的物资,许多都是这三天中搜刮的最后一批,火之国的富商们毫无怜悯,企图压榨这个国家最后一点价值。
他们并不担心晓组织同时对他们发难,这将是赤裸裸的宣战,哪怕他们击败了半藏,如今的晓也依旧处于起步阶段。
木叶强者如云,单单是此刻他们身旁的纲手和神树就是巨大的战力保障。
之前一干人接到猿飞的指令选择撤离,许多惶恐不安的雨忍试图用武力逼迫他们留下来对抗晓组织,让晓组织投鼠忌器,却被姐弟两轻松撂倒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如今的晓和原时空大不相同,从一开始就被曝光,暴露在五大国的实验当中。
虽然五大国暂时自顾不暇,早已对这个新崛起的强大忍村虎视眈眈。
现在的晓其实和之前的雨忍村差不多,都是靠着一个超级强者作为支撑,还没有原时空中的一众影级加盟的底蕴,不可能和武大忍村正面抗衡。
而即使是原时空的晓组织,在雨忍村老巢被发现后都被迅速捣毁了。
长门不可能放弃那些无辜的雨之国平民,他需要更多的同伴加盟,也需要一个稳固的据点。
“那个家伙,千手绳树,杀死弥彦的凶手……”
仿佛是冥冥中的感应,长门一眼看到了远处的千手绳树,似乎像是在看一生的宿敌!
“那个家伙…?!”
绳树同样看到了远处的弥彦,可惜根本看不真切,但是却有着同样的直觉。
“长门?!”
看到长门的气息起伏不定,小南立刻低呼一声,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放心,我不会这么冲动的。”
长门淡淡道,不再去看千手绳树,而是以更加冰冷地目光注视向城墙上的雨忍,“弥彦的血不能白流,我会找他们清算,但…不是今天!”
“杀!一个不留,让半藏为自己的愚蠢昏庸付出代价!”
“轰隆”一声,一道凄厉的闪电划过天幕,晓组织忍者爆发出一阵怒吼,朝着眼前的雨忍们发动了冲锋!
“不要慌,给我干掉他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雨忍们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同样抽出了武器和各种战争忍具。
他们并不觉得晓组织会手下留情,双方早就是血海深仇,你死我活的关系。
“轰隆隆……!!”
无数起爆符陷阱被引爆,火光之中晓组织忍者的身影被狠狠抛飞,瞬间就遭到了巨大的扼制。
“哈哈哈,给我杀!”
雨忍们借助着城墙的高度优势拼命朝着眼前的雨忍泼洒暗器和忍术,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为半藏大人报仇!”
一个半藏培养的忍者狠狠杀戮着眼前这些悍不畏死的晓组织成员,嘴角还带着癫狂的笑意。
不只是他,许多雨忍心中其实还心存侥幸,半藏只是因为实力衰退,中了奸计而意外陨落。
只要他们可以击溃眼前的雨忍,这个国家就会被他们统治,享受半藏曾经拥有的一切!
眼前的晓组织忍者太弱了,乱哄哄的一大片,除了不惧牺牲几乎没有任何可取之处,只有下忍的实力。
“哈哈哈,太弱了,当年苟延残喘地老鼠,就凭你们也想……!”
这个忍者狞笑着,就要发动手中的忍术,一道雪白的光束突然攒射而来,在瞬间将他的胸口惯穿!
“噗嗤——!”
雨忍整个人被带飞,被狠狠钉在身后的墙上,眼中尽是绝望。
“什么?!”
贯穿他身体的居然只是一根纸矛,却比任何利器都要犀利!
小南背负洁白的双翼翱翔在天空之中,冷冷注视着下方那个雨忍,手中骤然握紧!
“轰”的一声,纸矛炸裂开来,化作漫天纸片纷飞,连同被贯穿的敌人一同炸裂成漫天的血雾!
“这…这个恶魔!”
“快点干掉这个女人!”
小南飞翔在空中,时不时俯冲而下,特殊的忍术发动,轻易收割对方的上忍。
“刷刷刷——”
惊惶的雨忍抬出一架架弓弩,试图将小南击落,射中的却永远只有洁白的纸片。
“忍法·纸雨!”
再次由纸片幻化出身躯,小南双手张开,周身的纸片化作一道道箭矢,如同疾风暴雨般攒射向下方的雨忍!
“刷刷刷刷——”
“唔啊……!!”
洁白的纸片化作了最致命的武器,连钢铁都能割裂,城墙上的雨忍如同割麦子一般倒下,下方的晓组织忍者则乘机发动了进攻。
“那个女忍者…!”
远方,纲手目睹着在战争中大放异彩的小南,脸色十分的复杂。
她还记得当年的小南是那么善良,脸上总是挂着微笑,临别之时还送给他和大蛇丸自己折的纸花。
转眼间物是人非,对方已经成了杀人如麻的强大忍者,为了自己的信念而战,甚至已经站到了木叶的对立面上……
“姐姐,你认识那个女忍者吗?”
绳树同样注意到了小南,感叹于对方的优雅和强大。
“呵呵,说来话长,所谓的晓组织,如今的首领,其实却是……”
纲手脸上带着苦笑,看向渐渐燃起火光的雨忍村,“或许撤离这里是最好的结局,我真不希望还会回到这里了!”
“轰”的一声,一团剧烈的火焰在风遁的加持下冲天而起,组合忍术形成的恐怖高温擦过小南化身的之海,后者顿时闷哼一声,狼狈地退后开去。
“可恶…!”
小南捂着被烧伤的手臂,组合忍术的威力可不是寻常火遁可以比拟,猝不及防下纸化的小南也受了轻伤。
“退下。”
佩恩淡漠地看着小南,力场的作用下,他的身体缓缓升高,平视着眼前的小南。
“弥…佩恩!”
小南低呼道,“这点伤不算什么,我还可以战斗!”
“够了。”
佩恩淡淡道,眼中紫色的轮回眼亦如长门,顶着的却是弥彦的面容。
“我现在既不是弥彦,也不是长门,我是继承了弥彦意志的佩恩。”
佩恩沉声道,“你做的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就由我亲手结束这场战争,用我如今的身体!”
说罢,佩恩周身力场爆发,直接冲向雨忍村的城墙!
“佩恩!”
小南忍不住呼喊道,又回头看向下方沉默不语的长门,后者朝她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气息是…?!”
远处,纲手看着突然爆发的佩恩大吃一惊!
“等等,这个样子,他难道不是弥彦吗,怎么变成这个模样?!”
纲手突然反应过来,“而且,弥彦,据说不是已经……”
纲手看向绳树,绳树则是摇了摇头,“我救下山椒鱼神达的时候,那个晓组织首领就消失了,我根本没有杀他。”
绳树心中同样困惑,回忆那天的记忆,似乎没有问题,但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记忆被他永久地遗忘了,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家伙就是晓组织现在的首领,杀了他,晓组织就完蛋了!”
雨忍临时的首领,也就是之前施展联合忍术的雨忍死死盯着佩恩,就要朝他发起攻击。
“杀了这家伙!”
无尽的苦无夹杂着格式忍术化作弹幕洪流,铺天盖地攒射向空中的佩恩。
佩恩沉默不语,冷冷俯视着雨忍,他的右手死死勒紧,像是拽着整个空间,然后狠狠甩向一旁!
“万象天引!!”
“刷”的一声,无形的引力骤然爆发,天空中似乎有一双神灵的手臂挥舞,所有攻击长门的攻击都被甩到一边,砸落到了远处,根本无法接近佩恩丝毫!
“什么?!”
雨忍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佩恩不可思议的力量,下一刻佩恩右手狠狠朝上方扬起,更强的立场爆发,直接作用在了雨忍村城墙和其上的雨忍身上!
“咔擦——!”
坚不可摧,足以抵挡忍术攻击的铜墙铁壁在无形的力量撕扯下骤然崩裂开来,碎石飘飞到空中,至于那些雨忍则直接被掀飞到了天空,发出绝望的惨叫!
“救命啊!”
“唔啊啊啊啊……!”
城墙崩塌,几十个雨忍在佩恩一掌之下甩到空中,那无法阻挡的恐怖力量,简直如同神灵!
雨忍们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即使是远处已经退出战斗木叶之人,一个个也是瞠目结舌,冷汗淋漓!
“这个家伙…真的是自来也的弟子?!”
“唔…!”
纲手震撼地看着空中俯瞰大地的佩恩,绳树则闷哼一声,他感到了一股巨大而炽热的力量在体内激荡,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开来,让他冲过去和眼前那个自称“佩恩”的人放手一战!
“该结束了,好好感受弥彦心中的痛苦吧……”
佩恩冷漠地看着陷入绝望的敌人体内涌现出更加惊人的力量!
“神罗天征——!!”
“哐————!”
毁天灭地的冲击波中,高大的城墙和残余的雨忍们瞬间在光芒中消失了。
无数建筑雨忍村几乎直接化作了废墟,巨大的烟尘冲天而起,被杀死的人不知几何!
“可恶!这个疯子…!!”绳树目眦欲裂道。
纲手还在震撼于佩恩的力量,而绳树却本能对对方的行为感到了深恶痛绝!
一切都结束了,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和雨忍村之人惊恐绝望的呼喊。
晓组织忍者在佩恩的命令下鱼贯而入,宰杀那些还没有死透的雨忍,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给我找到半藏的老巢,还有他的全部族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佩恩冷哼道,晓组织忍者们四散开来,疯狂清理着半藏最后的残党。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