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y8u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花都狂少討論-第一百五十章 瘋子!分享-dfefn

最強花都狂少
小說推薦最強花都狂少
“我说你是不是聋了?云佳妮是我的女人,至于你该上哪去就上哪去!”
卓阳看都不看秦云海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整个场面的氛围瞬间凝固了起来,无论是秦云海亦或者是云任财,脸上的表情都特别精彩。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卓阳的态度居然会如此强硬。
这和他们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尤其是秦云海,由于出身东海秦家,虽然只是东海秦家的旁系,但他这个身份在东海市也没几个人敢惹他,更别说敢拒绝他的话!
卓阳刚才的拒绝,让他怒气上涌,眼神当中瞬间闪烁着无数的杀机。
在场中,最兴奋和开心的莫过于云佳妮了。
他还是跟昨天晚上一样!能够为了她不惜得罪任何人!
云佳妮目光当中闪烁着泪珠,这个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扑向卓阳,然后搂着卓阳,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一口吻了下去。
这一刻,她没有顾及任何人的眼光和看法,她的心情激荡,只想着和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吻到天长地久。
卓阳也没有想到云佳妮会如此疯狂,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如此。
不过,面对这个艳福,他也毫不客气,动作熟练的回应着,很快便把云佳妮吻的气喘吁吁的。
好半晌,两个人的唇才分开。
不过,云佳妮亲完嘴之后,又忍不住在卓阳的脸上吧唧了好几口。
瞬间卓阳的脸上多了多了好几道口红印。
原本就怒气上涌的秦云海看到已经被自己是作为禁脔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吻着其他的男人。
秦云海的时候差点没气的吐血,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完全没有了最初温和的模样。
暴力監獄 困熊
秦云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对男女。
忍了很久,终于把翻涌上来的怒气强行吞了下去。
“云佳妮,你在干什么!?”
看到自己的女儿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别的男人亲吻,尤其是这个时候秦云海还在当场,云任财差点没吓得晕过去。
这是赤果果的打秦云海的脸呀,而且还是啪啪响的那种。
云任财都可以想象得到此时秦云海心中是有如何的愤怒。
完了,这位秦家大少爷,这回绝对不会轻易的饶过这个小子了。
特工皇后:凤倾天下 云先森的喵
而且,可能还会迁怒到云佳妮。要是秦云海不愿意接受云佳妮。
那么他之前前前后后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云任财想到这里,心里如何的不愤怒?甚至有种当场想要掐死卓阳的冲动。
“我在亲我的男人!”
听到云任财的话,云佳妮这个时候终于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只不过这个时候,她看向云任财的脸上再也没有丝毫的亲情,有的,只是如同陌生人一般的情感。
察觉到了自己女儿的眼神,云任财心里又是不由得一紧。
他心里有种预感,事情可能不会按照他想象中的那样去进行。
要是自己的女儿不同意,那么他之前所做的可能都是无用功。
正当云任财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话,被秦云海的眼神给打断了。
秦云海的目光阴翳的看着卓阳,随后才沉声说道。
“卓先生,你确定要跟我作对?”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答应我刚才所说的一切,我可以给你100万!我想这100万可以够你潇洒快活好长一段时间了。”
“啪啪啪!”
一声清脆的掌声响起。
卓阳脸上带着赞叹的表情看着秦云海。
“不愧是秦家的大少爷,随口便是100万!”
秦云海淡漠的看着卓阳,等待他的下文。
“可惜有没有把自己的女人让给别人的习惯,所以秦先生,你还是把这100万留给自己用吧。”
听到了卓阳的回答,秦云海此时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
他忍不住眯起了双眼,眼眸当中充满了冰冷。
“卓先生,你似乎没有明白一点,刚才云伯父可是跟我讲了,云佳妮,会是我的女人,所以我希望你离她远一点。”
“要不然的话我会很生气!我要是生气了,结果可能你承受不起!”
絕望黎明 寧采臣
“没错!”
云任财这个时候赶紧补充了一句:“我已经把我女儿云佳妮许配给了云海,卓阳你要是识相点的,就赶紧离我女儿远一点!”
“我也想要提醒你一点,现在这个时代可不是以前那个包办婚姻的时代,佳妮想要跟谁在一起,那是她的权利,其他人根本无权干涉。”
卓阳说着,把目光看向了云佳妮,语气温柔的对云佳妮道:“佳妮,你是打算跟着那个秦家大少爷在一起呢,还是打算跟我在一起?”
“当然是跟你在一起!”
云佳妮毫不犹豫地回答。
她一点都不喜欢秦云海。
虽然说秦云海有着一个非常牛逼的家世,但是她对秦云海还完全不来电,甚至有些厌恶他的处事。
相对于秦云海,卓阳在她心里地位完全不一样。
对于自己的设计,卓阳没有对她表现出丝毫不满或者介意,三分两次的为自己出头。
面对这样的男人,云佳妮的心里怎么能不心生感动呢?
“听到的吗?两位!”
卓阳脸上充满了笑容,似笑非笑的看着秦云海以及云任财。
第五站台 梦花无落
“云佳妮,她是我的女人,我不喜欢别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所以我希望秦先生你以后离她远一点!”
听到卓阳的话,秦云海的鼻子都差点没有气歪。
他没有想到卓阳竟然会拿自己刚才的话来呛自己。
“好,非常好!”
秦云海的目光非常的冰冷,盯着卓阳嘴里浛着冷笑。
“卓先生,你会为你刚才的傲慢和无知付出应有的代价!”
“哦?你打算让我付出什么代价?”
卓阳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倒是想要知道,秦云海接下来将会怎样来对付自己?
“在东海市,没有人敢无视我们秦家的威严!”
“整个东海市,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没有人可以得罪我秦家而不付出代价!”
“你能代表秦家?”
卓阳忍不住嗤笑一声。
他根本就没有见过秦云海。
秦家的那些重要的子弟们,当年他来秦家做客的时候,都已经接触过了,完全没有秦云海这么1号人。
很显然,秦云海只是秦家的一个旁系子弟罢了。
一个旁系的子弟完全代表不了秦家!
听到卓阳嘲讽的话,秦云海不禁有些恼怒起来。
卓阳的话正戳中了他的痛处。
虽然他名义上是秦家的人,可是说到底只不过是秦家的一个旁系而已,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代表得了秦家?
“我能不能代表秦家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我愿意,我只要稍稍一动口,你就会死得很惨!”
秦云海说完之后,便对自己身后的几名黑衣保镖下令:“你们几个,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没有人可以得罪我秦家人!”
秦云海的眼眸当中充满了自信。
秦家人这个身份,是他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东西。
他家的生意能够做得这么大,和秦家人的身份有着密切的关系。
可以说没有秦家就根本没有他眼下的风光。
“是,秦少!”
秦云海身后的那些保镖顿时异口同声。
然后他们一个个目光都不怀好意的盯着卓阳,仿佛猫戏老鼠一般。
“没有人可以得罪你秦家人?”
卓阳听到了这里,嘴角不由得扬起了若有若无的笑容。
他摸着下巴,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记得在我小时候,你们秦家的那几个嫡系小子可是被我揍得哭爹喊娘的!”
听到了卓阳的话,秦云海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他的眼神惊疑不定的看着卓阳,不知道他刚才的话是编造出来的还是真实的。
肯定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胡编乱造出来的!
在东海市,秦家的子弟可以说身份高高在上,有谁敢揍他们?
还哭爹喊娘?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秦云海的脸上露出冷笑,他心里认定卓阳刚才只不过是胡说八道。
“赶紧给我上!这小子只不过是唬你们罢了,你们也不动动你们脑子好好想想,这年头,谁敢得罪我们秦家?”
秦云海看到自己这几名保镖神色犹豫不定,不由得有些恼火。
那几名保镖刚开始听到卓阳的话之后也吓了一跳。
现在再听到秦云海的话之后,终于也反应过来了。
对呀,秦家在东海市是什么地位?那可是连东海市的一把手都要非常尊敬的一个家族。
眼前这么一个不知名的小子,怎么可能得罪秦家了一点事情都没有呢?
顿时这几名保镖感觉脸上一顿火辣辣的,对于刚才自己的犹豫不绝感觉到有些丢脸。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胆大无知吧,下次眼睛擦亮一点,不是谁你都会得罪得起的!”
其中有一名保镖怒吼一声,然后冲向了卓阳。
除此之外,其他几名保镖也是把卓阳团团围住,保证万无一失。
卓阳目光冷冷的看着这些保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再然后,他的身形快速闪动,在那名发话的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
“咔嚓!”
只听到一声咔嚓声,那名保镖瞬间感觉下巴传来一阵剧痛,还没等他叫出声来,腿便受到了攻击,然后便重重的摔倒了在地上。
处理完这一个保镖之后,卓阳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身形接连的闪动,每闪动一次,便意味着有一名保镖失去战斗力。
半分钟不到时间,那五名身穿黑衣的保镖便一个个都躺在地上,不断的惨叫着。
那声音要多凄厉就有多凄厉。
这个时候卓阳终于拍了拍手,把目光看向了在一旁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的秦云海。
厂公
语气之中带着一些揶揄:“秦大少爷,似乎你的这些保镖并不是很给力啊,这有失你秦家大少爷的身份。”
听到了卓阳充满嘲讽的话,秦云海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这些倒在地上的保镖,然后再看一眼卓阳。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当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害怕。
1打5,居然还这么干脆利落,这尼玛眼前的这个家伙不会是武者吧?
也只有那些武者,才能有这种实力了。
武者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名词,甚至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说过。
但是对于秦云海来说,武者并不陌生,甚至他因为秦家的关系,接触到了不少武者。
“难怪你从头至尾都如此嚣张,原来你是一个武者!”
“不过,要是你的倚仗是这个的话,那么你可能要失望了。”
“虽然说武者对于普通人来说非常厉害,但是我秦云海还完全不放在心里!”
秦云海看向卓阳的目光有一些重视了起来,当然,仅仅只有一些。
武者在普通人看来或许高高在上,但是于他而言,也就那样了。
先别说他秦家旁系的身份,单单是以他现在家里的总资产,想要聘请一个武者当自己的保镖,简直是一个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不过,聘请武者的代价实在太高了,再加上觉得没必要,因为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平日里没有哪个人敢得罪他。
所以,尽管卓阳是武者,秦云海依旧没有太把卓阳放在心里。
“我是秦家人,就算东海市的一把手都要尊敬我们秦家,我就算借你100个胆子,你敢对我动手吗?”
秦云海不屑地看了一眼卓阳,语气当中嚣张无比。
他不认为卓阳敢对自己动手,秦家,在东海市就是一个金字招牌!
没有人敢得罪秦家!
敢动手吗?
卓阳笑了。
他的笑容非常灿烂。
秦云海看着卓阳忽然间发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摸不透卓阳。
殷少,别太无耻!
卓阳盯着秦云海,咧嘴一笑:“我这个人平常最喜欢的,就是满足别人的要求!”
嗯?
黑衣道人 江怀雾凌
秦云海还听到卓阳的话之后,不由得有一些疑惑,不清楚卓阳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很快便理解了。
霸寵小悍妻 滄江續
因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卓阳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伸手便抓住了他的衣领,然后稍稍一用力,就像抓一只鸡崽一般,轻松地把秦云海整个人提起来。
秦云海的脸色瞬间涨红起来,有被气的原因,也有被勒的原因。
“你……快放手!”
这时候秦云海的目光终于彻底惊恐了起来,同时也充满了不敢置信。
他没有想到,卓阳真的敢对自己动手。
这个小子,他是疯了吗?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自己虽然是秦家的旁系,但说到底也能算是秦家人了。
这个小子居然毫无顾忌。
简直是个疯子!
秦云海的双腿在半空中乱蹬着,想要挣脱卓阳。
可是无论他怎么动作,都无法挣脱出来。
“你说我要是把你打残了,你们秦家是不是就会派人来对付我?”
卓阳似笑非笑的看着秦云海,可是眼眸当中却没有丝毫笑意,有的,只是无限的冰冷。
“呃……”
秦云海张大了嘴巴,试图想要说话,可是威胁的话到了口中,当接触到卓阳冰冷的眼神时,那些威胁的话便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卓阳,你可不要乱来!”
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打算在旁边看戏的云任财终于反应了过来,看到如同小鸡仔一般被卓阳提在手里的秦云海,云任财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赶紧出口。
生怕卓阳一个不小心伤害秦云海,云任财脸上努力堆着笑容。
“卓阳,秦少可不是普通人,你要是伤害他了,后果将不堪设想!到时候你可能真的连小命都保不住!”
“秦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