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zss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低調大明星-【267】不講道理的臉分享-fuege

低調大明星
小說推薦低調大明星
林依然回到家中,先陪爸妈闲聊几句,上楼洗了澡,将头发吹干,见手机上有张扬发来邮件的提醒,便随手理着长发来到书房,把《让子弹飞》的剧本打印了出来,再下楼去找爸妈。
林沧海和苏徽都在一楼客厅,电视里面播放着讲述河西走廊历史的纪录片,两人的注意力却并不在电视上,正随口地讨论着一本金融类期刊上的文章,林依然走到老爸身旁,将剧本往他面前一递。
“这是什么?”
“张扬跟葛隆合作,要拍一部电影,想敦煌有没有兴趣……这是剧本。”
林沧海挑了挑眉,对葛隆与张扬和解的事情倒不怎么意外,“电影?”
边接过剧本翻开,边随口问:“谁写的剧本?”
“还能有谁呀。”
林依然挨着老妈在沙发上坐下,往老妈身上一歪,鼓着腮帮道:“他不都是什么都自己来。”
苏徽正在看那本金融期刊,见闺女贴过来,没好气地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林依然仰着脸朝老妈嘻地一笑,顺势倒在她怀里,枕着柔软的大腿看电视,苏徽也习惯了她自小的粘人,自顾继续看自己的。
林沧海已经在看剧本。
打印纸上头一行大标题是《让子弹飞》,这个名字颇为怪异,让他一时间也猜不到这个名字是想要表达什么,只好继续往下看,却是简短的一行介绍。
故事背景:改元前,华夏南部地区。
片名出现前
音乐起:暂定名《送别》,曲谱容我后谱(舒缓抒情式女声: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林沧海看到这儿,饶是已经习惯了这个他看不大顺眼,却也只得默许接受的未来女婿的「天才」,这时候也觉得有点意外,没想到他为了电影居然还又写了一首歌……嗯,这词虽然不合格律,但意境却极佳,看样子很用心呀!
林依然一边在看电视,一边也在不时瞄一眼老爹的反应,见他表情有些意外的样子,问道:“爸,怎么样?”
林沧海扫了她一眼:“你没看过?”
林依然道:“看过啊,不过我看的时候还没这么完整,张扬改了好多次呢……你一定在读那首《送别》对吧?”
她从老妈怀里坐起来,正在看书的苏徽没好气地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林依然撅着嘴冲老妈递过去一个委屈抱怨的眼神,转过头又喜笑颜开,“我问会唱,我唱给你听好不好?”
林沧海没好气道:“不好。”
林依然皱皱鼻子,也不管老爸表示了反对,清了清嗓子,顺带回忆了一些调子,轻声唱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
她刚唱了前两句,林沧海和苏徽就都放下了再看的杂志与剧本,认真地开始听闺女唱歌,林依然当着爸妈自然也不羞怯,把自己会的唱完,才停下来,见爸妈仍盯着自己看,她很无辜地眨了眨眼,苏徽问:“接下来呢?”
林依然又眨了眨眼,“没啦。”
苏徽忍不住蹙了蹙眉,“没了?”
“对啊,张扬说电影里面出现这些就够了,就没继续往下写。”
林依然对此也有些怨念,不过也知道这种事情强求不得,当时恨不得打张扬一顿,也确实动了手,只是后来的情形让她这会儿想起都有点脸颊发烫,赶紧收住心思,免得被爸妈瞧出来。
苏徽与林沧海都没注意到女儿的细微异状,夫妻俩同样清楚写词需要灵感,难以强求,听林依然这样讲,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苏徽问:“剧本写的怎么样?”
林沧海继续往下看故事内容,随口道:“格式不大标准。”
苏徽有些好笑地嗔道:“我是问内容。”
“我这不是刚开始看嘛。”
林沧海对剧本格式本也没有什么研究,看张扬写的,标不标准不大清楚,不过看起来画面感十足,很快认真地看了下去,只看完进鹅城后,张麻子与马县长(假师爷)关于拜山头、分赃惯例的对话,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旁边的母女俩同时抬起头来,“怎么啦?”
林沧海瞥一眼闺女,随后朝媳妇叹道:“这小子……简直是二十岁的年纪,四十岁的阅历,老辣、犀利……”
“从他写武侠就能看出来了。”
苏徽笑了笑,也忍不住有些好奇起来,“你看完给我瞧瞧。”
林沧海应了一声,对女儿说道:“我明天让影视公司那边联系你们。”
敦煌有自己的院线,对于电影拍摄也曾有过试水,不过效果并不是很好,加上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好剧本,已经搁置了近两年,但并没有放弃这个打算,林沧海此前并没有直接负责过这方面的业务,不过在敦煌,院线或许还比较被重视,对于电影的尝试,则并不被很看重,又不是让敦煌独家出品,以他现今的地位,做这个决定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压力。
“您都不看完啊?”林依然有点吃惊,很少见到老爸这样轻率地做决定。
林沧海笑道:“我闺女都开口了,还看什么?”
林依然皱着鼻子哼道:“那您刚刚怎么不说?还不是得先看了再说……”虽是抱怨的内容,语气却是甜甜的,十分开心,这说明张扬在老爸心里面还是很值得信赖的嘛。
陪着爸妈又看了会电视,终于惹得苏徽烦了,林依然顺势抱怨着回了楼上,转头就喜笑颜开地给张扬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末了道:“我爸最近对你印象一直都很好啊,你看,他都没看完剧本就同意了,而且都没说跟影视那边负责人商量的话。”
张扬幽幽地道:“那是因为我没去,我要是去了,他看到我,肯定就没这么痛快了。”
林依然哼哼两声道:“你这就属于小人之心。”
张扬笑道:“这是女婿之心,胆战心惊呀,唯恐哪里没做好,惹得岳父岳母不开心,就不那么轻易地把他们宝贝女儿嫁给我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啦?”
“嗯……”
张扬算了算时间,“三年后。”
“我才不要那么早结婚呢。”
“那你想要多大结婚?”
“嗯……”林依然有点纠结地想着,“我才刚十八岁,三年后才二十一……毕业之后,怎么都得做点事情吧?不然哪里配得上你张大天才啊。”
“眉毛眼睛鼻子脸蛋皮肤都配得上啊,还有胸,腰,腿……”
“不要脸!”
“嘿嘿嘿……”
“你嘿什么嘿,猥琐!”
“嘿嘿嘿!”
“色狼!”
“我说什么了,就成色狼了?”
“本来就是。”
“嘿嘿嘿……”
“你再这样我不理你啦。”
“行吧行吧,你洗完澡了吗?”
“洗完啦,干嘛?”
“没事,有点可惜,没赶上。”
“嘁。”
“你这个不屑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你猜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你猜我猜不猜你猜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哈哈哈……”
张扬被绕的实在说不清了,林依然在电话里面笑得停不下来,“你说清楚我就告诉你。”
“嘁,以为我还乐意知道似的。”
“那你还问!”
“问也不代表我想知道。”
“那代表什么?”
“代表我想你啊。”
“哼哼,我不信。”
“那我证明给你看。”
……
张扬在春节后就开始考虑怎么跟林依然过这个生日,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来什么别出心裁的主意,最终还是决定踏踏实实地走流程,晚上她多半还要陪爸妈,这主要是担心岳父岳母会出现落差心理,对自己不利。
而且对自己跟小妮子来讲,中午还是晚上过生日,也没太大区别……目前。
不过以后的话,多半也会没区别。
林依然知道张扬会提前给自己准备礼物,但见他与平日没有什么「异常」,还是每天早上一块去学校,爸妈不在家的时候,也是他陪自己一块吃完饭,没见他去准备什么……时间一久,她甚至怀疑张扬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商宫羽寿辰后的第二天,已是五月三十号,距离生日还有最后一天,张扬去公司半天,下午就跟林依然一块在家看书、逗猫,仍没什么动静,林依然终于沉不住气了,问他:“你不会忘了后天是我生日吧?”
“怎么可能。”
张扬想不明白她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去年我都没忘,今年怎么会忘?”
她不提去年还好,提起去年,林依然想起他在毕业欢送会上唱《同桌的你》把自己害哭的事情,就觉得生气,心疼自己白白地受那么多委屈,你那时候有本事告别,就别再回头跟我在一起啊?我都还没来得及下决心勾搭呢,自己就屁颠屁颠地跑回来了,一点出息都没有!
“放心吧,等到了后天,保管给你一个惊喜。”
“真的呀?”
“那当然,我是谁?还能让我女朋友过生日失望?”
林依然这才展颜笑起来,然后又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看他,“你又写歌啦?”
张扬微微一愕,随机明白过来,她以为自己刚刚说那句“我是谁”,指的是在音乐表白上的天分,解释道:“没有。”
“没有啊?”
林依然撅了撅嘴,看起来有点失望的样子,张扬奇道:“不是写过很多了嘛,我以为你不稀罕了。”
林依然抱住他一条手臂,靠在他肩上,仰着脸看他道:“没有啊,一直都很喜欢……只是我不能每次都表现得那么……嗯,反正我想听,你再写一首好不好?就给我一个人听,不用写多好,随便唱都行,我喜欢听。”
“就一天了,你让我写什么去?”
“你一点都没准备啊?”
让给还温柔款款的林依然立即变了一副表情,眸子圆睁,气鼓鼓的样子,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在他身上咬一口。
“我不是说了嘛,以为那样很俗套……”
“那我不管。”林依然重新抱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上,表情看起来像是有点耍赖的撒娇,“反正我要听,我生日,我最大!”
“行吧,我尽量。”
张扬有点无语地应下来,林依然这才复又展颜笑起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张洪康默默地开着车吃着狗粮,但已经没以前那样羡慕了,觉得单身有些时候也挺好,至少如果自己有女朋友的话,多半一个生日就得考虑分手或者跳河的事情了。
林依然大概担心他为难,下车之后,两人牵着手往教学楼走去,她又低声问:“我是不是有点讲道理啊?”
张扬笑道:“你就长了一张不讲道理的脸,真讲道理才是不讲道理。”
林依然轻轻打了他一下,小声道:“好啦,我才没那么不讲道理,你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好了,不是写了好多歌嘛。”
张扬笑道:“那唱《晴天》?”
林依然忿忿地捶了他两拳,见旁边有人带着善意地微笑关注着两人,有点害羞,暂且放过他,轻声道:“你要真想唱的话,也可以呀,反正都是形势嘛,心意才重要,不管你唱什么,我知道就可以了。”
张扬盯着她看了几秒钟,笑道:“那要是我刚刚不答应,就告诉你这都是形势,根本不重要呢?”
林依然抿嘴一笑:“心意也是需要形势来表达的嘛。”
张扬一脸钦佩地朝她比了个大拇指,然后抱拳拱手,“高山仰止。”
林依然抬着下巴哼哼两声,做不屑一顾状,走了几步,忽然“啊”一声,差点被绊倒,引得周围许多人转头看来,赶紧扶着张扬站稳,红着脸不敢看周围的校友,等人都不再盯着看了,才低声嗔道:“你走这么快干嘛呀。”
“你自己鼻孔朝天,还能怪我,讲点道理好不好?”
“你自己说的,我这张脸就是用来不讲道理的。”
“……行吧,毕竟长这么好看,不讲道理一点也是赚。”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