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q2xa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 愛下-第624章 蘇宇加冕,天淵受襲(萬更求訂閱)熱推-y8qj8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南元。
城主府。
城主府中,那巨大的广场上,高朋满座,一个个都是实力强悍之辈。
有万族之人,也有各大府精锐。
此刻,虚空中,一尊尊强悍的无敌强者,陡然呈现。
大明王他们来了!
苏宇刚想打个招呼,大夏王冷冷看了他一眼,传音道:“别动!”
“……”
苏宇无语,这么严肃干嘛?
是不是知道大周王他们的事了,心里不爽,所以生气了?
你第一美男子的事,我都没给你泄露呢,你还敢凶我!
苏宇心中腹诽,算了,看他可能被大周王欺骗了感情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不动就不动。
苏宇瞥了一眼上空的大周王他们几人,感觉上,倒是气息无差,好像都是本人,本来这些无敌,也不会一个个主动激发强大的气息,倒也正常。
他多看了几眼,很快不再看,寻思着,如何拖延点时间。
正想着,大夏王一步踏出,盖过了大周王,朗声道:“人族,夏无神,率诸府之王,为人族圣地之主苏宇道贺!今日,夏无神代人境三十八府,为圣主加冕!”
人境,有三十八府。
只是诸天府和双圣府非长居之府。
这一刻,大明王一挥手,虚空中,陡然呈现一座巨大的王座,王座高高在上,九百九十九阶台阶蔓延而下,代表人族长久不衰。
下一刻,大夏王喝道:“圣主,还请上座!”
苏宇倒是愣了一下,这么严肃的吗?
我还以为,随便糊弄一下了事呢。
他看了一眼虚空中的王座,微微挑眉,不像是假的,倒是有些像真的,提前打造好的?
看起来倒是华贵!
此刻,大夏王他们纷纷看向苏宇,所有人都看向苏宇,万族也意外,人族还真当回事了?
大家彼此挂个名,不就完事了吗?
大夏王不语。
目视苏宇,再次开口道:“还请圣主上座!”
苏宇笑了笑,大夏王今日严肃的很啊,算了,上去就上去,坐的高一点也好。
他刚迈步,忽然,身旁的夏侯爷,手中出现一件金色华袍,瞬间覆盖在苏宇身上,遮住了他的白色长袍,那金色长袍,耀射出淡淡的金芒,让人不敢直视。
苏宇意外,什么时候准备的?
稍微感应了一下,苏宇凝眉,倒是有些贵重,感觉有些像天兵级长袍,哪来的玩意?
他带着一些疑惑,刚想飞上宝座,耳边传来朱天道的声音,“步行上去!”
“……”
苏宇无语了,这加冕,弄的有点认真啊。
他是真没想到。
原本,只是想着糊弄一下,拖延一下时间罢了。
也对……走999个台阶,多少要花点时间,的确可以拖延一下。
苏宇也不说什么,踏步走上第一个台阶,刚走上第一个台阶,虚空中,整个南元,甚至整个大夏府,都听到了大夏王的宏大声。
“安平历352年,人族三十八府,立圣地宇皇府!”
声音宏大,一遍遍地朝四周传荡,震荡天地。
“圣地开,圣皇出!”
大夏王声音愈加宏大起来!
一句圣皇出,整个虚空都在颤动,余音环绕,一遍遍地朝外传播,传荡,震荡天地。
声音传出了南元,传出了大夏府,进入了大明府、大商府……
“上古至今,人族,历经磨难,九次潮汐之变,战诸天,斗万族……第十潮汐,人境式微,万族觊觎,灭族之危,近在眼前!”
“吾辈,当奋起而战,再开圣地,立人族共主,率人族再战诸天!”
“……”
大夏王声音越来越宏大,此刻,苏宇听的都有些想笑,弄的跟真的似的。
我要率领人族征战诸天,你们也得听我的啊!
“大难至,圣人出!大夏府,南元城,苏家有圣,秉天地之灵,降临人间,名曰宇……”
苏宇有些小脸红,我脸皮很薄的。
这夸的!
我都成圣人了?
他心中胡思乱想着,想笑,大夏王好严肃,这家伙,是在拖延时间吧?
干的不错!
第一次知道,大夏王也挺能说,比预期的能说啊,上次和自己一起回来,居然都没说几句话。
而整个虚空中,此刻,都是大夏王的声音。
声音不断传荡!
他身边,大明王也是面色严肃,不止大明王,此刻,刘无神、秦镇、周破天、天铸王……包括脸色复杂的大元王,都在认真倾听。
仿佛,很郑重。
大夏王继续说着,喊着,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大到,引动了山川河流震荡,整个人境,好像都在震荡。
而苏宇,一步步地走着,跟着大夏王的节奏,一步步踏上台阶。
心中盘算着,按照这速度,我踏上台阶,恐怕都得中午了。
挺好的!
还是大夏王他们会拖时间。
不知道大周王他们现在有没有出发?
“今,人族共举苏宇,为宇皇圣主!”
“三十八府,皆以本府气运、未来为注,共襄盛举,再战诸天,复上古荣光,诸府人心归一,人族一统,诸天见证……”
此刻,大夏王说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洪亮!
“今日,为宇皇圣主,铸圣主令,以我人族气运未来为托付,还望圣主……珍惜!”
最后一声,大夏王说的情真意切。
苏宇微微凝眉。
此刻,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而这一刻,虚空中,瞬间浮现一道大阵,大明王朗声道:“诸府之长,取大府之印!”
下方,一位位府主,脸色异样,有的无奈,有的叹息,有的沉重。
片刻后,三十六位府主,取出了金色大印。
此刻,那金色大印,一枚枚悬浮在空,好像活了一般。
一枚枚大印上,浮现出一尊尊无敌虚影。
那是开府之时,铸印留下的印记。
三十六枚大印!
片刻后,诸天府这边,吴寂取出一枚黑色大印,杀气冲天,低沉道:“吾代诸天府驻军,以诸天征战印,开圣地之杀道!”
黑色大印悬空,爆发出骇人无比的煞气!
此刻,那大印上,浮现出无数虚影,宛如军阵,仿佛无数将士陈兵沙场,对天咆哮,呐喊声震天。
……
广场上,无人坐的住了。
浮土灵这些人,纷纷站起,此刻,整个虚空中,金光和黑色煞气遮天蔽日,两者融合,并不排斥。
浮土灵凝眉,摩多那眼神沉重,战无双异样无比。
人族……在搞什么?
台阶上,苏宇一步步地走着,动作很慢,他也疑惑,铸圣主令,有必要这样吗?
他还想自己动手铸兵呢,可是……好像不是这样的。
没人跟我说啊!
而虚空中,大夏王见状,深吸一口气,陡然看向苏宇,传音道:“滴血,凝一滴精血出来!”
苏宇微微凝眉,大夏王传音喝道:“快点!”
你好凶!
苏宇现在其实还是有些迷茫,大夏王之前还是相当和善的,此刻,却是很凶。
他隐约间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了!
然而,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苏宇不解,带着一些迟疑,很快,咬了咬牙,凝聚出一滴精血。
精血一出,他气息微微有些下滑,但是不算太严重,一滴还伤不到根本。
那滴血液飙射而出,悬浮在空。
大夏王见状脸色一喜,大声喝道:“大夏府,注大夏府气运,望圣地长盛不衰,望人族长盛不衰,望诸天人族昌盛!”
苏宇那滴血液,落在三十方大印中间,落在那黑色军符之上。
而此刻,属于大夏府一方的大印上,忽然,飙射出一道金灿灿的光芒,那光芒照耀天地,映射的整个天地都成了金色!
此刻,虚空中,忽然呈现出大夏府的样子,整个大夏府好像被缩小了千万倍,从大印中浮现!
山川,河流,大地,都在微微颤动。
苏宇以为自己是幻觉……不是!
南元也在震动!
是真的在震动!
场中,一些老人,微微一动,一些从开府年代活到现在的老人,眼神复杂,一个个面色异样。
开府之景!
昔年,大战不断,百废待兴,三十六位开府之主,开辟大府,庇护苍生,征战诸天,杀退强敌,最终,有了今日的三十六府!
此刻,大夏府地图浮现,山川河流之上,好像有一道道金色气息冒出,忽然都朝苏宇的血液融去。
而苏宇的血液,好像也渐渐变幻了形状。
渐渐地,一方金色小印出现。
悬浮在空,不断吸纳着四方涌入的金色气息。
苏宇眼神微变,这是什么?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他知道,好像很重要!
而下方,一群万族强者,你看我,我看你,许久,一尊较为古老的日月强者,呢喃道:“人族不是借名罢了吗?为何……为何真融人族气运,为他铸圣主令?”
此话一出,一些万族强者,纷纷色变!
人族气运!
下一刻,四面八方,都是传音波动。
一位位强者,迅速传音,诉说着心中的震动。
……
五行族这边。
浮土灵身边,那尊日月长老,脸色变了,传音道:“这是在融人族气运,昔年,三十六府府主,得人族余荫,证道无敌,开辟大府,庇护苍生!之后,天地有奖励,规则奖励……三十六位府主,都放弃了奖励,融入大府之印中,掌一方山河,庇护大府生灵,气运相连!这些大府之主,其实都和本府人族有相关之处,大府越强,开府之主越强!”
“大秦、大周、大夏、大明……这些大府强大,开府之主也极强,受天地庇护!贸然斩杀,甚至有规则反噬!”
浮土灵默默听着,许久,传音道:“长老的意思是,现在,这些大府府主,将他们本府气运,和这新铸的圣主令关联,从此以后,这圣主令,也和这人族息息相关?”
“不错!”
长老脸色郑重,传音道:“如此一来,这圣主令,不再是空壳子!一旦被破,甚至会影响到整个人族的气运,气运一说,虽然只是诸天万道之一,可是,气运是真的存在的!”
“各大府,一旦融入本府气运,囊括人境,那苏宇的圣主令,就是真正的圣主令!”
浮土灵吸气。
不是随便弄个圣地,先把苏宇圈在人境吗?
为何……要融本府气运?
之前大夏王念叨,他以为随便说说罢了,没想到来真的!
……
此刻,苏宇的血液融成了小印。
下一刻,大明王朗声道:“大明府,注大明气运,融圣主令,望圣主长存,望人境长存,望人族昌盛,望天地太平!”
轰!
一声巨响,下方,大明印中,也爆发出一阵璀璨光芒。
金色气息溢散!
整个大明府的地形图,瞬间浮现。
下方,持印的朱天道,带着笑容,带着感慨,带着无限唏嘘,看着大明府的地形图,渐渐在小印上呈现,此刻,那小印上,已经呈现出了大夏府的地形图。
……
不远处。
云尘带着柳城一群人,也在默默看着,白枫也来了,但是白枫没看懂,看了一会,问道:“云师祖,这是干什么?”
“献上堪舆图,代表人境共尊,大府臣服!融大府气运,从此以后,圣地和人境息息相关……你存,我存,你亡……我亡!”
白枫意外无比,震动道:“可是……”
可是,不是借个名义罢了吗?
为何会如此?
云尘叹息,传音道:“苏宇自己说的,他自己入瓮的!他要各府献上堪舆图,他不懂,他只是那么一说,各府却是当真了……既当真,那就真成立圣地!苏宇以为是玩笑,不是,此次,各府强者,并非开玩笑,否则,圣地成立,也不需要如此大张旗鼓……”
“昔年圣地成立,也只是三五永恒聚在一起,商量一番,成立一个圣地吧……于是,有了战神殿和求索境,今日却是不同,今日是三十八府共推!”
云尘说着,又传音道:“苏宇上套了!”
“那得阻拦……”
白枫刚说着,柳文彦拉住了他,轻声道:“他把自己当人族吗?”
白枫愣了一下。
柳文彦又道:“人族遇到危机,他真的能坐视不管吗?”
白枫摇头。
“你觉得,到了此刻,他……自己不懂吗?”
白枫忽然看向苏宇,苏宇……知道吗?
……
而此刻的苏宇,渐渐地,其实明悟了。
我……他么好像上当了啊!
这些人,玩真的啊!
什么意思啊?
他哪怕不懂,此刻,也有人跟他说了,脑海中,母球在文明志上跳了出来,有些滴口水道:“人族气运呀,好想吃一口!”
“呀,人族气运好少了呢!”
“以前,人皇圣典,气运如龙,震荡诸天……现在就这么一点点了呢!”
母球有些感慨,“人族……好像真的只有这一次机会了,此次若是战败,恐怕……诸天真无人族了!”
第十次!
也许也是最后一次,这一次,再战败,再无人族了!
诸天万族,此次之后,无人族,上古人族辉煌,辉煌持续了十万年,余荫耗尽,要到尽头了。
不是在这一战中覆灭,就是在这一战中再次崛起,君临天下!
“难道……诸天战场,这一次不会封闭了?”
母球给出了猜测,“呀,那肯定是不打到灭亡,不罢休了!”
往日,大战到了最后时刻,诸天战场封锁,各回各家,继续休养生息。
这一次……诸天战场好像不会再次封闭了!
苏宇心中震动,没有说话。
果然,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他皱着眉,很快,眉头舒展开了。
我是人族吗?
是的!
那万族赢了人族,会放过我吗?
不会的!
既如此……那就……占据一些主动吧!
这一刻,苏宇没说话,默默看着。
而此刻,大明王和大夏王,纷纷将两府气运,融入小印中,苏宇隐约有些恍惚,他好像看到了人境,看到了这两大府的存在。
看到了亿万苍生!
他甚至看到了,一些民众在匍匐,在跪拜。
朝圣!
片刻后,那大周王,居然也发出了声音,声音洪亮,同样震荡四方,“大周府,注大周气运,融圣主令!”
下方,属于大周府的那块金印,也爆发出强大的金色气息。
虚空中,呈现出大周府的地形图。
“大秦府,注大秦气运!”
秦镇也是一声高喝!
而苏宇,沉默一会,继续迈步,一步步朝台阶上走去,原来,我说的圣主令,和他们说的不一样。
我还想着我自己去打造,结果,不需要。
人境在用自己的方式,为他打造一枚属于他,也属于圣地的圣主令。
一府府的强者,纷纷开口。
开府之主不在,那就由府主传荡声音,震荡四方。
就连大元王,眼神复杂之下,也将大元府气运,融入了圣主令中。
那金色小印,更加璀璨了!
上面,烙印出了一座座大府的地形,在迅速融合,在归一。
今日,苏宇以为是敷衍式的登顶加冕,结果,这些人族强者,为他弄的极其郑重!
……
诸天战场。
大殿中。
大秦王端坐上方。
此刻,后方的人境,爆发出一阵阵光芒,金色光芒,在震荡整个人境。
大秦王一脸冷漠,一群无敌,都在默默看着。
许久,有人苦笑道:“希望……他能对得起诸位的信任!”
大秦王平静无比,安静无比。
片刻后,大殿中,虚空震荡了一下。
浮现出几道身影。
大周王瞬间浮现。
也不废话,一枚巨大的神文浮现出来,平静道:“上来!”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很快,纷纷看向大秦王。
大秦王第一个走了上去,淡漠道:“久不征战,大家也生疏了!万族亡我人族之心不死,今日,共尊苏宇为圣地之主,融气运入圣地!苏宇死,人族殇!灭万族,即为苏宇,也为人族!诸位,还敢战否?”
一群人,有人激动,有人沉重,有人冷静。
片刻后,一位位强者,踏上了神文。
有人轻笑道:“沉寂多年,生死大战几乎没有了,老胳膊老腿的,大秦王既然还能战……此生,那便追随大秦王,再战诸天!”
“秦王既去,吾等岂敢不从?”
“……”
一尊尊无敌,踏上了神文。
一群开府无敌,都是面带微笑。
好久远的感觉了!
四百多年前,他们也如今日这般,在大秦王和大周王的带领下,与诸天为敌,战神魔,灭龙凤,打的诸天动荡。
开府之前,无敌不止这么多的。
死了不少!
后来,活下了36位,开辟36府。
再后来,又有几位战死,开府身36王,越来越少了。
今日,大部分都到了。
大秦王也有些恍惚,许久才道:“很久没有如此了!开府之后,诸天熄战,仙魔神龙挑拨,各府老死不相往来,吾等有人愿战,有人不愿再战……我原以为,此生,也许再无机会,带着诸位弟兄,再战诸天……不曾想……这一日,还是来了!”
大秦王回头,看向人境,笑道:“苏宇入瓮了!吾等若是战死……他在,人族实力损失不大!此刻不铲除敌手,接下来,我们便没机会了!今日,苏宇为圣主,吾等当屠灭一界,为他道贺!”
他看向众人,低沉道:“能胜吗?”
“必胜!”
一群人,热血上涌,一如当初。
四百多年前,便是如此。
大周王笑道:“灭界,死战,战死方休,一界不灭,吾等不退!”
“灭界,死战!”
一群人再次低喝!
大周王笑了,看向后方,眼神明亮道:“等!等诸府气运合一,人境动荡,诸天动荡,传送,杀敌!”
“杀敌!”
一群人,再次回应!
气息,渐渐沸腾。
……
而东裂谷对面,天灭看向人境,微微皱眉。
很快,天灭传音道:“人境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另外,对面也有些不对劲,大秦王他们聚在大殿中许久了,气息还在,但是……有些杀气沸腾!”
他感受到了一些!
此刻,三十五座古城环绕四周,气息紊乱,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那边的动荡。
不止他,其实无敌,也渐渐都感应到了。
主要还是人境的动荡!
这一刻,人境界域上空,甚至隐约有一方大印浮现出来,那一方大印,好像在震荡诸天。
……
仙界。
虚空中,渐渐浮现出一道人影。
天古!
他遥看人境,也看到了那一方大印,看了一会,轻声道:“倒是我……小觑人族了!”
人族,居然真的将气运和苏宇相连。
疯了吗?
苏宇必死!
万族必杀!
人族,好大的胆子,好大的魄力!
此刻,不止他,一尊尊合道境,都有虚影投射而出,看向人境,看向那一方巨大的大印,映射四方。
金光璀璨!
“这一潮汐,人族又要诞生一尊人王吗?”
“百战王败了,他苏宇……能赢?”
“第九潮汐,百战王横扫诸天,还不是落得个惨败收场,平白耗空了人族底蕴……这一潮汐,苏宇能逆天吗?”
“……”
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好像在彼此交流,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
而这一刻的苏宇,继续朝上走着。
虚空中,那枚金色小印,越来越璀璨了!
璀璨的诸天万界,好像都能看到,也都能看到,苏宇的身影。
他距离王座越来越近了!
就在此刻,融合继续的时候,一人怒道:“我大辽府,不同意!”
苏宇头也没回。
而就在这一刻,大夏王刀光映射天地!
嗡!
一刀斩落,噗嗤一声,人头落地,残日坠毁!
大夏王冷冷道:“大辽府,新府主继位,继续!”
大辽府那群人中,有人战战兢兢,半晌,一位青年走出,面带悲哀之色,咬牙道:“大辽府不同意……”
噗!
血溅三尺!
大夏王挥刀,喝道:“新府主继位!”
四方皆寂。
连杀两尊无敌后裔,甚至包括一尊无敌嫡子,然而此刻,无人出声。
人群中,不少人面色发白。
一尊日月九重,被杀当场,无敌的嫡子,死的还不如一只蝼蚁。
又过了片刻,大辽府中再次走出一人,叹道:“大辽府,注大辽气运,融圣主令!”
臣服了!
从头到尾,苏宇都没回头,也没去看,没去管。
大夏王执刀,目光投向大楚府,大楚府主脸色一白,看我作甚?
下一刻,急忙喝道:“大楚府,注大楚气运,融圣主令!”
安静了!
此刻,无人敢反驳,无人敢反对。
多位无敌就在这,大夏王出刀斩杀一尊府主,没有任何人阻拦,不出意外,此刻,哪怕无敌出声,恐怕也要挨上这一刀!
一位日月九重,可能证道的存在,被杀了,对人族而言,损失极大,却也没有任何人斥责。
大商府那边,商天娇脸色发白。
何止她,之前一些不情不愿的青年少女,此刻,一个个面色惨白至极,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了。
一尊府主,此刻被杀了,也不过如此罢了!
你不同意,杀了你,下一个不同意,再杀!
杀到同意为止!
没人夸赞你勇气可嘉,只会说,你真愚蠢!
三十府,三十一府……
一府府气运,不断融入金色小印中,那小印,天生金纹,一道,两道,三道……
一眨眼,那金色小印,浮现出108道金纹。
正在朝天兵冲击!
轰!
一声震荡响起,109道金纹出现,天兵!
天生的天兵!
金纹还在增加中!
苏宇已经走上了900道台阶,继续往上走着。
金光已经覆盖整个南元,甚至朝大夏府,朝大明府开始蔓延而去。
万物复苏!
金纹,渐渐增长到了120道,整个小印上,图案也越来越多了!
苏宇继续往上走,越走,压力越大。
不知道是心理上的,还是实际上的。
而这时候,最后一府气运,轰隆一声融入金印!
轰地一声巨响,金光洞穿天地,贯穿天地,甚至映射到了诸天战场,整个人境上空,都浮现出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金色光柱!
万族,强者目光,瞬间汇聚而来!
而这一刻,大殿中,大周王一声轻笑,一枚枚神文撒落在地,趁着天地动荡之际,瞬间带着所有人挪移离开。
……
空间古兽一族。
古界上空。
一尊巨大无比的古兽,目光忽然投向一个方向,眼神闪烁,身旁,有一位老人,身边站着一位女子,老人看向巨兽,巨兽眼神闪烁,声音低沉道:“大战……要来了!”
“老祖,万族之战,要爆发了吗?”
老人有些震动。
巨兽平静道:“是,要爆发了!这一战,诸天万族,谁也逃不了……空空,你救了这人族,收留了她,我空间古兽一族,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老祖,我……”
“不用说了!”
巨兽轻声道:“上古覆灭十万年,十万年了……该有个结果了!去,传令我族儿郎,备战吧!”
“备战?”
空空震动,空间古兽族,也要参战了吗?
“去吧!”
“诺!”
空空不敢多言,迅速带着黄九离开,黄九扭头看了一眼人境那个方向,只看到一道金光,耀射诸天,辐射千万里。
等空空走了,巨兽再次看向一个方向,一声叹息,在心中响起。
人族……要主动开战了!
也是,被动等待,不如主动打破僵局,也许,这也是机会!
这一代人族,还是如此霸道,哪怕实力不如人,依旧果决。
空空救回了这小娃娃,对我空间古兽一族,到底是好是坏?
巨兽陷入了沉思,不再看向那边。
这天地间,它这一族,最善空间一道,瞒得了别人,岂能瞒得住它!
……
而这一刻。
人境。
那金光辐射整个人境,大夏王巨大的声音响彻天地。
“苏宇,你愿为人族而战吗?”
台阶上,苏宇凝眉,沉声道:“我只为我值得而战的人战斗!”
大夏王脸色冰寒,也不多说,再次喝道:“你愿与人境生死共存吗?”
苏宇再次回道:“人境若善待我,我便善待人境,善待人族!你不负我,我不负你!”
他由本心而答!
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
你若负我,我便负你!
这,显然不符合一位圣主,一位圣人的标准。
可大夏王,还是不在意,再次喝道:“你若为圣,为王,当谨记,你为人族,生是人族,死是人族,生死皆为人族!你成皇也好,成圣也罢,人族,便是你的身份,你的根!”
这一次,苏宇没再否认,他本就为人族,这是无法更改的。
“我无论生死,皆为人族!”
“善!”
大夏王大喝一声,一步踏出,双手接过虚空中的小印,那小印,瞬间化为一顶王冠!
而此刻,苏宇也正式踏上台阶,走上高台,深吸一口气,端坐宝座之上!
大夏王双手捧着王冠,一步步朝台上走去!
那王冠之上,金纹闪烁,此刻,隐约间,140道金纹呈现。
隐约有晋级之兆!
大夏王一步步走上高台,片刻后,在王座之下,陡然,单膝跪地,苏宇刚想俯身扶起,大夏王低着头,声如洪钟:“请宇皇圣主,自行加冕,人境,圣主为尊!”
无人有资格替苏宇加冕!
只有他自己!
这一刻,大夏王在告诉人族,告诉万界,人族,出共主了!
不管你如何去想,不管大家乐意不乐意,这都是事实。
而苏宇,恍惚了一下。
我……接吗?
这一刻,他忽然有些迟疑了。
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他想的一切东西,好像都被人算计了,他只想好处,不想重担,可今日,这重担,如山的重担,忽然压在了那顶王冠上!
来的如此突兀!
他被人算计了!
他知道,当他踏上台阶的那一刻,他其实就知道了。
可现在,当这顶王冠,就在他面前,承载着整个人境的气运的时候,苏宇看到这王冠,他迟疑了!
高空中,大明王这些无敌,纷纷落地。
大明王看了一眼上空的苏宇,轻轻吐气,笑了笑,下一刻,单膝跪地,喝道:“请圣主,佩戴王冠!”
身后,一尊尊无敌,有人有些迟疑,有人叹息一声,片刻后,一尊尊无敌,纷纷单膝跪地。
这……也是这一潮汐第一次。
“请圣主加冕!”
下一刻,一府府强者,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这一刻,纷纷半跪在地,齐声高喝,“请圣主加冕!”
跪伏声,传荡天地。
此刻,柳城那边,包括柳文彦他们,也齐齐跪地……
高空中,宝座上,苏宇身体微微一震,他想起身,他想离开这地方……此刻,他唯有无尽的压力和惶恐,他忽然没了之前的兴奋!
我他么不想当了!
我错了!
我不当这圣主了!
他想喊出来,我不想当了!
身边,大夏王传音:“坐下,戴上!大秦王他们走了,为你扫荡诸天强敌,此战,不杀天渊半皇,誓不罢战!杀一尊合道,你才多一分机会!”
“你既搅动诸天,掀起诸天之战,苏宇……这是你自己找的,自己造的!你光想占便宜,却不想付出吗?人族因你,少了50年时间!”
苏宇想辩解!
这不是我造成的……
可是,真的不是吗?
他若是不杀诸天强敌,正如大周王所言,人族,起码还有五十年!
五十年后,大周王他们才会发动。
而不是现在!
苏宇带着一些惆怅,有些无奈,好像……是我缩减了人族五十年时间。
可我,也没想这样的。
他看着那顶王冠,带着无奈,我之前很兴奋的,结果……被一个仪式弄的,一点也不兴奋了!
苏宇心中叹息一声。
缓缓朝那王冠伸手,片刻后,双手抓住了王冠,如千斤重担,压的他双手有些拿不起来。
“苏宇,别忘了,你是圣主,果决一点!”
大夏王传音震荡,震的苏宇耳膜都要穿孔了。
苏宇深吸一口气,一把抓住王冠,双手举起,朝自己头顶落下。
这一刻,整个人境动荡!
山川震动!
好像在为他欢喜,为他道贺!
霞光映射天地!
整个人境,好像都在雀跃,人族,再次诞生了一尊共主!
……
这一刻,大周王一行人,迅速穿梭虚空,眨眼间,出现在星辰海上空。
下方,老龟心中震动。
大周王看都没看,再次穿梭。
趁着人境光芒映射天地,震荡四方,他穿梭空间,丝毫没有引起任何动荡。
又一个眨眼,他穿过了星辰海,从东部战区,跨越到了西部战区!
而那些无敌,一个个面色凝重。
手中,兵器已然呈现!
再次穿梭,偏离了西部,稍微朝魔族所在的区域飞去,大周王再次穿梭,片刻后,仿佛穿透了一层界壁,下一刻,一处黑暗无边,仿佛坠入无尽深渊的界域呈现在众人眼前。
天渊界,到了!
再次穿梭,大周王出现在了通道入口处,一挥手,一张遮天巨幕覆盖了整个天渊界!
正虚影投射在界域上空的天渊半皇,脸色陡然大变!
当他看到入口处的那群人,脸色剧变!
敌袭!
人族……杀来了!
“人族,尔敢!”
天渊半皇一声怒喝!
大周王面色平静,大秦王手持长刀,长刀化枪,冷喝一声,“杀!”
嗡!
一刀斩下,整个天渊界好像被劈成了两半,虚空中,投影瞬间爆碎!
大周王一群人,迅速杀入天渊界域。
镇守通道的那些日月,瞬间全部被杀!
大战,爆发!
杀戮,开始了!
天渊界域中,中央处,一座巨大无比的宫殿,瞬间动荡起来。
一尊强悍无比的存在,浮现在大殿上空。
天渊半皇脸色凝重。
感应一番,整个天渊界,被封锁了!
人族,有备而来!
“所有永恒,汇合,杀敌!”
一声怒喝,响彻整个界域,整个天渊界,瞬间动荡起来。
一尊尊无敌,瞬间浮现。
地底深处,一尊尊古老的存在,也渐渐复苏!
“灭族之危,就在眼前,人族来犯,随本皇杀敌!”
天渊半皇一声暴喝,响彻天地,雷霆四起!
整个界域,都在剧烈动荡,人族杀来了!
无数岁月,人族第一次杀入天渊界!
不,上古有过一次。
而今,已经十万年了。
前九次潮汐,也不曾被人族打入界域,这一次,人族最弱,反而打入了天渊界域!
一瞬间,接近20道无敌气息升起,瞬间朝界域入口处杀去!
天崩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