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vch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三百三十八章 劍鶴巡天-ongjx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对这批难民的重视落在了许多有心人的眼中,其中以素水神君玄素为最。她就在这素水支流上,看着苏礼在山顶目送这些难民通过这天裂山口中的山道。
她思索了一下,随后将这发现又送回了宗门内。
宗门内的大佬们了解到了这情况及不免延伸了各种猜想,然后讨论了起来……
主要是三代宗主的讨论。
心神受创的元锋虽然回到宗门内好了许多,但是心力的不足依然令他难以长久地集中精神。所以他很是随意地说道:“这孩子觉得对的就让他去做,我们不必干涉。”
这是放任自流式的观点,但是却又显现了对苏礼的‘宠溺’。因为‘放任自流’,其实也可以理解为‘随心所欲’。
元锋给苏礼许下的,便是那一份随心所欲式的自由。
而前前任宗主夏铭则是微微迟疑,他说:“如今剑崖立教的消息已经散布了出去,各方反应不一暗流汹涌,我担心此时再让苏礼常常离开宗门,会有危险发生。”
这是保护在身边的观点,如今剑宗的外部形势又不是太好的样子,这很令人担心。
所以夏铭给苏礼许下的,则是一份关怀与安全。
作为当代宗主,姬练虽然马上就要成为副教主而不是教主,他却毫无芥蒂地说出自己的意见:“换种方式思考,既然我剑宗要立教剑崖,那么一片传道之基就是不能舍弃的重点。”
“西秦之地本就是我剑宗的固有势力范围,剑宗门徒行走其中本是理所当然。不如我们趁此机会,让赋闲的弟子们都下山行侠仗义吧,西秦之地的魑魅魍魉也该清理一下了。”
这就是完全支持苏礼了……未说的含义是:既然苏礼很在乎西秦的难民,那么就让剑宗的弟子们帮苏礼扫清障碍吧!
姬练给苏礼许下的,就是鼎力支持了……终究是自家道侣的徒孙。
上两代的宗主们闻言面面相觑,随后重重地点点头……姬练说得很在理,关键是这番言论才是真的切中了两位前代宗主的痒处……自家的孩子在自己的‘家里’做些事情,凭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
于是剑宗门徒再次下山,西秦之地因为剑宗之劫而多出来的各方修正势力都要面对一次来自‘主人家’的清剿。
很显然这个过程并不会愉快,剑宗恐怕又要得罪许多人……可是那又如何,本来这些势力就是在乘人之危!没道理剑宗弱时他们可以乘机侵占,而剑宗要收回的时候他们又要心生不满吧?
……
剑宗门徒下山行侠,苏礼也是其中之一。
他的心思终究还是在那些因为信任他而踏上了北迁之路的信徒们身上。对于不想干者他可以完全不在乎,但是对于相信他并对他付出真心的人,他却也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于是他踏着青云就从天裂山中飞出,然后往西秦地界飞去……当然,因为只是法器‘青云靴’的飞行效果,所以他的飞行速度一点也不快。
这种情况让他有些担忧,因为如果他的信徒们遇到了紧急情况需要他的帮助,那他如何能够来得及?
在青云上盘膝坐下,苏礼开始思考一个此前从没有考虑过的问题……那就是他该找个让自己能够飞得快的法门了。
先前的‘飓风号’的确是可以,但那玩意儿苏礼已经玩腻了,并且嫌弃它造型不够拉风……
按照他上辈子的浪漫,本来是想要造个‘高达’来过瘾的,只是可惜这世界的傀儡术没那么简单,对于他来说又是一门全新的学科,并且还是传承不全的那种。
所以他现在退而求其次,准备打造一架‘飞机’出来……只是他还没时间做这方面的尝试,目前他只能以自身的能力来想办法。
金丹期的剑修普遍都有一手‘身化剑虹’的遁法,这是剑道高深时将剑招、剑意、剑气融为一炉成为本能的表现,也就是传说中的‘人剑合一’境界。
苏礼对此是很羡慕的,但是‘身化剑虹’显然也不是他能做到的,再加上他恐高……
所以他脑洞大开,突发奇想地直接以他的‘剑气化形’来包裹自己的全身。
他的‘动物系列’剑法中有一门‘鹤剑术’,便是模仿仙鹤形体而创造的剑气化形。如今他便是施展这门剑法,剑元衔接之下就有一头巨大的剑鹤将他包裹在其中。
原本他是想要脚踏剑鹤飞行的,但那样一来他总有种脚下不稳的感觉,双脚就发软了……
所以他决定呆在剑鹤里面,然后让这剑鹤直接以振翅起飞。
没想到这竟然真的能行,剑鹤包裹着他在空中急速飞行……而因为被剑鹤包裹着,苏礼就有种在‘开飞机’一样的感觉,倒是没那么恐高的样子了。
大约是在登仙城习惯了俯瞰大地,苏礼如今的恐高症状倒是已经好了许多。所以在剑鹤包裹的情况下,他已经能够克服高空恐惧的感觉,让自己独自飞起来……就是始终不敢全速而已。
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人剑合一’了,苏礼又一次用自己的方式强行提高了自己的‘剑道境界’。
于是他在高空之上梭巡,同时分出一部分的心神来聆听信徒的祷告……
赤老已经替他做过一层筛选,将那些日常的祈求食物的祷告给直接执行掉了,然后过滤出一些‘多肉神职’不能处理的祈求。
当然,对于那种贪得无厌的祈求他也是不会予以理会,还有那些超出他能力范畴太多的祈求他也爱莫能助……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筛选到了一个十分急迫的求助……
“吾神,求你救救我们吧,求你惩罚这些恶人吧!”
苏礼听到了这个祈祷,也感知到了方位。不远,就在西南百公里之外……
他的身体‘咻’地一下就蹿了出去,剑鹤在空中疾驰而过,对于普通人来说遥远的距离他只是在三五分钟内就已经跨越……
远远的天空之上,苏礼以穿云意加持双眼,然后看到了一支规模不算大的迁徙队伍……他们经历了天灾,如今却又在经历人祸!
一队家丁装扮的百人队伍正不断地抽打着这些难民,然后将被抓住的人以绳索捆绑并串起来似乎准备带走……看起来天灾对于一些人来说,竟然是成为了获取利益的途径。
这是一支捕奴队,毫无疑问。
苏礼在天空之上内心一片冰冷,稍稍犹豫,双手便在胸前合十……
六转六劫,剑符出!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