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z1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第五百二十章 精神病院-y8c8c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张玄击毙了陆木,两头镇狱兽也被姬梦玉击杀了,剩下参战的冥卫死的死伤的伤,跑的没剩几个了。
这摆渡人一方便不剩下多少高端战力了,战局已定,剩下的便是打扫战场。
张玄一方,自然是不可能一举反攻冥界的,不仅是实力不足,也是不合适。
张玄的最终目的是得到此界的轮回,冥王与否从来不是最终目的,已经与冥王达成协议的他需要的仅仅是一个过度,获得轮回的过渡时间。
张玄的目光,落在了冥界深处,不一会就转身离开,神识状态下的他,这般维持消耗可是不少。
冥界的一战,惊动了各方的人物,冥王茶茶一脉,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冥王不肯出手。
而陆木一脉剩下的势力却是开始内讧,反抗者有之,想要苟活的也有,总是乱成一团。
不过话说回来,张玄这边却也是没有多好,也是乱糟糟的一片,这场战斗过后,基本就等于把阳间是势力全都交给了张玄一方。
虽然还有中立势力,但是明眼人都知道,没有冥府的撑腰,他们迟早要归属于这一方。
因此者梳理阳间上鬼差行事的秩序也尤为重要。
好在乱而无险,张玄与赵吏却是抽出空来,按照风沙燕给出的地址来到了一家精神病院面前。
“就是这里吗?”
赵吏抬头看了一眼精神病院破旧的门牌,隐隐带着上个世纪的一些痕迹。
阿春被救了回来,但是魂体受了不小的伤,交给了阿宝照顾,三人的关系着实有些复杂。
饶是赵吏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毕竟夏冬春不是他,活了千多年,只是缺少了某个记忆。
夏冬春是阿春转世,她是阿春,但也不全是,就像是白牡丹一样。
强行将她的记忆觉醒,自然可以,但是赵吏却做不出这般事情。
好在两人刻骨铭心的记忆早就是铭刻在了灵魂里,虽然记不得事情,但是隐隐的感觉,却是一直都在。
赵吏的目中是带着几分怒火,夏冬春遭了罪,自然不能不找回来。
张玄看着这精神病院,心头隐隐感觉不对,虽然是个精神病院,但眼下却是安静的过分了。
张玄道:“进去看看吧,这是她的藏身之所。”
他顿了一下,然后道:“不过,在与不在,现在可不一定。”
豪姬生性狡猾,凭借着执念做到灵魂不灭,不知道在这实践苟延残喘了多久,这般惹下大事,未必还会呆在这里。
“进去看看。”
赵吏大步向前,手一推门口的大铁门,“吱”的一声,就打开了。
铁门没有上锁,随着门被打开,上面的锈迹簌簌地落了一处层。
两人踏步走进了这个医院地院子,忽然间周围感觉却是一变,虽然环境还没出现什么变化,但是却生出了一种阴恻恻感觉。
树影婆娑,月光下阴气竟然凝结成了淡淡地雾气。
赵吏眉头皱了起来,他道:“这是个鬼蜮?什么时候滨海城出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鬼蜮我竟然不知道?”
张玄看了他一眼,说道:“只怕将近百年,你那时候未必在这城里。”
张玄言语一顿,然后说道:“几十年前,日军侵华,豪姬在其中只怕是使了不少力气,她蛊惑人建立了这么一个医院,用着人体实验,企图将自己复活。”
就是这么一个医院,当年只怕是躺满了无数华夏地百姓。
赵吏脸色逐渐阴沉下来,他道:”进去看看吧。“
医院是个鬼蜮,但此处不过是鬼蜮地外围,真正的地方还要在那栋楼中。”
两人迈步走进了医院大楼,灯光昏暗,只有应急灯还在亮着,一起都巧不大真切。
两人只觉得阴气浓重,这楼道里竟然还有一层大概及腰高得雾气,静悄悄得显得诡异非常。
脚步落在这地砖上面,声音在这楼道里回响,直至消失。
医院里,半个活人都看不到,就连鬼物,都不见一个。
但越是如此,越发得诡异,要知道这里可是鬼蜮,还有这如此浓重得阴气,没有群聚得鬼物,怎么可能维持如此摸样?
张玄两人都是鬼差,自然不会因为这诡异的场景而感到害怕。
两人踱步往更深处走去,心中却是给这个地方的鬼物判了死刑。
要知道,风沙燕交给两人的资料可是记载的明明白白,青山精神病院,病人一百一十二名,医护人员四十名,如今却是尽数消失不见。
此时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忽然间,两人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一个陈旧的、满是锈迹的金属大门。
这铁门没有上锁,锈迹斑斑将它糊住。
若是说方才院子里的大门只是老式,那么这一个大门在两人眼里那根本就是几十年前的老物件。
赵吏与张玄对视一眼,然后点头。
此处已经不见任何阴气化雾,所有的阴气都内敛了起来,封存在了门中。
这地方,只怕就是鬼蜮的真正入口。
赵吏上前,将这伸手用力将这门推开。
一声轻响,门推开了。
展现在两人面前的是黑洞洞一片,不深不浅,仅仅是吞没一切的黑色,可怖的黑色。
两人跨步走了进去,身上悄然酝酿起了灵力。
虽然两人实力极为强大,但是小心无大错,鬼蜮之内究竟是何种情况,他们也不知道。
两人跨过了这鬼蜮的入口,忽然只觉得眼前一亮,这一边却是阳光明媚得下午。
“这是?”
赵吏有些疑惑得看向四周,几处新种得花簇,一些长势茂盛得茶花树木,这竟然是一个不小得后花园。
青砖黑瓦,围墙灰白,样式像是民国时候。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