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51r人氣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 ptt-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辰某人的理念-69hga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空空和妙妙就是一种干扰进程的因素,如果让空空和妙妙同时动手,他们是无法把人拉出来的,因为他们是平衡的。但让他们其中一个去干扰,就能做到。”
辰风有些意外。
空空和妙妙就是阴阳二气的化身,但他以前也不清楚空空为什么能够把文天祥从历史里给拽出来,还抹去了文天祥的存在。
那时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没办法解释。
到现在他和妙妙两人又跑去把商鞅和岳飞以及李淳风和袁天罡痕四个人也带到了现代来。
辰风才明白了原因。
“所以这不是空空的特殊本事,妙妙也行?”
“不仅是他们,还有不完整的我们,就看你要怎么干扰了。”
辰某人嗤笑了起来,“无论是你师父,还是你那两个叫……叫什么我忘记了……的师兄,他们都做出了和你有关的预言,因为那时候的你是完整的,所以他们可以看见你每一步的结局是什么——你师父应该看得最清楚,因为他了解你。”
“可是你一旦变得不完整,他们就看不到了,那个结局,你的存在被抹去,就没有办法再确定。其实他们以前窥视我,倒也无所谓,反正又阻止不了我——
我就是喜欢看他们对我恨得咬牙切齿知道我什么时候要来收拾他们,却又不能干掉我的样子!”
辰某人非常嚣张自得,二郎腿翘得那叫一个起劲。
“不过后面他们看不到我了,就失去了这个乐趣。所以说嘛!有得也有失,变得不完整的唯一坏处,就是没有办法让他们提前感到绝望了。”
辰某人嘿嘿地笑着。
“你的想法还真是奇怪。”辰风说道。
变得不完整的唯一坏处,在辰某人眼里居然只是不能戏耍别人。
“哈哈,儿子,多跟你老父亲学学人生哲理,没有坏处。”
“你的人生哲理,没有一个是对的。”
“对与错,本来就是时代定的规矩。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曾经古时候那些愚昧的普通人把活人宰了祭.天,祈求风调雨顺,大家都觉得是对的。
但是到了这个年代,连死刑都快要被取消了,你还觉得是对的吗?
你在没有接触灵器的时候,你一直坚持这个世界是科学的,任何灵异事件都只是笑话,是错误的认知。可是当你接触灵器后,那些事件不就变成了正确的认知?
曾经有‘郭巨埋儿’被奉为正确的孝德,大力提倡,到现在的文明而言它就是错误的。可是,在我眼里,这个行为就没有对过——他娘的谁若是敢埋我儿子,我一巴掌就呼死他!”
辰某人朝辰风翘起了大拇指,又眨了一下左眼,一副“你老父亲罩着你”的样子,可谓是护犊子到了极点。
辰风眉头一挑。
这个家伙,说话语气横了点,但却挺让辰风受用。
辰某人继续说道:
“以前两个男的或是两个女的在一起,是要浸猪笼的,现在男男都能领结婚证了,这件事就变成对的。但等过个几百年,普通人发生人口危机,种族数量急剧衰减,男男和女女在一起,绝对又要被时代讨伐成错误了。
当然,如果种族灭亡,你那两个师父肯定要干涉的,绝对会再来一次女娲造人。
但说到女娲造人,这种事在古代人眼里,是对的,但在现代人眼里又成了迷信了,可是实际上在我们这些知道真相的神看来,女娲造人至始至终都是对的。
对和错,一直都在变化,只要让时间去观望,你会发现,很多所谓的对与错,在很长一段时间过后,甚至都会反过来。
错的,变成了对的。对的,变成了错的。”
辰风思索着辰某人的话。
辰某人从跨越时间的方式来评价对与错,这种奇特的辨知方式是他没有想过的。
他也才活了二十年出头,没法体会辰某人的思想,可也没法反驳他。
辰某人又开口:
“对和错,在普通人眼里之所以有界定,只是因为他们寿命太短,没有办法等到‘对’变成‘错’,或者等到‘错’变成‘对’的那个时候,所以他们的认知就局限在一个时代内。
但对我们这种能活得老长老长的人来说,今儿百年内,说这件事是‘对’的,再过个百年,这件事又变成‘错’的,又过个百年,又‘对’了。
我一个长生不老的人,还要跟着一群傻乎乎的普通人制定的规则观念‘对来错去’,我吃饱了撑着啊?
所以‘对’和‘错’还不如一开始就让我来决定!我管你怎么看我,我说对就对,你不同意,滚一边去!我让你开口说不同意了吗!你算哪根葱,我的对错要征得你的同意?”
辰某人一番长篇大论,把“对”和“错”分析得头头是道。
他的话仍然很偏激,但其实也不无道理。
那些寿命不过百年的人没资格来评判一个永生的人做事到底是对是错,因为人家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去了,眼光看得更远。
辰风感觉自己被说得有些乱,索性不多想,而是道:“你这歪理一大堆,我辩不过你。”
“那是因为你年纪小,才活二十来年,等你多活个几百年就明白了。”
辰某人惬意地伸展了一下手臂,道:
“他们都说我邪门,实际上我只是以一种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罢了。我一直奉行的都是一个准则,不会因为时代不同,而改变自己的观念。
我活得比那群人长,为什么要顺着那群人制定的观念行事呢?
你那两个师父,活得也老长了,他们其实心里也很清楚。只是他们要守护这个世界,所以就要顺着时代的观念来判断对错——他们要与时俱进,才能管理好这个世界。
但我何必要与时俱进?我活得比那些普通人都长,他们所谓的‘进’就真的是进步吗?
一个个自称什么社会学家,谈论未来文明发展,什么都不懂,莫名其妙就来个‘生而为人,我很抱歉’,那么抱歉他可以去死啊!难道不是他妈更应该道歉吗?他妈才应该说:生了个人,我很抱歉。
最讨厌这种忘记自己本分的人,根本不明白世界发展规律,就喜欢眼瞎地去指点江山,这种人见一次我抽他一次!”
这一番稀奇古怪的言论,说得很放肆。
但也让辰风对辰某人有了一番全新的认识。
所有人都以为辰某人性格乖张,好事坏事都做,喜怒无常,极为危险。
可实际上,他只是按自己的方式活着。
并且活得比所有人都明白。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