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nuqe言情小說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線上看-第576章 大棒與棗熱推-xoa60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小說推薦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既要掏家底出粮草军备,又要冲在最前头当炮灰?这也……
太欺负人了吧!
卢斯·波顿差点拍案而起,一向苍白冷漠、既无血色也罕有表情的脸上都浮起一抹淡淡的嫣红——他快被气炸了,若非武器在进入大厅前已被女王卫队收缴,强悍的理智又再三提醒自己绝不能冲动,他此刻抽剑砍过去的心都有。
连连深呼吸缓解情绪后,他才恢复冷静,状若无事地重新开口。
“妙招!多谢总司令大人指点,但还有一个问题——我主动献上粮草军备,又请缨担任前锋,固然能让女王对波顿家有所改观,但待到战争结束军队解散返回北境,实力大损的恐怖堡,又当如何应对史塔克家的针对和报复呢?”
对方提条件提得如此苛刻凶残,波顿也干脆不再客气。北境之主的位置他如今已不敢再奢望,但家族的安危存续和生路此事,他今天若不能从艾格嘴里撬出个清楚明白的答案来,哪怕晚宴散去后冲过去惊扰女王,也得讨个说法!
“波顿大人,莫急。”
艾格带着假笑安抚道,明白敲打已经达到了效果。
他从来相信,想慑服人这种复杂而又无耻的生物,一定要靠大棒配枣,而这一操作的精髓又在于:大棒绝不能藏在身后或搁于墙角,而是得握在手里高高举起,就算不真落下,也一定要让对方瞧见它的形状,闻到上面传来的淡淡血腥味,见着残留在上面的头皮和毛发,心生敬畏之情后,才能给枣。
只有这样,给出去的恩惠才不至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波顿也是一方诸侯,与自己并无法理上的上下级关系,艾格不能明着恐吓和训斥,只好拐着弯挥舞几下大棒,让对方明白:自己可没有忘记他先前尝试把自己当枪使的事,如今也有能力能整他。
但兔子急了也咬人,艾格并没打算逼老剥皮太甚。大棒秀完,是时候给甜头了。
“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吧:但凡我还活着一日,史塔克家北境守护的身份地位便不会动摇。”艾格收起了语气中的戏谑,正经起来,“但北境守护的头衔不易主,并不代表所辖的疆域也不改变,我不和您卖关子——待女王将来平定七国,会需要一方势力牵制史塔克家,保持王国北方的力量均衡,以免某人在颈泽以北就地坐大,凭借卡林湾天险的存在自成一国,尾大不掉。”
艾格直视着老剥皮的眼睛:“波顿大人您忌惮罗柏的报复,不就是因为史塔克是波顿的封君,上下尊卑有别,可以正大光明欺压和箝制于您?可若是我向女王建议——让恐怖堡领从此脱离北境,直接向陛下效忠,这一后顾之忧不就自然消解?”
想法不错,可哪有那么简单?
波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恐怖堡距君临千里之遥,无缘无故,拿什么理由从北境分割出去?就算女王动用权力强行促成此事,他日史塔克家分兵两路遏住颈泽然后挟全北境之力强攻我一地,陛下现在是来得及骑龙来救,可一旦猎龙弩大量普及,或者百年之后物是人非,又当如何?更何况,我今日冒偌大风险第一个向女王效忠,可不只是想摆脱史塔克家,换个效忠对象!”
卢斯·波顿的反问和诉求大致有三条:一、需要一个合情合理的脱北名头;二、恐怖堡一地的实力完全无法与剩余整个北境相较;三、想索取与付出和所冒风险相当的回报。
嗯,第二和第三条其实可以合并。
很合理。
“舰队停泊地。”艾格说出了一个令波顿大为迷惑的词语,“维斯特洛三面是水,孤悬于厄索斯大陆之外,拥有长度惊人的海岸线。女王一统七国之日,为加强对维斯特洛的整体掌控提高集权度,至少需要七支海军力量:东海岸三支,西海岸三支,以及南海一支。其中,东海岸三支里的两只,从南向北,分别已有风暴地舰队、龙石岛舰队可以现成改编,只在谷地向北,由于北境一向没有海军力量,尚无现成的船只和港口可征用。”
其实有,白港和东海望,但白港忠于史塔克家,赠地又已经在西边的冰峡港有了舰队,既然眼下艾格是在为将来中央政府制衡北境作规划,自然不能再将这支力量也交给北境或守夜人。至于这七支海军力量的设想,可不是艾格为忽悠波顿才临时编造——他对助女王一统七国有充足的信心,未雨绸缪,早早便开始在闲暇之余或睡前饭后构思些将来的发展方向和大方针之类的东西……
维斯特洛在冰火世界的地理位置,就像是异界强化加大号的不列颠,想要继续发展扩张,成为海洋强国是唯一出路,这条道理毋庸置疑,眼下却没法解释给冰火世界的土著听,他只好跳过中间段,直接简述结果。
“女王将来会以建立东海岸北方舰队为由,以行政方式将波顿家化作王家直辖臣属,舰队停泊地便设立在恐怖堡下辖的海岸线上……我甚至连位置都选好了——末江和哀泣河两条水流入海口中间的一处避风港湾。到时候,士兵们上船出海,便能为女王打击走私、防御海上来犯之敌,下船加入陆勤,便又是悬在北境守护头顶的利剑,让颈泽以北的无冕之王不敢生出二心,岂不一举两得?”
波顿人老成精,是不是忽悠一听就能分辨,艾格这番规划有模有样,显然不是瞎话,心中大动,立马继续追问:“可恐怖堡一地哪里养得起舰队?又如何守得住港口?”
“慢慢来,波顿大人。”艾格摆手示意老剥皮莫急,用手沾了点酒液,在桌上画起了简略地图,“与恐怖堡有领地接壤的,除开临冬城领外,不过安柏家的最后壁炉城领、卡史塔克家的卡霍城领和霍伍德城领三地罢了。这三家里,安柏家已经覆灭,领地暂时被我赠地军接管;霍伍德家的继承人在与西境作战中阵亡,后继无人,正在考虑从私生子中矮个里拔高个,而无论把谁改姓划归正统,必然得经过女王的准许;而实力最强的卡史塔克家,偏偏又自寻死路,公然反对女王当了叛贼……您对此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吗?”
波顿心中一跳,连瞳孔都都放大了一瞬。
怎么会没想法?
任何人打开北境地图找波顿家的势力,都会发现:恐怖堡的位置正好在临冬城、最后壁炉城、卡霍城和霍伍德城,四座城堡所围成的四边形的接近正中间。巧合?屁!这是一个宏大的战略布局,是昔日“冬王”史塔克在击败“红王”波顿后,为预防后者卷土重来而进行的战略布置!前三者早已定位,没什么好吹,但卡史塔克——其实应该叫“卡霍城的史塔克家”,正是千年之前波顿家最后一次尝试反抗史塔克失败后,由当时的北境之王指定幼子卡隆·史塔克,前往波顿家东北方的旧领地建立城堡,裂土而封在恐怖堡的“背后”也钉下一颗钉子,最终完成这根绞杀波顿铁链的最后一环。
千百年来,每一位波顿家族成员,自打生下来就要面对着现今这张北境地图,感受着套在脖子上收得紧紧几乎让人窒息的链条,尚未识字便首先明白了反抗史塔克家要面临腹、背、左、右、皆受敌的绝境……在这么一个环境下成长的卢斯·波顿,怎么可能不谨慎阴郁,怎么可能不对此有想法!
难道,艾格是想将这三地作为奖励承诺?
诚然,即便这三地全部划给自己,波顿家的实力范围依旧只有史塔克家的三分之一,仍然只能处守势。但这样一划分领地后,恐怖堡便一下挣脱绞杀网跳了出来,能扬眉吐气、堂堂正正地与史塔克家进行对峙了。这里面地缘和战略上的意义,可远远超过了几块冻土地本身的价值!
波顿感觉脖子以上的整个头脸都有些发热了,但这回不是愤怒,而是激动:艾格暗示的好处……大大超出了他先前硬着头皮走来攀谈时所抱有的期望!
不过,活了这么多年,老剥皮明白任何时候都不能高兴得太早,所以在回答上也显得相当谨慎:“总司令大人的意思莫非是,到时候女王会将这四地全部改为王室直辖统领,为王国的东岸北方舰队提供给养和保护?”
“陛下没精力管那么多直辖领。”艾格哼了一声,“将来颈泽以北只会有三股势力:史塔克家的北境、守夜人的赠地,以及女王的北方舰队领,波顿大人您就将是女王的北方舰队司令。卡史塔克家既然当了叛逆,陛下回头必然要收拾。只要恐怖堡军队在南征中尽心尽力,助女王拿下君临夺回铁王座——哪怕仅凭这‘苦劳’,卡霍城这块地我也可以打包票许给你!至于最后壁炉城领和卡霍城领嘛……”
艾格端起身前的碗,喝了一口热乎乎的肉汤润喉后,笑吟吟地看着卢斯·波顿,把这张大饼画了个完整:“可就得靠大人您的智慧和军事才能,拿额外的‘功劳’来换取咯。”
——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