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g5p熱門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戰士-927.(5000字)-60z6v

我真的是戰士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戰士
“我次奥~”
虽然早就清楚同为反派的会是什么表现,会是如何去做。但你们这么干脆也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吧。不说帮助自己。可最起码一下下,就帮自己挡住李凯一下下难道都不行吗?
看着那丝毫不停留转身就离去的两个身影,法洛斯·克劳迪一口老槽根本就吐不出去。也就是没有心脏问题,甚至都没了心脏,不然心肌梗塞死亡都不是没有可能。
将那边的注意力收了回来之后,法洛斯·克劳迪的目光忽然看向了自己的肩膀。一只黑色蝴蝶图案的好似纹身一般的东西出现在了自己的肩膀处。
瞳孔微微收缩,他明明记得自己之前已经将肩膀上的血液都分散掉了。这可是之后重新凝聚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个图案呢?
视线转移到一边的碎蜂身上:“之前月亮法官攻击我是靠着黑夜法官给对方寻找的机会。在不确定如何拿下我的时候,如何针对我的时候,黑夜法官让月亮法官对自己动手。那是否表明黑夜法官对于月亮法官对自己的攻击有着充分可以伤害到自己的把握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纹身一般的黑色蝴蝶图案是否有着其他的什么寓意呢?”
他猜测不到碎蜂攻击留下的黑色蝴蝶图案有着什么作用,但也绝对不可能一丁点的用处都没有。所以如果是按照这样的猜测的话,之后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月亮法官和黑夜法官的攻击再次落到自己的肩膀上,以免出现其他的什么情况出来。
可是看了看冷冷的盯着自己的碎蜂和已经折返回来的李凯。说实话,一个这样的敌人他都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而现在竟然出现了两个。
即便是在疯狂的精神在此时的这般状况下也不由的冷静了下来。所以冷静下来的对方看着李凯和碎蜂:
“如果要成神的话我觉得我是你们的一个不错的帮手。不然即便你们的实力强大。但是在已经联合起来的联盟,英雄协会,黑暗正义联盟的合作之下我不认为你们可以成功的得到你们想要的一切。”
法洛斯·克劳迪此时非常从心的表示其实我们是可以合作的。真的,我可以成为你们最好的合作伙伴的。如果你们是真的打算成神的话。那么我将是你们最好的助手。
对于反派来说尊严什么的虽然也有着需要,但是如有必要的话其实加入也不是不可以。打不过就加入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李凯看着对方,身上的杀意好像缓缓的降低了一些,最起码法洛斯·克劳迪从李凯那边感受到压力已经不是那么厚重了。
“先将笔记给我。”李凯那淡漠的声音响起。而法洛斯·克劳迪也没有觉得这是一种逼迫。
在弱小的时候想要加入到强大的一方,投名状这个东西是十分有着必要的。所以此时上交投名状——半部笔记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因此从自己的身体之中将笔记朝着李凯扔了过去。这表明了自己是真心实意的打算投靠李凯和碎蜂的阵营了。
李凯伸出手接过来之后,任务列表之上就这般显示任务已经完成了。
任务2:猎神者笔记(完成)真实属性点+5、超凡进化石*10
任务3:重生
任务目标:保护好猎神者笔记,七天之后带着猎神者笔记进入神灵血池
任务奖励:超凡进化石*10
任务失败:抹杀
看着新出现的任务之后,李凯那身上的一道道虚幻的碧绿蛇影缓缓缓缓从自己的身上消散不见。
法洛斯·克劳迪见到这一样的一幕之后虽然提着的心不曾放下,但也稍稍放心了一些。刚想要开口说话就只见眼中一抹匹链从李凯所在朝着自己蔓延了过来。
【极刃·鬼斩】
漆黑色的匹链在空中久久不曾消失。而此时半空之中的法洛斯·克劳迪转过头来看向了李凯的方向。
之前李凯的攻击他倒是可以看见,虽然速度极快,可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还是可以观察到并且进行阻挡的。
但是很让人绝望的事情是即便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挡住李凯攻击的准备了。但李凯长刀的锋利他从来不曾想象过。而没想象过就代表着对于长刀【夜】那强大攻击的不了解。
那锋利的长刀划过了自己的身体。不曾等到自己将身体化为血液就将自己从腰间切开斩成了两半。
这样的攻击对于自身来说就已经是重伤了。虽然不至于立马死掉。但是再不离开也十分的危险。可就在那一刻,死亡的气息将自己完全笼罩。
碎蜂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手指上那短小的刀刃插进了之前的自己肩膀处出现的黑色蝴蝶图案的中央。
身体僵硬不能动。但是法洛斯·克劳迪十分清楚自己已经被死亡定位了。而下一步就是要将自己收走了。
“你们……”
身体转眼之间如同沙子一般碎蜂飘散消失不见。法洛斯·克劳迪最后想要说出来的话依旧不曾说出口。
看着那随风消逝的身影,李凯和碎蜂对视了一眼之后,李凯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任务完成了。需要七天的时间来等到下一个任务的开启。”
“回去停留七天吗?”碎蜂皱眉问道。
李凯摇了摇头:“当然不是,神灵血池这个东西我根本就不清楚去哪里去寻找。所以我们需要做一些其他的准备。”
“什么准备?”
“比如说那些来到这里的那些联盟的老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否也和我们之后的任务目标神灵血池有关系?而即便没有关系。他们身为这个世界最古老的一方势力。如果一定要说谁一定有着我们需要的信息的话,那我估计也就只有联盟了。所以之后我们需要和对方打打交道了。”
碎蜂笑了笑,具体该怎么做他不会理会,只要行动的时候告诉她一声就好了。
“现在就去吗?之前从联盟之人与法洛斯·克劳迪他们那些反派战斗的时候我们已经了解了一些对方的实力了。看上去好像都属于单属性突破的六阶。而且和反派明显不同的是,反派成为王者也就是六阶的方式奇奇怪怪。但是联盟的人如果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那些王者几乎都是如同我等一般选择属性突破的。”
碎蜂的话使得李凯也回想了起来,之前因为不曾感受到什么威胁,所以李凯还真的没有留心这些情况。但此时碎蜂说完之后李凯才发现好像的的确确是如此。
罪恶都市的几位王者,除了谷拉河属于属性突破之外,其他的四个都正常。法洛斯和克劳迪是一个人就不说了,之前和对方战斗的时候很明显可以感觉到对方不是属性突破的类型。
看上去有些像是不死之身一般踏入到的王者的层次。 不过即便如此也并不是很强力。李凯估计对方还有后手。除了觉得对方的实力配不上让其他的听见了法洛斯·克劳迪这个名字的人那么忌惮之外。
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干掉对方之后平台没显示将对方击杀的提示。所以李凯和碎蜂都很是确定对方应该是没死。至于如何从两个人的手下逃脱的那就不清楚了。
契克休是靠着对方那进入了王者层次的如同法术一般的雷电和风暴力量。李凯明显可以感知的出来,对方的精神力不具备外放的能力,不然面对自己的幻术的时候也不至于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而精神力外放正是智力属性最基本的能力。再加上对方的身体素质一扫就可以看出来不少,所以对方很明显不是走属性突破的路。
最后的那一位虽然精神力可以外放了,但李凯能够感受到对方纯粹是靠着那十分庞大的精神量而达到幻术进入到六阶攻击的层次的。而不是靠着本质的提升而进入的。
所以碎蜂一说还真的给李凯提了一个醒。好像确实是如此,联盟的人都是靠着某个属性连带着技巧达到王者的。
虽然不曾有着双属性突破的。但也的的确确是每一个都也有着属性方面的突破。
“这样说来的话,联盟的秘密应该不少。有着正确的路线,有着可以达到六阶的进阶方式。这样的话我就更加好奇了。”
念叨了一句之后李凯看向了身边的碎蜂:“现在就去。此时英雄协会和黑暗正义联盟的那两位王者都因为在之前和法洛斯·克劳迪等反派之中的战斗受到了一些伤势。
所以这个时候对方是绝对不会在联盟那边的。而他们不在联盟加上之前被壹号弄死了两个。此时即便算上之后暴露的四个人也绝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现在趁着对方的实力不足的时候去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此时不去的话,在对方很明显是有着进阶六阶方法和能力的时候,谁知道之后对方会不会再叫来一堆的人?毕竟是曾经一直统治这个世界的组织,对方估计还有着不少的后手。所以现在就去。”
“那我们就出发吧。”
李凯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两个人的身影就消失了。至于这边变成了战场而被摧毁了的情况,这种事情交给塔拉城的警察局就可以了。不需要李凯特别费心。
……
“我们回去罪恶都市吗?”契克休和谷拉河一路奔跑。虽然自己的身后不曾有着追击。可即便如此两个人也不曾有着任何的放松。依旧速度飞快的尽可能的远离着塔拉城的方向。
毕竟李凯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实在是有点太大了。让他们有些恐惧。
“呵呵呵……五个人一同出来的,此时就剩下我们两个了。不回去还能够怎么样?”谷拉河带着自嘲的口吻笑道。
“是啊,这还真是不曾想到呢。”契克休也是有些落寞的点了点头。原本依照着他们的实力即便是联盟还有英雄协会以及黑暗正义联盟一同面对应该都不会损失这般大。
但是谁能想到就此时竟然出现了这样的状况。他们五个王者竟然挂掉了三个。这着实是有点太让人意外了。
当然了,其实主要原因是什么两个人都十分的清楚。要不是有着黑夜法官和月亮法官的关系,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输的这般凄惨的。
不过事情此时已经发生了,说再多都没什么用处了。所以还是思考回去之后如何抵挡联盟的进攻吧,至于其他的。那就不要多想了。
‘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谷拉河忽然惨叫了起来。
说实话,就听突兀的。反正契克休是一丁点的感知都没有。所以被谷拉河忽然传出了的惨叫声吓了一大跳。随后瞬间远离了对方。看着对方在地面上各种打滚,他一丁点上前帮忙的想法都没有。
谁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情况?再不能确定是否对他们有着威胁的情况之下。契克休可不认为这是随意靠近对方是一个好的选择。
“喂!谷拉河,你这是什么情况?”
听着对方的哀嚎声持续升高吗,之后又忽然停止下来。此时的契克休忽然从远处倒在地面上的谷拉河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让自己心底出现恐惧的气息。
这股气息很是熟悉,随后契克休在脑海之中回想了几遍之后,这个气息的主人出现在了大脑之中。
“我次奥!”他惊了。契克休下一秒瞬间飞射而出。根本就不曾有着丝毫停留的想法。至于为何,因为他知道了谷拉河之前释放出来的气息属于谁的了。那是法洛斯·克劳迪的气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谷拉河的身上会有着法洛斯·克劳迪的气息。但从谷拉河之前那般凄惨的叫声之中就可以明白,一定是法洛斯·克劳迪在对方身上搞的鬼。
而这般情况下为了自身的安全尽可能的远离不知具体状况的对方就是最明智的选择。甚至契克休有着一个猜测。
要知道当初的法洛斯就是以不死出名,而克劳迪更是因为自身体质的特殊性而非常难以被干掉。
所以如果按照法洛斯和克劳迪结合之后的法洛斯·克劳迪的情形之下,借体重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
而如果真的是法洛斯·克劳迪做的鬼,那待在那附近谁知道下一个被对方借体重生的人会不会是自己。所以契克休走了。
不论之后的结果是如何,他都离开了。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反正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老子不参与之后的任何事情了。”这就是此时契克休唯一的一个想法。
谷拉河……不,应该说是法洛斯·克劳迪睁开双眼之后第一时间就看向了契克休之前离开的方向。
“真是机警呢。算你运气好。”随后从谷拉河身体之上重生而来的法洛斯·克劳迪笑了笑。随后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黑暗法官吗?你很好,我很是期待我们下一次的见面。下一次你将会知道我全部的实力,血液的力量,强悍的体魄。融合了三个人的精神力量。你的幻术对我无用。你的能力对我无用,你的格斗技巧对我无用。下一次才是我们真正分出胜负的时候。我期待着和你的下一次战斗。”
法洛斯·克劳迪说了一句之后身影朝着塔拉城的方向再一次行进了。
……
此时塔拉城之中一处十分偏僻的庄园之中,此时的联盟一行人脸上带着极为难看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几个身影。
“黑夜法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真的打算联盟开战吗?你应该清楚如果你选择了与我们敌对,那么你守护的塔拉城将会陷入到什么样的灾难之中。”其中的一个老头看着李凯威胁着说道。
而后李凯就继续了自己的表演,表情变得微微有些难看。但纠结了一番之后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我需要知道你们来此有什么企图。塔拉城究竟有什么特殊的让你们联盟的真正掌权人不顾危险的来到这里。另外联盟应该有着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信息收集能力,我需要你们帮助我调查一件事情。”
“有所求,有所忌惮。这就是黑暗法官可以被我等拿捏的地方。”
此时的一帮老头都是这样想到,而后看着李凯:“黑暗法官,你可以放心,我们队塔拉城没有任何的破坏想法。我们来此的目的虽然不可能告诉你,但也绝对不是搞破坏来的。至于你想借助我们的力量调查某件事情。这个不难,不过这也算是一个交易。你觉得如何?交易完了之后我们自然就可以帮助你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