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37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笔趣-44.英吉利不好相與展示-7kdh3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舍科夫的话虽然称不上什么当头棒喝,但也是直击洪景来了。毕竟洪景来身边的人要么说着嘉庆十二年,要么说着丁卯年,当然也有人说崇祯多少年或者永历多少年,就是没有人和他说今年是1807年年中。
现在是拿破仑战争时期啊!
眼下的1807年正是第四次反法同盟的高潮,英国不仅是接管了荷属东印度,他甚至还试图接管澳门。这些被拿破仑控制的国家的殖民地,眼下都是“大英帝国”桌上的一盘菜。借着反法的名义,英国人在地球上那是四处出兵。
印度洋上还有印度地区的法属殖民地完全被英国人占据,战后当然还会吐出来一部分,可改变不了现在远东英国的势力日渐膨胀,并几乎到了一家独大的地步。
就算和荷属东印度建立了一定的贸易关系,实际上也是在和英国人接触。甚至可以说就是在和英国人建立外交关系!
别看拿破仑在欧洲那是拳打脚踢,等闲五十万一百万大军都不放在眼里,但是海外的殖民地,连海地这种小国家都已经事实独立了,真要论海外的实力强大,还真是英国冠于一时。英国掏钱,欧洲各国出力,迟早有一天能把拿破仑给彻底拖死。到时候这个地球就是他们日不落帝国一家独大咯。
“拿破仑很难对付吧。”洪景来转向舍科夫。
“我来时已经听说陛下带兵南下,前去攻击拿破仑,不知具体情势如何?”舍科夫现在知道的情况,也是去年的老消息了,而他的老消息又是前年圣彼得堡传来的。
“所以贵国在奥地利奥斯特里茨的惨败你还不知道?”洪景来试探了一句。
“什么?”舍科夫很明显是真不知道。
“前年十二月中,贵国的大军与拿破仑之会战失败,近卫军几乎全军覆没,贵国的君主仅以身免。”洪景来当然是因为自己知道这事。
但是实际上在传抄的荷兰风说书上,也已经有了关于奥斯特里茨大会战的记录。到底在这个年头,水路要比陆路快上不少。洪景来可以从长崎获知此事,舍科夫却只能听圣彼得堡走一年多才能传来的二手消息。
这也是洪景来虽然与舍科夫热心交往,但又不更进一步的原因之一,西伯利亚大铁路没有建成之前,想要跨越辽阔的西伯利亚来到远东,真是一条辛苦且漫长的路程。
“……”
舍科夫对于他的“父皇”战败的消息一时间难以消化,但是又知道洪景来没必要骗他,原本还充满兴致的谈话一下子就熄了下来。
这种事情对他打击肯定很大,沙俄对战争的自信,那是从击败“北欧雄师”瑞典开始建立起来的。虽然不是什么百战百胜的无敌大军,但也不至于惨到会近卫军几乎全军覆灭,沙皇仅以身免的地步。
可事实就是如此!
一路到达仁川,这才有人通知李禧著和林尚沃,洪景来一行入驻当地原本的衙署。由于只是先前在镇上征税的小小钞司,所以地方狭窄,李禧著来了之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这才能塞得下林尚沃的仁川府衙门,以及李禧著自己的统制使水军衙门。现在又挤进来洪景来和几十个随从,多少还勉强住的下。
最焦急的当然是舍科夫,他立马就去找李禧著,他已经得知这是荷兰人从欧洲传来的战报消息,所以他想立刻看到战报。李禧著随手指了个水兵,带他去收储公文的公事房查阅。相较于战争,李禧著关心的是和航运贸易有关的内容,对此也不甚在意。
洪景来和两人简单的问了问仁川的建设情况,这两位都是自己的小老弟,肯定不会有所隐瞒或者欺骗,洪景来也就不用一个一个的踩点实地观察了。得知建设进度没有问题之后,便也放心下来。
剩下的就是谈一谈刚刚舍科夫所说的英国接管了荷属东印度的事情。
“英吉利国接管了兰领东印度(日方称呼)?”李禧著也是这才得知。
“是了,这还是刚刚那位告诉我的。”洪景来朝外边公事房指了指,说的自然是舍科夫。
“这个英吉利国可是曾经向清国进贡过的那个英吉利国?”林尚沃往来燕京多次,知道所谓的英吉利国是什么国家。
再过九年,拿破仑战争一结束,英国就会再度派遣阿美士德前往燕京,拜见嘉庆皇帝。试图扩大对华贸易,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甚至要求满清割让领土,赠予英国在华贸易特权。
“便是那个英吉利国。”
“这个英吉利国比之荷兰国如何?”这是李禧著和林尚沃的共同疑问,他们能认识英国就已经很不错了,对于远在欧洲的这些国家的实力,了解的并不太多。
“若说二百年前,那荷兰国可以和英吉利国平分秋色,甚至还胜一筹。至于现在嘛,荷兰国已经到了仰英吉利国鼻息而存的地步咯。”洪景来略带感叹的说着。
毕竟“海上马车夫”那也是辉煌过的,纽约以前可不就是叫新阿姆斯特丹,后来落入英国手中才叫的新约克。至于南洋交通要道马六角,要不了几年,也会被英国人从荷兰手中巧取豪夺来,变成他的殖民地。
“那这么说,能与英吉利国直接联络,也算不上什么坏事……”李禧著在商言商,如果纯粹进行贸易,那当然是和海上力量强大的国家贸易更安全。
“若论及水上的兵船大炮,现在这天下,英吉利乃是举世第一!”洪景来实话实说,特拉法加尔海战之后,法国已经实际上丧失了挑战英国海军的实力。
“既是这般强国,我国与之交往,难免有与虎谋皮之嫌。”一直不开口的丁若镛终于开口了。
“这也便是我担心之处,若是荷兰国,其国力衰微,恳谈之下或许可以公平互利。但这英吉利国,霸道无比,就很难说了。”洪景来不无担忧道。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