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7jo精彩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505章 放縱【爲盟主造化一途加更】推薦-rqa0r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雷云越压越沉,越聚越厚,
下面的北斗七星剑阵在盘旋中,循照古老的星辰规律,气势逐节攀升,一股古老苍茫的气息弥漫天际!
雷霆显然因为下面剑阵的威力而迟迟不下,它也能感觉到攻守双方力量的对比,不会在没有优势的情况下冒然下劈!
它是代表天道的上意,对一切超出正常范围的力量的产生都深怀戒意!下面这个修士结丹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框架之外,所以就会必然遭到天道最严厉的打击!
天谴,就是天道平衡生灵修行的一种主要的方式,不仅是人类,也包括那些浑世大妖!当下界的修行界青黄不接,后继乏力时,作为调节,它就会减弱天谴的力量;当下界的修真兴旺,欣欣向荣时,它就会越发的凌厉,以控制修真界扩张强大的节奏!
五环,正在鼎盛之时,所以天道是个什么态度也就不言而喻,三道天谴是必须的,尤其最后一道,在天谴的力量框架中会尽量攀升到最高!
雷云在没完没了的蓄势,娄小乙可不是个等待对手进攻的性子,他的剑灵们也不是!
一声轻斥,一指雷云,你不下来,我就找上去!
剑阵一震,古老的星辰体系力量发动,明光大盛中,水军仿佛被戴上了一顶紫色的王冠!
剑啸长鸣,水军透阵而出,直劈雷云!
厚重的雷云被一劈两半,雷势一滞!
这是挑衅!雷云中立刻生成万千道雷光,紧紧的卷缠飞驰的飞剑!
修士反客为主,对天谴下手的不在少数,但这需要强绝的实力,更需要凑手的器物!不是什么攻击都能影响到雷云的,一般的物事冲入雷云中,就只能被无数雷霆缠住,挣扎不得!
要想独树一帜,就得有非同寻常的实力!
水军在雷霆的纠缠中快乐的尖啸!它有大自然最古老的星阵提供能量,有主人坚强的意志加成,本身还是雷霆的宠儿,这样的环境对其他器物可能很可怕,但对它来说,就是鱼儿游入大海,禽鸟飞上天空!
最关键的是,娄小乙现在的状态是金丹七星初成最强大的状态,在渡过天谴后会迅速回落,再在漫长的时间中慢慢攀升!
冲突往返,剑势越雷越厉,剑光纵横中,好好的一片雷云被割的七零八落,雷势不能连,别说紫色大雷霆,就是蓝色小雷霆也发的艰难!
水军,它知道雷势形成的要害所在,所以每一冲刺中,总能切中要害,这是雷霆剑灵的本能!娄小乙在自己的剑灵身上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明白了一些浅显的雷道机理,如果让他自己操剑,肯定做不到水军这种程度,能生生把天道之谴給搅和了,但能学到几分,也是一种进步,就是未来再面对震旦子那样的角色时,他不会拿头顶上的雷云束手无策了。
修士如果把天谴顶的罚不下来,会出现什么后果?修真历史记载上语焉不详,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天谴不会最后郁积到元婴天谴的威力上,这本身也不符合天道!
什么层次,就有什么层次的天谴框架,不会弱到某个限度,也不会强过某个极限!
几次三番,天意积郁难平,整个雷云一震,自动消散,消散前形成一道雷霆,绕过水军的阻截,直劈而下,把百丈高的信塔击的轰然倒塌!
这就是雷霆的本质!他瞄准不了娄小乙,因为水军和娄小乙心意相通,也就只有瞄准其他的物事,水军才不会拦阻于它!
天谴之罚被逼成这样,不得不劈塔泄愤,也是稀奇!
天罚一去,娄小乙体内金丹的压力尽去,也只有到了这一刻,才真正可以说,结丹成功!
此时,也许是天机扰动逆了自然,沙星上风暴骤起,铺天盖地,遮云蔽日,一片混沌;娄小乙静立沙尘中,不为外界风暴所动,凛烈的罡风再不能动他一分一毫!
身体,在体内金丹的全速运转下开始了更深层次的改造,以适应完全另一个等级的法力运行,这个过程现在不过是个开始,在结丹后的数年中,这样的变化会一直持续,直到身体能完全跟上金丹的节奏;金丹要固形,身体经脉穴窍也要固形,这是丹修的基石,不可轻忽!
精神,仿佛又打开了一扇宝藏的大门,在筑基时已经感觉饱涨难进的意识海,又有了新的天地,又存在着无数的可能,又揭开了新的上进篇章!
因为意识海的升级,原本和他意识联系紧密的剑匣现在也显的不合时宜,无论是搏浪坡的剑关沙浪,还是空间气势,都已经显的落伍!
修士境界提升,可并不意味着剑灵也跟着一起提升,只是剑灵能够得到的法力神魂支持会踏上一个新的台阶,前提是,剑灵要经受得起这种更强大的能量支持!
还有很多很多……本来在娄小乙看来自己已经完全成-熟的功术体系,在结丹后一切都荡然无存,好像就没有一处是不需要改进的,
打开了新天地,也就意味着崭新的一切!
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结丹前这里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地方,但结丹后就不同,需要一个稳定安全,有无数神功秘技的地方……
走到信塔前,娄小乙就有些小忐忑,这东西被毁不能怪到他身上吧?都是天谴惹的祸,不过却不好向他人解释……好像多多少少也有点关系?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责任推到那支舰队的身上?他这样的身家,哪怕是到了金丹,也绝无可能负担得起这么大的开销!
PS:造化也来捣乱……
………………
信塔,只是部分被毁,他也看不出来是重建合适,还是修复比较经济?
试了试信塔功能,往反物质世界发送信号的功能是彻底没了,在主世界的信号还在,不过却弱了很多,有时还时断时续……
唯一保留下来的功能就是,和五环的联系通道,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想了想,給嵬剑山发了个信息,他不能发給别家,因为这百年中,信塔维护就归嵬剑山,也不知殷野师叔会不会因此而当了裤子?
“师叔,塔倒了,具体原因不明?不过当其时正巧有我五环舰队通过,是不是负载太大,又年久失修?望接洽……”
这可不算是骗人,只不过就是把当时的实际情况说了一遍……
发完消息,风暴也渐渐停歇,看着风暴后越发晴朗的天空,娄小乙就叹了口气!
修士的生涯,就是一个不断攀高的过程,越往后越累,也越危险,走上了这条路,又哪有回头的可能?哪有想象中的闲云野鹤?
正是,
宇宙产黄芽,经炉煅作砂。星辰烹五彩,水火炼三花。
我本长生客,炼星当作家;化身呼啸去,仗剑走天涯!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