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hj5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劍卒過河-第517章 做個快樂的人看書-6zvtk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娄小乙!你給我站住!”
“我就是来借块肥皂,赶巧了……”
雪山后一前一后两道遁光闪过,其间还有飞剑纵横;娄小乙很清楚师姐洗澡的时间,所以一摸一个准,然后就是一追一逃……
………………
“不服,不服,杀了我也不服!”
烟波死鸭子嘴硬,然后就不比剑,开始比酒,再比吃肉,再下山找地方比持久力……
………………
在古冈那里喝茶,在古林洞府吃酒,随古山四处转转,跑内库天高那里看看,顺便拣了块据天高说没主的珍贵五行材料……
事实证明,哪怕都是金丹修为,哪怕都是凡人眼中得道的上修,应该凭闲云野鹤之身,不食人间烟火……但实际上,娄小乙发现,他们也需要关心,也需要朋友,尤其是当一个有出息的弟子提着便宜的劣酒上门混吃混喝时,他们都会拿出最珍贵的仙酒,最宝贵的经验,甚至还有私藏的最好的剑胚材料,希望自己的梦想能通过这个弟子来实现……
抛开外壳的冷漠,其实都有一颗滚烫的心!血,总是热的!
与年纪无关,与实力无关;师承,是这个世界上除了血脉纽带外最牢固的联系,尤其是在修真界中;谁不以教出一个出色的弟子而欣慰?谁不以自己的付出有所得而骄傲?
如果娄小乙不来,这完全符合修真界的风气,老师要有老师的矜持,弟子要有弟子的骄傲,就这么擦肩而过,当老师的就只能把这份喜悦埋在心里,再过数十百年后埋在土里,而不像现在这样在开怀大笑中放纵自己的情绪!
娄小乙知道自己错了,他耽误了很多的时间,但现在意识到了,就不算晚!
管什么金丹境界要怎样怎要?要有风度,要有城府,要喜怒不形于色,烦忧藏在心里!
活那么累干嘛?装那么深做甚?快乐自己,也快乐别人!
我是一只快乐的米虫,有米仓,有面袋,有谷廪,想去哪里吃一口就吃一口……
娄小乙终于找到了自己正确的生活态度,虽然这会耽误他一些时间,他却惊讶的发现,因为心情的放松,整个身体精神处于一种极协调自然的状况,反而在有限的修行时间里达到了极高的效率!
原来快乐别人,真的也能快乐自己!
修行,不是下死功夫!
心情是个极高深的命题,当修士处于长期的压力下时,其实就影响了很多冥冥的东西,比如,专注力下降,创造力枯萎,把修行当作一种负担而厌倦,在时间的消磨中渐渐的一事无成,再也没有灵光一闪,再也没有气运上身!
道家把这种情况笼统的概括为心境,是一个虚而大之的范畴,没有特别针对的方法;以前的娄小乙对此是有约略的警惕的,但他还说不出具体的什么,只是一直告诉自己,不要轻易陷入闭关的死境,正因为如此,在结丹前他才会跑去沙星,就是不想在方寸之间限制禁锢自己的思维!
那么现在,他找到了正确的修行方式,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每天的修行中抽出一小段时间,却做些在别人看来很不修真的事,浪费时间的事!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秦尔容葬礼上的感触;这个喜欢算计的女人,因为潜意识中的骄傲一辈子都没用上她的算计,反而在走后給娄小乙上了生动的一课!
到底是谁欠谁的?
睿真人头一个感觉到了他的这种变化,没说什么,却更是高看一眼;这些东西是没法教的,就只能在修行中自己领悟,心境,就只有纯粹出乎自然才能有效果,而不是在别人的喋喋不休中被动的尝试。
这三名金丹弟子,光阴,光蓝,烟头,都是比较年轻的外剑金丹,各有潜力,前途无量;他看人不看修为战斗力,或者在金丹排行榜上的位置,也不看资质悟性等在修真界中很流行的东西,
他看经历!他始终认为,不一样的人生就会造就不一样的未来,尤其是那些经历奇特的,这里面首当那个烟头。
……时间,在娄小乙的快乐中慢慢流过,虽然有些紧张,但该修练的东西也逐步完善,功法,体术,剑技,一一完成,唯一磕磕绊绊的,就是五行遁法的修行,二十年下来,进步很有限,也就在水遁和火遁上有点小成就,这还得拜睿真人督促五行剑塔之福,否则连这点他都做不到。
五行剑塔足足建造了十五年才结束,算是满意的完成了偃者们的设计,达到了实用的阶段,接下来关于建造过程将写成详细的书简,交給其他人来大批完成,这就不是他们的事了。
三人中,光阴和光蓝都在其中受益匪浅,唯一没看出有太大进步的就是娄小乙,睿真人对此并不在意,见过太多的所谓后起之秀,他深知每个人都有自己学习的节奏。
有的人悟性强,能很快接受一些新东西并举一反三;有的人则胜在长性,进步很不明显,但小步向前,从不停留,很难说哪种方式更好,各有各的机缘。
在娄小乙潜修的最后五年中,他开始有时间整合自己的战斗体系;经过强化的七只剑灵,完全熟练的剑阵配合,大量的阅读加深对金丹这个层次的理解,不仅是剑脉,更是法脉!
他不再像筑基时那么独,没事时就总去闻广峰和烟波,光明等熟悉的修士撩撩骚,打打架;外剑这边则在前辈师兄们的指点下系统的了解法脉金丹的特点!
古冈古山等人虽然现在主持职能殿堂离不开身,但到底是金丹剑修,年轻时都是足迹遍布五环的惹是生非者,他们的经验无比的丰富,让娄小乙不需要直接面对法脉修士就能大概知道他们的战斗方式,特点。
当然,古冈等人的经验是站在他们比较平庸的能力上来看,对娄小乙来说,又是另外一种观点,这样的观点还不成形,需要真正拉出去和天下英雄一较长短,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
二十年过去,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完成,但他也知道,不能再留在山门里闭门造车了!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