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tnf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七十九章 我倒是要看看熱推-6ehok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来,我的宝贝孙子,再吃块鸡肉。”
“……多吃几口。鸡圈里有只鸡突然就病恹恹的,指不准就是那谁作怪,昨天才把那陈家媳妇屋里的鸡祸害了,今天就跑到我屋里来作怪。明天奶奶把那只鸡杀了,给你炖汤。”
“……那谁,还活着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不是个好东西,整天在村子里乱窜,果不其然,死了都不安生……我跟你讲,你可不许学他……快吃啊,天时冷,一会儿菜都该凉了……”
“……奶奶,我吃不下了。”
“……这孩子,让你吃都不吃。肚皮这么浅……”
“……奶奶,陈姨家那只鸡……”
“……死孩子,说什么呢,再敢乱说话……”
日暮过后,夜幕渐临,
这村子里一户户人家屋里,相继亮起灯火,或是还忙活着,收拾着东西,准备着晚饭,或已经围坐在桌旁。
隔着那男孩家有段距离,村子另一侧一户人家,堂屋门紧闭着,屋里亮着的灯光透过堂屋顶上,往外映照着。
屋里,话语声响着。
先前在那村子口撒泼的老太婆,一家子正围坐在餐桌旁,吃着晚饭,
桌上摆着大碗烧鸡,老太婆手里拿着块鸡骨,一边撕扯着鸡骨上的肉,一边冲着她孙子说着,拿着筷子往她孙子碗里夹一块鸡肉。
那小孩,先是埋着头吃着,紧跟着抬起头再说了句,
老太婆紧跟着有些愤怒地站起了身,对着那男孩吼了声。
小孩有些被吓住了,低着头,站在一旁。
“……小孩子家家的,乱说什么话……妈,他吃饱了,就让他自己去旁边玩吧。”
老太婆旁边,坐着的个中年妇人跟着起身,也对着那小孩出声说了句,再对着老太婆,
“……去玩吧。不许瞎说话,知道不知道!”
老太婆冲着小孩再说了句,重新坐了回去,
小孩望了望,朝着旁边卧室里跑了进去。
……
“……我们啊,可不像人家有些人……”
“……还超度,超度……说得好听,还说下午请人来超度,你看来人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看啊,指不定人家怎么想的呢……说不定啊,那谁就是那屋里弄出来的事儿……”
“……妈,要不少说两句吧,这大晚上的……”
等着小孩跑回了卧室,老太婆夹了块碗里的骨头,又拿在手里,撕扯起来,一边说着,
旁边,那中年妇人听着,不禁望了望屋外渐黑下来的夜色,出声说了句。
“……大晚上,大晚上的又怎么,有些人做出的事情,还不让我说了!”
老太婆听着这话,愈加来劲,仰着脖子,拔高了声调,大声说着,
“……要我看啊,那就是个坏种,死了都还祸害村子里,那就是个厉鬼,还超度,超度什么?我看就应该就直接……”
“……那谁要是来就来,老娘反正这么大岁数了,就让他来,让村子里都看看,都看看这厉鬼是怎么害人的……”
嚷嚷着,老太婆还冲着屋外,似乎生怕村子里人听不到,
“……要弄死我,就让他来把我弄死……弄死我再给那谁添笔罪孽……让村子里都看看……看看这有些人啊,到底是……看看老天爷收不收她……”
“……妈……还吃吗……”
“……你先去睡,明早上早点起来,把那只病恹恹的鸡给杀了……让村子里的看看,那屋里的是怎么祸害村子里的……我养得鸡好好生生的,今早上才说了两句……就又是害我,又跑到我屋里来作怪……让那屋里的好看看,这就是他们做得孽,我看看他们有脸没脸……”
老太婆拿着个鸡骨头,牙齿死死咬着,撕扯着骨头上的肉,
“……好,妈……”
那中年妇人望了望屋外渐深的夜色,似乎有些害怕,应了声,朝着卧室走了进去。
“……还超度超度……指不定人家怎么想的呢……我们可不像人家啊,养个儿子专门来祸害村里……不是要晚上过来找我……要过来害我吗……来啊,让村子里都看看……看看这厉鬼啊……”
“……做得出事情,还不让人说了……我倒是要看看……”
美女班的男助教
中年妇人进了屋过后,老太婆还坐在那堂屋里,嘴咬着,撕扯着那鸡骨头上粘连着的肉,嚷嚷着。
……
堂屋外,
廉歌站在门边,静静听着那透过紧闭着的堂屋门,从那屋里传出来的,老太婆的嚷嚷声。
“……卑职见过天师。”
“……大哥哥。”
就在这时候,一个鬼差擒着先前的男孩,骤然出现在廉歌身侧。
鬼差恭敬着,躬身见礼,男孩垫着脚,抬头望了望廉歌,喊了声,
“……谢谢大哥哥,谢谢大哥哥能让我和爸爸妈妈再说一会儿话。”
抬着头,男孩对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先对着鬼差点了点头,再对着男孩微微笑了笑,
“谢就不用了,你也帮我个忙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对着男孩说了句,廉歌再转回目光,看向了这堂屋门内。
而就在这时候,
这堂屋门打开了,那老太婆端着盆水走了出来,
“……还超度,超度……我看啊,等我超度了,人家也啊,也超度不了。”
对就站在旁边的廉歌,鬼差,和男孩视若无睹,老太婆一下将水泼到了院子里,转过头,朝着村子里,似乎男孩家方向望了望,嚼着舌根,阴阳怪气着说了句。
再似乎因为寒冷打了个哆嗦,再往屋里走了进去,关上了堂屋门。
看着那老太婆走进堂屋里,男孩脸上露出些笑容,
“……好,大哥哥。”
男孩应了声,身影穿过了那闭着的堂屋门。
鬼差松开了擒住男孩的手,恭敬着站在一旁,
廉歌站在这堂屋门边,看着,听着。
“……啊……”
“……有鬼啊!厉鬼害人了啊……”
紧跟着,没多久,那屋里响起那老太婆惊恐的惨叫声,
“……救命啊,救命啊……厉鬼害人了,厉鬼害死了……”
“……老太婆我不活了啊,不活了……弄死我吧,弄死我吧……”
似乎那老太婆又要撒泼,只是紧跟着,便又是更惊恐的声音,
“……救命,救命啊……厉鬼要害死我了,厉鬼要害死我了……”
“……咚咚,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堂屋旁边间卧室里,似乎听到些动静,那已经躺在床上的中年妇人翻了个身,先是要起床,紧跟着听清屋外动静,又赶紧就门反锁了,躺了回去。
旁边,另一户人家,似乎听到了老太太惊恐的叫声,拉开了朝着院子里的窗户,探出头望了望,紧跟着又缩回了身子,慌忙着将窗户重新关了上,将窗帘也严严实实地拉了上。
“……救命啊……救命啊……厉鬼要害人了,厉鬼要害死人了啊……”
“……来人啊,厉鬼要害死我了,厉鬼要害死我了……”
惊恐地惨叫声不停着从那屋里传出,那老太婆似乎不停被惊吓着。
“等事情完了,带他下去吧。”
“……卑职遵命。”
听着这屋里传出的声音,廉歌再转过了视线,对着旁边鬼差说了声,
鬼差恭敬着,躬身应道。
再看了眼这不断传出声音的屋里,廉歌转过了身,再挪开了脚,走出了院子,
沿着道路,往着村子外走去。
身后,那老太婆家屋里,还不停响着那老太婆惊恐的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