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墨唐討論-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長安城最大的毒瘤推薦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一时之间,随着扫黑除恶令和侠客令一出,整个长安城黑白两道突然销声匿迹,再加上满大街的张口法律,闭口法律的法家衙役,整个长安城的治安空前良好。
百姓更是将如今的长安城对比之前的长安城,除了长安城的建筑没有变化,其他的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是变得越来越好。
“侠客令!”
权万纪脸色难堪,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苦心想出来的招数,竟然被墨家子如此轻易的化解,现在的长安游侠不是被招进来衙役学院,那就是加入了侠客盟,整天做好人好事,尤其之前的武艺高强的侠客,现在更是闭门练武,争取在明年中秋的武林大会勇夺天下第一的名号。
整个长安城现在连个治安案件都没有,可以说空前安定,百姓皆满意至极。
然而墨家子长安城治理的越好,越显得儒家之前的不足,这让权万纪情何以堪,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儒家的不足,只能将这一切的原因归于墨家子的身上。
“大人莫急,单单一些帮派人士和长安游侠又能有多少危害,真正违法乱纪乃是纨绔子弟,墨家子胆敢对黑帮下死手,难道还能对长安权贵下死手。”一旁的马总编冷笑道。
权万纪顿时眼睛一亮,豁然醒悟道:“不错,真正在长安城违法乱纪的正是那些权贵,最近墨家子连续灭掉一众帮派,更是整顿娼门和千门,这其中损害了多少权贵的利益,定然会有不少权贵对墨家子不满,只需有人登高一呼,长安权贵定然相互响应,届时墨家子想要建设的法治长安,将会彻底成为一个笑柄。”
在长安城最不缺少的就是权贵,有人说在长安城随便扔一块砖头,就能砸倒三个官宦,这句话虽然是戏言,但是也间接的说明长安城的官宦权贵之多。
马总编点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一个领头之人,此人必须要家世显赫,有足够的的号召力,而且还要甘愿为儒家驱使,可是如今墨家子如日中天,又有谁愿意当这个出头鸟呢?”
权万纪冷笑道:“长孙家!”
马总编眉头一皱道:“长孙家?长孙无忌是一个老狐狸,又岂能甘愿为儒家驱使?”
斗 罗 大陆
权万纪自信道:“长孙无忌的确是老狐狸,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弱点,如今长孙冲为洛阳令,墨家子为长安令,为了长孙冲,长孙无忌也是不能免俗,更别说,并不是让他的儿子送死,按照大唐律,只要长孙家不犯死罪,那条律法能够奈何得了长孙家。”
為何定要隨波逐流
马总编微微颔首,的确,以长孙家的地位,只要长孙家不自己作死,没有那条律法能够奈何得了他,更别说他们只是让长孙家对墨家子捣乱,让墨家子威信尽失,可不是让他们找死。
“对了,据说这个月,长安城的赋税已经反超洛阳城,这等好事,儒刊又岂能错过,明日将这条小船刊登在儒刊头版头条,大赞墨家子治理之功。”权万纪冷笑道。
“大人英明!”马总编顿时领会意图,连忙拍马屁道。
……………………
“长安城反超洛阳城!”
随着新一期的儒刊刊发,其头版头条立即引起了长安城轰动。
“长安城落后洛阳数十年,墨家子当上了长安令数月,竟然直接反超洛阳城,这简直是难以置信。”一个长安百姓咂舌道。
“这就是墨家子,要论致富的手段,墨家子当数当世第一,想当年墨家村在长安城赤贫,墨家子仅仅用数年的时间就让其成为天下第一村,更别说有着千年底蕴的长安城。”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罢了,如今长安城社会安定,吏治清明,百业俱兴,等到三年之后,不知道反超洛阳城多少。”
一众长安百姓议论纷纷,对墨家子更是信服了几分,更是对墨家子所承诺的收入翻倍更是充满了信心。
“儒刊莫非转性了,竟然反过来帮墨某说好话了!”长安县衙中,墨顿看着儒刊的吹捧,不由稀奇道。
一旁的苏洛生朗声道:“大人在位之时数月,长安城的变化有目共睹,哪怕是儒刊也是不能否认大人的政绩。”
墨顿谦虚道:“墨某可不敢居功,若非百家用心,单凭墨某一人之力恐怕也难以改变长安城的局面。”
苏洛生微微一叹,想当年他主政长安,虽然有心大展宏图,但是步履维艰,最后只能填填补补维持长安城现状。
“长安城的游侠和黑帮不过是疥癣之痒罢了,真正的毒瘤则是长安城的权贵,游侠和黑帮还可以将他们绳之以法,然而权贵却是律法最大的践踏者。”苏洛生有心劝告墨顿,但是最后却欲言又止,也许他作为长安令,权贵不将他放在眼中,然而墨家子作为陛下身边的红人,也许那些权贵还忌惮三分,不敢造次。
洛阳城中,长孙冲看着手中的儒刊,顿时脸色铁青,仅仅数月的时间,长安城就已经超过了洛阳城,这让他这个洛阳令情何以堪。
他到任洛阳令之后,虽然也励精图治,洛阳城的经济也有所精进,然而终究还是比不上墨家子的大刀阔斧的改革,相比之下,他和墨家子的差距一日千里。
“启禀大人,如今墨家子已经完成了长安城布局,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个是墨守成规,继续沿用之前路线,那最后只能被长安城越甩越远,第二,则是全面效仿长安城,洛阳城乃是天下中心,如此方可有机会超越长安城。”洛阳丞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长孙冲冷笑道:“你让本官向墨家子低头。”
神秘总裁,别玩了 笑歌
洛阳丞脸色一变道:“下官不敢,不过若非如此,洛阳城只会落后更多,届时洛阳想要追赶也赶不上了,据下官了解,洛阳城的不少商户已经悄然前往长安城了。”
墨家子所营造的环境实在是太好了,哪怕是普通的百姓也不会被欺负,如此公平公正的环境,可是洛阳城比不了的,自然吸引不少的商人前往长安城。
长孙冲摇头道:“我等之所以在今日的位置,乃是因为儒家的支持,如果我们盲目施行墨家学说,一旦离开儒家的支持,别说我们,就是洛阳城也将会地位不保。”
洛阳丞不由脸色苍白,他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掺杂者儒墨之争。
“可是如今洛阳城骑虎难下,长安城如日中天,我洛阳进退两难呀!”洛阳丞苦涩道。
长孙冲冷笑一声,摇了摇头道:“现在想要分出胜负还为时过早,长安城固然占据了京都的优势,然而他成也都城,败也都城。”
“长孙大人的意思是!”洛阳丞不解道。
长孙冲向西遥望长安城,冷然道:“在长安城中,权贵云集,那可是一群天下最贪婪最凶恶的恶狼,墨家子把长安城打造的再富有,最后也不过是那些权贵的口中之食罢了。”
作为权贵,长孙冲最了解权贵的秉性,自然知道长安城的权贵有多么的贪婪,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他长孙家。
而这一次,他已经得到了儒家的默许,由长孙家带头,联合瓜分墨家子改革长安城带来的利益。